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罪恶调查局 > 第二十四章 福利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卢振宇尴尬的要命,又掀开了另一幅油画上的布,“啊”的叫了一声,赶紧又盖上了。

    文讷一把将布拽掉,面红耳赤地盯着这幅画。

    油画的背景是一片夜色,前景是两个身穿旗袍的女孩,一个穿黑色旗袍,一个穿白色旗袍,都是容貌美丽、身材曼妙,黑旗袍女孩从后面温柔的搂住白旗袍女孩,低头轻吻她的脖颈,白旗袍女孩转过脸来回应着,面带清纯的羞涩。

    凭心说,这幅油画画的很美,只不过……黑旗袍女孩明显是路老师,而白旗袍女孩,明显是文讷。

    文讷像是被蛇盯住的小鸟一样,呆呆地盯着这幅画,只觉得从而跟到脖子都烧得滚烫,好半天才摆摆手,声音干涩地道:“好了好了,盖上吧。”

    卢振宇如蒙大赦,赶紧用布把这两幅“不可描述”的油画都盖上了。

    “看吧,”他咬牙切齿地对文讷说道,“我早说过,姓路的暗恋我,没说错吧?你还说她暗恋我,难道还能暗恋你吗?你看怎么样,一语成谶了吧?我跟你说,这个路老师,男女通吃,乱得很……看来她不光打我的注意,还打你的注意,想让你当她的小猫咪。”

    文讷一跺脚,气急败坏说道:“我们走!”

    “啊?”卢振宇一愣,“这么多作品,你不想在看看了?”

    “你想看你就留下看,我先回去了。”文讷说完,头也不回地出去了,其实她心里满想继续看,可又怕再掀开一幅,又看到什么更不堪入目的画,卢振宇还在旁边,那真要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卢振宇还真就留在房间里,一幅一幅欣赏起来。

    路老师的画作很多,有油画,有丙烯画,有水彩画,有色粉画,还有很多素描作品,而且完整的画作不多,大部分画作都没画完,看得出来,路老师这个人的性格相当随意,兴致上来画两笔,兴致过去就扔在那里。

    卢振宇把那些盖住的油画都掀开了,简直是大开眼界,看得出来,这个路老师挺喜欢yy的,还画了一张福山雅治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幻想画。

    看了一圈,卢振宇最后又站在那幅人海孤鸿前,这是一幅意象派画作,一个小女孩彷徨的站在茫茫人海中。

    “小雨涵啊小雨涵……”他喃喃地说道,“路老师专门给你画一幅,到底是为什么呢?”

    ……

    卢振宇成为大记者之后,经常在报社加班,要么就是出差,反正有一半时间都是夜不归宿的,父母早也习惯了,昨天他就用小文的手机给老妈打过电话,说这两天忙,不一定能回家,因此今晚还可以在外面躲一夜。

    他再次回到33层,想了一下,还是腆着脸敲响了3304,也就是文讷的门。

    文讷从猫眼看到是他,也没使小性儿,二话没说,直接开门让他进来了。

    虽然韩光说他们已经没危险了,但两人的命是自己的,都觉得还是小心点好,晚上还是都住在一套房子里更安全。

    文讷刚才已经洗过澡了,宛如一朵出浴的睡莲,甚是诱人,她用毛巾包着头发,穿着棉绒的睡衣睡裤,脚上踩着毛绒绒的卡通绒拖鞋——卢振宇注意到,她的拖鞋是两只大大的哈士奇。

    卢振宇贼心兮兮的,一心盼望着会发生点什么,但他也明白,小文在这方面极其严谨,毕竟小文美若天仙,从小就被无数男孩子追求过,至今还是处子之身,就证明了她绝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所以自己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果然,文讷的态度很明确,自从关上防盗门之后,文讷就变得不苟言笑,连玩笑都不跟他开,也不叫他“撒手没”了,丝毫没给他幻想的空间。

    “卢兄,”文讷打开客厅空调,又抱来一床被子放在沙发上,“今晚委屈你了,睡在客厅吧。我这里倒是有一间次卧,但安全起见,你还是睡在客厅吧,这样一旦有什么动静,我们互相听得到。”

    卢振宇还想跟她调侃几句的,看到她张严肃如圣女般的脸,还是咽回去了。

    文讷帮他打开电视,然后又带他到卫生间里,教给他怎么用热水器,然后说道:“好了,你洗澡吧,我不打扰你了,晚安。”

    说完便退回主卧室,关上了门,而且还“咔嚓”拧了一道锁。

    “你是对我有多不放心啊……”卢振宇腹诽道。

    主卧里还有一个卫生间,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小文今晚是不会再出现了。

    卢振宇呆呆地望着小文房间厚实的实木门,轻咽了一口口水,叹了口气,摇摇头,在客厅里踅摸了一圈,找了个玻璃杯扣在大门的门把手的,这样一旦有人从外面通过技术开锁的方式拧动把手,玻璃杯就会落在地上发出警示声响。

    一夜无事,无事,无事……

    ……

    第二天早上,卢振宇在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发现餐桌上已经摆着丰盛的早餐,文讷已经洗漱穿戴完毕,正坐在桌边,喂小雨涵吃早饭。

    又是一幅三口之家的甜蜜画面啊……

    “哟,卢老爷,您起啦?睡的还好吧?”文讷笑吟吟地望着他。

    卢振宇充满歉意地挠挠头,一声不吭跑去卫生间,却发现已经有一支新牙刷,并且上面挤好了牙膏。

    他大为感动,赶紧洗漱完毕,来到餐厅坐下,憋了半天,说道:“小文,你真好……”

    “嗯,我也知道我好,”文讷喜滋滋地摸了一下自己脸颊,递给他一双筷子,“给,吃吧。”

    吃饭的时候,两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小雨涵目前最好的去处就是福利院,对孤儿来说,福利院比幼儿园最大的好处就是有机会被收养,尤其是小雨涵这样的,长得漂亮又没什么残疾,被好人家收养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不过,他们怀疑小雨涵是被拐卖出来的,送到福利院只是“寄养”,还是要继续调查她的亲生父母。

    吃完饭,卢振宇打电话联系了一番,福利院方面倒是很好说话,一听是大记者卢振宇,再加上之前《北泰晚报》刚报道了街头儿童行乞的惨状,福利院的领导也没多废话,说那既然这样的话,就送过来吧,我们接收。

    ……

    卢振宇开着五菱宏光,一言不发,文讷在副驾驶座上,紧紧搂着小雨涵。

    小雨涵忽闪着大眼睛,望着窗外的景色,突然毫无预兆地哭了起来,文讷赶紧搂着轻轻拍,在耳边柔声哄着,她也不会哄小孩,效果不咋样。

    卢振宇此刻满脑子都是心事,各种谜团、各种杀身威胁挥之不去,像大石头一样压在心上,此刻烦躁地扭头看了一眼,习惯性地摸出一支烟,却被文讷狠狠瞪了一眼,他看到文讷怀里的小雨涵,讪讪地把烟装了回去。

    “这孩子跟你不亲啊。”卢振宇苦笑着调侃道。

    文讷也是轻叹一声,说道:“人家跟萌萌姐姐亲啊。”

    “萌萌姐姐?”卢振宇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那个女徒弟啊。”

    “哦,哦。”卢振宇有些尴尬,没接茬。

    但文讷不以为意,苦笑道:“胡萌是真会带小孩,在医院的时候,小雨涵就喜欢让胡萌抱,我也挺喜欢小雨涵的,可就是抢不过胡萌,胡萌把雨涵交到我怀里,雨涵就往下挣,非要萌萌姐姐……”

    “那胡萌怎么不把小雨涵抱回家的?”

    “她家里不方便,她说她妈妈不让,”文讷说道,“说到底,还是我这里最方便,抱回家后还好,小雨涵也挺乖的,不哭不闹,这会儿不知是怎么了。”

    卢振宇猜道:“也许是看到大街,想起了当初乞讨、被虐待的日子吧?”

    文讷深以为意,点点头:“一定是这样。”

    卢振宇转过脸,摸摸小雨涵的头,说道:“雨涵别害怕,马上就送你去一个好地方了,那里有阿姨,有好多小朋友一起玩,再也不用在大街上讨饭了,再也没人虐待你了,好不好?”

    小雨涵忽闪着大眼睛,似懂非懂地看着他,忽然又是小嘴一撇,哭了起来。

    “这小孩,到底咋回事?”卢振宇纳闷道。

    文讷抱着小雨涵,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一个单位的大门前,牌子上写着“江东省江北市儿童福利院”。

    卢振宇先下车,到门卫室去联系,文讷也打开车门,想抱小雨涵下车,没想到小雨涵声嘶力竭地哭叫,手足乱蹬,像发疯一样,死活不肯下车,文讷几乎被她这种反应吓呆了,抱着赶紧哄,说我们不走,我们不走,就带你进去看看,没事的……

    这时候卢振宇联系上了,很快里面出来一个阿姨,很热情地跟卢振宇握手,说你就是卢记者吧,我可喜欢看你的公众号了……小雨涵呢?

    文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小雨涵抱下车,阿姨也很喜欢小雨涵,笑眯眯地说道:“哟,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啊!来,阿姨抱抱!”

    没想到小雨涵抵死不让她抱,拼命用脚蹬她,原本乖巧温顺的小雨涵,此刻几乎变成了一头小狮子。

    阿姨被她踢了一脚,也有点冒火,板起了脸唬道:“干什么!还没进去就尥蹶子!想干什么?看怎么收拾你……”

    说着强行把小雨涵抱到怀里,扬起一个巴掌,作势要打,小雨涵被她吓得顿时止住哭声,只是“咯咯”的抽泣着,眼泪不断留下来。

    文讷看得十分揪心,转脸对卢振宇说道:“卢兄……”

    卢振宇也叹了口气:“我小时候第一次进幼儿园也这样……没事,进去两天就好了。”

    “对,”阿姨笑眯眯地道,“小孩刚来都这样,进去有得吃有得玩,就不哭了。”

    突然她“啊”地惨叫一声,抬起巴掌照着小雨涵就是一下,小雨涵挣脱到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卢振宇赶紧跑过去追,眼看着小雨涵跑到了马路上,一辆电动三轮高速飙来,来不及刹车,就要撞上去。

    紧急关头,卢振宇纵身一扑,把小雨涵扑倒在地,抱在怀里,电动三轮车直接从他身上轧了过去,连停都不带停的,直接加速,逃离现场。

    卢振宇抱着小雨涵爬起来,冲着电三轮的背影破口大骂:“我操你大爷!”

    然后他紧紧抱着小雨涵,小心地返回路边,文讷赶紧跑过来,抱着小雨涵仔细看:“没事吧?”

    卢振宇抹了把汗,看了一眼那个阿姨,阿姨此刻已经吓呆了,捂着手上被咬出的牙印。

    卢振宇把孩子交给文讷,说道:“你先上车。”

    文讷明白他的意思了,二话没说,抱着小雨涵上了五菱之光,关上车门,安慰道:“小雨涵,不怕了不怕了,我们不去福利院了……告诉姐姐,你以前是不是来过这儿啊?”

    车外,就听卢振宇对阿姨说道:“实在不好意思……”

    过了一会儿,他也上车,即上安全带:“走!”

    一踩油门,离开了福利院,文讷问道:“怎么不送了?”

    卢振宇捏捏下巴,说道:“我琢磨着,小雨涵以前进过福利院,还受过虐待,你想啊,连那些高级幼儿园,有家长的小孩还被虐待呢,何况是这里?真出点什么事,根本没人给这些孤儿做主。”

    文讷点点头,说道:“你就不想想,既然她进过福利院,又是怎么流落街头的?”

    卢振宇沉吟道:“难道是先被送福利院,再被领养,然后又被遗弃?”

    文讷沉思着,不置可否。

    卢振宇叹道:“这可怜孩子,经历够丰富的啊。”

    文讷拿起电话,打给父亲张洪祥,把情况跟他说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挂掉电话说道:“卢兄,安排好了,走,去报业集团幼儿园,我爸说他给联系,让咱们先送到那里。”

    卢振宇点头赞同:“对,还是张哥有担当,自己单位的子弟幼儿园,放在那儿也放心……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报业集团还有自己的幼儿园啊。”

    ……

    还好,小雨涵对报业集团幼儿园倒不排斥,顺顺当当的进去了。

    回到车上,卢振宇长出一口气,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但他看文讷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心事。

    “没事,”文讷微微一笑,疲惫地望着他,“我刚才看了幼儿园的保育员介绍,现在的幼儿园阿姨,资质都不敢恭维啊。”

    “怎么的?”

    “大部分连大学都没念过,念过幼师中专的就算不错的了,有个叫赵小燕的,学历才是初中。”

    “正常,”卢振宇笑道,“你到那些高级的双语幼儿园去看,也都这熊样,上过大学的谁来你幼儿园当阿姨啊,没办法,大环境决定的。”

    文讷笑道:“撒手没就是撒手没,还会说大环境。”

    这时候卢振宇电话铃响了,他顺手接起来:“喂?”

    那头是个阴郁的女声:“请问是卢振宇吗?”

    “是啊,您哪位?”

    那个女子的声音瞬间激动起来:“卢振宇!我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