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重生之极品仙帝 > 第140章 女人等于麻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叫墨曦,很高兴认识你!”

    不等林萱妃话音落地,墨曦就落落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白皙的小手。

    “我叫林萱妃,也很高兴认识你!”

    林萱妃没想到墨曦竟然如此主动,表情不由的一怔。不过,很快她也伸出了白皙的小手,和墨曦握在了一起。

    两个女孩笑的很灿烂,就像是春天的雨,夏天的风,让人为之沉醉。

    然而,若是仔细去嗅的话,却不难发现,芬芳花香里,却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道。

    女人等于麻烦!

    越漂亮的女人,麻烦等级也就越高!

    墨曦和林萱妃都是国色天香,祸国殃民的小妖精,因此在李辰眼里,她们二位就是两个天大的麻烦。

    趁着林萱妃和墨曦闲聊正酣之际,李辰咧嘴一笑,露出八颗整整齐齐的小白牙。

    “两位美女,我能插一下嘴吗?”

    不等李辰尾音落地,林萱妃和墨曦,都停止了讲话,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他。

    墨曦眨巴眨巴眼睛,随口问了一句:“你想插谁的嘴?”

    听到墨曦这句问话,李辰单手扶了扶额头,满脸的汗颜,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污呢?

    “去洗手间,我请客,你们谁要一起?”

    李辰嘴角微微上扬,很是绅士的问了一句。

    不过,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衣冠禽兽。

    听到李辰去洗手间请客,林萱妃和墨曦都不由的一愣,她们两个相互对视一眼,就都同时冲他翻一个大大的白眼,全都是大写的嫌弃。

    李辰耸了耸肩,说:“你们不去,那我一个人去了!”

    说完,他就径直朝洗手间走去。

    放完水后,他并没有直接返回迎宾大厅,而是转身去了主办方的后台。

    他用九心冰莲的枝叶,炼制了一些丹药。

    丹药名为聚顶丹,普通凡人服用,可百病不侵,益寿十载。若是武者服用,修为更进层楼,至少增二十年功力。如果是后天内劲大圆满的武者,那就恭喜你了,打破生死玄关,证道先天,就在今朝。

    李辰现在的修为,已达先天中期。这丹药服之无用。

    叶初雪才刚刚开始修炼,连最简单的吐纳之气,尚未完全掌握,因此这聚顶丹,她暂时也用不着。

    而且,如果有一天,叶初雪真的到后天内劲巅峰大圆满境界,李辰定会亲自为其护法,打破生死玄关,而不是简单的借助几枚丹药来窥探门径。

    因此,这些聚顶丹,对李辰而言,就成了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的鸡肋。

    在来时的路上,他听墨曦说,普通的八品丹药小还丹,就能竞拍出二十亿的天价,就打算把这些丹药也拿来寄售竞拍。

    走廊尽头,有一男一女,相对而立。

    女子双十年华,面容姣好,胜中秋之月。她身上披了一件淡绿轻纱,在琉璃灯光的映照下,萦绕出淡淡的光晕,熠熠生辉。

    男子也生的俊俏,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形似潘安,貌若宋玉,绝对的翩翩美少年。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绝对是一对和谐美满的金童玉女。

    不过,他们二人之间的谈话,却不是那么和谐,甚至还有一股浓烈的火药味道。

    “晓月,你还不明白我的一片真心吗?只要你应了我,那小还丹我定会双手奉上。到那时,我们两家强强联手,独霸江东,进而在整个华夏称雄,也未尝不可?”

    说话时,男子就带着期待和不加任何掩饰的贪婪,静静的看着女孩,等待她的答复。

    他对自己的个人魅力有信心,更何况,小还丹还是司徒南续命的灵药,乃是司徒晓月的死穴。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她都得乖乖束手就擒,心甘情愿的被自己征服。

    然而,司徒晓月的回答,却让他变了脸色。

    “王子服,你这是趁火打劫吗?”

    被称作王子服的少年,表情先是一怔。

    旋即,他就又冷然一笑:“晓月,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我是真的喜欢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这片真心,日月可鉴!”

    司徒晓月柳眉倒竖,凄然苦笑:“王子服,你就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狼子野心,你是想要借此机会,独吞我们司徒家的家业吧?”

    王子服见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也懒得再继续伪装下去。

    “晓月,你是司徒家的天之骄女,是家族第三代中,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你出嫁,用司徒家的半壁江山陪嫁,这不为过吧?”

    “不怕实话告诉你,今年龙虎山的三枚小还丹,都已经尽数进入我王家的腰包里,不可能再在拍卖会上竞拍。你若还想给你爷爷续命……”

    话说到这里,王子服就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冷冷的看着司徒晓月。其话里的弦外之音,已经不言而喻。

    想要你爷爷活命,那就得乖乖的顺从于我!

    这是司徒晓月的死穴,由不得她不答应?

    果不其然,司徒晓月听到三枚小还丹,都已经尽数落入王家之手,俏脸不由猛然一变。

    她杏目圆睁,怒狠狠的瞪了王子服一眼,咬牙切齿的说:“王子服,你们会稽王家,也是传承近千年的名门世家,以礼智仁信传家。没想到竟然如此卑鄙无耻,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逼我一个弱女子就范。”

    王子服丝毫都不以为然,他摇起白羽折扇,冷然笑道:“晓月,那三枚小还丹,是我还高价从龙虎山那里购买所得,怎能说是下三滥的手段呢。这卑鄙无耻之说,更是无稽之谈。”

    说完,他就又猛然合起折扇,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说:“晓月,从你爷爷那代起,你们司徒家就称霸江东,如今已有近半个世纪。明里暗里得罪了多少仇家,我想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现在,你爷爷虽是天纵之才,可如今也时日无多。有他在,江东群雄可能尚有三分忌惮。可他老人家若是驾鹤西去,光是江东一地,虎视眈眈者,就能将你们司徒家分刮干干净净。说不定,连点渣渣都不会剩下!”

    “这……”

    司徒晓月脸色苍白如纸,她想说两句反驳的话。可话到嘴边,又感觉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不可否认,王子服说的句句都是实情。

    这就是他们司徒家,现在所面临的困局。

    可家族想要破局,难道就非得要牺牲自己的一生的幸福吗?

    她不甘心,可对此又无可奈何。一颗心,就好像是在无底深渊里快速坠落……

    “司徒大小姐,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知道,该如何抉择吧?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王子服一改往日的称呼“晓月”,而改称司徒晓月为“司徒大小姐”,其言外之意,就是要提醒对方的身份。

    你不单单是司徒晓月,更是司徒家的大小姐,凡事都要为整个家族考虑。

    说完,他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司徒晓月一眼,就带着满脸的得意之色,扬长而去。只留司徒晓月一人,在风中凌乱。

    司徒晓月颓然的依靠在走廊墙壁上,两眼无神的看着窗外。

    难道真的要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来换取整个家族的苟延残喘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