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重生之极品仙帝 > 第113章 圣人之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爷爷,不关李辰的事情,只是你孙女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罢了,怪不得人家!”

    林萱妃眼眸泛红,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赵欢欢见自家闺蜜都被拒绝了,竟然还这般维护李辰那个渣男,看的有些心痛。

    她起身拉住林萱妃的胳膊,愤愤不平的说:“妃妃,你怎么这么傻呢。我就奇怪了,他到底哪点好,值得你这样一个天之骄女,如此倾心?”

    林萱妃红着眼睛,委屈的说:“欢欢姐,你不懂!”

    赵欢欢轻轻的给她擦拭掉眼角泪水,低声嗔道:“哎,妃妃啊,你可真是个傻丫头。姐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又岂会不懂?”

    “妃妃,你年纪还小。再过一段时间,你回顾这段往事,就会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幼稚和可笑。谈恋爱也好,嫁人也罢,都得找门当户对的才行。寒门出身的男人,要么自甘堕落,要么不择手段,没有担当和责任感,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赵欢欢虽然没提李辰的名字,不过她说出“寒门出身的男人”时,眼角余光,却在下意识里瞥了李辰一眼。

    不过,李辰的表情,却依旧风轻云淡,没有丝毫被指责的觉悟。当然了,他也没有因此而动怒,出言回怼赵欢欢。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他李辰行事,就是这么特立独行,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问心无愧即可。

    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赵欢欢见也差不多了,就拉着林萱妃的小手说:“好,妃妃。今天的聚会就到这里吧,我们改天再聚,你回去好好休息!”

    林萱妃凝噎的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赵欢欢转身时,狠狠地瞪了还若无其事的李辰一眼。

    其他二代名媛们,见赵欢欢离开,他们也相继跟着离开。

    张元君和路康二人,临走时,还不忘对李辰放下两句狠话,以此来表示自己内心的愤怒。

    白千水见李辰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勃然大怒,喝道:“你怎么还死皮赖脸的不走?”

    李辰挑了挑眉毛,反问道:“你不是也没走吗?”

    白千水不屑的哼了一句:“哼,就凭你,一无是处的穷吊丝,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提并论?”

    李辰回怼了一句:“怎么不能,我是人,难道你就不是人了嘛?”

    白千水恼羞成怒:“你……”

    林老也对把他宝贝孙女给惹哭的李辰大为光火,可他是大儒,不好当场发作。

    白千水见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就上前一步,对林老恭恭敬敬的说:“老师,您息怒。学生我前几天,听从您的建议,又特意临摹了一遍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不足之处,还望您老人家能指点一二?”

    说话时,他就将一副字帖,小心翼翼的铺开。

    林老接过字帖一看,浑浊的眸子,登时就闪现出一抹光芒来。

    “千水,你这幅字帖,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已经有王右军七八分神韵。假以时日,必能一代大家!”

    说话时,他就将这幅字帖,传示给自己的两位友人去看。

    周老笑着赞道:“不错,依我之见,不出五年时间,他必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来书法界的新锐领军人物,非林老您这位高徒莫属!”

    “老师,周老,您们谬赞了。学生定会勤加努力,不辜负您老的悉心栽培!”

    白千水虽然把姿态摆得很低,可得意之情,却是溢于言表。

    林萱妃也已经止住泪水,赞道:“千水哥哥的书法又进层楼,越来越厉害了!”

    听到林萱妃的夸赞,白千水心头得意更盛,一张脸都快要笑出了花。

    “李辰,你觉得千水哥哥的书法如何?”

    林萱妃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李辰。

    她把“千水哥哥”四个字咬得很清晰,也很暧昧,就是想看李辰会不会吃醋?

    而且,李辰太臭屁了。她正好借此机会,打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以此来向他传递一个信息:

    追本大小姐的人很多,不乏精英俊杰。你要是再不下手,以后若是后悔,可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白千水接过话来,带着满脸的优越感,得意的说。

    “妃妃,书法这门艺术,讲究的是日积月累,滴水穿石。我从九岁就跟随老师练字,又花重金聘请业内名家言传身教,整整苦练将近二十年,这才小有成就。”

    “他李辰出身寒门,终其一生都要为生存奔波劳累,估计光是一个房子车子,就得让他奋斗二十年,哪有其他的闲钱和精力,去追求书法这等高雅艺术?”

    说完,他还故意以挑衅的目光,朝李辰看了过去,摇头叹息道:“哎,这就是寒门的子弟的悲哀,悲哀啊!”

    见白千水三番五次的上来挑衅,李辰脸上也不由的有几分愠怒。

    若不是要等到子夜时分,给林萱妃驱邪,他早就已经大嘴巴,去抽这个跳梁小丑了。

    “呵呵,白千水,你这书法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不堪入目!”

    听到“不堪入目”四个字,白千水脸色涨的铁青。

    林老的脸色,也随之阴沉下来。白千水是他的得意弟子,李辰评价不堪入目,这不是故意在打他的脸吗?

    “这位小兄弟,你也懂书法吗?”

    李辰点了点头,道:“略懂一些!”

    说完,他就又指了指白千水,说:“比他要强上那么一丢丢!”

    白千水怒极反笑:“哈哈,李辰,你是来专门搞笑的吗?”

    李辰耸了耸肩,应道:“信不信由你!”

    武老见李辰虽然狂妄,可从始至终,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这份心境远超常人。他也想借此机会,好好地看看,这李辰是不是真有奇才?

    “这位小兄弟,想让我们相信也可以,你也写一副字帖吧,和白千水的这幅《兰亭集序》做个对比,争个高低,如何?”

    白千水冷脸讥讽道:“就是啊,李兄,你也随便露两手,让我们都开开眼。看你的书法,是不是真的比我强上那么一丢丢?”

    李辰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既然你执意要求,我就随便写写!”

    林老知道自家孙女心比天高,也想看看能入她法眼的男人,到底有何独特之处?

    “林北,去书房里,把我的文房四宝取来!”

    一个健仆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句,就折身去了书房。

    他取来文房四宝,将其一一摆在桌子上,就准备磨墨。

    不过,却被林萱妃给制止住了。

    “北叔,让我来吧!”

    听到林萱妃这样的天之骄女,竟然主动去给李辰磨墨,白千水的那张还算英俊的脸,直接就阴沉下来,几乎都要滴出水来。

    红袖添香,素手研墨!

    这可是他做梦到发狂,都不敢求的事情,竟然让李辰这样一个寒门子弟,捷足先登,这让他怎能不怒?

    “墨好了!”

    林萱妃看了一眼李辰,梨涡轻旋。

    李辰点了点头,从她手里接过狼毫毛笔。

    他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墙壁上的那副《盛唐仕女图》。

    李辰盯着仕女的眼睛看了一会,嘴角之上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

    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

    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注一】

    即兴挥墨,一首《杀人歌》一挥而就,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如幸行云流水,浑然天成,酣畅淋漓。

    书成,杀意凛然。扑面而来,令人不寒而栗!

    “这行书……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刚柔并济,杀伐果断,让人身临其境,此乃圣人之书?”

    林老浑浊的眸子,迸射出璀璨的光芒,一脸的不敢置信。

    周老,武老脸上,也都满是震撼之色。

    白千水惊得张大了嘴巴,就跟吃了死老鼠一样。

    他在书法上的造诣不俗,又得名师指点,早已达到登堂入室的地步,堪称一代名家也不为过。

    可拿自己的字和李辰相比,那简直就是萤火之光去和日月争辉,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这,这怎么可能?”

    林萱妃看着李辰那棱角分明的侧脸,不禁心神荡漾。清澈的眸子里,也已充满了炙热的光芒。

    这哪是凡间俗子,简直就是天上谪仙!

    自己一定要抓住,一定要!

    李辰表情依旧,不起丝毫的波澜。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挂钟,已经是22时45分。

    距离子时,只剩下最后一刻钟的时间……

    ……

    注一,出自仇圣的《杀人歌》

    注二:林校花生日宴会,到圣人书法这个桥段,借鉴于兄弟温酒煮浣熊的《都市妖孽剑仙》。喜欢的童鞋,可以移驾一读,拜谢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