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仙剑奇侠传剧情小说 > 第十七章 比武招亲

第十七章 比武招亲

        林家堡距离桃花坞不远,李逍遥带着赵灵儿没走多一会儿便到了。

        因为今日有比武招亲,林家堡门前人山人海,被围得水泄不通,比昨天还要热闹。

        擂台周围人声鼎沸,喝彩的声音不绝于耳。

        李逍遥费了好大劲才拉着赵灵儿挤到擂台下,看到前方有位身着青色儒服的俊秀青年在仰头痴望,不是刘晋元是谁?

        李逍遥大喜,连忙挤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不是刘兄吗?”

        刘晋元转过头,脸上眉头紧锁,神情凝重,一看来者是李逍遥才匆忙挤出笑颜,“李兄,你怎么也在这里?”

        话说出口后,他突然表情一滞,小心翼翼地求证道:“难不成你是来参加招亲!”

        李逍遥赶紧解释:“我只是看到这里热闹非常凑过来瞧瞧罢了。刘兄,你怎么不上去试试?”

        刘晋元叹了口气,苦笑道:“李兄,您别挖苦我了,我若有学过那么一点点武功,早就向月如表妹求亲了。”

        李逍遥想起昨晚刘晋元说过的话,忙宽慰他:刘兄温文有礼又长得一表人才,你那月如表妹若看不上你那真是没什么眼光。”

        刘晋元有些懊恼李逍遥贬低表妹,但又知道对方是在为自己不平,因此不好发作,只得伸手指指台上,道:“嘘……别让台上听到了!”

        李逍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望去,“台上的姑娘就是刘兄的月如表妹吗?那我可要好好看看……”

        只见台上竖了一面锦旗,红底金花,绣着“比武招亲”四个大字。旗下放置了一把太师椅,坐着一位身穿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四十上下的年纪,国字脸面,龙眉凤目,姿度威严持重,颇显浩然正气,令人望而生畏,显然就是南武林盟主林天南了。而擂台中央的空地上则叮叮咣咣打斗得热闹,一位是持剑的林家小姐,一个是使用双锤的浓髯汉子。

        李逍遥凝神细看,那林家小姐剑光霍霍,身法矫健,一招一式虚虚实实,有条不紊,凌厉霸气。而那浓髯汉子虽然力大惊人,双锤轮的迅猛,却是武艺平平,被打得毫无还手余地。

        李逍遥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哇!打得不错嘛!”

        话音刚落,林家小姐故意卖了个破绽,剑尖划地。浓髯汉子果然上当,双锤向林家小姐头上砸去。林家小姐蓦地身形一低,双腿竖叉,挥臂横扫,刺向浓髯汉子足下。浓髯汉子收势不住,身体竟向前倒去,林家小姐一个空翻,靴子猛踢其腹部。浓髯汉子竟被直接踹出了擂台。

        围观众人连连喝彩轰笑。

        但李逍遥却一个劲儿叫苦。

        原来他刚刚聚精会神地看林家小姐打斗,一时看得痴了,以至于忘乎所以,连那浓髯汉子向他砸过来了也没意识到,结果就被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地上。

        那浓髯汉子少说也有二百来斤,可怜李逍遥的五脏六腑都快被压成馅儿了。

        林家小姐撩了撩头发,英姿飒爽地站到旗杆下,环顾台下,喝问道:“哼!真没用,还有哪个欠揍的上来呀?”

        之前已经有不少人上台比试,却都被这位林家小姐打得满地找牙,如今台下虽然有无数人围观,却没有一个人敢再上台比试了。

        林家小姐见无人敢应,悄悄勾了勾嘴角,随后又强掩住笑意,回首娇嗔道:“爹!这些家伙没有一个像样的,一点也不好玩,我们回去算了!”

        林天南皱紧眉头,脸上似有怒意,起身道:“如儿,爹三番两次替你找机会让你挑选丈夫,费尽多少心思?你从没有一次认真过!”

        他原本就是不怒自威的人,如今再面露不满,更显得气魄骇人,令人不敢逼视。

        然而林家小姐却毫不畏惧父亲的脸色,顶嘴道:“我才没有呢,你自己瞧!台下那些男生全部都畏畏缩缩的,怎配做林家女婿?”

        李逍遥听到林家小姐声音清越,如击玉磐,忽然觉得无比熟悉。他匆忙将压在身上的浓髯汉子推开,抬头望去。

        只见林家小姐亭亭玉立的站在飘扬飞舞的锦旗之下,明眸善睐,神采飞扬,因为刚刚比试完,所以双颊微微泛红,额上与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更显得容光照人。

        她的双眉不需要用任何黛笔描画便已然浓丽,她的嘴唇不需要用任何红纸搽抹便已然红润,她的脸颊不需要用任何脂粉涂饰便已然拥有最健康、最自然、最鲜活的娇艳色彩。

        世人都爱女子弱柳扶风、我见犹怜的娴静美态,可她却全然不同,她是伫立在阳光下的女子,从骨子里焕发着勃勃生机。

        李逍遥之前只顾专心欣赏林家小姐的武学招式,没有看清她的容貌,此刻定睛一瞧,不由得心跳加剧。

        这位林家小姐林月如竟然就是昨日刺伤他的紫衣少女!

        李逍遥瞪大眼睛,愕然地喊:“你!野蛮丫头!”

        林月如闻声低头一扫,正撞上李逍遥呆呆的目光。她先是一阵惊喜,随后却又翘起嘴,扬起下巴,脸上满满的是娇,更是傲,“亏你还认得我呀,呆瓜小贼!怎么啦,今天是不是又想把我绑起来吊在树上呀?”

        刘晋元一怔,忙问李逍遥:“你们认识?”

        李逍遥尴尬地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只是先前有点小误会。”

        林月如转身跑到林天南面前,指着李逍遥道:“爹,就是他,昨天欺负我的人就是他!你叫他上来,我要打他一顿。”

        林天南无奈道:“如儿,别耍性子!”

        林月如撅着嘴巴,顿足道:“我不管,你叫他上来,我一定出这口气!”

        李逍遥站起身来,向林月如作揖道:“虽然在下曾冒犯姑娘在先,但我自愿捱你一剑,已经两不相欠。姑娘又何必逼人太甚呢?”

        林月如哼了一声,回身俯视着李逍遥,“昨天你们两个打我一个,以多欺少好没脸皮,今天有种就来单打独斗!”

        李逍遥被这么一指责,也觉得理亏,昨日先是多管闲事后来又以二对一,说出去确实不够英雄。他同样是少年心性,哪受得了这样的鄙夷,自然也燃起了兴致,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于是坏邪邪地笑着反问:“手下败将还想自讨苦吃吗?”

        林月如不怒反笑,朗声道:“要是你胜了,咱们之间的过节就一笔勾消。要是你输了,就得在我家当一年的长工,来抵被你放走的银花和长贵的份!怎么着,怕了吗?”

        李逍遥剑眉一挑,丝毫不惧,也笑道:“上去就上去,谁怕谁!”

        赵灵儿心觉不妥,想要拉住李逍遥的衣服,可惜手慢了一步,李逍遥纵身一跃,已然稳稳站在了擂台之上,手中长剑出鞘,剑尖指地,迎风而立。这番英姿飘逸,器宇轩昂,引来台下围观百姓的一阵欢呼,却也让赵灵儿揪心不已。

        林天南一看两人真要动手,围观众人又跟着起哄,忙喝道:“如儿!不可儿戏!”

        林月如回眸看向林天南,一双杏眼顾盼生辉,道:“爹你别管嘛!今天我要是不在众人面前讨回这面子,岂不让人家看轻咱们苏州林家堡?”

        明明是豪迈的话语,可配上婉转悦耳的吴音,怎么听都有点儿撒娇的味道。难怪人说“宁听苏州人吵架,不听明州人说话”。

        林天南知道女儿从小被自己宠大,以致任性执拗,说一不二,只好叹了口气,道:“好好好……爱怎么样都随你,不过只许点到为止,你知道吗!”

        林月如盈盈一笑,回首面向李逍遥,扬眉道:“亮招吧!”说罢,迎面一剑刺去。

        李逍遥心中激动,不由得微微一笑,侧身闪过,长剑跟着直刺林月如的背心。

        林月如回手向后,挥剑朝下劈落,将其挡开。两剑相抵,只听“叮”的一声,摩擦出四溅的火星。

        李逍遥手腕急转,长剑又斜刺向林月如的膝盖。林月如见状左足点地,身子向后凌空翻跃而出,然而李逍遥却如影随形,欺身至前,不待她双足落地,挥袖又是一剑。

        林月如将身子一扭,竟轻盈落于李逍遥的剑上,足下一点,借着长剑颤动,如惊鸿一般跃起,稳稳落在李逍遥身后,提剑刺出。李逍遥转身横剑一挥,带起一阵劲风。

        周围的几株桃树在两人的剑风裹挟下摇曳着枝条,漫天红雨洋洋洒洒,纷飞的花瓣飘落在两人的发上、衣上、剑上,又随着他们的动作而再度飞扬,在空中自由自在的舞动。

        李逍遥剑气纵横,林月如的招式也是行云流水,两人来往进退间,竟渐渐不似“比试”而更像“展示”。连底下围观的百姓都不再喧哗起哄了,一个个屏气凝神,认真观赏,眼中流露出赞叹之意。

        观战的林天南也暗暗骇异,女儿的武功他是知道的,没想到这少年竟然也是个中好手,招式潇洒清正,颇有道家仙风雅韵。

        李逍遥和林月如战了几十回合,依旧不分伯仲,心中也是各自佩服。林月如不禁望了李逍遥一眼,没想到李逍遥也正瞧着她,两人的目光不经意的相撞,同时一怔。

        就是这瞬间的停顿,李逍遥出手进招,已经到了林月如的面前,一个收手不及,一个忘了抵挡,都吓了一跳。林月如慌忙后退,情急之下忽略了自己的站位已经到了擂台边缘,结果一脚踩空,宝剑脱手,身体也向后掉落下去。

        李逍遥大惊失色,直接弃了剑,飞身上前,伸出右手一把拉住了林月如的手腕,用力一带。林月如收不住冲势,转了几圈堪堪跌向李逍遥。李逍遥恐她摔倒,忙伸左臂去拦。林月如一下子便躺倒在了李逍遥的怀里。

        四目相对,两人的心都是一阵狂跳,声音扑通扑通的,清晰可闻,不知是被刚刚的险状吓得,还是因为彼此离得太近。

        林月如脸上一红,急忙一把推开李逍遥,退后几步站好。原本倔强高傲的姑娘,当下就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眼睛里写满了失措与无辜,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李逍遥也一样心跳未平,低下头不敢再正视林月如,不好意思地抱拳道:“承让。”

        林月如红着脸,也低下头,小声道:“我认输了……”

        擂台下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李逍遥不明所以,只当大家称赞他们的武艺,忙转身鞠躬:“谢谢,谢谢各位。”

        坐在一旁观战的林天南忽然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走到擂台中央,向下面的百姓抱拳道:“太好了!诸位乡亲,今日小女的比武招亲终于有了结果,多谢诸位乡亲共襄盛举。明日起我林某人于林家堡席开三日,诸位乡亲父老务必赏光!”

        林月如见父亲当着全城百姓的面直言自己的婚事,羞得不得了,顿足道:“爹!人家才不依呢……”说完,红着脸跑向擂台后面。

        林天南目送女儿惊惶又害羞的背影,笑道:“难得,难得,想不到如儿也会害臊。”

        李逍遥却被这一切弄得目瞪口呆,讷讷地问:“怎……怎么?”

        林天南回首看向李逍遥,刚刚他只注意到了这名少年岁数不大却武艺高强,现在仔细打量一番,见其端秀英挺,丰神俊朗,眉间流露出一股清气,虽是一身粗衣,却没有市井腌臜浊俗之感,不由得越看越喜爱,笑道:“小伙子,还愣在那干什么?跟着如儿去呀!”

        李逍遥瞪大茫然的眼睛,不解地问:“我?为什么?”

        林天南只当他因为赢了招亲所以欢喜傻了,道:“还装傻?比武招亲擂台之上你既胜了如儿,自然就是我林家的女婿了。”

        “啊!”李逍遥惊呼一声,这才意识到事情闹大了。

  https://www.65ws.com/a/79/79398/23909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