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仙剑奇侠传剧情小说 > 第十六章 酒逢知己

第十六章 酒逢知己

        李逍遥急忙冲入客栈大堂内,看到三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正在殴打一位衣着清贵的年轻书生。那书生俨然不通武学,在三人面前毫无还手余地,却偏偏不肯服输,被打的站都站不稳,依旧拼尽全力反抗。

        李逍遥最见不得恃强凌弱的人,不禁怒火中烧,拔出剑就要上前教训那三个恶徒。

        赵灵儿因为发生了紫衣少女一事,生怕李逍遥再有一点闪失,忙劝道:“逍遥哥哥,有话好说……别再惹事……”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李逍遥已经与那几个恶徒动起手来,赵灵儿无奈,只好拔出双剑加入打斗之中。

        三个恶徒都是练家子,其中一人用铁钩、一人用流星锤、一人凭掌法,出手迅猛狠毒。但李逍遥和赵灵儿经过几番战斗磨炼后,剑法、仙术越来越运用自如,只见李逍遥长剑一挥,口中长啸一声,一招御剑术以暴雨之势向对手袭去。赵灵儿先使出金刚咒辅助李逍遥,又用炎咒一起进攻敌人。几个回合下来,三个恶徒抵挡不过,只好抱头逃窜了。

        李逍遥收了剑,上前将倒在地上的书生扶起来。只见这书生长方脸面,舒眉朗目,唇红齿白,仪表堂堂,虽不如李逍遥英姿勃发,潇洒俊逸,却也是个文质彬彬、儒雅雍容的美男子。

        书生掸了掸脸上、身上的灰尘,不顾疼痛,先向李逍遥和赵灵儿深深一揖,“多谢恩公仗义相救,刘某不胜感激!”

        他说话腔调略低,咬字用力,听得出来是北方人学说南方话。

        李逍遥因为做了一件侠义之事,心情无比舒畅,忙还礼道:“好说好说,行侠仗义本是我分内之事,刘兄别客气了。”

        刘书生摇摇头,端方有礼地说:“知恩不报枉为人,不知恩公下榻何处?刘某明日一听登门拜谢。”

        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李逍遥痛处,他苦笑道:“不瞒刘兄,我们兄妹是外地来的,现在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呢。”

        刘书生一怔,随即欣然说道:“那可正巧,在下正在这家客栈的天字号住着,两位不妨与在下同住一宿,如何?”

        “咦?”李逍遥惊喜地问,“真的可以吗?”

        刘书生温文尔雅地微笑道:“当然可以,天字号十分宽敞,里外三间,不会有不便的。”说着,特意将头转向赵灵儿,示意她不必介怀。

        赵灵儿撞上刘书生投来的目光,亦报之一笑。她原本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但这位刘书生眉目温和,举止礼貌,与那些凡夫俗子全然不同,她从未见过这般的谦谦君子,不免心生好感,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戒备。

        “那就有劳刘兄了!”李逍遥开心地说道。他正在为客栈之事发愁,刘书生此举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刘书生笑道:“在下贱名晋元,年二十,京城人士。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李逍遥抱拳道:“我叫李逍遥,这位是赵灵儿姑娘。刘兄比我年长一岁,就别恩公长恩公短的了,若不嫌弃,叫我一声逍遥就行了。”

        三位年轻人交谈甚欢,有说有笑地来到天字号房。天字号是这家客栈最好的房间,里面套间暖阁,挂落飞罩,湘帘帷幔,比盛渔村的小客栈不知道强了几百倍。

        刘晋元唤了小二摆了一桌酒菜,盘盘都是李逍遥从未听过、见过的姑苏佳肴,松鼠鳜鱼、雪花鸡球、蟹粉豆腐、响油鳝糊、碧螺虾仁……更有一盘盘五颜六色的苏式点心,简直令人目不暇接。

        李逍遥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呆呆地说:“刘兄特地准备这么一桌美酒佳肴,我真觉得受之有愧。”

        刘晋元招呼李逍遥和赵灵儿落座,莞尔道:“李兄您太客气了!在下想交您这朋友,不知李兄意下如何?”

        李逍遥立即举起桌上的酒杯,眉开眼笑地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有何不可?”

        刘晋元大喜,也端起酒杯,与李逍遥手中杯子轻轻一碰,道:“好!咱们干!”

        李逍遥之前看到刘晋元华冠丽服,环佩璆然,便猜到他一定非富即贵,现在一瞧他租住的房子,就更加确定他不是泛泛之辈了。这样出身优越的人,非但没有目中无人,还谦和友善,豪爽磊落,知恩图报,让李逍遥不禁对他增添了几分亲切之情,却因此也产生了奇异,他怎么会和那些粗人起了争执。

        “刘兄你怎么会招惹上那些恶棍呢?”李逍遥把玩着酒杯问道。

        刘晋元放下酒杯,慨然道:“说来惭愧,我听见他们侮辱家中表妹,说什么‘先占了万贯家财,等丈人一死便休妻,再把家里人接过来,到时候什么女人娶不到’,我一时气不过,才会和他们理论的……”

        “这种骗财骗色的无耻之徒果然是欠教训……咦?”李逍遥忽然反应过来,惊呼道,“刘兄你表妹……不会就是那位比武招亲的林家大小姐吧?”

        刘晋元的眼睛顿时一亮,忍不住笑容满面,道:“正是!”

        李逍遥张大嘴巴呆了片刻,即而哈哈一笑,回头指了指书案上的书墨道:“难怪刘兄会临‘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样的诗句,我还以为刘兄仰慕公孙大娘,原来是以此抒情赞那林家小姐呢!”

        刘晋元脸上一红,难为情地说:“惭愧惭愧……”

        赵灵儿双手托腮,乖巧地坐在两人中间,一会儿歪歪脑袋看看李逍遥,一会儿歪歪脑袋瞧瞧刘晋元,忽然开口问:“晋元哥哥喜欢林小姐吗?”

        刘晋元一怔,没想到赵灵儿会问得如此直白,顿了顿,才尴尬地说:“让两位见笑了,我与月如表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

        赵灵儿眨着乌溜溜的眼睛,茫然不解地问:“那林小姐为什么不和你成亲,反而要比武招亲?”

        刘晋元脸色一黯,道:“赵姑娘有所不知,我虽爱慕月如表妹,但表妹她……她却无意于我。”

        赵灵儿颦起细细的秀眉,奇怪地问:“你对她那么好,她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刘晋元轻叹一声,说:“赵姑娘,感情之事哪有什么我倾心她,她就一定要喜欢我的道理?这世间情爱所起虽不尽相同,有的一见倾心、有的日久生情、有的轰轰烈烈、有的细水长流,但归根结底,无非‘情投意合’四字,否则纵是举案齐眉,也还是不称意的。我与月如表妹虽然相识多年,但她喜欢的是武艺高强、能与她一起行侠仗义的男子,不是我这样空一肚子诗词歌赋,却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赵灵儿柔柔地安慰刘晋元道:“晋元哥哥你别气馁,我师父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表妹一定会被打动的。”

        刘晋元虽然知道这是宽慰之语,但还是勉强一笑,感激地说:“多谢赵姑娘。”

        三人继续喝着酒,突然听见窗外飘入悠扬的歌声,唱腔婉媚缠绵,是坊间的戏子们在练习昆曲。只听一生角唱道:“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和你把领扣儿松,衣带宽,袖梢儿揾着牙儿沾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

        歌声一字不落的传入赵灵儿耳中,让她情不自禁地想到了那一晚与李逍遥的鱼水之欢,霎时羞得面红耳赤,慌忙低下头小口小口抿着酒水,掩饰剧烈难抑的心跳。

        但李逍遥却丝毫不觉,反而在心下暗嘲,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的事,不过都是戏文里才有的而已。

        赵灵儿酒喝得多了,渐渐露出醉意,难以自持。

        李逍遥见状赶忙扶起她,要将她搀到里间休息。

        然而赵灵儿却一脸酡红的依偎着李逍遥,撒娇地扭动着身子,半痴半醉地说:“人家不要离开逍遥哥哥嘛……”

        李逍遥简直哭笑不得,只好将她扶到一旁的软榻上放倒,抻过被子盖好。

        赵灵儿喝得晕晕乎乎,香腮绯红,一沾床榻便呼呼睡着了。

        刘晋元虽然觉得男女同处一室有些不妥,但既然李逍遥都不介意,他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李刘二人酒逢知己千杯少,把酒言欢整整一夜。

        第二日清晨,刘晋元称有要事,早早便离开了。李逍遥起身伸了个懒腰,舒活了一下筋骨,精神抖擞地来到软塌边,叫道:“灵儿,该起床了!”

        赵灵儿元气恢复的不错,小脸睡得红嘟嘟的,闭着眼睛说:“唔……人家还要睡嘛……”

        李逍遥心中一阵好笑,暗想这一路上赵灵儿多愁善感,常常忧伤落泪,现在终于呈现出小女孩儿天真娇憨的样子了。

        “太阳晒屁股喽!快起来!快起来!逍遥哥哥说好要带你逛苏州城,你再赖床,我就不带你去了!”李逍遥边说边推搡赵灵儿。

        赵灵儿一听李逍遥要带自己一起出门,紧忙坐起身子来,揉着眼睛笑道:“嘻嘻,人家要去!”

        两人简单收拾整理了一下,一起走出房间,才出客栈便撞见一个道士打扮的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一手举着竖幅,一手捋着花白的胡子,看到二人便笑吟吟地问:“铁口直断,不灵免钱,二位要算命吗?”

        李逍遥原本不信这些江湖骗术,但一听“不灵免钱”四个字,不禁动了心,道:“不灵免钱?好,帮我算算我最近的运气如何?”

        算命先生仔细看看李逍遥,掐指一算,道:“公子气色泛红,面带桃花,准是走桃花运了。女子为水,水载舟亦覆舟,公子千万要谨慎,切记,切记!”

        李逍遥哪里在意后面的提醒,一听到‘桃花运’这个词已然咧开嘴角,心花怒放地说:“嘿!我有桃花运?真是太好了!”

        算命先生低头看向李逍遥身后的赵灵儿,问:“这位姑娘要不要也算一算?”

        赵灵儿羞涩地点点头,“好呀……”

        算命先生仔细看看赵灵儿,又掐指一算,却皱起了眉头,道:“姑娘瑶光聚顶,灵气逼人……人世少见,在朝必为帝后,在野亦为人杰,但……眉宇间隐含煞气,恐怕……近日必有劫难!”

        “呸呸呸!”算命先生刚说完李逍遥就开始啐,一把拉住赵灵儿冰凉的手腕,“鬼话连篇!灵儿我们走人了!”

        算命先生对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喊:“公子……您还没给钱呢?!”

        李逍遥头也不回地说:“你不是说不灵免钱吗?”

        算命先生叹了口气,淡淡道:“贫道说的都是真话,可惜……”

        世人都爱听好话,却不爱听实话。

        赵灵儿起先还因为算命先生说李逍遥有“桃花运”而暗喜,转眼间又神色惆怅了。

        隐含煞气,必有劫难。仙灵岛的凄惨画面再一次充斥在她的脑海中,她不禁自问,难道自己真的是会给别人带来灾难的不祥之人吗?

        李逍遥看到赵灵儿郁郁寡欢的样子,也皱起眉来,被她感染,游山玩水的好兴致一下子都没了。

        他寻思着该怎么哄赵灵儿舒心,便带她来到一处卖青团的摊子前,道:“灵儿,姑苏的青团是最有好吃的,可甜了,我买给你尝尝。”

        清甜绵软的青团绿油油的,散发着艾叶与豆沙的香气。赵灵儿知道李逍遥想哄自己开心,便拼命露出温柔的笑容,点点头道:“好。”

        卖青团的摊子并不大,但围着的顾客却不少。市井向来是闲言碎语频出之地,李逍遥和赵灵儿刚一站定,高高低低的说话声便传入了两人的耳朵。

        有位老人对摊主说:“听说上个月西边的村子闹蛇妖,不但抢走许多财物,还把张老头的孙女儿给掳走了。他那孙女才十六岁,可怜那张老头年高七十了,爷孙俩一直相依为命。这下子张老头可难过了,街坊邻居一齐跑到林家哀求林堡主出面,林堡主便义不容辞,率十几位壮丁前去除妖救人,结果妖怪没见着,却折损七、八条人命。我看呐……林家堡在武林上亦不过徒具虚名罢了。”

        李逍遥却不以为然地想:林家堡虽然有钱,但没有为富不仁,反而仗义任侠,是个可敬之家。

        这时旁边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大哭起来,李逍遥顿时一惊,连忙扶住他,问道:“老伯你这是怎么了?”

        那中年男子满脸憔悴地哭诉道:“我的宝贝女儿小玉,前些日子到城外河边游玩时,人也不见了……我派许多人去找,一直找不到……有人看到她是被妖怪给抓走的……呜呜……如果真是这样,我可能永远再也见不到小玉了……”

        赵灵儿在一旁争辩道:“老伯,这也很难说呀!并非妖怪都是害人的……”

        中年男子叹道:“如果我女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只能怪她命不好……我担心的是,听说那妖怪是只淫恶的半人蛇妖,要是……要是……叫她以后如何做人呐!”

        赵灵儿闻言,脸上忽然漫上一抹奇怪的神色,紧紧抿着嘴唇不再吭声。

        那中年男子含泪看向赵灵儿,好心叮嘱道:“这位姑娘你最好也要小心,那蛇妖抓走的都是你这般年纪的女孩子。”

        “吉人自有天相,你女儿会没事的,”先前说话的老人走过来劝道,顿了顿,又说,“说到蛇妖,当年虎丘就曾出过事,听说有个少年游虎丘,看到有美女在池中沐浴,还挑逗他一起戏水。少年气血方刚,禁不住诱惑,解衣入水,结果就溺死了,尸体过了好几天才浮上来,身上都干枯了!后来请了一位云游的道爷来瞧,才知道虎丘潭水下藏着一只老蛟,专门化作美女吸人精血……”

        李逍遥唇角微扬,听得兴致勃勃、津津有味,一低头骤然看到赵灵儿脸色青白,毫无血色,身体微微发抖。他急忙问道:“灵儿你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差了?”

        赵灵儿摇摇头,秀眉深蹙,声音颇显无力,“逍遥哥哥,我不想吃青团了,我们赶快走吧。”

        李逍遥只当她胆小,不爱听妖魔鬼怪的故事,便点点头,牵着她意犹未尽地离开了。

        不能出城去玩,但城里又有什么好玩的呢?李逍遥苦想许久,突然道:“对了!灵儿!刘兄早上着急离开,想必是去看他表妹的比武招亲了,我们既然与他投缘,不如去帮帮他吧,要是能撮合两人,也是功德一件呢!”

        赵灵儿点点头,生牵出一丝笑容来,道:“好。”

  https://www.65ws.com/a/79/79398/239094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