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仙剑奇侠传剧情小说 > 第十三章 欢喜冤家

第十三章 欢喜冤家

        李逍遥第一次出远门,难免会心情激动,安顿好赵灵儿后便再也坐不住了,一会儿跑到船头大呼小叫,一会儿和船员们东拉西扯,还自告奋勇帮助方老板搬运货物。

        但没过多久,他无意中瞧见赵灵儿独自待在船舱里,秀眉深蹙,神色楚楚,心里一下子便被愧疚填满了,自责不够体贴,忙收敛了玩闹的心思,重新回到赵灵儿身旁,东拉西扯的陪她说话解闷,还硬拉着她走上甲板看大运河两岸的风景,希望能抒发郁气。

        大运河浩浩汤汤,烟波浩渺,一眼望不到尽头。

        李逍遥见赵灵儿迎风玉立,衣袂飘然,清逸出尘,颇有“弱云狼藉不禁风”之感,担心她着凉,便褪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赵灵儿感受着外套上的余温,轻声道:“谢谢你,逍遥哥哥……”

        李逍遥摆摆手,体贴地说:“说什么傻话,我照顾你是应该的。灵儿,你刚刚的样子真漂亮!好像仙女一样……”

        赵灵儿脸颊一红,声音柔柔地说道:“又乱讲,你见过仙女吗?”

        李逍遥笑嘻嘻地打趣她道:“当然见过,你不就是吗?”

        赵灵儿微怔了一瞬,脸色更红了,像一朵水莲花一样温柔又娇羞的低下了头。

        李逍遥见状精神一振,继续伶牙俐齿地哄她,“灵儿,我虽然没见过真正的仙女,但现在就算她们都来求我见,我也不见!”

        赵灵儿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他,不解地问:“为什么?”

        李逍遥笑道:“因为你比所有的仙女都漂亮!”

        赵灵儿的脸上霎时通红一片,娇嗔道:“逍遥哥哥,你就会说笑话逗我开心!”

        李逍遥嘿嘿一笑,嘴上抹蜜一样说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赵灵儿被他说得不胜娇羞,眼中秋波流转,似乎要凝出水来。这一番讨好的话语让赵灵儿有了些许信心,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压在心中许久的问题:“逍遥哥哥,之前那两位姑娘,和你很要好吗?”

        李逍遥愣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丁家姐妹,于是笑道:”我们几人从小一起长大,当然是很好的。”

        赵灵儿眼色一黯,心里浮起酸意,又问:“那你喜欢她们吗?”

        李逍遥没料到赵灵儿会问得这么直接,神色不免羞赧,说:“我和她们青梅竹马,是朋友之谊,灵儿,你别胡思乱想。”

        赵灵儿轻轻应了一声,顿了顿,低声说道:“逍遥哥哥,以前姥姥总对我说,外面的人都是坏人,他们会伤害我、欺负我,我一直不信,没想到……所以我真的好怕,逍遥哥哥,我只有你在身边了,你不要嫌弃我好不好?”

        李逍遥听她说得可怜,忙安慰道:“灵儿,你千万别这么说,你又温柔又善良,谁会忍心嫌弃你你呢?能够照顾你这样天仙似的姑娘,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分。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赵灵儿见李逍遥如此疼爱自己,不禁嫣然一笑,心中的幽怨之情终于纾解开来。

        余杭镇原本距离苏州不远,然而方老板的船是商船,走走停停,行驶得极其缓慢,用了三天的时间才到达横塘。

        烟雨蒙蒙的横塘聚集了不少乌篷船。船娘们一个个穿着青布裙,大方地招呼着客人,一口的吴侬软语,听起来就像小猫爪子挠心窝子,让人浑身都酥醉了,当得起一句“醉里吴音相媚好”。

        李逍遥带着赵灵儿雇了一艘乌篷船,沿胥江而上,伴随着船娘柔和婉媚的橹歌与船橹摇过水面发出的碎玉之音行至万年桥,遥遥地便看见城门笼在烟雨空蒙中,宛如一幅清美的画。

        因为雨丝细微,两人都没有撑伞,打算沿路过桥入城,但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一阵凄惨的叫声,似乎是从路边的杨柳林里传来的。

        李逍遥担心有人遇到了危险,忙喊赵灵儿和自己一起进林子里看看。

        两人循声在杨柳林走了一会儿,惨叫声越来越响,像是个年轻男子发出的,其中又隐约夹杂着女子的哭声,以及鞭笞的声音。

        李逍遥紧忙加快脚步,再行数十丈,竟看到不远处的一株柳树下,一对青年男女被一并绑着。两个人都穿着竖褐,似乎是某个大户人家的下人。男子已经被打得外衣破裂,里衣上印着无数道鞭痕。而女子则云鬓散乱,满面泪痕,正在拼命求饶。

        在那两人的面前伫立着一位姑娘,身材高挑,秀肩细腰,身穿白绸箭袖衫,外面罩着紫色的锦缎斜肩长裙,腰封上束着一条白玉宫绦,因为背对李、赵二人,看不清相貌,但是可以肯定,一定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

        紫衣少女腰悬长剑、手持软鞭,正一下一下狠狠鞭笞着两个下人。

        李逍遥见她下手极重,那个男子被打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女子也偶有波及,忙上前问道:“这位姑娘,他们俩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这样打他们?”

        紫衣少女闻声放下鞭子,回首看向李逍遥。

        只见她鹅蛋脸面,柳眉杏目,光泽的肌肤宛若明珠美玉,乌黑的长发垂肩而落,用金丝发带斜束着,姿容明秀俏丽,透出一股高贵与英气,虽然是满面怒色,却依旧光彩照人、动人心魄,让李逍遥不禁看呆了。

        紫衣少女和李逍遥年龄相仿,张口也是吴音,清亮悦耳,宛如风摇玉磬,“这小白脸来我家做长工不久,便来勾引这个丫鬟,两人不知暗通款曲多久了,居然想要私奔,被我擒住,当然要好好处罚他们。”

        说罢,紫衣少女微微仰头,漆黑明亮的眼睛中透出三分威严,三分气恼,三分倔强。

        既然是人家主人在动用家法,李逍遥知道自己凭空插手,确实没什么道理,可他眼看着那两人被鞭打,心里还是不忍,于是含笑劝道:“既然他们两情相悦,姑娘你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撮合他们,岂不是美事一桩吗?何必苦苦相逼呢……”

        紫衣少女嘴一扁,冷声道:“既然承诺做长工,工期未满却携钱擅逃,乃是无信;不治行检,勾引主人婢女,乃是不敬;口称喜欢,却不肯光明正大的求亲,反而诱骗私奔,乃是不义;主人未消奴籍便叛主而去,乃是不忠。这种背信弃义、不忠不敬的人,岂能便宜了他们?”

        “这……”给她这么一问,李逍遥顿时也哑口无言了。

        然而赵灵儿不通世故,看到那个男子被打得凄惨,心中只有怜悯,忙抓着李逍遥地手臂摇了摇,哀求道:“逍遥哥哥,你快救救他们吧,他们伤得好重啊!”

        李逍遥抿抿唇,只好和颜悦色地继续劝道:“姑娘的话虽然在理,但未免下手太重了些,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放过他们吧!”

        紫衣少女柳眉一竖,嗔怒道:“胆敢坏了我们家的规矩,就该罚!”

        李逍遥看对方虽然娇嗔薄怒,却反而更增添了几分生动娇俏,突然开口问道:“敢问小姐可有心上人?”

        紫衣少女不知道李逍遥为什么会问起这个,脸上一红,道:“没……没有……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逍遥嘻嘻一笑,道:“这就是了,像姑娘这样的美人居然没有心上人?难怪会见不得别人双宿双飞!”

        紫衣少女自幼娇生惯养,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半句轻薄的话,如今却被李逍遥戏弄,顿时羞愤得两颊通红,板起脸来骂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本小姐管教下人,干你何事?”

        李逍遥敛去戏谑之意,正色道:“姑娘,下人也是人,像你这样打会出人命的!”

        紫衣少女静默了片刻,强压着怒意说:“好!我就饶他们一命……”

        李逍遥大喜,忙深深一揖,“姑娘果然是个明理人。”说着就要上前解绳子。

        “慢着!”紫衣少女柳眉一挑,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各砍断一只手,作为警惕!”

        赵灵儿瞪大水灵灵的眼睛,惊惶叫道:“不可以!”

        那婢女却含泪说:“是奴婢不好,败坏了门风,奴婢愿意以此谢罪,只求小姐原谅……”

        和她绑在一起的长工一听到这话登时大惊,喊道:“银花快别说胡话!”

        紫衣少女秀眉皱紧,喝道:“不肯认错,休想让我放了你们!”

        李逍遥见紫衣少女如此蛮横霸道,索性什么都不管了,径自去为那两人解开绳子。

        紫衣少女心头火起,手中鞭子一挥,啪的一声,长鞭划破了空气。

        李逍遥只觉得眼前紫影闪动,一条鞭子迎面击来,忙退后避过,鞭梢几乎贴着他的耳畔呼啸划过,带起的余劲刮得他脸颊生疼。

        紫衣少女飘然跃前,手中长鞭连连进招,宛如银龙摆尾,忽东忽西。李逍遥不得不左躲右闪,然而紫衣少女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手腕一抖,长鞭又至,直击他的胸口。

        李逍遥急退三步,长剑出鞘,向长鞭斩去,鞭剑相抵,发出嚓响,霎时火星四溅。他的剑招潇洒飘逸,紫衣少女的鞭法灵动敏捷,两人鞭剑纠缠,一时难分伯仲。

        赵灵儿唯恐李逍遥吃亏,拔出一对仙女双剑,向紫衣少女霍霍攻去。

        紫衣少女察觉到背后寒意,秀腰一摆,上身后仰,长鞭急甩向后,朝赵灵儿“啪”的击去,同时长腿直踢向李逍遥。

        赵灵儿退后闪躲,灵巧地避开了鞭子。

        紫衣少女一击不中,身体一个反转,长鞭又向李逍遥袭去。李逍遥一怔,长鞭已到眼前,情急之下只好侧身迎鞭而上,长剑直指对方心口,果然见到紫衣少女收鞭抵挡,攻势骤减。李逍遥不顾疼痛,一把抓住鞭子,手心、手腕被鞭笞出数道深深的血痕。

        紫衣少女柳眉倒竖,手腕急撤,却赫然现自己的鞭子已经被李逍遥紧紧抓住了,无论如何也抽不出。

        赵灵儿一看紫衣少女被李逍遥暂时制服,立即迎上欲刺。

        紫衣少女冷哼一声,果断松开鞭柄,抽出腰间佩剑,舞动剑花,一道道七绝剑气向两人袭来。三人身影交错,刹那间又混战到了一起。

        紫衣少女不仅鞭法了得,剑术也丝毫不逊于李逍遥,招招迅捷凌厉,英姿飒飒。然而她毕竟是以一敌二,大战百招后,因为腹背受敌,渐渐开始应接不暇了。反观李逍遥与赵灵儿却是一前一后,以逸待劳。紫衣少女挥剑直劈,李逍遥弯腰避过,斜剑刺向她腰间。紫衣少女跃身而起,赵灵儿乘胜追击,双剑裹挟的冷风向她后膝袭去。

        紫衣少女原本就不忿李、赵以多欺少,如今见两人你来我往,出手狠绝,竟毫不留情,心中更加恼怒。她连挥三剑,都被李逍遥成功化解,又拆数招,终于见李逍遥露出一个破绽,为求速战速决,她连忙长剑直刺。没想到李逍遥却是虚晃一招,剑尖忽然一抖,刺向她的手腕。

        紫衣少女长剑落地,想要向后闪躲,赵灵儿的双剑已经顶住了她的腰。李逍遥飞快扬剑,剑尖也抵住了她的咽喉。

        紫衣少女气得脸颊泛红,眼眸中充满了不甘,却也不敢乱动。

        李逍遥毫不畏惧地去她对视,口中对赵灵儿说:“灵儿,去把那两个人放了。”

        赵灵儿忙收了双剑,去帮那对下人解绑。

        李逍遥用剑抵着紫衣少女,待那对下人松绑后,便一寸一寸向前走,逼着对方不得不步步后退,一直退到柳树前。

        “灵儿,把这个野蛮丫头绑起来吊在树上!记得绑得紧一些!”

        赵灵儿一张清秀的小脸上立即露出为难之色,犹豫一阵,才听话地拾起绳子,将紫衣少女绑缚起来。

        紫衣少女又惊又怒,喝问道:“小贼!你想干什么?”

        李逍遥目光凛然,嘴角却不经意的扬起一抹坏笑来,说:“像你这种蛮横的人,不给你一点教训怎行?让你也尝尝被吊在树上的滋味!”

        紫衣少女气恼至极,狠狠地瞪着李逍遥,呵斥道:“你快把我放了!不然我回去一定叫我爹派人把你们通统抓起来,打断你们的腿!”

        李逍遥却完全不在意她的威胁,转身对那两个下人说:“你们以后不用再受这野蛮丫头的气了。”

        名叫银花的丫鬟看到自家小姐受人欺凌,心里更加羞愧,反而哀求道:“公子!您放了小姐吧!是奴婢对不起小姐,小姐只是在气头上,其实她的心地很好,不会真伤害我们的!”

        说着她又转头对长工哭道:“长贵,你快来求求公子。”

        “不成不成!”李逍遥暗骂这小丫鬟蠢笨,还没等长贵开口便拒绝道,“你们若是真心想在一起,就趁这个机会赶快走吧,逃的越远越好!等你们走远了,我自然会放了你家小姐!”

        “是!多谢公子!”长贵面露喜色,顾不得身上的痛楚,忙拉住银花劝道,“银花,这位公子说得对,我们快走吧!”

        银花还想再求李逍遥放人,却被长贵连拖再拽的强行弄走了。

        紫衣少女心急如焚,大喊道:“你们两个给我回来!”

        李逍遥听她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蛮横,连一丝服软之意都没有,便故意对赵灵儿说:“灵儿咱们进城去吧!这苏州城可热闹了,我带你去瞧瞧新鲜。”

        “可是……”赵灵儿为难地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紫衣少女,怯生生地问,“留她一个人在这里,不妥吧?”

        李逍遥偷偷用余光瞟了瞟那紫衣少女,看到她的神色还是凶巴巴的,便置气道∶“现在就放了她,岂不是前功尽弃?等他们小俩口逃得够远了,我们再回来放了这蛮千金。”

        赵灵儿自亲人去世后向来没个主意,李逍遥执意如此,她也只好乖乖顺从了。

        紫衣少女听到李逍遥说要将自己绑在这林子里不管,心中顿时也惊惧起来,呵斥道:“小贼!快放了我!”

        李逍遥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赵灵儿紧忙跟上他的脚步,强迫自己将身后的叫骂声置若罔闻。

        然而两人才行了数十丈,就听背后传来一声声尖叫——“救命啊……救命啊!”

  https://www.65ws.com/a/79/79398/239094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