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仙剑奇侠传剧情小说 > 第八章 剑仙授业

第八章 剑仙授业

        李逍遥悠悠转醒时,天色已经亮了。

        赵灵儿未着寸缕地依偎在他怀里,黑发散乱,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上,香腮绯红,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纤柔的身体又白又软,好似雪团揉成的一样。

        宽大的锦被难掩床单上凌乱的褶皱,回想起昨晚的情景,李逍遥不禁羞得掩面,一时间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分不清几许是虚的几许是实的。他悄然从赵灵儿身边移开,小心翼翼地坐起来,轻手轻脚地下床穿好衣服。

        然而赵灵儿还是被他发出的细微动静吵醒了,在被窝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恍惚间看到床边的人影,赵灵儿一下子惊坐起来,一手抓着被角掩住胸脯,惊叫道:“逍遥哥哥!”

        李逍遥怔了一下,回首看去,只见赵灵儿痴痴地凝望着自己,淡眉颦蹙,眼里闪烁着莹莹泪光,神色中全然是深深的不舍与哀愁,让人顿生怜悯。

        李逍遥轻声道:“天亮了……我必须走了。”

        赵灵儿看了他一会儿,目光慢慢黯淡了下去,凄苦的模样好像一朵弱不禁风的孤莲。

        李逍遥眉头皱紧,心中实在不忍,忙上前一步,向赵灵儿发誓道:“灵儿,你等我,我一定会尽快回来接你。”

        赵灵儿的眼中泪光点点,颤声道:“以前……我娘也说让我等她,她一定会尽快来接我……可是……她没有来……”

        李逍遥心疼至极,怜惜地将赵灵儿轻轻抱在怀里,说:“灵儿你放心,我李逍遥今生今世绝不负你!”

        赵灵儿凝视李逍遥,唇边勉强牵起一丝体贴的笑容,点点头道:“逍遥哥哥,你保重。”

        李逍遥将赵灵儿搂紧了,赵灵儿也松开了抓紧的被角,双臂紧紧环住李逍遥的腰。

        李逍遥抱了赵灵儿一会儿,又不得不推开,转身走出了卧室,将这个温顺的女子独自留了下来。

        他决绝地离去,脚步飞快,不敢回头去看一眼,他生怕一回头,正撞见赵灵儿哀伤凄婉的目光。

        老妇人因为不愿打搅一对青年男女耳鬓厮磨,很早的时候便带领全部宫女一起去祭拜赵灵儿的师父了,以至于整座水月宫内完全没有任何人把守。

        李逍遥轻轻松松离开了水月宫,一路向渡头狂奔而去。

        张四在渡口心急如焚地等了整整一晚,生怕李逍遥出了意外。直到李逍遥回来了,他才松了一口气,道:“你这一去就是一天一夜,我差点就以为你回不来了!”

        李逍遥忙笑着安抚道:“四哥放心,福人自有福星照,我这一趟有非凡奇遇呢!”

        张四眼前一亮,问:“哦!你真的见到仙女了吗?”

        李逍遥顿时哑然,想显摆一番自己受到了美女垂青,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支支吾吾道:“可以说差不多啦!不过老妖婆也遇上了,还好灵药已经求到,咱们快回去吧。”说完向前一跃,稳稳落在了船上。

        小木船缓缓驶离了仙灵岛,李逍遥回过头,看着仙灵岛渐渐消失在雾海中,心里忽然浮起一阵茫然,分不清昨夜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究竟是真是假,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他情不自禁地握住怀中的紫金丹,暗想:那灵儿姑娘温柔美貌,对我一往情深,还对我有救命之恩,能娶这样的女子为妻,本来就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我既然承诺向她提亲,就绝对不能做背信弃义之徒。

        小船到岸之后,李逍遥拜别了张四,急忙跑回客栈,千恩万谢地送走了帮忙照顾婶婶的王小虎,又亲自伺候婶婶服下了紫金丹。

        过了半个时辰,眼看着婶婶的脸色渐渐从苍白变得红润,李逍遥紧绷着的心终于松弛了下来。这一松懈不要紧,他竟猝然感到头晕目眩,眼前一黑,便昏倒了。

        夜晚时,孙岚渐渐苏醒,居然觉得手脚有力,精神康健,完全不像生了一场大病,不由得心中称奇。她坐起来,打算起身去点灯,可是脚一伸却踢到了什么,借着月光仔细瞧了瞧,竟然是李逍遥躺在地上。

        孙岚紧忙将李逍遥推醒,问:“逍遥!你不在自己房里睡,躺在这儿干嘛?”

        李逍遥头晕脑胀地爬起来,揉揉眼睛。

        这时孙岚已经点燃了油灯,李逍遥环顾四周,惊讶地说:“我怎么会在这?”

        他忽然想起要和婶婶交代赵灵儿之事,忙道:“对了!婶婶,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说……”

        孙岚怀疑的看着他,“你又在打啥鬼主意?”

        “是……是……咦?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我明明……明明……”李逍遥张开嘴,可脑子里却蓦地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孙岚看他抓耳挠腮的模样忍不住一笑,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笑骂道:“我看你又是在作梦!快回房间睡觉去!”

        “奇怪……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想不起来……”李逍遥疑惑地走出婶婶的房间,挠着头小声嘀咕道。

        他总觉得心里非常不安,似乎有件极其重要的事被自己忘了,想着想着,他猛然一拍大腿,“哎呀!差点给忘了!那位讨酒喝的老道士说要在山神庙教我剑法。反正睡不着,何不去会他一会?说不定我真的是遇到高人了!”

        李逍遥再次打起精神,取了木剑,准备出门到十里坡山神庙去,结果刚来到客栈大门口,就看到那几个住店的黑苗族人聚集在一起。

        那黑苗头领一见李逍遥好端端地从房间里走出来,孙岚也顺利康复了,便知道李逍遥已经破坏了仙灵岛的阵法,让仙灵岛再没有半点防御之术,于是笑呵呵地问:“小兄弟,求得灵药了吧?”

        “灵药?”李逍遥瞪大眼睛,奇怪地瞅着他,“什么灵药?”

        黑苗头领闻言露出诡异的笑来。

        其实,他赠给李逍遥的药根本不能祛除什么瘴气,而是一颗可以让人失去记忆的忘忧散!所以此时此刻,无论是去仙灵岛求药,还是和赵灵儿的一夜云雨,都像风吹过的沙一样,全部四散在了李逍遥的记忆中,不剩丝毫。

        黑苗头领心中暗想那忘忧散果然有效,口中却说:“小兄弟,我们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明天一早才会回来,你现在可以打烊,不必等我们了。”

        李逍遥惊讶地问:“这么晚了,几位要上哪去呀?”

        黑苗头领冷笑一声,道:“小兄弟……少知道一些事情可以活久一点!要不是看你蛮听话的,昨天我就赏你一颗金蚕蛊啦!”说罢便带领众黑苗族人一起离开了客栈。

        失去记忆的李逍遥完全听不懂黑苗头领在说些什么,于是翻了一个白眼,不屑地说:“装得神秘兮兮的……一定不是去干啥好事!”

        然而他向来看得开,转瞬又一派轻松地自我安慰道:“算啦!客人的闲事少管……”

        夜半三更,盛渔村的村民们早已经熄了灯火,到处黑漆漆、静悄悄的,连犬吠的声音都没有。李逍遥穿出村子,沿着后山的山路疾奔至山神庙前。

        月光之下,四周空荡寂静,除了虫鸣再无其他,哪儿有什么醉道士在等他。

        李逍遥将信将疑地走进山神庙。这间小庙并没有什么香火,只是间废弃的破庙而已,平日里根本没有人来,以至墙倒柱塌,门歪窗破,到处都是蛛网,连山神的泥塑都毁了半截,积满了灰尘。

        在这样黑洞洞、冷飕飕的破庙内等了半个时辰,依然没有人来,李逍遥不禁开始气馁,暗暗抱怨道:“可恶!连个鬼影子也没有,被那臭乞丐骗了!下回若是被我撞见,定要叫他赔我酒来!”

        正这么想着,忽听头顶有人朗声吟道:“仗剑红尘已是癫,有酒平步上青天。游星戏斗弄日月,醉卧云端笑人间。”

        那声音雄健浑厚,力气充沛,豪情万千。

        李逍遥霎时一惊,再一眨眼,醉道士已经悠然地伫立在他面前了,依旧是前日邋遢的模样,只是手里多了一只酒葫芦,背上多了一把古朴的宝剑。

        醉道士上下打量了李逍遥一番,捋捋胡子,欣慰地笑道:“孺子可教也!小伙子你果然守信,老夫迟来一日,你居然仍在等待!”

        李逍遥心里一奇,心说约好的明明是今晚,哪里来的迟一日。但他只当是这醉道士喝醉后糊涂了,并未细琢磨。平日里在客栈见多了醉得胡言乱语的客人,他早已经习惯了不去较真,一切顺着客人的意思搭话,于是从容抱拳道:“晚辈自该恭候您老人家!”

        因为知道这道士爱酒,他又讨好地添了一句:“要不是婶婶看得紧,晚辈原本还想替老前辈带几壶好酒来。”

        不想醉道士却一脸嫌弃地摆手,道:“那倒不必了!老夫喝遍天下名酒,要不是酒虫闹得凶,才不稀罕那掺了水的酸酒。”

        李逍遥尴尬地笑了笑,乖巧地说:“让前辈见笑了,乡下小店没啥美酒佳肴,怠慢不周之处还请前辈多多见谅。况且酒喝多了,对身体也是不太好的。”

        醉道士嗜酒如命,一听李逍遥说喝酒不好,立即反驳道:“小孩子懂什么?我酒喝得越多,就越生龙活虎,要是没有酒喝,反而醉得像只软脚蟹。”

        李逍遥顿时哭笑不得,也不敢争辩,忙说:“前辈天赋迥异,自然与凡人不同。”

        醉道士依旧耷拉着脸,冷声道:“少拍马屁了!油嘴滑舌讨人嫌!告诉你,老道我一生从不亏欠别人,现在就教你一式剑招,算是回报你赐酒之恩。此套剑法变化繁妙,能学得多少,全靠你的悟性高低,仔细看清楚了!”

        说罢,醉道士抱起酒葫芦,将其中美酒一饮而尽,空葫芦随手一抛,接着长袖一挥,背后宝剑“铮”的一声飞出鞘,直冲天宇。

        只见他凌空一跃,一把握住宝剑,又翩然落地,步法轻盈,清逸飘忽。那宝剑在他手中回转旋飞,如白蛇逶迤、银龙行空,招数时而似雨打沙滩绵密无间,时而似秋风扫叶气势恢弘。他的身体随剑而动,足不沾尘,一会儿轻盈如蜻蜓点水,一会儿劲猛如风驰电掣。

        李逍遥观醉道士剑意凛冽,好比彗星袭月、白虹贯日,飘然洒落,出神入化,不由得惊呆了。待醉道士收剑后,他才恍然醒来,毫不犹豫地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拳道:“前辈!请您收我为徒!”

        醉道士惊惶地退后几步,不断摆手道:“贫道一向漂泊惯了,不想收徒弟!”

        李逍遥哪里肯依,他做梦都想行侠仗义、浪迹江湖,忙跪着向前移动几步,急切地恳求道:“前辈!求求您……晚辈愿意孝敬您下半辈子,跟随您行侠仗义,云游四海!”

        醉道士听他如此说,嘴角绽开一抹笑意,心中很是畅怀,却还是拒绝道:“你学此一招剑法,便可一生受用无穷,你我缘尽于此,回家去吧!”说罢,手中宝剑一甩,身体一跃,便御剑而去了。

        李逍遥高声喊:“前……前辈!还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呢!

        话音落下后,远远传来宏亮的朗诗声——“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李逍遥呆呆念道:“酒……剑仙?”

  https://www.65ws.com/a/79/79398/239094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