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击散鲜花的雷鸣

第二百八十四章 击散鲜花的雷鸣

        曜日之下,晴空万里。

        如果不从双方结阵进军开始算,这场“约定”的战斗连一个小时都没有,便迅速落下尾声——被壕沟与烈焰挡住,被一排排的皎光矛轮番射击,被从天而降的皎光剑轰炸……

        直至最后一刻都没能冲过火海的精灵武士们,在始终未能与敌人面对面交锋的情况下,遭遇了场一边倒的屠杀。

        短短一个小时,却长的像一辈子…对亚速尔精灵,对射击军的士兵们,皆是如此。

        恍惚之间,当命令声传来,迫使一部分士兵们从机械而麻木,无休止的击发、装填、击发、装填中停止,恢复了理智并且看见眼前一切时…简直忘记了呼吸。

        一个小时,万余亚速尔精灵武士,尽皆阵亡;鲜血流淌的火海之中,只剩下两个小小的身影。

        “噗通——!”

        银色的光芒在阳光下消散,几乎耗尽了全部精神力的精灵少年单膝跪倒在地,拼命的睁开被汗水和发丝遮挡的,开始变得模糊的视野。

        “安森?!”

        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蒙眼的洛莉·扎德慌乱的惊叫一声,下意识的便要回首望去。

        “没事!没事的!”

        精灵少年连忙阻止,反手在身前两侧张开银光构成的护盾:“姐姐大人,看正面!”

        “铛!铛——铛!”

        话音落下的瞬间,蒙眼精灵少女手中的古刀便已弹开了正前方的光束。

        “接下来要怎么做啊,安森?”警惕的架起手中的刀刃,激动的少女声音中多了些惊惶:“为什么,为什么我听不见大家的声音了,战局究竟到哪一步了,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啊?!”

        大家……

        低头的精灵少年看向狼藉一片的战场,一边喘息一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大家…已经先我们一步,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喘息不止的精灵少年,死死地盯着火海对面的黑底金狮子战旗:

        “我们拖大家的后腿了呢,姐姐大人。”

        话音落下,洛莉·扎德的表情也归于平静,耳畔只剩下烈火熊熊燃烧的声音。

        “该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了,姐姐大人。”

        平淡的说着,面色苍白的安森已经站在蒙眼精灵少女的身侧,用仅有的独守举起挂坠,凭空拽起一道银光:

        “以骨肉为碑,以血为祭…姐姐大人,似乎曾经许下过这样的承诺啊。”

        “是。”

        轻声应答的精灵少女,将长刀收回刀鞘,藏于腰侧,右手反握刀柄。躬身向前踏步,表情坚毅,做欲扑状。

        “唉…既然姐姐大人都答应了,那么不做好像也不行呢。”

        “是。”

        “等到事结束,就一起去看桃花吧;春风时节的异国他乡,花的种类和气味,也应该都和故乡不同,别有趣味对吧?”

        “……是。”

        “好,那就说定了。”疲惫一笑,精灵少年的表情瞬间一变:

        “亚速尔精灵啊,以雄鹰王的名义……”

        “拔刀迎敌!”

        “砰————————————!!!!”

        “铛!铛铛铛……!”

        齐射声响起的同时,在安森怒吼声中发起冲锋的蒙眼精灵少女便已弹开了数道袭来的光束,向着正前方的火海发起突破。

        紧随其后的安森·扎德半个身体都已经化作银光,犹如流星的尾焰般紧紧跟在挥刀突进的精灵少女身后。

        少女手中的冰冷刀锋,仿佛是活着的在海水中游动的剑鱼,随着狂奔的娇小身影和挥动的手腕,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看得见的波纹。

        与挥动利刃碰撞的光束,被一分为二;

        撞上扬起刀锋的白光,在火花中仿佛折射一样被弹开;

        擦过肩膀的尾焰,在少女肩膀留下一道血痕;

        散射的流光,被流动的银光“护盾”统统挡下;

        “冲啊——!”

        流动的银光化作螺旋的长矛,再一次从火海中撕开了一条通道;这一次,再没有顾忌的精灵少女毫不犹豫的冲过火海。

        被银光掠过的火焰在她身后扯动着,犹如扬起的斗篷在空中舞动。

        在数千射击军士兵们的瞩目下,两个身影硬生生顶着不间断如潮水般的齐射,冲过了火海,进入了五十公尺之内。

        五十公尺…按照洛伦·都灵的说法是“皎光矛”最大的威力范围,同时也是最后的齐射范围。

        “收拢阵线,继续射击!”

        死死盯着那冲过火海的蒙眼精灵少女,卡尔·科林面无表情:“传令两翼,向壕沟线后方展开包围;告诉他们,等我的信号。”

        “中线逐排射击,徐步后撤,尽最大可能阻击敌人。”

        “……遵命。”

        原本还想反驳的传令官,最后还是选择了遵守命令。

        “砰————————————!!!!”

        整齐划一的轰鸣声中,收拢阵线的射击军从三排阵列转换成了十二排;第一排完成射击的士兵立刻向后排撤退,而第二排则在前排撤退的同时,立刻完成齐射……

        借助这样轮番不间断的齐射覆盖,在撤退的同时竭尽所能阻拦敌人突进的步伐,而效果……

        微乎其微!

        笔直狂奔的蒙眼精灵少女仿佛能看到每一道光束运行的轨迹,即便是连绵不绝的射击,也会被她用更快的斩击弹开。

        “铛铛铛铛铛铛……——!”

        拼命射击的拜恩士兵们,只能看到精灵少女身前不断炸开的火花,犹如密不透风的盾牌般将所有射向她的光束统统挡住了!

        四十公尺…三十公尺……二十公尺……

        站在最前排,面无表情的卡尔·科林就这么死死地盯着那冲过来的身影——他当然记得对方,他也记得对方斩下了自己双腿了手臂的,看不见的斩击。

        三尺之内,万物皆斩。

        那便是……

        “心——斩!”

        “噗…噗噗噗……”

        电光石火间,刀锋挥舞着看不见的轨迹,将一整排的齐射尽数弹开,甚至将几道光束原封不动的“返还”了回去。

        鲜血喷涌的瞬间,卡尔·科林身侧的几十名射击手同时倒下,只有面无表情的他自己依旧站在原地,举着一杆充当号角的“皎光矛”。

        挥刀冲锋的精灵少女,仿佛眨眼间便已经跃进到十公尺之内。

        猎魔人甚至已经能看清她那尚且稚嫩的面容,还有毫不犹豫的…毅然决然的表情。

        明知注定一死,也要挥舞出最后的斩击;

        就和…那天晚上一样啊。

        迎向挥刀而来的精灵少女,猎魔人举起了手中的“皎光矛”。

        填装、瞄准、射击。

        “砰——铛!”

        发射的轰鸣与刀锋弹开光束的火花,几乎同时炸响。

        洛莉·扎德紧咬牙关,刀锋再次收入鞘中,飞身突进。

        结束了。

        “姐姐大人——!”

        “砰——————————————!!!!”

        齐射声传来的瞬间,听到呼喊声的蒙眼精灵少女猛地惊醒。

        安森?!

        “砰——————————————!!!!”

        就在洛莉惊惶着回首的刹那,又是一轮齐射。

        这一次的声音不是在正前方,而是从身后,从左右…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毫发无伤的洛莉·扎德,却像是瞬间丢了魂似的,从刀锋凌厉的武士变成了惊惶中手足无措的少女,拼命的向四下张望着。

        安森…安森的声音…不见了?

        为什么,为什么听不见了,为什么我听不见安森的声音了?!

        “安森!安森——!安……”

        惊叫的蒙眼精灵少女踉跄着倒下,无意中碰到了倒下“安森”的身体。

        那一刻,惊慌失措的洛莉·扎德,嘴角露出了安详的弧度。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沉默的看着蒙眼精灵少女放下手中长刀,死死抱着千疮百孔,逐渐冰冷的安森·扎德的尸体,卡尔·科林默默的向身后抬手。

        “轰——————,轰——————,轰————————”

        整齐的踏步声,举起盾牌和“皎光矛”的射击军士兵们迈步前进,直至两翼的士兵完成汇合,然后同时转向。

        巨大的圆阵,将紧紧抱着精灵少年尸体的洛莉·扎德围在中央。

        微笑的精灵少女,拼命将已经开始冰冷的尸体搂在怀中;额头伤口溢出的血水,在浸透了眼罩后顺着面颊滴落

        看上去,就像是在流泪一样。

        “撑盾——!”

        “轰——!!!!”

        整齐的闷响声,单膝跪地的盾牌手们将右手的筝型盾底部砸进冰冷的泥土中,靠肩膀和躯干支起盾牌。

        “架矛——!”

        站在盾牌后的射击手们,沉默着将黄铜“矛身”架在了盾牌上,再没有开始时的慌乱。

        “装填——!”

        将面颊贴在木托上,射击手们打开了最后的击发装置。

        “全体——待命!”

        话音落下,传令官转身看向卡尔·科林,等待他的最后的命令。

        面无表情的猎魔人看着被四面合围的蒙眼精灵少女,一言不发。

        洛莉·扎德颤抖着,将精灵少年的尸体平放在地,捡起了被自己丢弃的古刀,缓缓起身。

        挂着血泪的坚毅面孔,朝向猎魔人的方向。

        “三尺之内,万物皆斩……”

        收刀入鞘,轻声开口的精灵少女缓缓将头低下,垂落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庞。

        表情不变的卡尔·科林,猛地挥下右手。

        “心斩——!”

        “射击——!”

        “砰————————————!!!!”

        “铛——!”

        雷鸣般巨响的刹那,士兵们甚至只来得及看见那刀锋与光束碰撞擦出的火花;

        刹那之后,毫发未伤的精灵少女依旧站在原地守着那具尸体,右手刀锋缓缓入鞘。

        反倒是围在周围的射击军士兵,有几人因为被弹开的流光击中,惨叫着倒地。

        “继续。”卡尔·科林冷冷道:

        “在公爵命令来之前,不准停下。”

        “大人……”

        看着战场中央的精灵少女,传令官眉头微蹙——敌人只剩下一个,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立刻上报公爵,考虑活捉或者出动苍穹之翼围剿之类……

        但当他看见卡尔·科林那看死人一样的表情时,一个字都没敢多说。

        “……遵命。”

        “砰————————————!!!!”

        又一轮齐射,洛莉·扎德硬生生站在原地,弹开了所有的光束;脖颈的衣领和罩衣已经被汗水浸湿,收刀入鞘的右手甚至在微微颤抖。

        即便是对亚速尔精灵,武士之道这种倚靠虚空之力和消耗精神力的力量,也是有其极限的…尤其是“心斩”这般强大的武士之道,消耗尤为剧烈。

        但射击军的士兵们,依旧没有停止;即便不断有人倒下,队列中自爆的频率越来越高,他们依然没有停下。

        “砰————————————!!!!”

        轰鸣的击发声响起,数不清的光束从四面八方扑向那瘦弱娇小,挥刀招架的身影。

        “噗!”

        反应不及的洛莉·扎德被一发光束贯穿右膝;血浆喷涌的刹那,精灵少女单膝跪倒在地,躲过了对准眉心的一击。

        “噗!”

        光束擦过手腕,流血不止的右手依旧死死握住刀柄,不肯松开。

        “噗!”

        第三次,左肩——随着血浆一起飞舞的,还有精灵少女的手臂;

        第四次,眼罩——擦过面颊的尾焰烧断了眼罩的缎带,散乱的头发遮住了精灵少女的瞳孔;

        第五次,手臂——断裂的手臂,随光束从喷涌鲜血的肩膀上飞了出去;

        第六次……

        第七次……

        ……洛莉·扎德摊坐在地,低声喘息着,看不见的双眼直视着天空,拼命的睁开,像是在努力想要看到什么似的。

        “啪。”

        冰冷的触感,顶在了她额头正中央。

        微微一怔的精灵少女很快便平复下来。

        “阁下,是……”

        “拜恩公爵宫殿门外的…守门人。”单手举着皎光矛的卡尔·科林俯视着跪在精灵少年尸体旁的洛莉·扎德,将“矛尖”微微上前一顶:

        “按照我们的约定,久等了,我带来了公爵的旨意。”

        “原来如此。”

        发丝散开,血迹下露出了少女犹如蒙上一层雾的眸子,稚嫩的面孔可爱的像个洋娃娃,乖巧非常。

        “那么,公爵的意思是……”

        “非常抱歉,公爵不想见您。”卡尔·科林低声道:“公爵还说,您非死不可。”

        “我,就是来杀您的人。”

        “砰——!”

        击散鲜花的雷鸣,在晴空下回荡。

        散开发丝的精灵少女,伸展着四肢躺在花丛中,身下枕着慵懒酣睡的弟弟,看着飘散的花瓣,嗅着弥漫在鼻尖的芳香……

        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https://www.65ws.com/a/77/77783/476328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