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求婚者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求婚者

        十分钟。

        足足十分钟,震惊到思维停滞的黑发巫师才终于恢复了理智,并且听清了面带微笑,还好像颇为自得的夏洛特说出的那个字眼儿。

        她说…“我”;

        嗯,然后前面呢?

        结婚——我结婚还是她结婚?

        拜恩公爵结婚,所以是我结婚;

        结婚的话,我娶谁呢?

        娶“我”……

        那么答案出来了:

        我娶“我”…我娶我自己;

        嗯?

        不对不对不对,得再想想,想一想……

        满脑子放飞自我,思维跳跃的洛伦,又用了一个十分钟,才终于从胡思乱想中走出来,难以置信的表情清醒了许多。

        “夏洛特,你刚刚说你……”

        “我说…要把自己嫁给你。”赤血堡女伯爵面不改色,重新复述了一遍。

        寂静的书房,仿佛每一册羊皮纸卷轴,每一件摆设都在无声的应和着,紧张的注视着。

        仿佛这里不是只有两个人,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而是被万众瞩目,灯光环绕的舞台中央。

        “如果没听清的话,我可以再重复十遍,一百遍一千遍…直至你听烦为止。”她目不转睛,平静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走向战场的骑士:

        “但我想你应该并不是‘没听清’,而是‘不敢信’对不对?”

        “拜恩公爵…洛伦·都灵?”

        我……

        张开了嘴,瞪圆了眼的黑发巫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一个声音都发不出。

        道尔顿导师,鲁特·因菲尼特,布兰登,阿斯瑞尔…和无数敌人对手朋友打过机锋,经历过无数次无言以对,或者欲言又止情况的洛伦……

        这样的情况,这样的…窘迫,还真是第一次。

        “夏洛特,你…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迟疑的顿了顿,洛伦露出了十分勉强又僵硬的笑容:“是不是觉得我的道歉还不够诚意,不够的话我其实还可以更……”

        “我没有生气,恰恰相反我现在很冷静,理由很简单…洛伦,我已经看清你了。”

        “你太傲慢,太自以为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想让你做什么事情,决不能商量;唯一的选择就是不给你选择,逼你就范!”

        斩钉截铁的话语声中,目光灼灼的夏洛特步步紧逼,迫使黑发巫师一步一步后退:“可你现在还是不敢相信,为什么?”

        “不,没有为什么啊,我的意思是……”洛伦急忙想要解释。

        “意思是什么?”

        夏洛特还在追问。

        “意思是…现在还在打仗呢,合适吗?”

        “合适,怎么不合适?正因为大战一触即发,身为公爵你更应该激励全公国的士气,激起大家的斗志,让你的臣子和骑士们,更加放心的效忠于你。”

        “告诉我,想办到这些,还有什么比一场婚礼更合适?”

        “那、那……”被逼急的黑发巫师几乎快口不择言了:“那都灵家族…对!都灵家族的人呢,他们能接受吗?”

        “你又不是我的亲兄弟,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夏洛特冷哼一声:

        “恕我直言,你的爷爷莱昂纳多·都灵和父亲都只是都灵家族的旁系远亲;说的不太好听一点…你们这种几乎快分家的旁支,最多算半个都灵。”

        “类似的情况在拜恩历史上屡见不鲜,换成帝国则更加不胜枚举——为了避免王权旁落,不要说表亲和旁系,就是亲生姐弟之间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但……”

        “没什么可但是的!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一切可能的负面影响我都考虑到了;结论是哪怕最坏的结果,和得到的回报相比也不值一提!”

        猛地抬头,夏洛特再次粗暴的打断道:“我们两人的婚姻能让都灵家族避免未来可怕的分裂,让你的事业和遗产拥有一个合法的继承人,让你的追随者,拜恩的骑士们不需要再考虑追随哪一个都灵……”

        “所有的这些,这一切,将缔造一个前所未有凝聚的拜恩,还有一个前所未有强大的都灵!”

        “所以告诉我,你还有什么问题?”语气激动的夏洛特,连肩膀都在微微颤抖:“还有什么是你担心的?”

        “我…这……”看着她那双几乎要吃人的眼睛,黑发巫几乎是脱口而出:“这种事情…非要有个理由或者问题吗?”

        “当然有,而且必须有!”夏洛特几乎是吼出来,声音骤然变得尖锐了:

        “时至今日,我的一生几乎都是在为了都灵家族的复兴而活,为了这个目标牺牲一切我能牺牲的,付出我能付出的!”

        “现在,这个目标和我之间的距离从未如此的相近,尽到仿佛触手可及的地步…不!”她猛地一摇头,表情更加热切:

        “不仅仅是这样,现在的我甚至能超越这个目标,得到连历代骑士王都没能完成的功业!”

        “所以我决不允许有任何问题和障碍成为这个目标的阻碍,不论是什么问题都必须解决——我不在乎,哪怕明天亚速尔精灵就要入侵,帝国就要毁灭,我也不在乎!”

        看着双眼血红的夏洛特,洛伦根本不可能,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说服她。

        因为现在就算自己说破大天,她也不可能回心转意的。

        “夏洛特,先冷静冷静,你现在太激动了。”看着一脸热切想吃人的夏洛特,洛伦深吸一口气,拼命的让自己的表情和口吻都缓和点儿:

        “这样,我今天才回来,不如我们都先回去休息一下,放松放松神经,等到过几天再……”

        “不可能!”

        毫无意外的,夏洛特冷冷的一口否决:“你必须答应,而且现在就把你能想到的问题统统提出来。”

        “提出来…然后呢?”

        “解决它!毁灭它!击败它——你是拜恩之主,是骑士们的领袖,那就用长枪怒吼,用剑说话!”

        “那如果问题是我自己呢?”洛伦挤出一丝笑:“我…杀我自己?”

        “那就说服你自己,你不是最擅长这个吗?或者我也可以!”沉浸在梦想中的夏洛特,根本不和他客气:“说吧,你有什么问题?”

        我…我说我还是个孩子,行吗?!

        洛伦没敢说出口。

        但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理由,将已经快被梦想压迫致死的夏洛特拉回来;让她重新变回那个理智的,冷静的赤血堡女伯爵。

        可要用什么理由呢…特别还是自己身上的?

        “其实你不用这么为难的,我都知道。”

        突然放低声音的夏洛特,话语里夹杂着一丝微颤。

        “事实上,在你还没有从波伊回来的时候,我就听说了——萨莉卡·约拿,那个毫无形象,生性放荡的弯刀女大公;我知道你们曾经在战场上并肩作战,彼此十分信赖,对吗?”

        嗯?

        这次洛伦是真的楞了一下。

        “还有古木森林的那一位——据说是叫莉雅的精灵战舞者,安森主教告诉我你们俩的关系十分亲密,她还曾孤身离开森林,前往埃博登与你相会…这样的情感,应该不只是战友情而已……”

        平静的语气,夹杂在夏洛特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里:“还有那位多年前…啊,我想起来了,科罗纳家的艾莉尔;她是你第二位导师的孩子,又曾经一次次的帮助你,这次埃博登毁灭,想必也和你一起回来了吧?”

        “不…夏洛特,我发现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误会!”

        粗暴的打断了他,猛的一顿的女伯爵重新恢复了温柔的语气:“我的意思是…我能明白你的为难之处,我也十分能理解和这些各有特色的…相比,像我这种雕塑木偶般的存在,根本毫无吸引力可言!”

        “你为难,是怕这样会伤害到我,就像你一次次对我隐瞒是怕我担心一样;但这一次我要告诉你,你无需担心这一切。”

        紧抿着嘴角,夏洛特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我不需要你为我负责,我不需要你的忠诚——除了一个名义之外,你什么都不需要去考虑;如果有必要,我甚至也可以帮你隐瞒!”

        “一切的责任,义务都交给我,出了事情由我承担——我甚至不需要你像黑公爵对狂龙女皇那样,对我说你爱我!”

        “你明白了吗?!”

        她猛地抬起头,决然的眼神中多了些水色的晶莹。

        愤恨,决然,恼怒,委屈……

        到底有多少种情绪…洛伦不知道。

        这世上大概也不会有谁能够知道了。

        但洛伦终于弄清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自己和夏洛特两个人之间,总是不能互相理解。

        对自己而言,都灵这个姓氏和公爵的头衔,大概就是类似财产与不动产一样的东西——这是他的城堡,他的国家,他的领地和势力;拥有这些这一切,他才能继续做他想做的事情。

        但对夏洛特而言,就完全不一样了。

        拜恩,都灵这些…不是她的财富,而是她的信仰。

        而她自己则就像那些历史上的狂信徒一样,孜孜不倦的追求着信仰的提升,渴求着为信仰而奉献,付出乃至牺牲。

        她不在乎过程,只要结果,哪怕这个结果要付出的东西超过了她能承受的。

        她是如此的渴望将自己献祭给这个名为“都灵的拜恩”,然后获得精神上的升华。

        说的更简单点儿,就是她太把这些,当回事了。

        “拜恩,都灵…这些就是我的一切,我奋斗了一生终于能看到回报的时候,绝不会让这份希望离我而去!”

        哽咽着,夏洛特挺起高傲的,天鹅般的脖颈:“所以告诉我,你还有什么需要我答应你的,我一定都答应!”

        “我…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明白吗?”

        房间安静了下来。

        夏洛特死死盯着黑发巫师的脸,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答复。

        与她对视的洛伦,深深吸了口气。

        “我明白,我…不,我不明白。”用力摇摇头,盯着一双失望和痛苦目光的黑发巫师咬着牙:

        “我不明白…你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你以为你是什么——活生生的人还是祭品?”

        “我姓都灵,我就要为这个姓氏去奉献,承担它一切的代价!”夏洛特冷冷道:“这就是拜恩人最崇高的牺牲精神!”

        “这不叫牺牲,这叫自以为是!”同样不再冷静的洛伦,激烈的反驳道:“你只是觉得这样做就行了,只要自己付出就算奉献了对吗?!”

        “这和在战场上不停命令,自己一个冲向敌人的家伙有什么区别?!”

        “否则呢,我是个女人,我还能怎样?!”

        “你是个女人,但你不能只是一个女人,你还得是夏洛特·都灵!”

        “我不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了,你一个巴不得立刻去死的人怎么能明白?!”

        “那你又明白什么?!”

        “我明白你还有选择的余地,你不是没有退路了,更不是受人逼迫,没有人用种种方式逼迫你,利诱你做这个做那个,逼得你在一次又一次困境里死里逃生!”攥紧了拳,洛伦吼了出来:

        “这要是让过去几年的我知道这些,你能明白我会有多羡慕吗,我现在都快羡慕死了!”

        “我为了自由和能有选择走了这条路,结果却是没得选,一次次被人逼着走——你能明白一个要拼了命才能争取到一丁点儿‘自由度’的人,看看到另一个拥有那么多选择却白白扔掉的人的心情,是什么的吗?!”

        夏洛特呆住了,惊愕的看着面前骤然间变了个人的黑发巫师。

        也许是因为没有退路,也许是因为已经彻底撕破脸,不再弄虚作假的洛伦同样歇斯底里起来:

        “首先弄清一件事——夏洛特,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说这种话不是在可怜你,而是愤怒——你今天这样的表现简直失态,我真是不相信现在的你和三年前的你居然是一个人!”

        “你是赤血堡女伯爵,是都灵家的领袖,是黑公爵的血亲,是夏洛特·都灵!你…不是我,你有选择的权力!”

        “所以大声说出来,你真正爱的人而不是那个要让你献祭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你————!!!!”

  https://www.65ws.com/a/77/77783/380422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