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四十三章 给我住手!

第四十三章 给我住手!

        “铛——!”

        短剑撞开长枪的枪尖,在空中扯出一条看不见的弧线。

        路斯恩紧咬着牙,在侧身的刹那闪开了偏斜的枪刃,堪堪在甲胄的腰侧留下一道痕迹。

        “噗嗤——!”

        反手一横,剑锋已经贯穿了战舞者的咽喉。

        借着周围精灵战士还未来得及的空隙,灰瞳少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撤,周围的拜恩骑士立刻顶上,用大剑和甲胄替他挡下了两侧刺来的长枪。

        “别看他们的步伐和身形,只要瞄准迎面刺来的长枪就行了!”一边后撤,路斯恩一边怒吼道:

        “不要尝试反抗,这帮家伙反应比你快——用剑身掩护你身边的人,然后相信你的袍泽和身上的盔甲就行了!”

        帝国使团的营地内,厮杀的“戏剧”仍在继续,但已经不再是开始时一边倒的局面了——随着收缩阵型的拜恩骑士们放弃了主动出击,灵敏机动的战舞者们再难对他们造成多么可观的伤害。

        以放血和撕裂食人魔皮肉为目的打造的长枪是很锋利,但还不至于能正面贯穿顶尖的精钢骑士甲;而沉重的双手大剑只要中一次,就能很轻易的撕开精灵们脆弱的甲胄,砸断他们的骨头,令血浆喷溅。

        除了标枪,战舞者们极其缺乏对付这些“帝国铁罐头”的手段;而经验丰富的拜恩骑士们,也同样掌握着短距离内用大剑格挡和挑飞标枪的技巧。

        势如破竹,数量也足足是对面好几倍的战舞者们,一时间居然难有寸进。

        而帝国使团也同样如此,一旦向外突围散开阵型,就会立刻被战舞者们找到突袭的缝隙,继而分割围剿;单打独斗的骑士,绝不可能是机动迅敏的战舞者的对手。

        但为了遏制精灵的攻势,使团依旧在不停的尝试突围,打破战舞者们的封锁。

        双方就在这样都不得寸进的情况下,陷入了短暂的僵持状态。

        “呲啷——!”

        两名“卸去伪装”的猎魔人率先突出,闪烁着灰蓝色剑芒的“亮银”斩断了斩断了迎面刺来的长枪;反手一挑,逼退了身后袭来的战舞者。

        下一秒,二人几乎同时屈膝跪地,而身后的拜恩骑士也“默契”的后退半步,留出足够的空间。

        高阶魔咒,原力冲击。

        “轰————!!!!”

        空气炸裂的声响在每一个人耳畔回荡,呼啸的气浪冲散了战舞者们的阵型,在密不透风的包围网中硬生生撕开两处缺口。

        “快散开!”

        对面的战舞者当中立刻传来一声惊呼,紧密的封锁线立刻被拉大,同时恢复了原本的阵型,让使团们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再一次落空。

        灰瞳少年皱紧了眉头:“对面的这帮野猴子里面除了热血上头的,还有几个明显是老手!”

        “这是当然的。”彼得·法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不是专职的战士,光是刚刚将近一刻钟的激烈搏杀就快让他耗尽体力了:

        “那个叫米德尔的亚速尔精灵…既然他能把触手伸进帝国境内,拥有几个经验丰富,实力强悍的战舞者拥趸再正常不过了!”

        “何况战舞者本就是精灵中最顶尖,能与食人魔厮杀的战士!”站在后排的哈林梵·阿刹迈补充道,沉稳的看了眼又从外围封锁发起进攻的精灵战舞者们:

        “指望他们会因为对未知魔法的恐惧和军阵的严密就退却,未免太小瞧他们了。”

        “那该怎么办——我们这边可只有几十个,对面可是整个雾月庭!”

        “不会的,至少不会是全部……”第一次,阿刹迈的语气变得没那么确定了:“总之对方一定在抢时间,否则不会这么突然的袭击我们。”

        “这是一场赌博,对我们,对那个亚速尔精灵而言同样都是如此;赌桌上的输赢取决于运气,也取决于哪一方先沉不住气,失去理智;守住营地,在不被敌人剿灭的前提下让事态不至于扩大,就是胜利!”

        “坚持下去,只要我们继续坚持下去,事情就一定会发生转机——别忘了,艾因也正在议事长屋内,用自己的方式和那些精灵长老们战斗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彼得大喊道:“相信洛伦,相信你们的公爵,也相信你自己!”

        路斯恩闭上双眼,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既然这样,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低着头的灰瞳少年寒声道:“但我并不是把生命托付给你的承诺,而是洛伦大人——记住了,这点很重要!”

        “你、你要做什么?”

        抬起头的彼得·法沙一怔,表情完全僵住了。

        因为抬起头的路斯恩,露出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那是身体被虚空之力严重侵蚀的直接反应!

        “做什么?”路斯恩诙谐一笑,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战意:

        “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下一秒,还没等彼得反应过来,拔出双剑的路斯恩就已经冲出拜恩骑士们组成的防线,向正面袭来的战舞者们发起反冲锋!

        “喂!我说你怎么……”一脸诧异的彼得看着他已经冲出去的背影,在原地直跺脚:“拜恩骑士,掩护你们的长官,快!”

        根本不需要吩咐,两侧的拜恩骑士已经从圆阵中脱出,用“突击阵型”掩护灰瞳少年的左右——虽然以对方突袭的速度,这种掩护是根本没必要的。

        “铛——!”

        沉重的龙骑士之枪同时挡住了三柄长枪不同角度的攻击,就在对面的战舞者还在惊愕的刹那,路斯恩左手的短剑已经贯穿了对面的咽喉。

        一柄精致的战舞者长枪,轻轻的坠落在地。

        趁着另外两个精灵在恼怒中纠结撤退还是复仇,格挡的龙骑士之枪已经反握,然后用力敲开了其中一根长枪的枪杆,但也被另一杆长枪击中了护手,脱手向上飞出。

        严密的“封锁”瞬间出现空隙,拽着从脖颈喷涌而出的血花,拔出短剑的路斯恩立刻突进。

        两名战舞者立刻选择后撤,同时拖拽长枪,握住枪尖末尾刺向已经逼近到三步之内的灰瞳少年。

        但路斯恩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

        “噗——!”

        反握的短剑,将左边的战舞者握枪的手掌贯穿,连带枪尖也与枪身一分为二;同时硬忍着腰侧吃了以及横劈,完成了转身的路斯恩左手的短剑连带着惯性,挥向另一个战舞者的咽喉。

        “呲啷——!”

        即将命中的刹那,灵活的枪尖堪堪拦住了剑锋;险死还生的战舞者立即选择了再次后撤;而灰瞳少年就仿佛反应不及般,停留在原地。

        哼…果然不过是区区人类,就算能勉强跟得上战舞者的步伐也不可能……

        思考戛然而止,后撤的战舞者就在止步的刹那,便被从天而降的龙骑士之枪从颅顶贯穿,染血的枪尖自下颚探出。

        冷漠的灰瞳少年身影闪现在战舞者的尸体旁,残忍的将剑刃从对方的头颅中一点一点的拔出,染血的剑锋擦过碎裂的骨片,在颈骨和血肉的摩擦间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切仿佛只是眨眼间,三名年轻气盛的战舞者命丧当场!

        “过去我总听说…古木森林的战舞者是何等优秀,凶悍的战士;能像跳舞般将敌人屠戮殆尽。”缓缓起身甩掉剑身上的血迹,路斯恩的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

        “今天一看…也不过如此!”

        周围的精灵战士们纷纷露出不忿的表情,却又被灰瞳少年的杀气震慑,一时间居然放松了对使团的围攻,转而开始针对他一个。

        “所以这就是他的目的?”

        拜恩骑士的防线背后,彼得·法沙一脸诧异的看着已经被战舞者们团团包围的路斯恩:“让自己做诱饵吸引注意力,减小使团这一边的压力?”

        “他是不是疯了?!”

        “有些人,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想和目标;但却会刻意的模仿自己崇拜或者尊敬的人;重复他们做过的事情,或者有类似的举动。”

        一旁的阿刹迈默默开口,表情若有所思:“对他们而言生命最大的意义,就是成为和自己崇拜者一模一样的人,或是成为他功绩的一部分,或是做出超越他的功绩。”

        “您是说…路斯恩是在模仿洛伦?”

        阿刹迈没有回答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灰瞳少年的背影,看着他在重重包围之中,不断的与一个又一个战舞者交锋。

        “铛——铛——铛——铛……”

        接二连三的兵刃撞击声化作音符,演奏出一段急促的曲调;周围突入的战舞者们不断攻势的被路斯恩灵活的“双手剑术”招架格挡;两柄短剑犹如舞者手中的彩饰般上下翻飞,连绵不绝。

        在开启了阿斯瑞尔“免费赠予”的邪神印记之后,路斯恩的反应能力和洞察能力都提升了无数倍,甚至到了超越自身意识的地步,只能纯粹依靠身体本能战斗。

        而在经历了三年的训练,尤其是在道尔顿·坎德大致教授过他虚空之力的运用方法后,路斯恩终于能勉强让意识跟上身体的节奏,操纵自己的身体。

        当然,时间是有限的。

        咬咬牙的路斯恩又荡开了一杆朝自己后颈刺来的长枪,拼死与战舞者们纠缠。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坚持一小会儿,至少能让使团和艾因他们更安全些……

        “呲啷——!”

        一杆长枪突然从侧面刺出,灰瞳少年左手的短剑本能的格挡;但枪尖却仅仅滑过剑脊,犹如吐信的毒蛇般转变了进攻的角度,刺向他的下肋。

        路斯恩一惊,立刻改变攻击姿态去格挡,却在无意中让原本流畅的剑锋扭曲了形状。

        “砰——!”

        刺出的枪尖再次陡然落下,扬起的枪尾却稳稳的命中了路斯恩的太阳穴。

        刹那间,路斯恩只感觉脑海中陡然炸开一声巨响,眼前一片空白。

        “咚——!”

        又是一声重击,根本没给他哪怕片刻的反应时间;长枪的尾柄犹如标枪般,重重的敲在他的后脑勺上。

        糟了!

        路斯恩面色惨白,单膝跪地,硬生生靠着邪神印记恢复了意识;犹如凶兽般咬着牙,用剑支撑着身体。

        “投降吧!”

        冰冷的腔调响起,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不忍:“能够让几十个战舞者围攻你一个,还要用这么不齿的手段,我们承认你是帝国当中,当之无愧的战士!”

        冰冷的长枪砸在了路斯恩的肩膀上,枪刃贴合着他的脖颈;除此之外,周围还有不下几十根长矛对准了他,如临大敌。

        “战场上,只要能赢,手段没有什么肮脏不肮脏一说。”痛苦的咳嗽一声,跪倒在地的灰瞳少年依旧骄傲的挺着脖子:“我输了,你赢了,就这么简单!”

        “让你麾下的战士们放弃抵抗,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荣耀的死法。”对面的战舞者提出了建议。

        “休想,何况你也根本办不到!”路斯恩冷冷道,诡异的灰蓝色双瞳带着令战舞者颤栗的杀意:“不要给我机会,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机会——否则在我死之前,一定会做出让你痛苦一生的事情!”

        “你?!”

        “住手——!”

        恼怒的战舞者还没来得报复,另一个愤怒的声音就已经从他身后的响起。

        几乎同时,潮水般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向营地的方向涌来;惊愕的战舞者们和拜恩骑士们纷纷抬起头,向周围看去。

        不是哪个街道,也不是哪个小巷…而是所有的方向,一齐在向他们靠近。

        数以千计,震颤大地——整个雾月庭的精灵,都在朝他们狂奔而来;片刻之间,就将与帝国使团厮杀的战舞者们团团包围,接连成片的长枪犹如移动的森林!

        趁着面前的战舞者惊魂未定,路斯恩立刻推开肩膀上的长枪,夺回了自己的短剑,警惕的看向朝这边“涌来”的精灵们,轻轻松了口气。

        谢天谢地,你们可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稍微晚了点儿……

        “以晨星林的名义,以雾月庭的名义,以古木森林的名义,都给我住手!”暴怒的卢卡寒声道:

        “所有参与者立刻放下武器,就地蹲下,否则以叛族论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77/77783/300138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