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三十八章 使团到访

第三十八章 使团到访

        古木森林,雾月庭。

        在经历了那一夜“手滑了”的闹剧之后,雾月庭上上下下经历了一场不小的动荡——虽然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没错,雾月庭是北方森林最大的聚落,甚至有可能是古木森林中最大,最繁荣富饶的一个,但它终究只是个精灵聚落…自给自足,封闭而偏远是她最大的特点;

        和常年要应对食人魔骚扰,聚集数百乃至数千计战舞者的晨星林,根本无法等同而语。

        一场针对“外族刺客”的大搜查,习俗和行为举止上微妙的差异,往日里聚落间因一些小事产生的矛盾分歧,全部在此刻爆发了出来。

        手忙脚乱的雾月庭,还有来自各个聚落的长老们花了两天时间,才终于将骚动的声音安顿下去,甚至都没工夫顾及即将抵达的帝国使团。

        等他们终于有时间的时候,前方的雾月庭的战舞者汇报,和第二批晨星林战舞者一起来的帝国使团,只剩下两天的路程了。

        仓促之间,无暇准备的长老们只能安排晨星林的战舞者们——毕竟是唯一和人类打过交道的——负责接待,剩下的精灵战舞者则负责警戒,保证帝国使团的安全,同时也要监视他们,确保不会在聚落内引起骚动。

        这也是古木森林精灵们矛盾的地方,一方面他们对帝国没有任何好感,一方面又不愿意无事生非的挑衅,引起双方的战争,以至于拖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下定决心。

        期间还夹杂着东部和北部森林之间的矛盾,以荒冢林为首的精灵又对雾月庭的“自以为是”,晨星林的“移风易俗”感到不满,认为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战舞者精灵”。

        长老们之间的纷争,也给了卢卡拉拢支持者的机会;唯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原本应该在这段时间“上蹿下跳”,挑拨精灵与帝国纷争的那个亚速尔精灵,这段时间却异常的安静。

        至于另一个“意外”,就是某个黑发巫师至今没有踪迹……

        叹了口气,站在雾月庭大门下的卢卡抬头望去;不远处,一队举着铁王冠和黑底金狮子的队伍出现在密林小径的尽头,在晨星林战舞者们的簇拥下,缓缓而来。

        但是最让卢卡留意的,是这支队伍中走在最前面的居然不是洛伦·都灵,而是艾茵。

        而整个队伍之中,依旧看不到那个黑发巫师的身影。

        这也就是说,洛伦并没有离开,仍然还在雾月庭的聚落内?

        荒唐的想法浮现在卢卡的脑海,一脸莫名的摇摇头——整个聚落,近千名战舞者可是上上下下都翻了个遍,连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

        虽然卢卡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是事实洛伦·都灵并不在这个使团当中,而短短几天时间,他也不可能在两个聚落之间往返不被察觉。

        他到底想干什么?

        带着满脑的疑问,强作镇定的卢卡走上前去,迎接莉雅和小个子巫师一行人。

        “辛苦你了,莉雅。”

        “分内的事情而已,用不着这样。”翘起小鼻子的女精灵轻哼一声,扭过头看向卢卡身后的雾月庭:

        “那个…人…怎么样了?”

        “失踪了。”中年精灵故作哀叹的摇摇头:“过去了好几天,还是杳无音信。”

        “哦。”

        卢卡哑然失笑,虽然女精灵回答的轻描淡写,但刚刚肩膀明显抖了一下。

        而紧随其后的小个子巫师一行人,则好奇的打量着这与晨星林,乃至任何一个精灵聚落风格都迥然不同的雾月庭。

        当然,还有大门与路径两侧簇拥围堵上来,像是看热闹似的来围观使团的古木森林精灵们。

        虽然雾月庭和帝国从未有过任何来往,但对帝国的敌意却要比晨星林强得多;一双双或是冷漠,或是敌意满满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射来,令路斯恩紧张的按住了腰间的剑柄,两侧随行的拜恩骑士们也绷紧心弦,不敢有丝毫懈怠。

        “维持秩序,不要让道路堵住!”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卢卡一边带着晨星林的战舞者开道,一边向两侧各聚落的精灵战士们呼喝道:

        “他们是帝国的使者,更是雾月庭和整个古木森林的客人——精灵们,什么时候变得不善待客人了?!”

        闻言的战士们不再懈怠,拼命的将想要朝道路中央挤的精灵们隔挡在街道外。

        “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敌视我们呢?”

        虽然并非对精灵们一无所知,但看着两侧脸上写满了怒意的雾月庭精灵,小个子巫师还是感到有些莫名:“这是帝国第一次派人来到雾月庭啊。”

        “第一次来,就带着刀剑的威胁。”走在前面的女精灵冷冷道,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不满:“换成是你,你会给不打招呼就来的家伙什么好脸色?”

        小个子巫师委屈的低下头,一旁的路斯恩则眯着眼睛,对着女精灵怒目而视。

        “莉雅,难道你也认为我们做错了什……”

        “不管你们的事,都是那个大骗子的错!”

        女精灵连忙扭头看向前方,仓促之间辩解道:“四天前,有个外族的刺客混入了雾月庭。

        来自整个古木森林的战舞者,在聚落内搜查了整整四天,也没有找到什么结果,最后只能草草了事,说成是意外——来的时候,卢卡告诉我的。”

        艾茵一脸愕然。

        虽然女精灵没有明说,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能够悄无声息的混入雾月庭,还能在近千战舞者的搜查下不留任何蛛丝马迹——除了某个黑发巫师之外,还能有谁?

        “都是那个大骗子的错!”女精灵又重复了一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泄愤似的。

        和某个脸上写满恨意,实则担心的女精灵相比,小个子巫师的眼神中却多出一抹忧虑的色彩。

        “怎么了?”一旁隐隐有所察觉的灰瞳少年扭过头,关切的问道:“不舒服吗?”

        “不,不是这个,是……”欲言又止的艾茵,用力摇摇头,不再开口。

        洛伦…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在面对古木森林的精灵长老时,自己必须代替他出面和对方谈判,肩负起让双方建立起友谊的职责,最起码也要让彼此不再敌视。

        自己必须倾听对方的抱怨,必须弄清古木森林与帝国敌视的真相,必须维护眼下这脆弱的和平,必须让所有都倾听自己的声音。

        失败了,帝国和古木森林也许就会兵戎相见,也许晨星林就会被烈焰吞噬,也许自己的故乡深林堡就会变成战场,也许洛泰尔,拜恩,整个帝国都会卷入其中!

        倒在血泊中的同伴,刀兵相见的朋友,燃烧的回忆……

        小个子巫师并不担心自己的失败,作为炼金术师,失败对她早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她真正担心的,是失败带来的后果。

        她承担不起。

        头垂在胸口,徒劳的掩饰着颤抖的瞳孔。

        “……消除隔阂,信任彼此,放下顾忌和争议……”

        “……没有谁是毫无价值的,你能用最最平凡的事情,打动成千上万的精灵,让他们恨不得替你去死一次;我办不到,换成任何人都办不到……”

        真诚而满怀信任的话语,在艾茵的耳畔回响。

        “真的…能做到吗?”

        “可以的!”

        突兀的话语声传来。

        惊愕的小个子巫师抬起头,就发现走在前面的女精灵扭过头,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莉、莉雅?难道说我、我刚刚……”

        “用不着知道你在说什么,全都写在脸上呢。”女精灵轻哼一声,“啧啧”的叹息一声:“你这个家伙,最大的毛病就是太不自信了!”

        “唉?!”

        艾茵一脸的莫名。

        “总是担惊受怕,总担心自己做不到,做到了又担心自己做不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女精灵怔怔的看着小个子巫师:“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总被那个大骗子欺负的!”

        “我……”

        “归根结底,就是艾因你实在是太不自信了——明明很有天赋,却总是要迁就着这个大骗子,你这样只会被他越欺负越惨的。”

        女精灵就像是宣泄情绪似的,摇摇头继续说道:“这个大骗子和你不一样,他特别非常以及极其的自信;所以如果你不反抗的话,他就会觉得自己做对了!”

        “你必须和他争,告诉他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得让他觉得你很重要,而不是他的…附属品似的东西!”

        小个子巫师表情怔了怔,完全是无言以对。

        “而这一次,不论他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显然是已经让他分身乏术了,才不得不让艾因你顶替他的位置,去和长老们谈判。”女精灵继续给艾因鼓气:

        “另一方面,这不也正好说明了连这个自信到极点的家伙,都认定你是可以代替他,来完成这项任务,甚至比他做的更好…不是吗?”

        自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小个子巫师,缓缓抬起头,目光和女精灵对视着。

        “那你呢?莉雅——你原因相信我能平复帝国和古木森林之间的敌视,回到往日的和平中去吗?”

        女精灵表情一僵。

        这一次连旁边的路斯恩都看出来了,她的心情有多复杂。

        默默转过身,笔直向前走的女精灵不再回头。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背叛晨星林,不会背叛我的胞族。”

        看着这样的女精灵,艾茵眉头微皱,轻轻叹息了一声。

        在快走到云冠树的时候,带着晨星林战舞者们的女精灵默默转身离开,只留下卢卡一个精灵,守候在云冠树蜿蜒曲折的“树枝阶梯”下。

        “艾因,请跟我来。”中年精灵一脸温和的开口说道:“至于其余的客人们,请在云冠树下的营地稍作等候。”

        “这里毕竟是古木森林最大的聚落,长老们议事的长屋也不比其它,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进去,只能由主要人的代表…还请见谅。”

        路斯恩停住脚步,扭头看了一眼身后随行的拜恩骑士们。

        虽然这番话的合情合理,但为什么自己总有种对方要不怀好意的预感呢?

        “我明白了。”小个子巫师轻轻地点点头。

        卢卡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这么对曾经于他,乃至整个晨星林都有着莫大恩情的小个子巫师。

        “诸位,不必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话音落下,不再回头的小个子巫师紧随着中年精灵的脚步,一步一步爬上了幽寂静谧的云冠树。

        曲折蔓延的树枝,巨大的“云冠”,遮天蔽日,根本无法从树上看到外面,令人有恍若隔世的错觉;明明是在吵闹繁华的雾月庭,却好像又回到了晨星林一样。

        在卢卡的注视下,小个子巫师目不斜视的踏进了云冠树顶长屋的大门,穿过了两侧带着敌意目光凝视她的雾月庭战舞者们。

        “吱嘎~~~”

        长屋的门,在他们身后紧闭。

        当走进长屋的那一刹那,小个子巫师才注意到,自己被“包围”了。

        整个房间就像是帝都戈洛汶的音乐厅一样——入口处就是半弧形的“舞池”,周围则是阶梯状的“观众席”。

        最前面的一排,坐着十二名神态不一,衣饰各异,白发苍苍的精灵老者;几乎从进门那一瞬间开始,他们就在打量着站在前面的小个子巫师。

        就像在打量一件物品似的。

        而在他们的后面,艾茵能察觉到还有更多双眼睛,正在从各个方面,角度从头到脚的盯着,扫视着自己。

        一双双不善的,怀疑的乃至充满敌意的目光。

        小个子巫师咬咬牙,额头滴落的一滴冷汗从眼眶滑过,强忍着没有去擦。

        而是轻舒一口气,用平日里在巫师塔内面对“实验对象”——小白鼠——的表情,仰头看向那些精灵们:

        “诸位敦厚长者,在下艾因·兰德,代表帝国至高皇帝,艾克哈特二世,并以他的名义造访古木森林。”

        “我们,为友谊与和平而来。”

        :。:

  https://www.65ws.com/a/77/77783/300138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