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二十八章 无可挽回的错误

第二十八章 无可挽回的错误

        古木森林的聚落,是围绕着一颗云冠树建成的——这种古老的树种会和精灵们的聚落一起繁衍成长,直至将整个聚落都囊括其中;枝桠群聚的宽阔平台会形成村落,粗壮的树枝就像楼梯一样,将这些大大小小的平台相连。

        拥有东部森林最年长的云冠树,晨星林精灵的生活宛若童话般的优雅——坐落在云冠之上,鳞次栉比的树屋;郁郁葱葱,被飞鸟与蝴蝶环绕的果树与花海;树干下的阴影里,深夜中散发着幽寂蓝光的菌们;遍布奇石古木,走兽飞禽的狩猎河滩……

        对于随行而来的拜恩骑士们来说,他们的运气可谓是相当的差。

        上次洛伦代表深林堡出使的时候,虽然晨星林的精灵也敌视人类,但毕竟有求于人,不敢太过分;但这一回的情况完全不同,“联谊”使团随时可能因为身后帝国的动向,变成“宣战”使团。

        对于孤身入境的洛伦而言,他能指望的就只有东部森林还记得往日的“战友情”,以及天穹宫的那位皇帝陛下不要太坑,转手就把自己卖了……

        “洛伦,抱歉——只能让你和艾因,还有诸位远途至此的朋友们,在这里稍微委屈一下了。”

        前晨星林战舞者的首领,一脸纠结的卢卡无奈的说道:“我们会尽快把你们到访的消息,还有请求传达,最快一两天就能有回复了。”

        “还有莉雅…她那么做,也有她的理由——也许态度和她表现出来的不一样,但她是真的在替你着想的。”

        瞥了眼早已走远,却还躲在某个角落里头盔的女精灵;卢卡还想要继续辩解,但似乎是出于某种难言之隐,让他无法将知道的真相和盘托出。

        黑发巫师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卢卡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

        不大不小的房间里,只有洛伦和小个子巫师,路斯恩,还有两名随行的巫师;至于拜恩骑士们则被集体“安置”在了对面另一个较大的长屋内。

        打量了眼站在门外名为护卫,实则监视的两名年轻战舞者,洛伦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虽然卢卡最后说服了女精灵莉雅,还有晨星林的长老们,让使团进入聚落等候,但还是没收了所有的武器和随行物品;除了贴身的衣物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落下。

        他们被软禁了,就像洛伦答应过的那样。

        唯一的例外,只有小个子巫师一人——让艾茵随行果然是明智的决定,相较于自己,这里的精灵们明显更信任小个子巫师一些。

        这说明他们并不是真的忘记了过去的友谊,而是大势所趋不得已为之。

        非常好,又是一个突破口。

        洛伦神色平静。

        到此为止,他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只能看古木森林精灵们的态度;如果他们愿意交涉,自己就还能继续下去,弄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如果不愿意…以艾克哈特二世在半人马战争时表现出来的“高效率”,洛伦相信最多三个月,帝国的军团就会陈兵洛泰尔,将一切有可能的隐患消灭于萌芽状态。

        要么用规则之内的手段彼此妥协,达成共识;要么用铁腕讲道理,物理消灭。

        这本就是帝国的行事风格,而艾克哈特二世可能是历代以来执行的最彻底,最有效率的那一个。

        静谧的房间里,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

        紧张不安的小个子巫师坐在角落里,眼神中的困惑始终都没有消失过——她到现在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令晨星林的精灵们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一脸冷漠的灰瞳少年倚在墙后,计算着如何才能用最短时间,在徒手的情况下突袭干掉两个全副武装的战舞者。

        两名随行担任书记官的巫师坐在对面,淡然的表情仿佛对眼下的局面浑然不觉。

        “洛伦,接下来该怎么办?”

        艾茵抬起头,还不忘了压低嗓音——从莉雅的态度可以得知,眼下哪怕是晨星林的精灵,对帝国使者的态度也是非常的冷淡。

        这种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

        “很简单,我们只要做一件事就可以了。”神色淡然的转过身,洛伦微笑着看向小个子巫师:“等。”

        “等?”

        “等。”黑发巫师重复了一遍。

        小个子巫师一脸困惑,就连门后的路斯恩也微微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断界山要塞时,他能用自己和他两条人的性命,逼康诺德出面对峙;

        冰川荒原上,不仅正面突破了魔物大军的围剿,还逆袭反杀了邪神使徒法欧达;

        至于之后的巨龙王城,御前审判,赤血堡凶兽,圆桌议会,半人马战争…在灰瞳少年的印象里,好像还没有见到过洛伦特别有耐心,或者坐以待毙的时候。

        没有机会创造机会,身陷包围就反包围,逆境绝杀才是他最擅长的事情。

        “该做的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接下来就要看精灵们的态度如何。”轻扬嘴角,洛伦故意没有掩饰自己的嗓音:“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等。”

        灰瞳少年和艾茵面面相觑,似乎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除了这么做,完全不符合洛伦过去的习惯以外。

        “当然,在等的同时,我们还可以再做些别的事情。”话锋轻轻一转,洛伦继续开口道:“比如说在精灵们未做出决定之前,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再稍微弄清楚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小个子巫师和路斯恩更错愕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黑发巫师却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正对面坐着的两名巫师。

        这两个人是在出发的前一天才加入使团队伍,从拜恩巫师行会——没错,在建立了都灵巫师学院后,十三领各地的巫师组织也终于被集合在一起,组成了公国行会——临时抽调过来的。

        所以就连艾茵也对他们的身份一无所知,一路上两人也始终保持低调,避免和其他人打交道。

        只见坐在左边的一个缓缓起身,并没有举起手中的魔杖,而是伸出了左手;路斯恩的目光骤然一凝——是“施法者”!

        “啪!”一声响指。

        光影闪过,房间像是被某个蓝色的透明液体覆盖住一样。

        静默如水。

        这次连小个子巫师也惊愕的张口…“静默如水”不是什么特别高深的咒语,但道尔顿导师提到过,一般只有守夜人才会用它,就是说……

        “听说道尔顿·坎德大师最近改良了‘坚毅如冰’,但我还是觉得‘静默如水’更顺手些。”带着懒散的微笑,神色轻快的巫师摘下兜帽的同时,“换”上了一张小个子巫师十分熟悉的脸孔,连嗓音都变得不一样了。

        “你是…彼得·法沙?!”

        “埃博登的守夜人,九芒星巫师塔的看门狗——真高兴你还能记得我,艾因·兰德阁下。”彼得·法沙热情的主动躬身行礼:

        “抱歉,事出有因才瞒了你这么长时间。”

        但惊愕的小个子巫师却没有看着他,而是想到了另一件事,猛地将目光转向另一个“巫师”,低声喃喃:

        “变声药剂,还有以假乱真的易容术——能够做到这些的,也只有……”

        “全帝国首屈一指的冒险者,诗人,炼金术师。”

        带着明显和长相完全不同的苍老声调,“年轻的”巫师脸上也挤出了一丝十分促狭的笑容,仿佛还很得意似的:

        “原谅我自吹自擂,但能这么顺利的瞒过自己的学徒——还是最‘得意’的学徒,难免会让人有点儿小激动呢。”

        “阿刹迈大师?!”艾茵几乎是脱口而出。

        被小个子巫师尖叫声“震”到的洛伦,忍不住朝身后门缝瞥一眼外面的两名精灵战舞者,依旧浑然不觉背对着门。

        这个“静默如水”效果简直都堪比隔音墙了,简单又方便,真是个挺实用的魔咒呢…时机恰当的话,说不定还能有别的用处……

        黑发巫师摇摇头,打消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另一边,目瞪口呆的小个子巫师依旧瞪大着眼睛,一会儿看看彼得·法沙,一会儿看看阿刹迈大师,还有对这一切早就知晓的洛伦……

        “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为什么埃博登的守夜人,还有巫师塔元老,哈林梵·阿刹迈大师要用这种方式藏匿在使团队伍之中?

        同样惊愕的路斯恩,也好奇的将目光移向黑发巫师。

        “为什么……”洛伦露出微笑,心照不宣的和彼得·法沙对视了一眼,才将目光转向艾茵:“当然是为了让天穹宫的艾克哈特二世陛下,相信我的忠诚了。”

        绝对的放权,一切与精灵的谈判事务任由拜恩公爵处置,大权独揽,随机应变,天穹宫觉不过问……

        骗鬼呢?

        即便是对自己的次子,布兰登·德萨利昂…艾克哈特二世依旧在他身边安插了一个守夜人爱德华作为眼线,监视他在断界山要塞期间的一举一动。

        而洛伦也相信,在皇储康诺德的身旁,甚至每一个被艾克哈特二世“委以重任”的人身旁,一定也有类似的人存在。

        换成自己,又有什么可能例外。

        当然,如果洛伦知道连长公主菲特洛奈,也是鲁特·因菲尼特的“下线”,就更不会为这种事情惊讶了。

        作为埃博登守夜人的负责人——虽然是临时的——彼得·法沙当然能听得出洛伦话语里调侃的意思。

        “艾克哈特二世陛下当然绝对相信,在半人马战争中凯旋而归的拜恩公爵对他的忠诚。”彼得欣然一笑,意味深长的凝视着洛伦:

        “毕竟,谁会用一个早已暴露的间谍,来监视这个间谍的朋友呢?”

        黑发巫师耸耸肩。

        “除此之外,我身上还有从埃博登带来的情报——关于三年前远洋舰队遇难的调查结果,以及巫师塔的近况。”彼得十分知趣的换了个话题,将所有人的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份上引开:

        “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动用守夜人手中已经掌握的情报,协助洛伦完成这次出使。”

        “顺便还将洛伦大人的一举一动全部记录下来,在出使任务结束之后呈递给天穹宫的皇帝陛下。”眯着眼睛的路斯恩从背后看着这个守夜人,冷冷说道:

        “是这样吧,彼得·法沙阁下?”

        看着表情微微有些尴尬的彼得·法沙,洛伦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干涉比较好。

        彼得和爱德华不一样,虽然是朋友,但他对于守夜人是绝对忠诚的;自己身边,需要一个能随时对他保持警惕的人。

        “那哈林梵·阿刹迈大师……”

        “哈林梵·阿刹迈大师,是我们当中…不;”洛伦摇摇头,表情认真的看向小个子巫师:“应该是全帝国唯一一个,曾经真正到访过亚速尔王国,并且对那里的水土人情,文化风貌有着明确认知的人。”

        “他的见闻和对亚速尔精灵的了解程度,和艾茵你对于古木森林精灵的意义同样重要!”

        “可为什么一定要隐瞒身份呢?”眉宇微蹙的小个子巫师还是不能理解:“难道是为了避免让皇帝陛下…唉?!”

        艾茵立刻反应过来——避免被皇帝知晓的话,彼得·法沙的易容是谁弄的?

        可如果不是为了避开皇帝的眼线,那又会是谁呢?

        “没错,易容是为了避人耳目,但并不是为了避免被陛下知晓。”阿刹迈大师缓缓开口:

        “而是为了亚速尔精灵…如果他们真的抵达了古木森林,不能让他们对公爵的到来有所准备和提防。”

        亚速尔精灵?

        对啊,当初自己和阿刹迈大师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过,他曾经到访过亚速尔精灵王国,还被一位精灵领主施以援手。

        “虽然不确定是否如我预料的那样,但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就必须用这种方式。”就在小个子巫师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阿刹迈缓缓开口道:

        “我必须掩人耳目…因为当初尚且年幼无知的我在到访亚速尔王国的时候,很可能犯下了一个天大的,无可挽回的错误!”

  https://www.65ws.com/a/77/77783/29823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