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十七章 主教的人选

第十七章 主教的人选

        “所以…你是怎么说服圣十字教会,让他们答应妥协的?”

        老老实实的坐在座椅上,小心翼翼捧着手里的酒杯,洛伦无比真诚的询问道。

        夏洛特没有立刻回答他,沉吟片刻的女伯爵嘴角划过一丝抑制不住的弧度。

        虽然知道这家伙那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表情是装出来的,说不定私下里早就对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一清二楚了——但只要自己还没有透露出消气的痕迹,他就还会这么继续下去。

        哪怕是装出来的,谨小慎微生怕怠慢的态度,还真是让人心生快意呢。

        嗯……再保持一天…不,还是一周吧,让这个混蛋清楚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

        而且要足够“深刻”的认识才行。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突然“卖个关子”的女伯爵,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了:

        “公爵阁下,你想得到答案的原因,是出于纯粹对我究竟如何做到的好奇心,还是因为没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担负起自己责任的内疚呢?”

        呃……

        洛伦一脸茫然。

        虽然夏洛特一脸“只是随便问问”的表情,但那个明显快抑制不住的笑容让他后背一凉,事情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回答不好的话,说不定…会送命。

        “这个…真的很难讲啊,因为很多事情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几乎是刹那间,洛伦的嘴角立刻流露出公式化的微笑,精神殿堂在用平时十倍的速度组织起恰当的语言:

        “没能在关键时刻肩负起责任,令我十分内疚——但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出于本能和对夏洛特你的绝对信心,我当然会稍微有那么点儿好奇,想知道你是办到的。”

        “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在看到圣十字的奇迹之手所完成的杰作,总会妄图探究其原理…别忘了我是个巫师,刨根问底是我的本性和习惯使然。”

        “毕竟…只有看到了全貌,才能了解事物真正的魅力和优雅所在——你认为呢?”

        话音落下,一脸真挚的洛伦眨了眨纯真无邪的大眼睛。

        “我认为这番话很有道理。”微微颔首,女伯爵欣然会意。

        然后在心底默默的将期限从一周上调到一个月。

        轻轻松口气,还对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浑然不觉的黑发巫师放下酒杯,扬手示意:“那么请告诉我吧,我们的赤血堡女伯爵,是如何与强硬顽固的教会纵横斡旋,樽俎折冲的。”

        “没什么复杂的——威逼、利诱、胁迫、钳制,就是谈判桌上所有的手段,就像是纸牌游戏一样,关键的是能否握住压制敌人最有利的一张牌。”

        夏洛特抬起头,瞳孔中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幸运的是,这次的牌桌上有三个人——拜恩、教会、以及…阿尔勒。”

        “阿尔勒?”

        “阿尔勒公国与天穹宫,教会的联系,在几大公国中是最为疏远的——圣十字教会这一次可谓气势汹汹,打算同时解决两大公国,将他们的人扶持为公国主教。”

        洛伦还是有些懵懂:“所以这一次阿尔勒站在我们这边,共同对抗教会和天穹宫的意志?”

        “不,比这还要好——阿尔勒打算出卖我们,用拜恩的利益来换取教会的认可,然后他们彼此之间再达成妥协。”

        嗯?!

        这哪里好了?

        “还没有看清问题的本质吗,我的公爵——三人的牌局,所有人都在联合一个对付另一个,但真实的想法……”女伯爵微微一顿,别有深意的轻启樱唇:

        “都是同时将另外两个视作猎物,打算毫不留情一口吃掉的。”

        收起笑容,黑发巫师认真的倾听着。

        “圣十字教会气势汹汹,阿尔勒则打算将所有人拒之门外——他们彼此的利益诉求是存在冲突的,但拜恩是教会的眼中钉,而阿尔勒完全不在乎我们,因此才能联合。”

        “所以…我们要收买阿尔勒,然后拉拢他们对抗教会?”

        “不!这是看似可行,实则决不可取的办法!”女伯爵微微蹙眉,断然否决道:“一旦我们尝试收买阿尔勒,他们就会明白我们有求于他们——结果就是阿尔勒坐地起价,即便能赢也是损失惨重。”

        “最重要的…靠出卖利益换来的一时安稳,我不齿。”

        洛伦愈发的好奇了。

        “唯一正确的办法,是转移视线——让阿尔勒成为教会首要目标,使得阿尔勒有求于我们,由拜恩成为双方的仲裁人;最后拉拢阿尔勒,对抗教会。”

        说完,夏洛特捧起酒杯,轻抿了一口赤血酒,目光微微垂下:“既要拉拢盟友,又要让他们时刻处于不安需要保护的状态,再使得敌人将盟友,而非我们当做首要目标。”

        “拜恩…掌控全局。”

        “说起来,这还是公爵阁下教会我的,用来对付云岭王国的手腕呢。”

        黑发巫师一惊。

        没错,是自己太迟钝了。

        三年的时光,作为赤血堡女伯爵,作为圆桌议会历史上硕果仅存的女伯爵,却能始终掌握着议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的“女人”……

        夏洛特·都灵,她随年龄增长的,可并非只有愈发成熟窈窕的身材和独一无二的个性。

        冷清的客厅,安静了一分钟。

        “那么…你是如何转移了教会的目标呢?”

        挺直腰身,洛伦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像是坐在炉火边等待说书人讲述故事的旅客般:“如你所说,拜恩可是教会的眼中钉,阿尔勒不是。”

        “没错——所以想转移目标,就需要一个更急迫,更让他们感到威胁的事情爆发才可以。”夏洛特微微颔首:

        “喀斯塔兰·克洛维。”

        “谁?”洛伦挑了挑眉毛。

        “圣十字教会的一名誓言骑士,‘捍卫之盾’誓言骑士中的一名队长;两年前在教会的指示下,驻守在阿尔勒的大教堂。”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按照圣十字教会的传统,“誓言之剑”负责仗剑传教,“捍卫之盾”肩负护卫教堂的责任——在圣十字还未成为帝国统一信仰的时代,各公国的大教堂并不仅仅是当地民众的精神庇护所,更是与各个邪神,当地异教徒们对抗的前线壁垒。

        不过在历经十二个世代之后,誓言骑士人数已经大为减少,“誓言之剑”只剩下一个,“捍卫之盾”的人数甚至还不够一个百人队,大部分都集中在断界山要塞和帝都的大教堂。

        直至三年前洛伦的一封信,为了稳定事态和信徒们对教会的信心,教会才有意识的将“捍卫之盾”派往各地巡视,维护教会的权威。

        “但…为什么是阿尔勒呢?”夏洛特缓缓道:“为什么不是那些信徒更多,对教会而言更重要的地区——比如洛泰尔公国?”

        洛伦略加思索道:“兴许…是因为他们想趁此机会,利用对抗异端教团和邪神、怪物的机会,来提高教会对阿尔勒这种偏远地区的影响力?”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道尔顿·坎德大师也仅派遣了两名猎魔人,尾随其后,进入了阿尔勒公国。”

        “但实际情况却超乎想象——喀斯塔兰·克洛维,这位‘捍卫之盾’在抵达阿尔勒之后,从未离开过大教堂半步。”

        “因为他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任务。”

        “更重要的任务,是什么?”

        女伯爵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意有所指的扬起视线;顺着她的目光洛伦看向窗外,瞳孔微微一凝。

        那是…拜恩大教堂的方向。

        黑发巫师立刻明白了。

        “喀斯塔兰·克洛维…他所真正肩负的使命,是监视被镇压在阿尔勒大教堂下的一件‘渎神武器’,警戒一切在觊觎这件武器的异端教团。”夏洛特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埃博登的动乱,赤血堡的灾难…都让教会感觉到了深刻的威胁。”

        “他失败了?”

        “不,他成功了…准确的说,是太过于成功了。”夏洛特叹息一声,面色突然一黯:“以至于我们潜伏在大教堂中的猎魔人整整过去两年,才察觉到异状。”

        “在漫长的监视生涯中,喀斯塔兰·克洛维已经被那件‘渎神武器’散布的虚空之力彻底腐蚀,以至于肉体化作灰烬——当苍穹之翼的猎魔人找到他的时候,封印的大门前只剩下一身空荡荡的铠甲。”

        “他尽到了一个圣十字的誓言骑士,所能尽到的最高职责。但阿尔勒教会的教士为了掩盖真相,更重要的是不被人发现大教堂的秘密,以免引起恐慌,决定销毁那件铠甲,制造成誓言骑士已经离去的假象。”

        “但他们低估了这件‘渎神武器’的威力,更低估了喀斯塔兰·克洛维对信仰的坚定——哪怕肉身被摧毁,他的灵魂依旧附着在甲胄上,并且被‘渎神武器’所侵占。”

        “最后…两名潜伏在教堂内的猎魔人不得不用秘银剑摧毁了铠甲,并且炸塌了封印‘渎神武器’的教堂地下宫殿,才总算是遏制了最坏的情况。”

        表情凝重的女伯爵话音落下,再次叹息一声。

        客厅内再次陷入一阵沉默。

        面无表情的洛伦低头沉思,算度着这件事对教会的影响。

        毫无疑问,一个誓言骑士的死对教会的打击是很沉重的,而这种试图掩盖真相的事情一旦被揭露,造成的后果则会更加可怕。

        但这样“杀伤力巨大”的消息同样是一柄双刃剑,一旦没有使用好同样祸及自身,甚至令教会为了避免承担责任,不顾一切的给透露情报的拜恩去罗织罪名。

        所以……夏洛特·都灵,她是如何一边威胁教会,一边又成功避免了被教会对准矛头呢?

        “守夜人。”

        “嗯?”

        “在我们派出的两名猎魔人中,有一个是道尔顿·坎德大师亲自‘培训’过的,懂得如何用守夜人才明白的方式留下情报。”女伯爵淡淡道:

        “所以得到情报的圣十字教会只知道阿尔勒出了事,并且情况很严重,甚至有可能波及到整个阿尔勒乃至南方地区——教堂之下封印的‘渎神武器’,也会随着暴露。”

        “在这种威胁下,教会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针对拜恩,只能一心一意的矛头对准阿尔勒——他们已经在和阿尔勒谈判,令整整一个小队规模,十名‘捍卫之盾’誓言骑士进驻阿尔勒。”

        “这将会是十二世代以来前所未有的规模,堪比第一世代的仗剑传教。”

        洛伦终于知道夏洛特的意图了。

        “我猜…阿尔勒已经迫不及待希望得到拜恩的支持,阻止教会的干涉了对吧?”

        轻抿一口赤血酒,女伯爵的脸上流露出悠然回味的神情。

        “最低的程度的支持,仅仅让誓言骑士们入境,不得过多涉及到阿尔勒境内的宗教事务,这种程度的妥协还在教会的接受范围内。”

        “而我开出的条件是,公爵会在教会安插在拜恩的教士当中,挑选一位成为拜恩主教,教会不得阻挠。”

        “如此一来,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稍微和想象的有些偏差而已,算是‘共赢’的局面。”女伯爵总结道。

        “不,应该是只有‘你’得到最想得到的东西了。”洛伦眉头一挑:“所谓的‘共赢’,不过是创造了两个输一半的‘赢家’,来换取能得到的最大战利品。”

        “教会的妥协,以及阿尔勒对拜恩的依赖——双方都得看拜恩的脸色,才能决定能从另一方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

        沉默的夏洛特翘起嘴角,轻描淡写的点点头。

        了不起,真的了不起。

        优雅,铁腕,冷血,婉转。

        这才是夏洛特·都灵——就连“不择手段”,到她身上仿佛都变成了褒义词。

        “主教候选人的名单已经列好了,全部都是三年中,我见缝插针安置在各个伯爵领和大教堂的。”将一张写满名字的羊皮纸放在桌上,夏洛特“漫不经心”的端起桌上酒杯。

        仿佛那不是一个个活人的名字,而是她可以拿来送人的玩具。

        “挑一个喜欢的吧。”

  https://www.65ws.com/a/77/77783/29663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