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十六章 女伯爵

第十六章 女伯爵

        事后回想,洛伦完全记不起自己是如何返程的;因为当他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已经身在赤血堡城外了。

        从云巅峰到拜恩边境,再从边境抵达位于中北部的赤血堡伯爵领…当孤身一人,风尘仆仆衣衫不整回到赤血堡的时候,赤血堡女伯爵——夏洛特·都灵,仿佛早就料到他会在这个时间抵达似的,站在宫殿大门外“恭候”。

        大门正下方,一身黑红长裙的女伯爵带着一丝不苟的表情,凝视着活像个流浪骑士的拜恩公爵,缳首扬起,微微俯视的锐利目光仿佛能戳穿他的脸。

        冰冷的眼神,严肃的神情,高傲的姿态,威严而富含杀意的气场…就差再在那光洁白皙的额头前,刻上“生人勿进”几个字了。

        这样的情景,倒是和两个人初次见面有几分相似。

        “公爵阁下,今天是你‘出征’云岭王国的第六十四天。”

        夏洛特平静的和狼狈不堪的黑发巫师对视着,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还记得…您在出发之前答应过我什么吗?”

        “呃…隐约记得一些。”强按住“蹦蹦跳”的心脏,洛伦露出了稍微带几分讨好的笑容:“我答应过最多两个月,也就是说……”

        “您迟到了…四天。”轻抿唇角,夏洛特依然不带感情的凝视着他,目不斜视:“我有提醒过您,两个月后我们要和圣十字教会谈判,决定拜恩主教的人选吗?”

        “呃…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我是不是告诉过您,阿尔勒公爵的使者随时回来,商量关于联合围剿巨怪,异端教团和商路的问题?”

        “应…应该……”

        “我是不是还说过,布兰登殿下的人已经几次前来催促,让我们尽快解决波伊境内的萨克兰军团补给路线?”

        “这、这个我记得!路斯恩提醒我了!”一脸讨好的黑发巫师连忙补充一句,很是关切的开口问道:

        “情况怎么样,严重吗?我不在…他们是不是刁难你了?”

        “瞧您说的,怎么会呢…都是一些和善的长辈,很好说话的。”

        夏洛特淡淡道,轻转步伐,错身让开大门:“还是请您快进来吧——看到如此狼狈,毫无形象的拜恩公爵,实在有损都灵家族与拜恩的颜面,会让民众与贵族对都灵家顿失信心的。”

        “另外教会的使者已经等候许久,还请您尽快整顿一下,准备接见他们。”

        “呃…好吧。”

        虽然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明显理亏的黑发巫师这时候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跟在女伯爵身后,走进了城堡。

        几乎刚踏进大门,就听到两侧的门轴传来一声呼啸的巨响。

        “呼——砰!”

        洛伦猛地一惊,只见身后的大门已经紧紧关闭!

        两名护卫骑士犹如雕塑般的站在门两侧,十分“明智”的转身面对大门,毅然决然的执行了赤血堡女伯爵的命令,假装看不见他们的公爵。

        后无退路,前有追兵——疏忽大意的洛伦,发现自己掉进了陷阱里。

        “夏、夏洛特,你这到底是要……”

        正当诧异的洛伦转过头,就看到面若冰霜的女伯爵已经死死的瞪着他;某种熟悉的记忆突然回溯,令黑发巫师本能的向后一退……

        咚——!

        躲过了迎面一巴掌的拜恩公爵,还是被长裙下修长的马靴,精准命中了右脚。

        “嗯——?!”

        吃痛的黑发巫师险些跳起来,疼得连蹦几下,当众表演了一次“金鸡独立”。

        冷哼着收回探出的靴子,松开轻捏提起的裙摆,夏洛特不动声色的恢复了原状,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洛伦·都灵公爵大人…知道为什么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洛伦却能从中听出某种深深的怨念。

        “呃……知道。”

        嘴角抽搐的黑发巫师竭力控制自己不至于喊出来,强颜欢笑。

        “知道就好,就不用我再费力解释了……”微微颔首,夏洛特眯起眼睛,太阳穴暴露的青筋证明她在忍耐着何等程度的愤怒。

        换成三年前,她绝对会不顾一切的将洛伦·都灵连皮带筋的生吞活剥,而且是连骨头都不用吐出来的那种。

        但是三年后的赤血堡女伯爵,已经学会了如何在保持仪态的前提下,“不失风度”的宣泄出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那么,拜恩十三领之主,都灵家族的继业者,洛伦·都灵阁下……”

        杀气森森的女伯爵每说一句,就上前一步,字与字之间的音节从樱唇中吐出,却像是洪荒巨兽的血盆大口咀嚼撕咬后的产物:

        “如果你下次再胆敢抛下自己的职责,孤身犯险,将整个公国的重担扔给你的臣子去承担……”

        “让她不得不面临教会的横眉冷对,傲慢无礼;公爵使者的大失所望,皇子殿下的步步催逼……”

        “让她不得不一次次的讨好、抚慰,使出浑身解数款待这些深感自己被怠慢,被无视的重要使节,成天编造各种谎言骗他们不至于甩手而去……”

        “整整四天,四天…如果你胆敢再让我经历这么生不如死,度日如年的四天……”

        步步紧逼,最后“啪!”的一声站定在洛伦面前的夏洛特,“热情”到几乎整个人都贴到了洛伦身上。

        当然,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热情”。

        “我以都灵家族历代骑士王的名字,我以赤血堡伯爵的身份向你保证……”

        一动不敢动的洛伦站定。看着夏洛特用那优雅而狠戾的声音,平静无波的威胁道:

        “赤血堡宫殿不会再给您留任何一席之地,别忘了这是我的城堡——您就做好准备,露宿街头吧!”

        重重的冷哼一声,猛然回身的马靴在石板上踏着清脆的声响,十步之外都能感受到她弥漫在娇躯周围的“怨气”。

        而某个“罪人”公爵只能站在原地,被猛然转过来的头发抽了一记“耳光”——还是没能躲掉。

        “愣在那儿干什么,你准备在门前罚站一天吗?!”

        闻言的黑发巫师浑身一震,连忙匆匆跟上去,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

        毕竟夏洛特会发怒,而不是焦急的直接将自己拖进去,就说明问题并没有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发火也只是表达一下对自己不守时的不满,以及这段时间来的怨怒而已。

        换句话说,也只有等到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或者已经有了妥善解决办法的时候,她才会倾泻自己的愤懑,“不留半点颜面”的收拾自己——否则就算有天大的委屈,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半分。

        一边埋怨自己,一边默默的将所有烂摊子收拾妥当,安静的等自己回来,再在没有人的时候对自己一通数落……

        “情况怎么样了?”

        连忙跟上的黑发巫师,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哪怕知道已经没事了,但还是要装作不知道,保持最诚恳的“认罪”态度。

        嗯…这对两个人来说,也算是一种默契了。

        “最麻烦的部分已经过去了,基本都有了妥善的处置。”骄傲的微扬下巴,女伯爵目不斜视:

        “否则要是什么都等您这位不负责任的公爵大人来处理,拜恩公国怕是早就四分五裂了。”

        一句都不敢多说的洛伦,只能跟在旁边尬笑着点头。

        “首先是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的军团后勤问题——三件事里面,这是最容易处理的一个。”

        夏洛特的声音恢复了正常的语调,凝重而严肃:“依靠拜恩供给实在是太吃力了,何况五万人驻扎在波伊,却要靠拜恩提供后勤——光是路途损耗,就已经和补给总数相当。”

        “所以我和布兰登殿下的负责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后由波伊提供一半的补给,拜恩则拿出一部分矿产和白银援助,补贴波伊,这样就能基本维持了。”

        “反正不论矿产还是白银,都是从我们的拜恩公爵大人从云岭王国那里坑蒙拐骗来的;堆在金库里闲着也是闲着,拜恩没有任何损失。”

        “让波伊负责?”洛伦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萨莉卡·约拿能答应吗?”

        “她当然不肯答应,但她必须答应——重建千帐城,复兴大波伊,新的银甲骁骑和骠骑兵军团,这些都是要钱和优良的铁矿石,以及大批熟练的工匠。”

        “萨莉卡·约拿是个狡猾的母猴子,但讨价还价不是这个母猴子的强项…她也就会占点儿小便宜了。”

        夏洛特突然回首,冷冷瞥了他一眼:“还是说我们的公爵大人于心不忍,准备…怜香惜玉了?”

        黑发巫师可以肯定,刚刚那一句绝对是在讽刺自己。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小声嘟囔一句,洛伦赶紧换了个话题:“那布兰登呢?他的军团几乎全部的给养都要自筹,我们突然中断供给不会有问题吗?”

        “我的公爵大人,您真觉得这位皇子殿下会蠢到在一根绳子上吊死吗——三年时间,萨莉卡·约拿早就和布兰登达成了私下同盟,只有那个母猴子会蠢到以为别人都对此一无所知!”

        无奈的黑发巫师只能跟着点点头。

        “无理取闹的皇子殿下,以及惹是生非的母猴子很好解决……”夏洛特缓缓道:

        “圣十字教会,英诺森大主教的使者团可以没这么好打发了。”

        “稍微知道一些……”黑发巫师收起笑容,郑重的看向她:“是为了拜恩主教的人选来的,对吧?”

        “主教人选……”轻哼一声,女伯爵的眼角流露出一丝不满的愤懑:

        “应该说,是来兴师问罪,借机生事的才对!”

        “嗯?”

        洛伦怔了一下。

        “三年前,因为拜恩总督和鲜血教团的缘故,整个拜恩的教会势力几乎被破坏殆尽,到了十不存一的地步。”夏洛特沉声道:

        “不仅仅是赤血堡,各个伯爵领的教堂,乡间的修道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教士和修女死伤惨重。”

        “期间为了重建拜恩教会,平复民众的情绪——当然,更多的是为了缓和拜恩和天穹宫之间的矛盾,不让他们无事生非;我们几乎接受了教会的所有条件,仅用三年就令整个拜恩教会恢复了元气。”

        “三年时间…拜恩境内的教士数量,不可能在三年之内就重建教会吧?”

        “所以有大量的教堂和修道院,都充斥着由圣十字教会,或者说英诺森大主教钦点安插的教士和修女,外来者和本土教士,人数几乎到了一半对一半的程度,换而言之……”

        “相比较拜恩的利益,拜恩教会更服从于帝都的圣十字教会,或者说…英诺森大主教。”深吸一口气,洛伦接下了夏洛特的话:“是这样吗?”

        “……没错。”

        停下脚步,女伯爵缓缓转过身,面对着黑发巫师:“如今的拜恩教会充斥着来自萨克兰、戈洛汶,洛泰尔这些地区的教士,全部都是被大主教指派而来——任何圣十字教会的命令,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执行。”

        “虽然历代各公国的主君对于本国的主教人选都有话语权,但想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本国的教会站在公爵这一边;否则,你怎么选都只能选中他们的人。”

        “所以如果他们真的想选一个绝对服从大主教,或者说…处处与你作对的拜恩主教,我们可能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洛伦面色一沉。

        虽然圣十字在拜恩的势力不比洛泰尔和帝都,加上三年中巫师阶层在拜恩的实力愈发强大,但教会对于平民阶层而言还是很有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如果他们真的处处与自己作对,为了反对而反对,还是很难缠的。

        打不倒你也能恶心死你,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

        “当然,现在教会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问题——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挑选一位合您心意的拜恩主教就行。”夏洛特淡淡道:

        “其余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都解决了?!”洛伦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谁解决的?!”

        夏洛特不动声色的稍稍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一脸震惊的黑发巫师,又被扑面而来的长发甩了一巴掌。

        “啪——!”

  https://www.65ws.com/a/77/77783/29639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