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贼船 上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贼船 上

        海盗?

        刚刚苏醒的洛伦脑袋还一片昏昏沉沉,听到“打劫”两个词的瞬间立刻联想到了另外一群带着眼罩,木头假腿和铁钩子的人。

        嗯,还有一个涂着眼影,带着罗盘,永远要在名字里加上“船长”这个称号的人。

        等等,不对…这里是宝石河,海盗…就应该在海上。

        所以他们是……河盗?

        啧啧,说起来不太顺口。

        剧痛和虚弱让洛伦的视线始终模糊,无法对焦;只能朦朦胧胧的看着对方拿刀指着自己,还一副瑟瑟发抖,战战兢兢的模样。

        周围几个穿着短衣,戴着头巾的水手也是一样,哆哆嗦嗦的站在那个“黑麻雀船长”的身后,连一个敢靠近洛伦的人都没有。

        就这个胆子居然也能出来打劫,宝石河的治安是有多好啊?

        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黑发巫师,当然无法理解这群海盗们看着一个海上飘荡的死人,刚刚打捞上来却突然“复活”是怎样“惊悚”的场面……

        对这群“河盗”们来说死人他们见的多了,活人也见过不少;死了又突然活过来的…这个实在有些超出他们的认知,完全无法接受。

        趁着他们还不敢靠前,头昏脑涨的洛伦拼命睁大眼睛,打量着这群人——短衣短裤,戴着头巾,除了那位“黑麻雀船长”之外所有人都赤着脚,腰间挂着插在鞘中的短刀,还有几个双手打着绷带的。

        基本上…就是一个标准的宝石河水手的打扮。

        洛伦听说过这些人。

        从萨克兰到埃博登,贯穿了半个帝国的黄金水道肩负着整个北方的贸易流通,物资流通;宝石河对帝国的重要性是难以想象的。

        这样得天独厚的好地方,自然会令人眼馋——从很久之前开始,埃博登的自由贵族们就几乎完全把持了宝石河的贸易流通;而帝都的商人们则在每一个港口都驻扎了商会,帝都戈洛汶的税收也几乎仰赖这条河流的畅通无阻。

        最重要的一点…虽然是北方的河流,但因为许多特殊原因,这条河一年不之中论冬夏都是不封冻的;平稳的河面,永远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这也就意味着商船可以在任何时间出发,到达任何一个有港口的地方停泊贸易!

        宝石河就和它的名字一样,流淌的不是清澈的河水,而是数不尽的财富。

        既然如此,就总会有些人为了在这里捞上一笔而铤而走险——种种原因下,宝石河的盗贼永远剿灭不尽;而且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对帝国来说剿灭这些人需要动员军团,杀光他们所能得到的,还抵不上一次军团开拔的费用;因此只要不会对税收造成影响,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此宝石河上的盗贼们也很精明,从来不敢对港口或者打着皇室旗帜的运输船下手,只是混迹在河道之中,专门打劫那些武装不多的商船。

        尤其是埃博登的商会……很多宝石河上的盗贼早就已经被某些势力收买了,甚至他们自己就是某些自由贵族的打手和私兵,用来打击敌对家族的重要武器,更不可能剿灭他们。

        所以说,这些人……

        就在这空隙,“黑麻雀船长”已经走上前来,右手始终攥着那柄有些生锈的短刀,死死的盯着洛伦:“你…叫什么名字?!”

        厚重的口音,听起来不像是埃博登的方言,反倒更接近东萨克兰人。

        黑发巫师没有直接回答他…眼下自己还没有彻底恢复,伤势很严重;唯一的武器“亮银”还丢在了下水道里,估计已经被守夜人拿走了。

        疲惫的眼睛盯着这些或是警惕,或是畏惧的水手们——他们现在的畏惧,仅仅是因为自己死而复活这件事,这种恐惧只是暂时的。

        这些人是盗贼,是杀人越货刀口舔血的买卖人,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在身体彻底恢复之前,自己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同时又能让他们暂时不会对自己动手。

        “说,你叫什么名字!”船长龇牙咧嘴恶狠狠的将短刀顶在洛伦胸口:“你要是说的不让我们满意,那我们就……”

        “艾萨克!”

        洛伦抢断了他,虚弱的声音回荡在船舱里:“我叫艾萨克,艾萨克·约德。”

        “我是戈洛汶…皇家巫师学院的一名巫师。”

        黑麻雀船长和他的走狗们对视了一眼,表情好像还是不太相信。

        “戈洛汶的巫师老爷?”黑麻雀船长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手中的:“究竟…怎么落难到这种地步?”

        这个问题很关键。

        虽然帝都的巫师阶层常年被教会打压,但依旧拥有不小的势力和一位担任内阁大臣的艾尔伯德·塔罗大师,和商会之间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平民们眼中虽然巫师不等于贵族,但也是能够和贵族阶层扯上关系的大人物;而且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巫师一般都很有钱!

        “我…你们不知道吗?”洛伦诧异的看着他们,眼神十分的真诚而且困惑。

        “我们知道什么呀?”船长和他的狗腿子们集体开口道。

        “前一段时间,帝都一直在闹暴动…那些贱民们都反了!到处杀人,打、砸、抢,简直就是一群土匪,流氓,败类!半个戈洛汶都快变成战场了!”

        刚说完几句,黑发巫师一副突然反应过来的表情,害怕的看着他们:“呃…那个,我不是在说你们啊,我是说……”

        “知道,知道!”船长摆摆手,示意他继续。

        “我…运气不太好,应该是很不好!”洛伦叹了口气,表情很无奈:

        “我…在学院的时候不得已给几个朋友帮忙,结果得罪了一些人——他们不敢亲自动手,就鼓动一群暴徒追杀我;所以我只好想办法混出城,然后到暂时到南方的亲戚家避避风头。”

        “结果就在今天早晨,我都快离开都城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然后嘛,然后你们应该能猜到了吧?”

        “嗯,明白。”船长和他的狗腿子们默契的点点头。

        如果是普通的商船,洛伦这番话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剩下的就是想办法让他们带自己去南方,从东萨克兰转道前往拜恩。

        就算他们担心会有风险,也可以让他们将自己随便找个港口放下,洛伦也有办法离开…但很可惜,这是群没那么容易打发的盗贼。

        所以…自己必须给他们一个诱饵,等这群人乖乖上钩才行。

        “等等!你说你…姓约德?”

        狐疑而警惕的黑麻雀船长猛然抬头,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用仅有的一只眼睛盯着黑发巫师,眼神中还闪过了一丝贪婪:

        “该不会是约德商会的那个…约德家族吧?”

        没错,就是这样!

        洛伦很配合的露出几分惊愕到的表情,让黑麻雀船长得意的笑了出来:“所以说…你很有钱?”

        “不、不是的!”黑发巫师很是惊恐的摇摇头,哆哆嗦嗦的回答道:“我只是家族里的一个旁支,并没有接触到生意——否则也不会跑出来当巫师啊!”

        这个说法完美无缺,水手们纷纷点头。

        但这位黑麻雀船长并没有放弃,一步一步逼近,眼中的欲望也愈发的强烈:“但你的家族很有钱…如果我拿你去威胁你家里人,他们会不会给赎金?”

        “应、应该会吧?”

        “这就对了!”

        黑麻雀船长猛地一拍洛伦肩膀,欣喜若狂的他直接无视了身后疼得呲牙咧嘴的黑发巫师,张开双手看向自己的狗腿子们:

        “所有人都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这位艾萨克·约德先生就是我们船上的贵客!在拿到一百万银币的赎金之前,谁都不准动他的一根寒毛!”

        “吼嘞——!!!!”

        激动人心的欢呼声,回荡在船舱之中。

  https://www.65ws.com/a/77/77783/25378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