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巫师自远方来 > 第六十五章 各怀鬼胎的人 1

第六十五章 各怀鬼胎的人 1

        “这家伙还真是……有点儿心急啊。”

        空荡荡的塔楼,没有上锁的门,清冷的月光——近乎完美的条件,在召唤某个躲在储藏室的男孩儿,无声的暗示着现在是他最好的行动时机。

        窗沿上的洛伦,趁着夜色监视着那个小心翼翼移动的身影,因为是夜间视线十分的模糊,他也只能勉强看清大致的的模样而已,嘴角勾起无奈的笑意。

        想要勾引这种过于狡猾的家伙上钩自然不是什么容易事,为了今晚洛伦已经等待了足足四天,并且利用起每一次碰面的机会,不断暗示着某个男孩儿关于学院的事宜,慢慢的替他树立信心。

        果然,孩子就是孩子,没耐性是与生俱来的——哪怕常年混迹街头,年龄和经验依旧是他的缺陷,他不可能像道尔顿或者伯多禄那样,对任何事情都拥有无限的耐心。

        原本还以为要等上一个星期,结果稍微有些低估了洛伦的预料,由此可见距离那位卡兰先生动手的时间也不会太远了。

        此时早已过了最炎热的季节,凛冬的寒风已经降临,对于维姆帕尔这种建在山崖附近的城堡就更是如此了,呼啸的冷风每一次掠过,都像是女妖和恶灵的哭嚎声令人毛骨悚然。

        即便是已经快要怕死了,冒着晚风出门的帽子依旧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温暖的储藏室,在确定没有人影之后才顺着城堡城墙的墙根,爬伏着身子一点一点的朝着目标移动过去。

        巫师的城堡确实很可怕,那位叫洛伦的巫师老爷也确实很厉害……但是,每次一想到卡兰那张脸,帽子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栗,肠胃不断的翻滚。

        那根本不是人,是魔鬼,绝对是魔鬼!

        在恐惧和夜晚冷风之中发抖的帽子放慢了脚步,漆黑一片的城堡之中,除了穹顶的月亮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借光的地方,甚至都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只能让自己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摸索着前进。

        身后隐隐传出什么动静,让吓得半死的帽子猛地回头,满后背都是冷汗。现在自己再回去的话,还可以说是好奇心作祟之类的,再走下去恐怕就没有回头路了!

        再三确认了身后没人的男孩儿才缩回脖子,继续屏住呼吸朝着主堡的方向连爬带走,脚下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

        躲在帽子身后不远处的洛伦却陷入了沉思,他很确信男孩儿刚刚很犹豫了,但依旧没有选择放弃。

        究竟那位卡兰先生用了什么手段,才让他克服心底的畏惧替他卖命——或者说是何等的恐惧,才让他能够对卡兰“忠心耿耿”到这个地步?

        常见的方式是威逼利诱——不过帽子这种街头小混混,应该没什么亲人可以被抓来要挟,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高额的赏金应该也不足以买到这种程度的忠诚,他也并非刀口舔血的佣兵;

        除此之外,毒药和诅咒也是常见的办法。对方是一位相当水平的施法者,办到这一点也不值得惊讶,手段多是正常的。

        不不不,这些都只是对方的手段而已,并非目的。自己不应该在这上面耗费心思,而是应该弄清楚卡兰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已经知道学院里藏着吸血鬼了,为什么还要让帽子混进来?

        如果是我的话,这么做的目的有可能是什么?

        确认具体的位置?这么做根本没意义,只要伯多禄和另外八位担任导师的巫师们还在,他就绝对进不来。

        让帽子替他去找到吸血鬼?先不说帽子有没有这个勇气,这个男孩儿在那头怪物面前能撑住五秒钟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或者说,找到吸血鬼是有前提条件的?这个比较有可能,想来伯多禄为了隐藏这个秘密应该费了不少心思,应该不止于很简单就能发现才对。

        挠了挠脑袋,洛伦继续跟踪下去。帽子确实是非常谨慎,但他毕竟不是在这个城堡生活了几个月的洛伦,想要找到能够避开对方视线的盲区和死角,并非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但就在看到帽子的身影走进主堡的时候,抬起头的洛伦却愣住了——并不是惊愕,而是一种完全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表达的心情。

        “这里是……城堡的教堂?”

        学院里是有一个小教堂的,他从来的第一天就知道了,只是从来没有去过罢了。毕竟整个巫师阶层都是出了名的不虔诚,有这样一个小教堂恐怕也只是为了应付一下教会罢了。

        现在看来,这又是伯多禄设好用来掩人耳目的圈套!

        诧异的表情慢慢褪去,得意的微笑从洛伦的嘴角扬起——他在刚刚就可以直接动手了,之所以要等到现在,就是为了确认吸血鬼的准确位置。

        换成是任何别的情况下,道尔顿或者伯多禄都不会给自己这么好的机会,并且一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的动向。

        只有今晚,自己可以在不受监视的情况下找到这里!抓住帽子的把柄和逼问真相都只是明面上的幌子,这才是洛伦真正的目的。

        溜进小教堂的帽子反手将门关上,然后插好了门栓才稍稍松了口气。不敢有任何迟疑的跑到小教堂最前面的圣十字雕塑旁,轻盈的指尖小心的在金属的雕塑上摸索着,不知道碰到了哪个机关,雕塑的中央陷了下去,多出了一个小十字架的凹槽。

        哆哆嗦嗦的解开自己的衣领,帽子从最里面衣服的夹层里掏出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圣十字挂坠,颤巍巍的就想要放在凹槽上面。

        “那是什么东西?”

        惊恐万分的帽子根本头也不回,收起挂坠就跑!却被从身后出现的手一把掐住了喉咙,还没等他挣脱就被狠狠的摁在了墙上,吊在半空中。

        “晚上好啊,帽子。”洛伦微笑着和男孩儿打着招呼,只可惜面色憋红的帽子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像是脱了水的鱼,双脚来回窜动,像是要踩到地面上一样。

        “虽然我很想把你放下来,但你应该也能猜到,为了今天晚上我筹划了多久。”微笑的洛伦理所当然的对还在挣扎的男孩儿伸出右手:“东西叫出来。”

        只剩一口气的帽子根本不敢有丝毫犹豫,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圣十字挂坠放进他手里。“诚实守信”的洛伦立刻松手,坠地的男孩儿趴在墙根边缘不停的咳嗽着,大口大口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

        摸索着手中挂坠的洛伦表情却十分的玩味——他曾经见过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就在安东尼神父的寝室里,那个被壁炉烧成灰烬的木质圣十字!

        当时自己还曾经奇怪,为什么一个神父寝室的壁炉里会有烧毁的圣十字雕像来着,现在来看自己当时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这东西当然不会仅仅是一个雕像而已。

        整个挂坠上面刻满了大大小小的符文,仅仅是排列的顺序和方式都是他闻所未闻的,证明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玩意儿,而是相当高级的炼金制品。

        被制成圣十字挂坠的魔法物品,囚禁着吸血鬼的小教堂……维姆帕尔学院,还真是在渎神的道路上走出了新高度,做出了新水平。

        “那么,接下来就是你的问题了,帽子。”慢慢蹲下来,和蔼可亲的洛伦轻轻搭住男孩儿的肩膀,绝了对方逃走的心思,嘴角挂着十分犹豫的微笑。

        “你觉得,我应该拿你怎么办呢?”

  https://www.65ws.com/a/77/77783/23250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