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千劫主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荒原之中 争占天运

第四百三十八章 荒原之中 争占天运

        五百里茫茫荒原,大雪飘飞,却又阳光惨白。

        异常的天气下,两大军队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两面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一切终于要开始了。

        辜雀脸色冷漠,拔地而起,负手飞出,稳稳落在了大旗之巅。

        在他飞出之后,韩秋、乌先生、顾南风、雪桑老妪、尹老头、轩辕德、牧魂人还有六位神阶罪兽,则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行十多人,个个气势澎湃,强大无比,恐怖的元气朝四周席卷而去。

        而与此同时,人族上空,也飞出数十道伟岸的身影,稳稳站在旗杆之上。

        辜雀双眼微眯,定睛一看,顿时了然。赢霸、殷商、黄尚、楚阿、查理六世和仇百丈,分别代表着天下八州其中的东州、地州、黄州、玄州、魔域、西州。

        楚阿当然就是玄州新任皇帝,当年的夺嫡大太子,如今的楚帝。而查理六世,自然就是西州光明国度的国王,虽然教廷当道,他依旧是一个强大的斗神。仇百丈则是魔域魔族的太上长老,也是当年盖幽之下第一人,常年替盖幽处理政事,已是人尽皆知。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五大圣山的巨头级人物,昆仑圣山玉虚宫掌教真人天虚子,大雪圣山神女宫宫主碧水仙子,离火圣山离火宫宫主红鸾,玉屏圣山碧游宫宫主通天真人,光明圣山光明教廷的最高骑士,太阳斗神阿波罗。

        单单这十一人中,便只有楚阿一人不是神阶,其他十人全是神阶高手。

        而当然不止这十人,辜雀看到了几年未见的赢都城外抱剑翁,看到了黄尚旁边站着的刀尊公羊愁。还有殷商身边的神秘老者,天虚子身旁的两位缥缈的天师,光明教廷的三位法神。

        一共加起来,足足十八位神阶强者!

        这是一股何等浩瀚的力量啊!到底有多少年,多少年没有聚集这么多神阶强者了?

        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对付辜雀!

        而这一切,辜雀看在眼中,却没有一丝表情。

        只因他还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赢都大将军秦翦,玄州兵马大元帅萧骨,地州首席供奉夏无彻......

        很多人,自己终于与他们对立起来了。

        辜雀在笑,他从来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天空大旗猎猎,两股势力,二十多位强者悬立虚空,强大的气势在来回激荡。

        轩辕德沉声道:“我至少感受到三股不逊色于我的气势隐藏在四周,三大神君,也不知道是哪里的老古董出山了。”

        大雪飘飘,赢霸一步跨出,黑色龙袍飞舞,全身紫光缭绕,王气毕露,大声道:“罪兽尽出森林,霍乱天下,杀我人族,使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天地共怒。人族厄运之子辜雀,公然站在罪兽一派,背叛人族,实乃滔天大恶!”

        他看着辜雀,冷冷道:“我赢霸作为六朝联军的暂时领导者,在此刻向你罪孽森林宣战。辜雀,你曾为我赢都流血,也算是大好男儿,若是此刻宣布投降,或许我等能饶你性命。”

        话音惊破天地,传遍四方,天地之间竟然涌起一股浩然正气,直朝人族联军而去。

        而辜雀已然出声道:“自神魔大陆诞生以来,这片天地之中便有人族、兽族之分,每一个种族都是这片天地的一份子。罪兽之中有恶者侵袭人族,人族之中也有恶者屠杀罪兽,这是个体与个体,绝非整体与整体。”

        辜雀的声音淡然无比,缓缓道:“万族同存,此乃天道。我辜雀虽未人族,却心怀天下,平视各族生命。有罪者,以罪论处,该杀则杀,但若以偏概全,一兽犯过,诛灭全族,便是大错特错了!”

        他看着赢霸众人,冷笑道:“你们个个智慧卓绝,岂会不懂得这个道理,我看你们分明是以报仇之名义,行屠杀之事实,其目的,自然是想要夺取罪孽森林中那无尽的资源。”

        话音震破天地,四方无数气运竟然又开始朝辜雀这边流转过来,两方的气势,竟然在天空不断汇聚,相互碰撞。

        两军交战,最在意的就是气势和天运,所以师出有名,战士心头才会有坚持,这决定着很多东西。

        赢霸一笑,缓缓道:“论口灿莲花之能,你辜雀敢认第二,恐怕天下也无人敢认第一了。但罪兽一盘散沙之时尚且入侵人族,如今聚集在一起,以后恐怕变本加厉,要开占我人族疆土了。”

        他淡淡道:“罪兽大多智慧低下,没有思想,只知进食生存,极具攻击性。而我人族,生来便有高级智慧,所以才能学习天下大道,才能保证善良与和平。你把人族和罪兽相提并论,实在幼稚至极。辜雀,我劝你还是卸下大旗,否则我人族大军踏来,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辜雀听闻此话,不禁大笑而出,道:“人族有智慧,所以为利益做恶事,罪兽无智慧,所以为生存做恶事。二者比较,谁又比谁高尚?赢霸,亏你常谈天地大道,却没想到眼光如此狭隘。六百万联军如何?我数千万罪兽在此,岂由你们猖狂?”

        此话一出,数千万罪兽齐吼,声势惊天,无数气运席卷而来,一个个罪兽精神振奋无比。

        赢霸再次跨出一步,淡淡道:“卧榻之侧,岂容罪兽安睡?为帝者,自当要为万民着想,把一切的危险因素全部消灭。辜雀,两军交战,拼的不单单是士兵战力,你看到这一个个伟大的强者了吗?他们便足以殒灭你们所有高层,那时候剩下的罪兽,又算得了什么呢?”

        辜雀一笑,不禁道:“噢?强者?我们没有强者吗?”

        他说着话,背后众人稳稳踏出一步,全身气势惊天,搅动风云变幻。而赢霸背后的十多位神阶走出,顿时又把天地气运揽了一部分过去。

        辜雀和赢霸言语争夺气运,竟然不分上下。

        天运各自难争,但谁都不想放弃,赢霸沉声道:“你背叛人族,也想要上天气运?”

        辜雀笑道:“你想要血流成河,也配要上天气运?”

        赢霸道:“既然难分胜负,不如一赌,如何?”

        辜雀道:“赌什么?如何赌?”

        赢霸放眼四周,忽然笑道:“就赌强者之战!”

        辜雀一笑,摇头道:“可以,但必须公平!”

        赢霸哼道:“各自派出五大神级高手,分别对战,赢则得天运,如何?”

        辜雀冷冷一哼,不禁道:“你是看准了我罪兽神阶不如人族神阶么?呵呵!”

        赢霸傲然道:“罪兽天赋异禀,未必就怕了人族神阶,你辜雀既然有面对天下的魄力,敢不敢接下这一赌?”

        辜雀沉默顷刻,忽然笑道:“好!我辜雀便和你一赌!赌这天地气运,三胜则胜!”

        “很好!”

        赢霸大手一挥,天地气运已在双方上空,人族各大强者对视一眼,五道强大的身影已然激射而出。

        辜雀瞳孔一阵紧缩,这五人赫然便是太阳斗神阿波罗、刀尊公羊愁、昆仑圣山玉虚宫掌教真人天虚子、离火宫红鸾宫主和玉屏圣山碧游宫宫主通天真人。

        这五人,乃是那十八人中,最强大的五人。

        阿波罗与公羊愁自不必多说,神阶巅峰,无限接近于神君的存在,天虚子、红鸾宫主、通天真人,则是圣山之主,自然不是简单的神阶。

        而自己身后这六大神阶罪兽,说实话,还真不是这五人的对手。

        但是必须赢!

        对方强者如云,自己本就处于弱势,若再无天地气运加身,此战必败无疑。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忽然抬起头来,淡笑道:“刀尊公羊愁,你是黄州公羊世家的人,也并不属于皇室一族,为什么也跑来这罪孽森林了?”

        公羊愁淡淡道:“罪兽侵犯大陆,人人得而诛之,我公羊愁未必没有正义之心。”

        辜雀笑道:“可我辜雀如此做法,岂非更有利于和平?”

        公羊愁面无表情道:“我不懂那些高级的谋略,我只修刀,既然来了,便一定要做事情的。”

        “很好。”

        辜雀眯眼道:“意思是,你是因为个人情感义节而来的,对不对?”

        公羊愁眉头一皱,看了辜雀一眼,沉声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辜雀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忽然厉声道:“公羊愁!你也配做刀客!”

        声音传遍天地,公羊愁不禁身体一震,脸色一沉,寒声道:“你说什么?”

        辜雀大声道:“出尔反尔的懦夫,不讲诚信的卑鄙之徒,你也配做刀客?你也配得起你手中的刀!”

        公羊愁变色道:“你胡说什么!我公羊愁心诚无比,何以当不得刀客二字?”

        辜雀冷笑,眯眼道:“既然如此,你还不过来?”

        “啊?你说什么?”

        辜雀已然笑出了声,大声道:“这么快就忘了?法祖之墓中,你以命劫之境,和我打赌三招,若败了,便做我三月刀童!你多次说,下一次见面,则为我刀童,既然如此,还不过来?”

        此话一出,人族众人尽皆变色,赢霸急忙道:“公羊刀尊,万万不可啊!大义面前,不拘小节,说得通的!”

        “哈哈哈哈!”

        辜雀大笑出声,沉声道:“刚才他已然说清楚了,他不因大义而来,只因个人义节而来。”

        他看向公羊愁,淡淡道:“公羊愁,你是这片大路上所有刀修敬仰的存在,你每一个行为都被大量的修者效仿。今日,你是信守诺言,堂堂正正呢?还是因为外界压力,而选择逃避?甚至一刀杀了我辜雀,就没人知道了。”

        黄尚也不禁急道:“公羊,万万不可!此乃天运大事,你一人变卦,很可能产生可怕的逆转啊!”

        “不必再说了!”

        公羊愁冷冷看着四下众人,大雪飘飞之下,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忽然拔出刀来,大刀直指苍天,厉声道:“我公羊愁三岁握刀,便立下誓言,一生心诚,以诚立刀!什么天运大事?与我何干?我只知道,一个刀客,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任!否则,我便不配握这把刀!”

        他看向辜雀,咬牙道:“你这人虽然卑鄙无耻,但说的话却是事实,无论你是不是利用我,这毕竟是我说出的话,我该为此担当!”

        他说这话,大步朝辜雀走来,稳稳站在了他的身后。

        而辜雀,则是颇为不爽,你麻痹你说谁卑鄙无耻呢?

  https://www.65ws.com/a/77/77643/328501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