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千劫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叹昔年往事 指余生坎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叹昔年往事 指余生坎坷

        十多位生死之境同时出手,全力轰杀,招招拼命,恐怕连轮回之境都要暂避锋芒,更何况区区正阳子?

        在几个呼吸之间,他已然被轰得连渣都不剩了。

        辜雀等人对视一眼,不禁重重松了口气。

        辜雀右手一挥,泣血短刀已然落入手中,他对着几人抱了抱拳,沉声道:“多谢诸位师兄相助,辜雀总算是死了,这泣血神刀乃是神女宫之物,我暂且留下,等师尊出关,再交由他处理。”

        众人点头,苍溪子道:“如此再好不过了!此子作恶多端,今日总算殒命,但终究还是要向掌教真人说一下的。”

        辜雀点头道:“不错,等我大婚一过,我立刻向师尊说明情况,至于此人,我暂时先将他们关押起来吧!毕竟婚礼重要。”

        众人等人顿时大笑出声,苍溪子道:“我等就先回去为两位师弟处理后事了,唉......都怪我都大意,冲撞了师弟的喜事,罪过罪过。”

        “无量天尊。”

        辜雀一叹,道:“诸位师兄客气了,谁能想到这魔头如此大胆呢!”

        众人行礼,缓缓转身,一时之间,也有萧索之意。

        而辜雀等人对视一眼,额头已然流出冷汗。

        实在太惊险了,若不是顾南风忽然狸猫换太子,那自己等人面对这十多位生死境的高手,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宁丁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朝前走去。

        那边,是柳韵的位置。

        辜雀一叹,却是没有制止。

        时值九月,秋杀未起,或许是因为元气激纵,林中已然铺满了落叶,而更多的树叶依旧在落。

        长风忽起,漫天残叶卷舞,簌簌而下,竟颇有萧瑟之意。

        众人在走,走在林中,或许是因为杀意激纵,四周已无鸟鸣。

        天地寂静,宁丁已然停住。

        前方,一个消瘦的身影静静躺在地上,落叶已然铺满了她的身体。

        她嘴角有血,胸口有血,头发披散,衣衫褴褛,但却远比生前安详。

        毕竟是命途多舛,毕竟是一个凡人女子。

        她自私,她爱慕虚荣,但这一切都将随着她的死亡,静静沉埋于厚土之中。

        辜雀并不怪她,她也并不值得让人恨。

        她不害人,只是失去了理智。

        宁丁缓缓跪在地上,把长剑骤然倒插而下,重重磕了三个头。

        无法理解的礼节,磕头是情,而长剑倒插,却又是致敬之意。

        这代表着宁丁复杂的内心。

        他不止有悲伤,也有慨然,也有挣脱之意。

        他并未用剑,而是用手,用手在地上掏出了一个大坑。

        然后把柳韵抱起,轻轻放了下去。

        双手把泥土捧起,缓缓洒下,非但是埋葬柳韵,更是埋葬曾经的那段记忆。

        他手中已有剑!剑光闪过,巨树断裂,一块剖出的木板已然稳稳插在坟前。

        他提着剑,手却在颤抖。

        墓碑之上的字,到底该刻什么呢?亡妻?挚友?

        他不知道,于是他站了起来,淡淡道:“宁丁将来剑道若成,必来此处,填下今日所欠之字。”

        剑道若成这一句话极难理解,有的人生死之境剑道便成,有的人直到命劫还未成剑道。

        但宁丁这句话的意思,至少是有资本上这昆仑圣山玉虚宫!

        “走吧!”辜雀缓缓道。

        宁丁道:“接下来怎么办?我的事已然完成,但我还不想走,我想帮你。”

        辜雀笑道:“怎么办?当然是成亲!”

        他大步离开,笑声越来越远,也越来越苦涩。

        天色已晚,黑云流动,时而月出星移,时而狂风呼啸。

        天气如人生,阴晴不定,没人知道下一刻会遭遇什么,辜雀已然习惯了世事无常的变化。

        但毕竟是人,毕竟容易胡思乱想。

        他想的是溯雪,她此刻应该睡得很不安宁,因为明日便是她成婚的日子,而他的新郎是自己。

        而自己又何尝是“自己”?

        若她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会如何?会不会也如柳韵一般?

        他不禁猛然握住了手中的刀!

        这把刀就像是他命运的咽喉!他捏稳了、攥紧了,才会觉得踏实。

        他绝不想尽力宁丁所经历的一切!但他正在向这一步走去!

        “何必担心?一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宁丁的声音传来,他手中依旧有剑,但也有酒。

        他正喝着,只是两个时辰未见,他脸上已有胡渣,他像是老了。

        辜雀接过酒壶,猛灌了几口,只觉烈辣入喉,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他笑道:“怎么安慰起我来了?你自己如何了?”

        宁丁慨然一叹,缓缓道:“还能如何?往事如风,看不见抓不回,也只能回味当时吹风的感受了。”

        辜雀道:“你念着她?”

        宁丁叹道:“我与她青梅竹马,从记事开始便认识了,家里都穷,非但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还要受其他人欺负。她娘是傻子,他爹醺酒,一喝醉了就打她娘,有时也打她。所以我从小就发誓,一定要成为剑客,我要保护她!”

        辜雀喝着酒,他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身体弱,家里也穷,父亲早亡,母亲含辛茹苦养大自己。

        活生生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

        他又开始喝酒了,酒很辣,足以让心麻木。

        宁丁也抢过来喝了一口,喘着粗气道:“于是我开始练剑,家里买不起剑,请不起师傅,我便用木棍,一个人胡乱练。虽然不懂剑招,但是我知道,只要快,便可以杀人!”

        辜雀沉声道:“不错!剑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接触到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了。”

        宁丁道:“每天手臂都发肿,腰也发痛,我咬牙坚持过来了,我发誓要带她脱离苦海。直到十二岁那年,我被城外一个老捕快看中,教了我几式粗浅的剑法!但我就是用这几式粗浅的剑法,杀了人!杀了不少的人!”

        辜雀心头一震,也不禁有些佩服宁丁的毅力。

        宁丁道:“镇上我待不下去了,我终于走了,我让她等我!我前往殷都学院求学,没人挡得住我,谁都被我打败了,甚至连那个面试的老师都被我一剑刺伤。所以我没能考上,我回来了,于是就知道了她被掳走了。”

        辜雀一叹。

        宁丁道:“我不能怪她,因为这世界从未给她温暖,又凭什么要求她足够温柔,足够懂事?我只恨我自己不能用这把剑,把世界捅破!”

        辜雀理解这种感受,因为他也承受过爱人死去的痛苦。

        时间已然很久了,冰洛已死了四年了,但那一幕依旧在心中回荡,每一次回荡都足以让人心痛。

        他也曾想过,不止一次想过,自己为什么这么弱?

        但理智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没有这么简单,所有的地位、实力都必须要用汗水去堆积,用鲜血去浸染,用命去拼。

        所有的所有都不会从天而降,就像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只有积累足够了,才会有收获。

        所以他虽然急切,但他终究在一步一步的走,从天州到神州,从神州到赢都,从赢都到玄州,从玄州到地州。

        路走的越多,经历的越多,人自然就会变得强大。

        谁也不知道,这些阅历,到最后会给人怎样的馈赠!

        如宁丁,他的经历,也会给他馈赠。

        宁丁放下了手中的酒壶,沉声道:“我要跟你去神都!”

        “嗯?”辜雀眉头顿时一皱。

        宁丁道:“韵儿走了,我再无牵挂了,我要去见识见识天下第一大城的风采,我也想去看看天下最优秀的青年强者!我要参加圣地会武!纵然不敌,也能获得一身感悟!”

        辜雀点了点头,道:“不错,圣地会武你确实应该去,但你要想好,跟着我会有危险。”

        宁丁大笑道:“辜雀的大名早就听过了,危险么?我正想遇到危险。”

        辜雀一笑。

        他当然知道宁丁的想法,柳韵死了,他心中有气憋着,想要杀人饮血!

        自己何尝心中没有一口气憋着?何尝不想杀人饮血?

        “这易容阵法是否可以瞒过天虚子?”辜雀淡淡出声。

        宁丁眉头一皱,忽然朝后一望,只见回廊之中空空如也,良久之后一个身影才站了出来。

        顾南风皱眉道:“你小子是怎么知道老子来了的?我虽然远未到达巅峰,但也不该是一个寂灭之境的人可以察觉到的。”

        辜雀淡淡道:“持剑谱,观山河云变,我于巨鹿山巅枯坐十日十夜,灵识愈发敏感了。”

        顾南风摇了摇头,道:“瞒不过的,阵法终究不过是道而已!其他人看不出来,是因为他们阵法造诣不如我,同时也没有自己道。而天虚子已是神阶,当然有自己的道。”

        辜雀道:“我无法预测他是否会出关,若是真的驾到,你就算摆明身份,也要拦住他。”

        顾南风皱眉道:“他是洞喜子的徒弟?”

        辜雀道:“是,他是洞喜子道君最年轻的徒弟。”

        顾南风道:“既然如此,以我和洞喜子的交情,他还必须给我几分薄面!否则他以后见到老师傅可不好交代。”

        辜雀叹了口气,看着满天星辰,道:“一切就在明日了。”

        宁丁道:“之后的计划是什么?”

        辜雀叹道:“不知道,无论我与溯雪结果如何,反正都要尽快下山。”

  https://www.65ws.com/a/77/77643/328492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