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跛脚相公 > 第35章 春风楼宴

第35章 春风楼宴

        “恩”薛青随口回答,当然要带着她去,从之前她遇袭那件事后他就下定了决心,今后不管去哪里,都不会再丢下她一个人。

        “夫君,你真好!”宋夕颜闻言开心的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眯起一条线,又猛地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突然被亲的薛青一下子僵住了,他斜眼看着宋夕颜,心头突地燃起了一把火,顷刻间就燃烧掉了他理智,他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紧盯着宋夕颜的眼睛里一股浓浓的□□在蔓延。

        说起来他都已经好久没碰过自家媳妇了,从他上次决定出发去江州之前,一直到回来后媳妇受伤,他心疼的要死只能暗自忍受那老是汹涌泛滥的*,现在憋得都快内伤了。

        宋夕颜眨巴着眼看着他,感觉他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太对,变得很有侵略性,收在她腰上的手也已经越来越用力。

        现在媳妇的伤应该好了吧!薛青想着,压抑不住心里的急火,直接抽掉自己的腰带,火热的吻细细碎碎的落在自家媳妇的耳后,一只手搂着媳妇的腰就把媳妇抱起,不管不顾的就往床边走。

        “唔……”最后被压在床上吻住嘴唇的宋夕颜双手伸出抱紧了薛青的脖颈,身体也在薛青的撩拨下渐渐火热起来。

        “你轻点……”一吻结束,好不容易得到呼吸的宋夕颜,大口喘息着赶紧来了句,估计他是憋的太久了,让她莫名感觉今晚会很可怕。

        “怎么了,压到伤了?”薛青一听这话却猛地顿住,语含担忧的火急火燎把她翻过来压在他身体上面reads;。

        “呃……”宋夕颜视线转换,看着下面薛青的脸愣住了,对方含着担忧跟隐忍的视线让她莫名有点心虚,不敢直视。

        “你这个妖精!”薛青用手按了按她的背,看她没反应就知道她身体没事,粗重的呼吸带着咬牙切齿喷在她脸上。

        一股火再次不管不顾的燃烧了起来,他不想再忍,借着这个姿势,直接把自家媳妇给办了。

        暧昧的喘息声跟□□声不知道响了有多久,天上的月亮都羞得躲到云层后面去了。

        “恩……我……我啊……不行了,放过我吧……呜呜……”宋夕颜已经记不清薛青到底要了多少回,五次还是六次?这个狗屁的姿势实在是太伤人了,她实在忍受不住,只好带着哭声求饶。

        “乖……”薛青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随着一声声喘息,他动作慢慢小了起来,然后抱着她的腰翻了个身,把她压在下面,继续努力耕耘起来。

        “唔……”我是让你停止啊!宋夕颜眼里含着生理性泪水,欲哭无泪,却也无力拒绝,只能任他一遍遍索取。

        漫漫的长夜里,月亮时而被云层掩盖,时而露出清丽无双的娇容,这样反复交替了不知道多少次后,这间农家小院的室内,暧昧声才终于慢慢平息了下去。

        且不说第二日宋夕颜起床后递给薛青的埋怨眼神,在这一片美好,百花盛开的无限春光里,已经决定好要去江州的两个人开始着手准备。

        当然在去之前他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处理,那就是薛平的案子即将在后天开堂审理。不过因为夫妻俩个早就托了关系找了刘举人帮忙维系案情,现在薛平夫妇也已被捉拿归案,那最后审理的结果自然也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所以对此夫妻俩倒也不怎么担心。

        很快就到了案件开申那一天,刘举人一大早就派人把夫妻俩直接接到了县城里,直送到县衙门口后才挥鞭离开。

        “威~武~”衙门红色的厚重木门被推开,露出了县衙正中间的县令公案,以及椅子后面正上方的明镜高悬四个大字。

        在衙役们一片并不响亮的威武声中,长的肥头大耳的陈广仁一拍惊堂木,灰头土脸的薛平夫妻俩就被带到了大堂里。

        宋夕颜抬眼看去,只见薛平身上带着几道鞭伤的血印,神情萎的顿,目光而呆滞绝望,全然不复当时的冷酷狠心,也早没了刚被抓时的愤恨,看来在牢里被教训的还挺彻底。

        而跪在一旁的柳冰冰身上则没什么伤,她神情愣怔,只是一直在小声喊:“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不要抓我……还我银子……”

        那声音悲切而凄厉,要是不明真相的百姓在场,恐怕就要为她叫不平了,可是今天县衙周围并没有在围观的百姓。

        “啪!”陈广仁猛地拍了下惊堂木,摇头晃脑的严肃道,“薛平夫妇不孝父母,罔顾纲常,从而害自己父母相继去世,因其情节极其恶劣,现本官判其发配边关,永世不得再回家乡!”

        连审理都没审理,就这样直接判案了?

        薛青本来正站在堂外等待宣召,可没想到陈广仁动作居然如此神速,这案子连审都没审,原告都没有叫出来,看也不看下面跪着的两个人,就直接判了案。

        当然他并没有提入室劫掠的罪,直接用了一条不孝父母就把薛平夫妻俩给定了罪,充了边。

        他心想,劳资又不傻,要是审案时他提到了入室抢劫的罪名,那赃物呢,一百两银子岂不是还得还给薛青啊reads;!

        “退堂!”旁路阀完毕,甩下这一句话后,陈县令就支撑着自己略显圆滚的身体晃悠悠的就离开了大堂,掀开帘子直接进了后堂。

        在案子判决之后,薛青本来心情还有点复杂,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哥哥,就算这几年对方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那一起走过的亲情岁月他却不能当它不存在。

        但正好这时候刘举人已经差人来接他们了,说是刘举人在县里最大的酒楼春风楼下已经备下了酒席,现在邀请他们夫妻前去赴宴。

        再顾不上那一丢丢的感伤,薛青无奈的跟宋夕颜一起坐上马车前往春风楼。

        要是他没算错的话,这顿饭应该是他们请刘举人吃才对,怎么现在角色颠倒了。

        “哎呀,薛小兄弟,大哥终于等到你了,这是弟妹吧,长的真漂亮!你们快进来,快进来,大家都已经恭候多时了!”他们夫妻俩这才刚下马车,刘举人就笑嘻嘻的接着他们说道。

        “刘兄太客气了!”薛青扯着嘴角回了一句,他的木讷症让他实在不知道说该说啥好。

        “哈哈哈”刘举人朗声大笑,“看小兄弟你这话说得,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兄长我请你吃个饭还不行了?”

        “自然是……行的!”薛青觉得有苦难言,但又不能直接拒绝。

        他倒是想开口说这顿饭我请了,但荷包却不允许他这么做,这县里最大的酒楼确实名不虚传,他曾经听人说,来这里吃顿饭也要十来两银子,那像今天这样的宴席,估计要掏空他的家底才能付得起钱了。

        “这位就是薛小兄弟了吧?”刘举人带着薛青跟宋夕颜刚进了包厢,一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就立马站起身笑着询问。

        “薛小兄弟真是年轻有为啊,仪表堂堂啊!”有人跟着附和。

        “而且没想到薛小兄弟的妻子居然会如此漂亮贤惠,小兄弟真是有福啊!”

        “大家过奖过奖!”薛青无奈的应承着,让他打仗去还行,让他对付这个场面,真是要他的命啊!

        “几位叔伯谬赞了,阿青现在还年轻不晓事,以后少不得还要请几位叔伯多多点拨。”宋夕颜在一旁不得不撑起得体的微笑,应付几个人的打量。

        “呵呵,言重了,这都是应当的嘛!”一听宋夕颜这么说,大家赶紧笑着表态。

        “大家这么客气干嘛,都坐都坐,薛兄弟你坐这边……”刘举人笑呵呵的把薛青跟宋夕颜的座位安排好。又指着手边的一个富商打扮的中年男人,“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秦氏商行的秦老板。”

        “久仰……”两人互相礼貌的拱手后笑着坐下。

        “这位是典当行的钱老板……”刘举人又指着一个略胖的满眼精光的中年男人说道。

        “……”

        “还有这位是……”

        刘举人把所有包厢在坐的几个人都介绍给了薛青,薛青也看出来了,今天在座的几位全是平阳县城的富贾跟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对待薛青的态度也是有的客气,有的冷淡。

        “还有最后这一位薛兄弟你肯定想不到是谁?”介绍到最后,刘举人还故作玄虚的卖了卖关子。

        “是谁?”薛青配合的问道,看着在座中唯一剩余的一位,穿着儒衫留着山羊胡,一派儒雅不凡的中年高瘦男人。

  https://www.65ws.com/a/74/74943/221035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