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跛脚相公 > 第31章 光天化日

第31章 光天化日

        “我自己可以走!”出了薛二婶家门,薛青看宋夕颜一步步挪得艰难,就开口说要背她,却被宋夕颜拒绝了。

        宋夕颜瞅了瞅他,他一只脚还跛着呢,自己一个人走起路来都是一深一浅的,要是背着她那还怎么保持平衡。

        “听话,快上来!”薛青略显不耐的说了句,身子半蹲着,语调是不容置疑的,可又是那么低沉温柔。

        这姿势感觉像是在求婚呢,宋夕颜不想再决绝,小心的爬上他的背,忽然忍不住抿起嘴笑了起来,背后的伤随着她的动作突突的疼,但她依旧扬着嘴角,笑的很满足。

        薛青的背很宽厚也很温暖,一路上也在尽量保持平衡,让趴着的她感觉稳稳的,很可靠。

        他人也是偶尔有些别扭,但却一直很稳重很可靠。

        “我给你唱首歌吧!”伏在薛青背上的宋夕颜感觉心情很好,突然兴起说了句。

        说完她也不等薛青反应就自顾自的轻声哼了起来:“有繁星,在天空,忽现忽隐,有月影,在水面,漂流不定在黑夜孤单的一点微光,不在乎谁看到我在发亮,风吹起满天云有不同方向,再多苦再多痛我仍要飞翔”

        这是一首她在上一世听到过的一个动画片的片头曲,小女孩的童音纯真中带着稚嫩的让人心疼的坚强,让她一下子就记住了。

        虽然已经时隔那么久,跨过了那么多岁月,上一世的好多歌曲也都被她淡忘,但这首歌她却始终记得清楚。

        薛青边缓慢的走着边听着她哼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宋夕颜一直晃来晃去的,让他很难保持平衡。

        于是他猛地使劲把她往上面甩了甩,又伸出一只手在她屁股上狠拍了一下。

        “你干嘛?”正唱的开心的宋夕颜屁股一疼,不满的说道。

        “不干嘛!”薛青语调正常的回答,脚步一下下仍是很稳健,仿佛刚才伸的那下手只是错觉。

        这个大闷骚!宋夕颜郁闷的想。

        好不容易到了家,宋夕颜马上着急的从薛青身上滑了下去,拐着脚开门进屋,又快声对薛青说:“阿青你快去找找,看看厨房罐子里的钱还在不在?”

        她依稀记得那天薛平夫妇走时只抢走了她的钱箱,就匆匆离开,却不知道她的钱箱跟薛青之前交给她的钱是被她分开放的,并不在一处reads;。

        “没事,钱没有了可以再挣!”薛青以为她还在想之前的事,就耐下性子低声安慰她。

        宋夕颜郁闷:“谁跟你说这个,你去看看在厨房的柜子最下层,罐子里钱还在不在,我记得他们当时没拿走!”

        这事她一直没跟薛二婶说,因为怕她顾虑薛平,毕竟薛平跟薛青一样是她跟二叔的亲堂侄,她这些天也表现的明显有些纠结犹疑,一直没提要不要去报官或者去找村长的事。

        “好”薛青拧了拧眉,利索的转身到厨房里开始翻找。

        罐子确实还在,里是装着零零碎碎差不多一百二十两的碎银,是薛青的积蓄,而他们夫妇这才回家这么些日子,手里的钱差不多已经花去了一百两了。

        “幸好还在……”宋夕颜松了口气,没有这笔钱他们以后的生活会难过很多,因为很多时候赚钱也是需要本钱的。

        “晚上想吃什么?”薛青在一旁看着,随口问了一句。

        现在的他只要一想起他不在时发生的那件事,他那个畜牲大哥,就恨得要死,恨不得从来没有跟这个哥哥有过兄弟缘分。

        还有就是他上次顾及着爹娘,就只打了他一顿的教训,看来还是太轻了,并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才会继续猖狂,还伤害到了宋夕颜,这一次他一定会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终身难忘的代价。

        “恩……想吃肉片粥。”宋夕颜犹豫了一会回答,又拿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你会做?”

        薛青挑眉瞥了她一眼,意思是她太小看她了,转头就开始忙活起来。

        两刻钟过后,看着桌子上香气扑鼻的肉片粥,宋夕颜惊呆了,天知道她一直以为薛青不会做饭,还担心他做的饭能不能吃,结果没想到,他做的饭不仅看起来好看,吃起来味道也很不错。

        “你打算怎么办?”肉片粥鲜香柔软,宋夕颜吃了一会儿粥,忍不住开口。

        “去报官!”薛青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想也不想的随口回答。

        报官能管用吗?宋夕颜看着他等他解释。

        “放心吧,我们从京城回来之前,将军曾亲手交给我一封信,到时候我把信拿出来给县令看,肯定就没问题了。”

        “嗯”宋夕颜点了点头,这样就好,她就放心了。

        吃过饭后,宋夕颜可怜兮兮的缩在被窝里,皱着眉头开始喝药,被药苦的直吐舌头:“好苦!”

        他回来之前她不是喝过两天了吗,还没适应?“知道苦就好,以后遇事不要逞强”薛青瞟了她一眼,动手塞了一个蜜饯到他嘴里。

        这蜜饯还是他从江州带回来的呢,本以为宋夕颜会喜欢,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哪有逞强!”宋夕颜苦着脸嚼了嚼蜜饯,不满的反驳。

        她是没有逞强,如果当时她逞强的话,那现在的他估计就再也看不到了她了,薛青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一想到那种可能,他就觉得痛苦的想要毁掉自己。还好……

        再一次责怪起自己的任性妄为的薛青。

        “这个药还要擦?”看着薛青拿出一罐药酒宋夕颜又缩了缩。

        薛青用眼光瞥她,两人眼睛僵持了一会儿后,宋夕颜无奈的只好再次脱掉外衫躺在床上,露出了差不多□□着的后背reads;。

        薛青督了督那一片白皙光滑,手顿了下才顺当的倒出酒到掌心,开始用力给她一点点揉开淤青。

        “唔……”薛青的力道有点大,宋夕颜趴在床上,痛的两只手在身侧紧紧攥住了身旁的被子,咬紧牙关直哼哼。

        薛青听到她的哼声手顿了顿,敛眉再次揉起来,只是这次加快了速度。

        最后等到药酒全部擦好,宋夕颜已经浑身虚脱的趴在床上,头上布满冷汗,一动不动。

        薛青给她盖好被子后,走出了门,看着有反应的下半身无奈,明明揉药酒的时候他很是心疼,但却挡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尤其是那一声声带着浓重呼吸的闷哼,听着他就觉得浑身燥热,□□沸腾。

        也是,他们这对小夫妻才成婚没多久,正是蜜里调油,血气方刚的时候,这一分别就是半个月,他肯定是憋的不行!

        第二天薛青再次把宋夕颜送到二婶家,就准备动脚去县里报官。

        “阿青,你真要去啊?”薛二婶拉住他担心的说,县里的县令陈广仁一向喜欢贪污受贿,滥用私权,偏偏上头有人,也就无人去管,这事儿整个县城的人都有耳闻。

        “没事的,二婶,我认识县上的刘举人,想必他不会太难为我的。”薛青解释。

        “那你小心点!”薛二婶无法,只好叹口气让他离开。

        县令陈广仁确实*,到了县城薛青才知道,衙门的小吏们也都个个上行下效,他本来准备去递状子的,但是大白天的却没有人在当值,他等了很久后还是没等到人,便准备去衙门前击鼓鸣冤。

        “咚咚咚……”

        如闷雷一样的鼓声响一会儿后,县衙里才传来一阵骚乱声。

        “嘭!”的一声,衙门的大门从里面被推开。

        “哪个小子在击鼓鸣冤,不知道大爷们都在睡觉啊!”门一开,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高大捕快衣衫歪斜的出门怒骂道。

        “草民有冤屈,还望县令大人为草民做主!”薛青拱手说道。

        “什么天大的冤屈,不去前头递状子跑来击鼓?”络腮胡剃着牙不屑的回道。

        薛青神情凝住,在大厉朝,普通百姓要报官一般都是先呈上状纸,经过几道审核后状子才会出现在县太爷的案牍上,县太爷才会开始办理。也只有重大冤屈的人才会直接击鼓鸣冤,这样县太爷一听到鼓声就要开堂审案。

        “草民去过前堂,可前堂一直无人,无奈之下草民才会直接击鼓……”

        “无人你不会一直侯着,县太爷公务缠身岂会为你这等小民烦扰,还不快速速退走,小心治你妨碍公务之罪。”大胡子不耐烦的冷笑道,一大群衙役适时的出现在他身旁,手持刀剑,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大哥,就是这小子击鼓鸣冤?”一个衙役站在络腮胡身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除了这贱民还有谁!”络腮胡不屑。

        “要不要小的们教训他一顿?”随着那衙役的话,一群人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薛青气闷极了,早知道陈县令不是个好东西,没想能嚣张到这种程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就能纵容衙役们围殴百姓。

  https://www.65ws.com/a/74/74943/221035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