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跛脚相公 > 第12章 因果报应

第12章 因果报应

        “在……呼呼……”阿宽喘着气,还没来得及说出具体的地址,眼前就突然多出了一大片阴影。

        “怎么了?”薛青手里拿着砍刀,背上背着一捆柴火,进门看到宋夕颜跟她面前的阿宽,就随口问了句。

        “阿青”宋夕颜看着薛青,神色凝重中带着焦急,“听这个小男孩说二婶跟钱婶子打起来了,你快跟我一起去看看!”

        薛青脸色立马一沉,一只手利落地把柴火扔在地上,冷静的说了句:“你先别急,钱婶子家我去,一定不会让二婶吃亏的,你现在去找村长,请他来钱婶子家帮忙主持公道。”

        “恩,那你注意安全。”宋夕颜担忧的看了他一眼,交代了一句脚步些匆忙的跑出了门。

        村长家她是知道的,之前她曾听薛二婶无意间提起过,说是位于村子东头,那间最大最气派的房子就是村长家。

        宋夕颜离开后后,薛青沉着脸站在原地,双眼如鹰般冰冷地快速扫过四周,最后在猪圈的一个角落里停下,他脚步微跛,却步伐稳健的快速走过去拿起了原本放在那里的一根手腕粗的棍子,右手握紧,气势汹汹地大步走出了屋子。

        “你是去钱婶子家吗?”终于喘匀了气的阿宽对着薛青经过的脚步问了句,谁知那人却像没听见似的理也没理继续飞快走着。

        阿宽有些气急的跺了跺脚,跑着跟了上去,“哎!青叔,我也要去,你等等我!”

        一刻钟之后。

        “村长,就是这里,钱婶子家,你快进去看看吧,也不知道二婶她怎么样了!”宋夕颜有些心急的指着眼前的几间瓦房跟土砖院墙组成的农家小院对身旁胡子都白了的村长说道。

        “恩,咳咳,宋氏,你先别急。”村长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摸了摸胡子,略微佝偻着背慢声说道。

        宋夕颜听了此话只想翻白眼,她怎么能不急,天知道原来薛家村的村长是这么一个六十来岁的小老头,走起路来慢悠悠的,就这么百来米的路他居然能一步一步挪到现在,都急死她了都。

        村长踱着步子,脸上的神情慢慢变得有些郑重,一股威严的气势从他身上透出来,心下却有些疑惑,宋氏不是说桂嫂子跟钱嫂子打起来了吗,他在这儿门口怎么听不到一点动静?

        疑惑间他很快走进了院子,可在看到院子场景的一瞬间他愣住了。

        宋夕颜跟着走进了院子,她身边是几个听说了此事一起跟过来帮忙的汉子,几个人一看到眼前这一幕也全都愣住了。

        只见在这还算宽敞的院子里,砖瓦盖成的堂屋门前,钱婶子跟钱氏孙氏婆媳三人畏缩在一起跟鹌鹑似的一动不敢动,头都低的低低地,看起来乖顺的不得了。

        而就在这几个乖巧的过分的女人对面,薛青身体挺的笔直,身强体壮,勇猛果敢间自有一番震撼人心的气场。

        他右手持棍而立,眼神冰冷而犀利,一张刚毅的脸上看似漫不经心,周身却充满了肃杀之气,仿佛一只凶悍嗜血的野兽,马上就要冲过去大开杀戒,让人看着就胆战心惊!

        而在他身后的院子里,赫然是一堆已经被砸的变成一片废墟的杂物,看起来就像经历了一场大战。

        “二婶,你怎么样?”宋夕颜只愣了一眼就回过神,神色焦急的冲过去扶起蹲坐在一旁地上看起来凄惨无比的薛二婶,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咳咳”薛二婶披头散发,一张微胖的脸上被打的满是红肿,下巴肿得老高,身上的衣服也有好多处被扯的稀巴烂,衣摆的地方更是布满泥印,形容凄惨。

        “这群杀千刀的黑心婆娘比我还惨的多,呵呵……嘶”就这样,薛二婶冲着宋夕颜得意的笑了笑,笑得很傻,只是这一笑牵扯起了她嘴边的伤口,让她疼得不断吸气。

        宋夕颜看着眼前的薛二婶,心中无语,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心情笑!

        她担忧的开口询问:“二婶你有没有哪里疼得厉害?腿没事吧?能站起来吗?有没有伤到骨头?”

        “没事没事……”薛二婶吸完气,冲宋夕颜摆了摆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印就站了起来,看上去并无大碍。

        这样宋夕颜就松了口气,看来二婶虽然看上去惨了点,但其实都是皮外伤,那她就能放心了。

        她转头看了眼薛青那边,薛青正在跟村长对峙,不知道刚才几人说了什么,村长这会儿明显被气得不行。

        宋夕颜皱了皱眉头:“二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跟钱婶子她们怎么会突然打起来了,出了什么事?”

        “还不是那群杀千刀的黑了心肝的贱蹄子!”提到这个薛二婶就来气,“整天就知道无事生非,说一些没根没据的话抹黑别人,也不怕嘴巴生疮,死了遭报应!”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钱嫂子她们几个都说了些什么?值得你们这样大打了一架?”这时候村长也有些头痛的对着薛二婶问道,刚才半天他只弄清了三个人打架是因为钱嫂子仨人说的话,但具体说的什么他也不知道,问她们三人她们也不说。

        “还不是因为这群恶婆娘乱说我们颜颜的坏话!”薛二婶这会儿仍旧是气得不行,义愤填膺的回了句。

        “她们说宋氏什么了?”村长皱眉,心下郁闷。

        “她们说……说……”薛二婶刚才还气得不行,可一想到钱氏说的那些话,她就有些说不出口,尤其是宋夕颜现在还在她旁边,于是她只能憋的脸通红,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们说什么!”村长开始不耐烦了,这一个个的,都磨磨蹭蹭的简直烦死他了。

        “还是我来说吧。”

        好在这时一个有些脆脆的姑娘声音及时出现在院门口,才解救了薛二婶几人。

        “事情是这样子的。”孙红脸色沉静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娓娓道来。

        “今早上桂婶子去井边洗衣服,香婶子就突然冲上去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桂婶子很生气,两人就打了起来,然后香婶子就说那些话是梅婶子跟她说的,桂婶子去跑去找梅婶子,谁知道梅婶子又说是钱奶奶告诉她那些话的,桂婶子就生气的跑到了钱奶奶家跟她大打了一架,我看见之后怕出事就去让阿宽偷偷去找了薛青,然后事情就这样了。”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话?”村长眉头皱的更深了。

        “就是就是……”孙红脸涨的有些红,但还是冷静的把话说完,“她们说青叔媳妇来路不明,不知检点,以前不知道是做什么勾当的,只知道勾搭男人……”。孙红说到最后都不好意思了。

        “我又没有说错,薛青媳妇本来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要不然怎么会这个年纪了还嫁不到人,肯定是在娘家的时候做了什么丢人的事……”钱氏那边忍不住插嘴道,话说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理直气壮。

        周围顿时一片寂静,这涉及到女子名声的事,谁也不好开口妄论,只有薛青的脸色更加黑沉,手里的棍子被他握的简直要勒进他的肉里。

        “你有证据吗?”就在这时候,宋夕颜开口了,她一双明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钱氏,声音很轻。

        “还需要什么证据!你跟薛青这个瘸子在一起就是最好的证据!”钱氏快速大声回了句,脸色满是愤恨。

        孙氏在旁边徒劳的拉了拉她的衣角,刚想阻止已经晚了。

        “所以你就是凭这些无谓的猜测就给我了定了罪名,还四处宣扬?”宋夕颜淡淡说了句,眼睛里满是嘲讽。

        “难道不是……唔唔”钱氏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本来还想争辩却被孙氏捂住了嘴巴。

        “你别说了”孙氏一张脸已经满是惶恐,她注意到对面的薛青脸色黑的都已经不能用吓人来形容了。

        “呵”宋夕颜看着她们三个,不屑的勾起嘴角,“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宋夕颜从出生到现在十九年,一直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从不越距,有些事我没有做过,也不怕别人闲话,毕竟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看别人都觉得有问题。佛经上说,五两舌果报谓两舌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眷属乖离,二者亲族弊恶,是名两舌果报。所以,几位婶子。”

        宋夕颜顿了顿,眼睛如水般清淡的看着钱氏三人,像是要穿透她们的身体,看向她们的灵魂:“你们做好遭受报应的准备了吗?”

        钱氏三个被她的眼光看的身体一寒,突然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好像佛祖正坐在不知晓的地方默默看着他们,她们以前做的所有事都佛祖的眼神下无所遁形,等待宣判。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祖保佑……”钱婶子更是猛地跪在地上,两手合十惶恐不安的祷告。

        “娘”孙氏跟钱氏赶紧跟着一起跪在地上,不安的颤抖着。

        呵呵,宋夕颜不再看她们,而是转身对向村长:“村长,您老人家一向公正无私,肯定不会这些小妇人的闲言碎语所迷惑,夕颜现在恳请您为夕颜做主,还夕颜一个清白,不然的话,夕颜怕是没有脸面再待在薛家村这个地方了。”

        “你想去哪?”村长还愣着没有回答,薛青先吭声了,他猛地把棍子丢到一旁,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https://www.65ws.com/a/74/74943/22103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