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跛脚相公 > 第11章 打起来了

第11章 打起来了

        钱氏愣了愣,立马意识到孙氏话里的深意:“你是说……”

        “八九不离十了。”孙氏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你想,在咱们石头镇上有几个姑娘是快二十了才嫁人的,而且嫁的还是个瘸子,如若不是她本身就有问题,又怎么可能看上薛青那个又穷又瘸的穷光蛋呢?”

        钱氏脑子转的飞快,孙氏的话一说完她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当年她娘家村里出的那件事,那件几乎传的镇子上人尽皆知,丢尽了整个钱家村脸的丑事。

        她还记得当时她还在闺中没有出嫁,村里的钱小蝶就因为与隔壁村的王大私通,被自己的未婚夫抓了现行而退了婚,还因此事受到了全村人的唾骂,害的那年几乎所有从村子里嫁出去的闺女都抬不起头来,虽然在故事的最后钱小蝶不堪重负投了河,但这件事依然被整个村子里的人深深视为耻辱,更是在年幼的她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那个薛青媳妇莫非也是……

        钱氏下意识的不想承认自己的猜测,因为一个女子的名声败坏与否实在太重要了,但刚刚孙氏所说的那些话却时时萦绕在她耳边,让她每次想起都深信一分。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名声问题,那薛青媳妇又怎会放弃城里的优越生活,跑到这个穷乡僻壤里嫁给薛青那个一穷二白的瘸子?

        钱氏越想越无法说服自己不去相信,心里对薛青媳妇不检点这个“事实”也越来越确信,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的她最后忍不住跟自己大嫂透露了这个事儿。

        “你是说薛青他媳妇是个妇德败坏的女人?”钱氏大嫂张氏听了弟妹的话后瞪大眼睛,怀疑的问了句。

        “也是我自己的猜测。”钱氏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她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自己说的话是事实。

        但她又不想否认自己的猜测,便一脸理所当然的说:“你想,那薛青媳妇长的如此漂亮,看穿着打扮又明显是个娇生惯养的城里姑娘,怎么会被自己父母嫁给一个离得如此之远的穷村子里,还嫁给一个瘸子?”钱氏这么说着心里其实已经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张氏眼珠子转了转,明显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思考完毕后她只是稍微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包容很不忍的说道:“哎,她要怎么做是她的事儿,不该我们来管,但事关女子的名节,这毕竟是大事儿,我们还是不要到处宣扬的好。”

        那神情,那语气,虽然是一副为宋夕颜考虑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直接给宋夕颜定了罪,连一点怀疑跟反驳都没有。

        “又不是我要到处宣扬,是她做出的这件事情,那就不要怕别人说!”钱氏神情愤愤,非常不满,薛青媳妇既然做出了那样不知羞耻的事,那别人说不说就由不得他,要让她停住嘴,她还没那个本事!

        对了,有件事忘了,那个薛青媳妇她还不知道叫啥名字呢!

        钱氏心里不爽,憋在心里难受的要死,于是又跑去跟自己婆婆学了一下这件。

        钱氏的婆婆那是何等人物,一听钱氏说世上居然有如此不要脸面败坏妇德的小蹄子,连问都没问就直接张口开骂,当着钱氏的面就把宋夕颜骂的狗血淋头,“什么娼妇,水性杨花,贱蹄子之类的话是层出不穷。

        谣言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不出几天,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就都知道薛青娶了个不检点的女人。

        有人说她是跟人私通,被未婚夫退婚后才不得已嫁给了薛青,跟着他来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也有人说她本就是个寡妇,一直跟男人勾勾搭搭的,薛青就被她勾引的脑袋发昏把她娶进门,更有甚者还偷偷在私下说她是窑子里出来的,因为薛青看中了她的美色才帮她赎身把她娶回家。

        这话说得一点真实性都没有!可偏偏好多村民还相信了!

        因为很多时候,谣言这个东西就是如此,一点捕风捉影的东西经过多次传递加工,加上中间人臆想的猜测,最后就变得面目全非。

        薛二婶这天去井边洗衣服,洗着洗着觉得有些不对劲,周围的几个婆娘都偷偷的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偶尔还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她皱了下眉头想了想,实在想不出原因,就打算不去理会,先把衣服洗完再说。

        “哟,桂嫂子还有功夫来井边洗衣服啊,也不待在家里看好你那个侄媳妇,小心你一个不注意你家大全就被那个狐媚子勾走了!”钱春香刚抱着衣服来到井边打算洗就看到正蹲在那里的薛二婶,立马眼睛一亮,上前嘲讽的道。

        “你说啥?”薛二婶手顿了下,脸色瞬间黑如锅底。

        “我还能说啥,说你那个大家闺秀一样的侄媳妇呗,你说这年头,那些长的俊俏的姑娘咋都这么不知道检点呢?”钱春香得意洋洋对着薛二婶扬起了下巴,一张布满麻子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你个臭娘们儿你说啥,有本事儿再说一遍,到底谁是窑子里出来的,你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薛二婶猛地扔下洗了一半的衣服冲上去,对着钱春香就是一巴掌,一边嘴里骂个不停还一边揪住钱春香的头发,不停的扇,“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你个贱娘们儿,看我不打死你!”怒火中烧的薛二婶整个人如同疯了一样捶打着钱春香。

        周围几个正围着或是看笑话或是漠不关心的媳妇们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懵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去拉架时,钱春香已经被薛二婶连扇带踹的打了好多下,半边脸都红肿了,头发披散着如果恶鬼,连身上的衣襟都被扯开了几个口子。

        “哎,桂嫂子,有话好好说,别打了……”平时最爱做和事佬的云婶子上前拉住了薛婶子,细声的劝她不要再动手。

        “是啊,桂婶子,算了吧,香婶子已经被打的够惨的啦!”薛文忠家的孙媳妇王婉柔也声音弱弱的在旁边帮腔。

        “你个臭不要脸的贱人,这么没有口德,早上□□嘴没有擦干净啊,满嘴喷粪,也不怕得罪了菩萨,让你死后下拔舌地狱……”

        钱春香也不是个善茬,刚开始是没反应过来才被薛二婶抓住胳膊一通乱打,挣都挣不开,这会儿一见薛二婶被拉住,立马跳上去去抓薛二婶的脸,气急败坏的说了句:“你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我打的就是你!”

        薛二婶淬不及防下被狠抓了两下脸,立马气坏了,双手一使劲就挣脱了云婶子跟王婉柔的手,又扑上去跟钱春香干了起来:“打的就是你这个不要脸的长舌妇,你个口舌生疮,舌头都烂掉的贱人,我今天非要替你爹妈好好教教你不可!”

        “你才是贱人,你跟你那个狐媚子侄媳妇都是贱人,你们活该被男人抛弃,活该被人耻笑!”钱春香被打的嗷嗷直叫,嘴里仍是毫不留情的大声反驳。

        “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薛二婶一听她说的话,整个人的不行,状若疯癫一样对着钱春香又踢又踹起来。

        “我才没胡说,你侄媳妇本来就不是个好女人,不信你问孙梅,孙梅你跟她说我有没有胡说,是不是那个女人是个水性杨花的小娼妇……”

        薛二婶听清楚这段话后整个人一下子怔住,她咬牙切齿的转身喊道:“孙梅!”

        “我……我,我没这么说啊……”孙氏一看薛二婶目标转移到她身上,立马吓呆了,磕磕拌拌的解释着,“我这不是听钱婶子说,说薛青媳妇是个不正经的女人,我才,对,对的,就是钱婶子跟我说的……”这么小声解释着她还边说边退,明显是被薛二婶那股疯狂的狠劲吓到了。

        钱婶子就是钱氏的婆婆,跟钱氏娘家是一个村子里的,为人最是刻薄恶毒,最爱在人背后嚼舌头根子,搬弄是非,还把自己儿媳妇当畜牲使,让儿媳妇为自己做牛做马。不过,她现在并不在这边。

        薛二婶狠狠的朝孙梅吐了口唾沫,“哼,算你们好运,你们这群嘴上没边的黑心婆娘给我等着!”便脚步匆匆的跑走了,目标自然是钱氏家。

        留下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小红,你说我要不要偷偷把这件事告诉大全叔?”一直躲在后面默不作声的孙红小声的跟身边的王娟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让阿宽偷偷去告诉他了,你放心吧。”王娟同样小声的回了句。

        “那就好。”孙红松了一口气。

        “你找谁?”宋夕颜疑惑的看着眼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男孩。

        “呼呼呼……”男孩大口喘着气说道,“阿姐让我告诉你……你,桂婶子她跟钱婶子打……打起来了。”

        “什么?”宋夕颜一惊,立马有些急了,二婶怎么会无端跟人打起来,顾不得去想原因,她对面前的小男孩说了一句,“钱婶子家在哪,你带我去!”

  https://www.65ws.com/a/74/74943/221035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