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跛脚相公 > 第5章 回家种田

第5章 回家种田

        醒了的夕颜浑身□□的缩在被窝里,看了下自己的丈夫,脸红的跟苹果一样,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帮我拿一下衣服”

        薛青挑眉,不叫夫君?

        不过他并没说什么,听话的递了一套叠的整齐的水红色衣裙给她,这套衣裙是早在成亲前就备好的,夹袄,中衣内外衣物都在其中,而衣服最顶端赫然是一件绣着鸳鸯的大红色肚兜。

        夕颜看见肚兜闹了个大红脸,她狠狠的瞪了了一眼新婚丈夫,对方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夕颜顿时没好气:“看什么看!转过身去!”

        被骂的薛青摸摸鼻子无语,不懂她突然的性子是为哪般?最后选择转身离开房,不与她一般见识。

        “哼”夕颜朝他冷哼一声把衣服一件件穿上,被子外面寒冷的空气让她有些瑟缩,鬼使神差的就想起昨晚薛青那如火炉般温暖的身体来。

        看来成亲还是有好处的,起码有人暖被窝了,一向怕冷的夕颜边穿衣服边自我安慰的想到。

        天色大亮,夕颜穿好衣服再把一切收拾妥贴后,打开房门,屋外明亮的阳光立马倾射进屋内,太阳在窗外大树干枯的枝丫中闪着光,在这一片光亮中,薛青高大的身影正背对着房门静静的矗立。

        听见开门声他动了,转过头看了夕颜一眼,结果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立马移开视线:“一会儿我们就要启程回家了,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都收拾好了”夕颜安静的点头,穿着水红绣花夹袄的她将头发盘起,梳了个简单的随云髻,上面戴着桃粉的发饰,她的五官精致秀气,从内到外都散发出一股文静内敛又清新柔和的气质,白皙的脸颊上点点红晕,显得端庄又不失妩媚。

        “那我们走吧!”薛青脚步自然的走过去牵住她的手。

        夕颜突然之间被他攥住了手,条件反射的挣了挣,却没有挣开,只得无奈随他。

        院子门口正守着两个丫鬟,见到他们俩连忙带路。本来夫人是指使她们候在新房门口侍候的,却被薛青这个新郎官赶到了院子门口,真是莫名其妙。

        薛青牵着夕颜的手,温暖有力的大掌紧紧包裹住她的,两人相携并肩一起往大厅走去。

        才到大厅门口,里面就传来陈依云的轻笑:“老爷,你看这小两口多般配,感情还这么好,连走个路都要手牵手呢!”

        “哈哈哈哈”将军一抬眼,看见两人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得意的爽朗大笑,“还不是老爷我眼光好,给阿青找了个这么好的媳妇!”

        刚进门的薛青听了这话眼角抽了抽,他发现自回京后将军的厚脸皮功夫练得越发深厚了。

        陈依云倒是对自己丈夫的话非常赞同,她走上去拉着夕颜的手,上下打量,美丽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眼中满意一闪而过。

        这满意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小夫妻俩刚才的恩爱,而是因为刚才丫鬟悄悄在她耳边耳语的那句话。

        将夫人的笑意看在眼里,夕颜低头默默不语,心里却有些难受。她知道,夫人最喜欢本分的人,在夫人看来,既然她已经把自己许给了薛青,那自己就要安分守已,跟着薛青好好过日子。

        她心里清楚要是昨儿晚她没有跟薛青圆房,那今天迎接她的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和风细雨。

        陈依云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关心,细细的嘱咐:“夕颜以后要好好服侍阿青知道吗,夫妻是一体的,只要你用心服侍他他自然也会好好待你,要好好听他的话,多多关心于他,认真操持家务,做好自己的本分……”那敦敦的教导,恐怕不管是谁看到都要赞一声心慈。

        “是,夫人,夕颜谨记。”夕颜低头答应,虽然并没有听进去多少。

        “东西都给你们准备妥了,都放在马车上,你一会记得去清点下,不要出现什么疏漏。”

        “是”

        “此去平阳路途遥远,你们两个要照顾好自己,路上千万要注意安全,不可逞强!”

        “是”

        “到家之后记得给我和将军去封信,我们会一直记挂着你们的。”

        “……”

        “你嘟囔完没有,啰哩吧唧的烦死了!”那边的将军听了几句就不耐烦了。

        “已经交代完了,老爷不用催。”陈依云好脾气的朝他笑了笑,一脸温和。

        将军抓了抓脑袋,对自己的夫人无可奈何:“一会兄弟们还要给阿青践行呢,你动作快点!”

        “知道了”陈依云又看向薛青,“一会儿阿青你少喝点酒,不然坐马车会不舒服的。”

        “行了行了知道了,就你事多。”将军不耐的拉着薛青大步离开,夕颜被夫人拉着在后面跟上。

        宴席设在别院的偏厅里,夕颜他们到的时候里面已经聚集了一大帮五大三粗的汉子,这些汉子一个个通身都是军痞气,正在操着大嗓门划拳喝酒。

        “哟,将军来了!”长的像熊一样壮的熊远山眼睛一亮,率先发现了他们一行人。

        “哪儿呢哪儿呢,我看看,薛青那小子是不是也来了,他媳妇呢!”猴一样机灵的孙小宝立马抬头张望。

        旁边的伍六挠了挠头:“是不是蓝衣服的那个,长的挺漂亮的。”。

        “六子,你那啥眼神,那明明是将军夫人好嘛,这你也能认错!”旁边的张春雷怪叫道。

        “我我……”六子人憨,立马脸色涨红。

        “哈哈哈哈”一群人对着他哄堂大笑。

        “你们这群兔崽子够了!”凌大将军对自己手下的德行一直看不惯,嬉皮笑脸的成何体统,怒吼一声,“都给我回去坐好!”

        一群人这才讪讪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却仍旧是嬉皮笑脸的笑闹着。

        熊远山走到薛青旁边捶了下他一下,操着大嗓门笑:“你小子厉害啊,不声不响的就娶了个美娇娘,也不带出来给兄弟们看看,真是不够意思!”

        “滚”推开熊远山的手,都是自家兄弟,也没啥好客气的,薛青张嘴不耐的骂了句。

        “嘿,薛青你过分了啊,不是我说你,这事你确实做的不地道。”旁边的孙大亮探头过来附和道。

        薛青顿时没好气了:“谁让你们婚礼上不来!”

        “你当我不想来!”孙大亮瞪圆了他那双单眼皮小眼,“还不是因为我娘一直让我去相看那啥地主姑娘,她也不看看那姑娘长的,跟个石头墩子似的,一屁股都能把我墩死,还非要逼我娶。”

        “跟石头墩子一样咋啦!哪里不好啦!”听孙大亮这么抱怨熊远山不高兴了,石头墩子咋啦,石头墩子它,它结实嘛!

        “你要是喜欢你去娶”孙大亮翻了个白眼。

        “我去就我去!”熊远山气得拍桌子。

        薛青无语的听着两人斗嘴,只管吃,不发表意见。

        一群汉子围着桌子海吃海喝,聊东聊西,那叫一个豪气冲天,一个比一个嗓门大。

        蛮族已经被彻底打退,不出意外接下来十年里厉国都不会再有战争,他们也不用去浴血奋战,不用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而无能为力,不用让自己的爹娘妻子在家乡苦苦等候,这本该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事。

        然而。

        朝廷刚颁布解散令,他们其中大部分人都要被迫各回各家,以后就天各一方,再难相聚。

        对他们来讲这并不算什么,可对那些在战争中伤残了的士兵就很残忍了,他们有的少了腿,有的瞎了眼,有的一身都是病,有的已经年迈,却只能拿着一点点少的可怜的银子回家,说不定连以后的生活都难维持。

        可朝廷政令如此,他们这群人也无可奈何,只能尽量照顾。

        这些人中,薛青已经算是足够幸运的了,他虽然跛了脚,却还能行动自如,虽然被撤去了军中职务,但终究也娶到了个美娇娘,加上以前攒的银子,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过的好好的。

        最是伤别离。

        中午渐渐临近,一群刚才还笑得豪气冲天的汉子如今已经大部分都趴在桌子上喝的烂醉,却还在一杯杯灌酒。

        分离总是难免的,生活还要继续,只是那一起走过的岁月在记忆里越发沉重。

        “青啊,回了老家也不要忘记兄弟们啊……”孙大亮趴在桌上喃喃的嘟囔。

        “对啊,你小子要敢娶了媳妇忘了娘,老子抽死你!”大个子熊远山眼眶通红的把酒坛往桌上一甩。

        离别的沉重紧紧萦绕在众人的心头,薛青沉默的看着曾经一起历经生死的战友们,许久之后才猛地转过头一步步的离开。

        “在路上一定要注意,马车里有干粮和水,遇到驿站记得补充。”陈依云把两人送上马车。

        “知道了”

        车轱辘缓缓转动,马车也越行越远,四周树木缓缓的倒退,一直站在那里的陈依云的身影也慢慢变小最后消失不见,夕颜放下车帘默默无言。

        也许现在的薛青心里满是离别的伤感,夕颜又何尝不是?

        在凌府待了七年,里面的一草一木还有种种人和事都已经深深的融入到她所有的呼吸里,现在要离开怎么能不难受?

        何况小玲珑……

        但她还是打起精神细心安慰丈夫:“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回来看他们的”这同时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恩”薛青低低的回道,其实他心里也清楚,这一走,以后怕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两人一时无言,周围只有车轮快速滚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薛青开口打破沉默:“夫人不是让你对下嫁妆清单?”

        夕颜配合的笑了笑:“奥,你不说我都忘了”

        夫人给她准备的嫁妆箱子总共有三个,都用红绸系好堆在马车后方,里面装了两床崭新的被子,一床大红,一床水红,被面绣着精美的鸳鸯戏水和并蒂莲花的刺绣,和二匹绸布,一匹靛蓝,一匹水粉,应该是给他们做衣服用的,料子还可以。

        除此之外还有一套精美的银首饰头面,这都是京城里大丫鬟嫁妆的标准配置。

        恩?正准备把箱子合上的夕颜突然发现不对,在银首饰下面好像压着什么东西,她抽出来一看,赫然是一张面值一百两的银票。

  https://www.65ws.com/a/74/74943/22103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