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9 章

第 29 章

        “小也啊,你难得来,多吃一点,张妈妈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这道牛柳做得尤其拿手。”

        “哦,谢谢阿姨。”苏也端着碗,默默地低头扒饭,陆俊就坐在她对面,她根本头都抬不起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要怎么面对啊?虽然她知道刚刚的吻不过是为了给爷爷看的临时演出,可是,那是她的初吻……他一定不会想到到她这种高龄居然还没有接过吻吧……而且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她能说她很喜欢他的吻?……再怎么也不应该喜欢这个男人呀,他心里最爱的还是他那曾经的恋人,他可是最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人了啊……真想抱头痛哭一会儿……

        “小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空调太热了?”

        “不,不是,”苏也慌忙摆手,“菜太好吃了,我吃得急了,有点热,待会就好了。”

        陆俊一边吃饭一边看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自己刚刚的行为太出格,他怎么会做出这种轻狂的行径,偏偏那一瞬间像着了魔一样失去理智,指间还残存着她柔软的触感,真是疯了,他握紧了手指,苏也于他究竟意味着什么?那有清呢?他还爱着有清么?

        陆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起身到屋外去接电话。他走出这个屋子,苏也的心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好紧张。

        “小也啊,待会吃好了,就去休息一会,奶奶要午休,等下午带你去看看家里的果园,城市里可买不到家里这样的水果啊。”

        “哦,好。”

        “张妈啊,去把大少爷的房间收拾一下,好久没回来了,床单什么的都换换……”

        苏也一口汤含在嘴里,忽然僵住了,陆俊的,房间?换床单?

        午休?

        单身汉的房间,可想而知肯定不会有两张床了,怎么休?既然是未婚夫妻,要分房间似乎又不太合适……

        她刚平静下来的的脸“唰”地一下又红了……

        陆俊走进来就看到这幅景象,她脸上褪不去的酡红,眼神根本不敢跟他接触,慌慌张张地拿了张纸巾擦嘴,“我吃好了。”

        陆妈妈张罗着阿姨送饭给爷爷,一边说:“阿俊啊,你带小也去休息吧,大早起来又开了这么久的车,也该累了,我会看着奶奶吃药的。”

        陆俊手插在兜里,看了一眼苏也,忽然出声:“走吧。”

        苏也站起来,礼貌地跟阿姨打招呼,却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滑入她的指尖,她低头一眼,是陆俊走到她身边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像是本来就该这样一般,理所当然。

        她们目光交接,苏也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忽然感觉完全移不开视线,时间仿佛静止,耳边仿佛有悠扬的音乐响起,她感觉到他的手温热有力,五指慢慢地穿插在她指间,握住,苏也的小心肝又忍不住颤了几下,就算是要在妈妈面前伪装,这也太超出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了吧?

        他牵着她的手回房间,明暗的长廊,不远的距离走起来却好像无比漫长,苏也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汗,陆俊看着眼前的廊道,忽然说:“这次是我越距了,下次我会注意。”

        她的心像是瞬间掉进了一个冰凉的空间,整个人一下子平复下来,是啊,你在想些什么?这个人不过是你的合作伙伴罢了,他需要你配合他演戏,你需要他将来把射阳的土地卖给你,本来就不应该在他身上抱有感情的寄托,而且你也知道,他对前女友的感情根本不可能取代,那是活在他记忆里的朱砂痣,得不到才会终生遗憾,你既然答应演他的未婚妻,牵个手,接个吻,于他来说,不过是伪装的手段,根本不算什么,只有你在心里耿耿于怀,根本是自取其辱。

        她勉强扯了个微笑:“没关系,我知道,既然登上这个舞台,就要对得起演员这个称号,这些不过是戏罢了。”

        他没有说话,却握紧了她的手,直到进了房间才松开:“你睡一会吧,我要看点文件。”

        苏也点点头,拿了睡衣去卫生间换了,乖乖躺到床上睡午觉。他的房间不算小,有独立的卫生间和一个小小的书房。

        陆俊坐在书桌前,窗前的阳光晒在他的手上,在指间散布下明暗的阴影,无名指上的戒指明亮耀眼,有清离开这么多年,再妖娆美艳的女人也不能让他动心,他以为自己可以维持初心到老,可是现在面对苏也,他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吻上她的唇就不想离开,牵起她的手就不想放下……即使有清已经离开,他却不能背弃他们曾经的感情,否则,他要怎样才能面对有清为他做出的那些牺牲?怎么对得起她曾经遭受过的痛苦?他看着苏也时脑子里不停地在提醒自己,你要注意,要把握分寸,要保持距离,但为什么行动上总是失去控制……

        他握紧双手,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他早已是一个没有资格再去爱任何人的人了……

        苏也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对吧,那不过是一出演得有点过了的戏份,只是一个吻而已,自己不应该那么投入,她想起在上海第一次见到陆俊的情景,他撑着伞站在路边等车,她莽莽撞撞地冲进他的伞下,想起在景轩的房间,四目交接的吻,那个时候她怎么会想到,大半年后的今天,自己会身处于现在这样的情境里,只是今天的吻和半年前的吻完全不一样了,那时的她把它当成人工呼吸般自然,虽然尴尬,却不会纠结在意,但是今天,同样只是一个吻,却如此扰乱她的心绪,这半年里,她对于陆俊的情感,究竟是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在海边的时候,她们并没有很多接触,回忆里他却像是融入了农场的清晨,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为他做早饭,习惯了在露台上互不干扰地做事,习惯了他总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适时出现,苏也看着天花板,忽然发现,陆俊什么时候已经在她的生活里根深蒂固了?……

        陆俊打开电脑,之前陆朗打来电话,爸爸同意将股份授权给他,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即使爷爷卸任董事长,也必须保留爷爷独立董事的资格,独立董事是整个董事会的监视者,不受控股股东和公司管理层的限制,公司的重大关联交易和各项重大操作都必须得到独立董事的认可,才能实施,可以随时提议召开董事会甚至临时股东大会,爸爸这么做用意也很明显,他不放心他和陆朗,希望爷爷能为他们护航,但且不说爷爷有没有独立董事的资格,他自己愿不愿意还是未知数。

        他陷入沉思,眼下这个形势,肯定是要答应爸爸的,独立董事的事情还要以后再讲,这样拿到爸爸的授权,改选董事长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变数,只是爷爷为什么至今没有一点动作呢?今天他回来是为了牵制住大宅的眼光,好让陆朗可以直接去见爸爸,但是为什么爷爷至今没有要见他?还是他暗地里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这太不像爷爷的行事风格。爷爷曾经说过,既然不问自取是为盗,那告之即不为盗,爷爷的风格是下手之前必定会有警告,只是这次迟迟没有动静,实在奇怪。

        他想了一会儿,觉得这样纠结实在也没什么益处,他习惯性的站起来走出书房,直到床边才发现他的大床已经被人占据了,苏也靠在枕头上睡着了,手机掉在手边,一看就是看手机看睡着的,他摇了摇头,走过去,帮她把被子盖好,中央空调开得久了,空气很干,他打开床边的加湿器,看着它“汨汨”地喷着水汽,自己却移动不了步伐,她沉睡的侧脸像个孩子般恬静,几缕碎发散落在脸颊边,

        这时他忽然听到几声轻轻的敲门声,他出去开门,是他妈妈。

        “小也还在睡啊?”

        他扭头朝里面看了一眼,点点头。

        “奶奶叫我来问问小也平时喜欢吃什么,家里园子里有的叫人先去采些好的,让你们带回杭州去。”

        喜欢吃什么?他该怎么回答?

        苏也实际上已经醒了,她本来睡得就浅,在陆俊帮她拉上被子的那一刻她本来想睁开的眼睛却忽然不敢睁开了,只好闭着眼装睡,心里却像是装了只小鹿一样跳得厉害。

        她侧耳听着他们的对话,正准备出去替他解围,却听到陆俊说:“她喜欢桃子,看有早熟的桃子摘一些就行了。”

        他怎么知道她喜欢桃子?

        “前两天工人刚说有些油桃差不多了,那我就叫人挑一些。”

        陆俊走回房间,苏也连忙闭起眼睛,感觉到他在她床前站了一会儿,走进小房间里去了,她才敢轻轻睁开,看着小房间的门,心里不知道现在应该是什么感觉。

        下午的空气明显的温和柔软了起来,带些金色的昏黄,苏也跟着陆妈妈去了果园,她原以为只是自家的小菜园,进去了发现是一个好大的农场,各种瓜果蔬菜基本都是当季的,栽种地井井有条,田间阡陌交错,苏也本来就对这些田间的事情很感兴趣,射阳那边的农场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在打理,没想到陆俊的妈妈也喜欢园艺,两个人一边整理作物一边饶有兴致地聊起来,话题一直停不下来,直到苏也说:“……这种芦笋我在我家那边也是这种过,不过没成功,可能是靠近海边,土地盐碱度高了……”

        忽然口袋里的电话“叮铃铃”地响了起来,她掏出来一看,老爸?!

        她头皮忽然一阵发麻,不是这个时候吧?老爸肯定是看到电视了,怎么办怎么办?

        陆阿姨看着她,她只好转身到另一边,硬着头皮接起来:“喂,爸……”

        一阵噼里啪啦通过电波传进她的耳朵,她连忙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一点:“爸,爸,你冷静一点……”

        她爸在电话那头歇了三秒钟立刻开始大叫:“姓陆的那个小子呢,叫他接电话,……”

        苏也抬起头看了下四周:“别,别,他不在我身边,我可以解释的,爸,我们不是故意没告诉你的,……”

        “他有胆子把你拐到杭州去大摇大摆上电视,没胆子接我电话啊??……上次我在医院看到他还像个老实的,……问过我没有??……你订婚还瞒着你爸妈啊,翅膀硬了啊……”

        苏也忍受着老爸的炮轰,艰难地插个嘴:“爸,其实,其实我们没有……”

        “……没有?没有什么?……这都昭告天下了,就你爸妈还蒙在鼓里啊……”估计老爸在那头已经暴跳如雷了都,这也可以理解啦,同理白菜被猪拱了,更气人的是这猪还没得到他这种菜人的同意,真是气死人了。

        苏也正愁着不知道现在要怎么收场,忽然陆妈妈来到她身后,示意她把电话给她,苏也不知道她想干嘛,一愣神之间,手机就已经到了陆妈妈手里:“喂,啊,苏先生啊,我是陆俊的妈妈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估计没想到这边换了这么一位选手,只听陆妈妈细声细气地说:“我说,你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一声老苏啊,说起来都是快做亲家的人啦,咱们应该亲近些……这两个孩子啊,就是乱办事,仪式什么都没办呢,就乱嚷嚷,你放心,我们陆家该给小也的礼数肯定不会缺的啊,这订婚啊,肯定要回小也老家补办的是吧,亲戚朋友也得有个交代……哎,对,这是喜事啊,我们得合计合计,你说是吧……”

        苏也站在旁边目瞪口呆,看着老爸的暴风脾气被陆妈妈的和风细雨化解于无形之中,陆妈妈甚至还朝她笑着眨了眨眼睛,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直到他们开始谈论到以后结婚也得两地分开办的时候才有些回过神,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们是在谈结婚的细节么?

        她连忙伸手想要拿回手机:“阿姨,阿姨,别说了,电话给我吧……”

        陆妈妈却把她的手拍下来,朝她摆摆手,笑眯眯地做到椅子上继续他们的话题:“……是啊是啊,下次可不能再让这俩孩子自作主张了,我说亲家公亲家母啊,我早就看好了那个度蜜月的那个哪里来着,我们大家一起去,他们度蜜月,我们一起出去玩一趟,那个海边的沙滩……”

        苏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怎么办怎么办,这都越聊越嗨了,她忽然看见远处陆俊进了小院子,她连忙向他跑过去,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陆俊一走进菜园,就看见苏也站在那里左右张望,很焦急的样子,她转身发现了自己,像发现了救星一样连忙向他跑过来,田间地形本来就复杂,他看她跑得快,心跟着一起揪起来,连忙上前几步,刚好接住被陇陌间土块绊倒的苏也,她倒在他怀里,心里着急,忍不住流了两滴眼泪:“你帮我把手机抢回来啦。”

        抢回来?他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忽然觉得很好笑。

        苏也回头看了看还在讲电话的陆妈妈,回头焦急地说:“你妈在跟我爸通电话啦,说要去我家提亲啦……”她这么着急,他怎么还在笑啦?

        陆俊拉着她走过去,就听到他妈说:“……是啊是啊,这是应该的,只是不知道你们那边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习俗啊,……我们当然要以女方风俗为主啦,这是尊重嘛……”

        陆俊看了苏也一眼,她一脸快要哭了的表情,他咳嗽了一声,他妈抬头看到他,他朝电话瞟了瞟,陆妈妈对他这个冷脸的大儿子白了一眼,不情愿地挂了电话,结束之前还要了苏也妈妈的号码,说是还要多联系。

        “我这是在帮你补救啊,我知道小也大方,说起来不介意,但是该给人家的咱们不能亏了人家女孩子啊,既然宣布订婚了,总该有个仪式,对不对,人家女孩子那边的亲戚朋友什么的总得有个说法吧。”

        陆俊无从反驳,苏也连忙接话:“不是的,陆妈妈,我是真的不介意这个……”

        “这事儿啊,我跟你爸妈都说定了,你们年轻啊,这事儿,还得我们商量。”

        陆妈妈说起来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下个月啊,我跟你爸选个个日子先去提亲,说起来,我们都好多年没出去玩过了,可以顺便玩一趟啊……”

        苏也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答应陆俊的,这样搞下去还要怎么收场啊,要是真的订婚了,以后分手肯定又是一场家庭风暴啊,她顿时觉得头好疼,真是自作孽。

        陆俊看着她似乎很懊恼的表情,却不觉得烦恼,看着他妈妈走远了,他低声说:“别担心了,大不了到时候我到你家去负荆请罪吧。”

        负荆请罪?

        苏也感觉自己一个头要变两个大了。

        临回杭州的时候,陆俊去跟爷爷告别,

        爷爷把书放在毯子上托了下眼镜说:“年轻人,有什么想法就去做,不用顾忌我。”

        陆俊点点头:“我知道了。”

        出门之前,陆俊握着门把手,犹豫了一下,说:“下个月的董事会,你还是别去了。”

        爷爷忽然笑了,拿下眼镜放在手边,看着关起来的房门轻声说:“以后,就交给你们了。”

        南塑大楼二十七层

        总经理室

        陆俊翻看着手里陆朗带回来的材料,如此看来,似有八成的胜算,只是此役说不定会拖上一年半载,毕竟改选董事长需要极其慎重,爷爷有什么应对也还难以预料到,未知之数实在难讲。

        陆朗翻了一会儿,把东西丢在桌上:“大哥,爸的授权我已经拿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吧,明天我去一趟武汉。”

        “武汉?”陆俊看着文件挑挑眉:“去武汉干什么?”

        陆朗却并没有回答他:“昨天你们回大宅,爷爷怎么说?”

        陆俊摇摇头:“没说什么。”

        陆朗不死心地追问:“苏也呢?他对苏也也没说什么?”

        陆俊抬起头看着他:“没有。”

        陆朗泄了口气,摊回椅子上,陆俊忽然把文件放到一边:“我早就说过,你跟我那个时候不一样,你还是听从自己的内心来做选择。至于爷爷和江家,不是还有我呢么,你担心什么。”

        “爷爷的反应我实在猜不透,我也不敢轻易刺激他,对于安遇,我冒不起任何风险。”

        陆俊眼前忽然想到苏也那张单纯的脸,这个心思简单的女孩子也是为了他在承担着什么样的负担呢?昨天爷爷是不是也给压力给她了?可是她却一个字都没在自己面前提过。也许在她纤细的外表下也有着一颗坚韧的心?

        “那就等到董事会结束吧,结束之后,我出面去跟江成龙谈一谈,我相信以他审时度势的能力,应该会知道该怎样选择。”陆俊重新拿起文件,忽然问立毅:“苏小姐的专访安排在什么时候?”

        立毅打电话给祖安问了之后回答:“周三下午三点,在湖滨酒店。”

        陆俊点点头,继续看东西,圈了几个人之后递给他:“下午我去见一下这几个人,你安排一下。”

        在武汉念书的时候就领教了她变幻莫测的气候,四月的武汉,穿着可以在一个星期之内从短袖到棉袄再到衬衫剧变,陆朗一下飞机就忍不住笑了一下,似乎踏上这片土地就有一种回到少年时光的恍惚。

        南塑在光谷的科技研发中心承担了华中地区所有线上产品的设计和开发,在整个南塑的专利申请版图上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去年秋天新入职的产品工程师经过半年多的管理和培训会在夏天之前进入到各个生产一线进行基层锻炼,本来这种行前动员一般是由副总级别的高管主持,但陆朗今年是新上任的总经理,做这种活动最易拉拢人心,而且听说袁一帆最近也在武汉,就想回去聚一聚,毕竟已经好多年没回学校了。

        大会特意选在风光秀丽的东湖边,会场几乎俯瞰整个东湖,大家兴致都很高昂,毕竟这种高阶主管不是经常接触得到的,结束之后有好多人跑来跟他合影,他僵笑了半天才发现袁一帆躲在远处的人缝里偷笑,

        “你要不要这样看我笑话?”他大笑着拍了一把袁一帆的背。

        “哪里是笑话?分明是成功人士衣锦还乡好不好?”袁一帆笑着跟他勾肩搭背,“走,别说哥儿们不够意思,咱们先去乐呵乐呵。”

        “去你的,一天到晚没个正经。”

        两个人互相调侃着走出会堂,只留下背后一堆腐女看着他们的背影留着口水的向往。

        袁一帆向来喜欢韩式料理,陆朗也不愿意去正经饭店,只想找个僻静的小店喝酒聊天,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去了袁一帆常去的一家烤肉店,一边烤着肉一边胡侃,酒过三巡,两个人都有点摇摇晃晃。

        “我问你啊,我在上海帮你弄的那套星空天幕后来卖给谁了?”

        天幕?“怎么可能卖?留着呢。”

        “怎么,准备做婚房啊?”

        陆朗苦笑了一声,没说话,拿起酒瓶大口喝了两口。

        “说起来,你跟江悦也蹉跎了好多年了,既然现在复合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结婚?”陆朗摇着头伸出一根手指头:“不说也罢……”

        “什么啊,你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还不让人提……”袁一帆嘟嘟囔囔地说。

        “一对怨偶,怎么结婚?”陆朗笑笑,“听说你在武汉有红颜知己了啊?上次陪你宵夜那个?”

        “对啊,你不要我就接着咯。”

        陆朗当他在开玩笑:“真是好兄弟啊,来喝一个。”

        两个人相视大笑了一声:“唉,还是读书的时候好,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干什么,”

        “现在一场斗牛都凑不齐……”

        ……

        临近打烊,餐馆的老板去最后一间熟客的包间看了一下,发现两个人都喝得倒在桌上睡着了,好在这个人是熟客经常来,他的公司经常在这里定外卖,他翻到常订餐的电话簿,找到那个电话打过去:“喂,梁小姐啊,那个袁总啊,在我这里喝醉了啊,你看……哦,行,行,我等你过来,不麻烦,行,再见啊。”

        老板挂了电话,心想这梁小姐脾气就是好,每次都来接袁总,虽然动作粗暴了些,但绝对的有情有义啊。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