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7 章

第 27 章

        陆俊到家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多,家里空空荡荡,门口放了一双粉红色的拖鞋,她出去了?

        他迟疑着拨了电话:“你在哪?”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能去哪里?

        苏也在人潮熙攘的超市接了电话:“我在超市,下午会有打折,买点材料回去做晚饭。”

        “超市?”

        “你回来啦?你晚上在家里吃饭么?你在家我就多买点菜。”

        陆俊有点犹豫地看了看电话:“你在哪个超市?我去接你。”

        他收了线,有种奇怪的情绪在胸口涌动,他从小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情,小时候,爷爷逼着爸爸接班,爸爸并不是经商的材料,在跟爷爷几次斗争之后离开了大宅,妈妈陪着爸爸去了灵隐山的别墅住,他和陆朗相互依靠着生活在爷爷的监控下,爷爷经历了爸爸的失败,对他们非常严厉,要求极高,虽然奶奶会努力调和,但整个家里总是充斥着紧绷和剑拔弩张,直到上了大学才离开那种紧绷的环境,有清也并不是一个眷恋家庭的女性,她更专注于事业和学习,两个人在一起更多的是一起出去吃或者是叫外卖,他很少有在家里吃一顿饭的经验,更不要说还要去超市买菜,

        他把车停好,周末的超市人很多,更多的是一家三四口趁着孩子放假一起出来逛一逛的,他在生鲜区找到苏也,她正看着售货员帮她把肉绞成丝,看他来了把推车让给他:“你帮我在这里等一下肉丝,我去拿瓶醋。”

        等到苏也拿着醋回来,看到陆俊鹤立鸡群地推着推车站在一群大妈中间等肉丝,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这根本不应该是他应该会做的事情啊。

        她略显尴尬地挤过去,拿了肉丝,拉他出来:“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走出来才觉得是不是半个超市的人都在看他啊,她看看他,确实跟这里的风格不搭,谁会周末逛超市这么……严肃板正的?

        她匆匆结了账,拉他出了超市,出了一口气:“呼~”

        陆俊拎着袋子放到后备箱,上车后递给她一张卡:“这是我在射阳借的你的□□,还你。”

        苏也接过来,随手放到了自己的钱包里,又听到他说:“你在杭州的费用都从这张卡里提,我把它挂在我的关联账户里了。”

        “?”苏也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他这是在给钱给她?

        她的手一时停在空中,不知道如何,这卡是放还是不放?

        陆俊没去看她的表情:“我奶奶想见见你,明天跟我回去吃个饭吧。”

        苏也慢慢把卡放进钱包,大不了不用就是了,她咽了一下口水,“你爷爷也在么?”

        陆俊开着车,“嗯”了一声。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又扭头去开车,忽然说:“有我在呢。”

        苏也的心像是被人用柔软的手指戳了一下,她恍恍惚惚地眨了眨眼睛,扭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刚到家,陆朗打来电话,陆俊看了在厨房里忙碌的苏也一眼,走到阳台。

        “明天我跟苏也回大宅,妈也会过去,老爷子大概不能太分心,爸估计一个人在家……授权书祖安那里准备好了,你跟祖安一起去。……”

        陆俊打完电话回到客厅,开了电视看,厨房里油烟机“呼呼”地响着,苏也围着粉色的围裙转来转去,眼前的这一切似乎有些太不真实。

        他曾经和陆朗谈及过人生的理想,陆朗说他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只是想,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心爱的人,可爱的孩子,温馨的家,像是一个港湾。

        他不曾想过自己是不是想要这样的生活,自从有清走后,他就再也没有想过拥有家庭和爱人,有清曾说,她想要国外乡村的小木屋,像圣诞老公公那样的家人和像姜饼娃娃那样的孩子围绕,他们曾经一起努力过,现在,她应该实现她的梦想了吧,他看过她丈夫的照片,真正是像个圣诞老人般的和蔼,孩子也是混血混得像一个个小天使。

        她不断地靠近梦想,但是他,已经被丢在原地再也没能向前走过。

        他走进厨房,看着苏也轻轻地搅拌着汤锅,她舀了一点在唇边碰了碰,像是回味般抿了抿唇,她的唇色粉嫩,像是果冻般清爽可口,他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心念闪动,手指轻握,她扭头看到了他,舀了点送到他唇边:“帮我尝一下,是不是不够咸啊?”

        他回过神,被动地尝了一下,她眨巴着眼睛等他说话,他看着她的眼睛,不知道要说什么,很久,才说:“还行。”

        “是么?”苏也又自己尝了一下:“我怎么总觉得差点味儿呢?”

        陆俊看着她忙忙碌碌,很快把三菜一汤端上餐桌:“不好意思,我好像反客为主了,只是待在这里也没有事做,也只能做做一日三餐了。”她给陆俊盛了碗饭,“先吃饭吧,我还做了甜汤,晚上给你做宵夜。”她知道陆俊血糖低,晚上总要吃点甜食的。

        陆俊端起碗:“我平时都住在公司,你用大房间吧,沙发床睡了不舒服。”

        苏也笑了一下:“好,我知道了。”说是这样说,那毕竟是他的房间,睡他的床多不好,苏也觉得还是睡小房间的好:“那你今晚留下来么?”

        陆俊抬起头看她,四目相对,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在问什么问题啊,怎么把自己搞得像个后宫嫔妃似得,好像在要他留下来一样,

        陆俊夹了根菠菜:“我回公司。”

        “哦。”苏也低头刨饭,这样没有办法跟他相处了啦,怎么总搞得这么尴尬,之前在射阳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陆家的大宅在绍兴,离杭州市区有大概两个小时车程,所以第二天一早不到七点,陆俊就在楼下等她,春天的早晨,草长莺飞,阳光明媚,他斜靠在车边接电话,公关部几经筛选为苏也接了一个杂志的专访,这也是基于他的“少而精”的要求上的,他还是不愿意苏也过多的面对媒体,她终归还是要过平静地生活,他答应过会尽可能地保护她,不能让这一段经历毁了她以后的生活。

        他点了根烟,无意识地看着地面,大宅在他的脑海里并没有什么愉快的回忆,像是布满蜘蛛网的洞穴,暗无天日,每次要回去,他的心情就不会很好,像是有低气压盘旋在头顶,照得周边的人都笑不出来。

        苏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知道大概是要见到他爷爷奶奶,虽然他们是假扮的情侣,但是见长辈多少还是要表示尊重,她很慎重地穿了白色的长袖衬衫,元宝领上别了秀气的胸针,搭配了杏色的伞裙,和浅灰色的针织开衫,够端庄吧?

        她知道他爷爷曾经为了拆散他和他前女友做了一些很可怕的事,听起来像是一个不太好相处的老人,他会不会也这样对自己啊?她忽然又想到,要是他爷爷能接受自己这样的孙媳妇,那是不是就能接受安遇呢?为了集团利益要求陆朗娶他不爱的女人,那现在陆朗在集团的地位已经稳固,情况是不是会有所改变呢?安遇可比自己好太多了呀。

        她出了大门,看见陆俊靠在车边,他看到她下来,风吹过她的裙角,活泼又甜美,他低头把烟掐灭,上了车,苏也看他直接就准备上高速,忍不住问:“你吃早饭了么?”约好七点出门,这么早,是个人都会以为是要一起吃早饭的吧?

        陆俊望了她一眼,:“你没吃?”

        苏也连忙摆了下手:“哈,吃过了,当然吃过了。”他吃过了,她怎么能这个时候说自己没有,好像特意在等他一起似得,很奇怪吧。

        陆俊看了看她,继续开车,苏也抱着水杯蒸着热气,看着出窗外的景色飞驰,却发现怎么从上高速的匝道上下来了?苏也“咦”了一声,不是要上高速么。

        “我有点低血糖,所以早上一醒就会吃点东西……”陆俊在一家饭店门口停车,“以后我会记得等你一起。”

        苏也愣愣地,一时反应不过来,直到陆俊帮她打开车门,示意她下车,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她“只是”不出来,陆俊靠在车门边等她,她最终放弃解释下了车,这样看起来好像她有点矫情,他们又不是真的情侣,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有点奇怪,看得出来,陆俊这个人绅士有礼,不过其实没有必要在这些方面迁就她,她也只是随口说了一下而已,并没有要求他怎么样,“以后都会等你一起”这种话,实在是分量太重了,他对朋友都会这样么?

        吃过早饭继续上路,苏也知道会有段距离,特意带了本书来看,翻了一会,又觉得有点无聊,她合上书看了看车窗外的风景,这个时候正是油菜花开得灿烂的时候,路边一大片一大片金黄色的花田,

        她看着陆俊的神色,忍不住问:“你为什么看上去不太高兴?”

        陆俊看了她一眼:“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么?”

        苏也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你人生的基调是悲剧么?”

        “?”

        “人生的基调应该是喜剧啊,保持着开心的心情,遇到高兴的事当然更高兴,遇到不好的事,也不过是小插曲,最终还是回恢复心情,那你这种基调是悲剧的,难怪看上去总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陆俊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保持沉默,他虽然久居高位阅尽人世,但在男女相处之道上,却是简单得很,当年在学校也是有清主动,两个人才能在一起,认真说起来,陆俊并不太知道要怎样跟一个女人聊天,他只知道“沉默是金”,少说总不会出太大错。

        “你家里人知道我们是假的么?”

        “不知道。”

        “那你是想连他们也一起瞒着啊?”

        “不可以么?”

        苏也撇了撇嘴:“你跟你家里人关系这么不好啊。”

        陆俊扭头看了她一眼。

        苏也坐直了身子:“虽然我知道可能会戳你的伤疤哈,但是既然你要瞒着他们,我觉得我还是得问清楚啊,那个……就是关于你前女友啊,我们既然订婚了,我应该知道你们之前的事情吧?不然他们说起来,我一问三不知,这样多奇怪啊。”

        陆俊的脑海里“倏忽”飘过一片景象,深夜接到的电话,有清声嘶力竭的哭喊,火苗吞噬着房屋的声音,他疯了一般冲出大门,却听着电话那头有清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咳嗽渐渐微弱,夜深人静的街道,那种眼看着自己的世界慢慢崩塌的崩溃与无力……

        他“唰”一声把车停在路边,额头上满是冷汗,苏也慌张地看着他,不是吧,刺激到他了?她四下看了看,还好已经下了高速,这种乡村公路,停在路边应该没事吧?

        他下了车,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苏也跟着下车,眼前是一大片金色的油菜花田,她轻拍他的背:“算了算了,我不问了,我也不想知道了,你别想了,好不好?”

        陆俊扭头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是满满的担心,这样单纯美好的女生,却要被他拉进他这个污秽不堪的世界,甚至可能会遭受曾经有清遭受过的一切,车祸、火灾、直升机失事……他不敢想象同样的事情再一次次发生的可能性,他忽然很想抱她,他的行动一向比他的思想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苏也睁大双眼,被他拥在怀中,僵硬地全身一点都不敢乱动,他的身上混着淡淡的烟草味,却干净清爽,熟悉又温暖,她听到他的声音远远地从她头顶上传来:“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苏也呆呆地站着,为什么会有人要伤害她?只因为和他在一起?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觉得有点心疼呢?

        “大二那年我就跟有清在一起,我们一起学临床的本硕,约好以后有可能的话,一个人做儿科,一个人学内科,她是个很努力的女孩儿,我从没见过比她更用功的女生,别人逛街、玩儿的时候,她却会拉我去图书馆看书、自习,她的理想是能够公派出国读博,她说这是她向家里证明自己价值的唯一方式,因为她的父母非常崇洋,一心羡慕那些移民的家庭,她承载了她父母的希望,他们希望她能读出国,在国外定居,再把他们带过去,而她自己,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到了大四研一,我开始驻院实习,她也开始准备申博的资料,我们一直很幸福,也以为会一直这样幸福地过下去,可是这个时候家里却出了事。”

        “我爸爸并没有多少经商的天赋,对集团管理也并没有兴趣,他一直就逃避进入集团,但是为了我能去读医学院,他和爷爷妥协了,进入南塑管理集团,但经过几年的检验,证明他并不适合商场的尔虞我诈,爷爷也彻底地放弃了他,因为我就快毕业,爷爷特意来北京找我谈了,希望我毕业以后能回到集团,他的年纪越来越大,继承人不能决定实在是个隐患。”

        “可是我当时已经答应了有清会陪她一起出国,只等她申请到学校,我拿到学位,我就申请工作陪读,我们一起打拼我们的将来,有清说她想要像电影里那种白雪皑皑的乡村木屋,坡顶,烟囱,炊烟袅袅,我不能抛下我向她许诺过的未来,所以我回绝了爷爷。但从此就是噩梦的开始。”

        “第一次是车祸,就在学校的小路上,一辆拿掉牌照的轿车在没有监控的路口撞倒有清之后就逃离了,也许只是一个警告,她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右腿骨折,打了石膏,我当时很愤怒,我立刻打了电话告诉爷爷,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有清,有清也不会离开我,但紧接着就是第二次警告,当时我在医院实习,遇到值班的晚上就住在医院,就在我值班的晚上,有清一个人在家里发生了火灾。”

        苏也倒吸一口冷气,火灾?

        “当时她的腿还没有完全好,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我听着她的在电话里大哭,我发疯似的从医院往家里跑,我真的害怕了,我怕她因为我失去生命,爱情在生命面前算是什么?我并不怕殉情,要是有清有个万一,我一定会陪她一起,只是这样的死亡又有什么价值?”

        陆俊看着眼前的花海,这么多年,当年发生的事似乎还历历在目,像是心上的伤口,揭开陈年的伤疤,仍然鲜血淋淋。

        “我不能让有清为了我再冒任何风险,我们假意分手,表面上不再联系,后来有清的腿好了,申请的学校也成功了,我遵循爷爷的意愿,进入南塑的管理层,但我根本无心企业经营,我只是希望我态度上的妥协能换到有清的平安,她出国前,我们约定,她会等我三年,等我能够摆脱爷爷的控制,再去美国和她团聚。”

        “但我实在太想念她,她在美国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忘记我,我实在放不下,一次集团在华尔街有一场融资会议,我忍不住去看了她,”

        苏也看见他的手指紧紧握住,关节泛白,忍不住跟他一起紧张:“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离开美国那天,在国内刚下飞机,打开手机就看到有清发给我的短信,跟我诀别,叫我珍惜家人,重视事业,忘了她,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我打电话给她,已经是关机,我不停地联系我们在美国的同学朋友,打听有清的情况,后来通过我们一个共同的朋友才知道,我上飞机之后,因为学校的一个赞助,他们一个实验室的同学乘直升机游览曼哈顿,直升机在空中发生了故障,大家只能跳伞逃生,有清的那条短信就是在跳伞之前发的,当时的情况一定非常危急,她一定是以为自己会死,所以跟我诀别,”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是简单的意外,……那之后,我开始知道爷爷的能力之大,我们的一切理想不过是挣扎在他的一念之间的蝼蚁,只要他还拥有这样的能力,我们就不可能会有未来,所以我开始拼命工作,什么地下交易政商勾结,不管多黑暗的事我都去做,不为别的,只为了有一天我有能保护她的能力,我们不再害怕任何人和任何事,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你现在还在等她么?”

        陆俊摇摇头:“我没有等到她。”他看着眼前的花海:“五年前,她跟她的导师结婚了。”

        苏也的心也忍不住跟着他们的故事疼了起来,有情相爱的两个人却硬生生地被拆散,是何等痛苦:“她现在过得幸福么?”

        “应该吧。”他勉强地笑了笑,苏也看着他眼睛里出现那种阅尽沧桑的神情,是啊,有过那样刻骨铭心的感情,又怎么会在意其他的纷扰。

        “她一定很爱你,才会冒着你爷爷的高压危险跟你来往,后来也肯定是对未来绝望才会选了别人,有过你们那样的爱情,以后眼里再也看不见别人了吧。”苏也轻声说。

        “我不怪她,她的选择是对的,是我拖累了她,她本来就该过那种平静安顺的生活。”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她选择过你,我相信她也没有后悔过。”

        春风吹过花海,金色的花瓣细碎地轻摆,一群白色的蝴蝶翩翩飞过。

        爷爷的阻力使有清不得不离开他,但是他却不能背弃她,因为他没有不再爱她的理由,即使远远地看着,知道她很幸福,于他来说,就已经是最好的答复。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