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6 章

第 26 章

        何大杰,人称何大姐,自称何仙姑,虽然男生女相,却是杭州名媛圈里有名的造型师,在社交季里基本是一面难见,

        祖安把苏也扔到他那里就走了,苏也尴尬地绞着手指,任他带着一帮学徒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祖安好久没来,怎么现在眼光变化这么大?”

        苏也被他们连轴转着摆弄完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她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头发染成了青春的栗色,在脑后束了一半,本来细碎的刘海,被拢在一边,委婉地盘了起来,化了淡妆,脸颊上扫了淡淡的酡红,淡粉红色的指甲透出健康的光泽,何大姐给她选了裸粉色的无袖连衣裙搭配白色的短西装外套,整个人是一副甜蜜的恋爱中的的小女人的形象,却不显得轻佻,稳重又甜美。

        苏也没想过自己也可以变成这种样貌,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打理着自己的旅店,从来没有刻意装扮过,甚至连裙子也很少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愣住了,这是自己?

        何大姐瘫在沙发上:“是不是叹为观止?哼,我何仙姑不光手艺好,眼光也是一流的……不过说起来,你跟祖安什么关系啊?他只说是参加拍卖会,要稳重一点,还要甜蜜一点,什么意思?你们在谈恋爱啊?”

        “啊……”苏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怎么说呢?陆俊的未婚妻?不太好吧?其实她还不是很习惯这个称谓。

        苏也抬头就看到陆俊走了进来,他也换过衣服和眼镜,一直以来穿的休闲装被一身铁灰色的正装西服取代了,换了金丝边的眼镜,搭配了深灰色的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配上185+的身高,看上去又恢复了她初遇他时的样子,高冷又严肃。

        他走过来站在她面前:“很漂亮。”他很真心地赞扬她,确实很漂亮,苏也的身上有一种温婉的小女人的美,却一直被强悍的女强人的形象所覆盖。只是他嘴上赞扬,表情还是那么板正,叫人不好亲近。

        苏也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我好像好多年没穿过裙子了,好不习惯。”

        祖安走了进来:“都准备好了吧?”他看了他们一眼:“哎呀,老板啊,你不是这么严肃吧,今天你第一次和未婚妻出席公开活动哎,何大姐,你看看,有没有红色系的领带给他换一换,粉色的紫色的都行啦……”

        “啊,”祖安开始掏口袋,“还有这个……”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我已经尽力了,这已经店里现货里面钻最大的了,再大的要预定,就先用这个吧。”

        陆俊拿过来打开,里面是用粉红色丝带绑在一起的一对戒指,苏也看到戒指不禁愣了一下,对了,是未婚夫妻肯定会有订婚戒指啊,不过,他们毕竟是假的,真的要带么?

        陆俊看了她一眼,拿出男士的那一枚,戴在自己的中指上,把盒子递给她,她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戒指,自己带上,硕大的钻石被简单地六爪包嵌在白金的戒托上,耀眼无比,真的很美,女人是天生会被这种亮晶晶的东西所吸引吧,此处若是文风一变,苏也应该在心里说一句“真是闪瞎我的钛合金狗眼”……

        祖安在一边说:“戒指最好不要摘下来,要是被媒体拍到哪天没有戴戒指又会节外生枝胡编乱造了。”

        陆俊点点头,伸手给她:“走吧,去吃饭。”

        对了,午饭还没有吃,苏也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就要往外走,走了几步,发现别人都没动,奇怪地问:“怎么不走,不是要吃饭么?”

        陆俊走上来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你最好能适应我在你身边这件事。”

        苏也小同学作为一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青涩女生,从来没有试过被条件合适的异性这样接触,她的手被包裹在他的掌心,温暖而柔软,意识到这是作为男朋友的牵手,苏也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像是有股很不对劲的东西从手指那端传来,她抿着唇乖顺地跟在他身后,像只被牵着缰绳的木马,全身心只能注意到那只被牵住的手,这时她才能正视以后她就拥有一个男朋友的现实,可是,他们不是假的吗?他说过,他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做任何事,现在他是要跟她一起吃饭吗?两个人?她回头看了一眼祖安,他正在和早已目瞪口呆的何大姐说着什么,别人完全没有要过来跟他们一起去吃饭的意思,难道他们现在是要单独出去吃饭?

        苏也僵硬地被陆俊拉上三楼,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还有餐厅,菜单也很简单,因为除了牛排之外她一概都看不懂,她胡乱点了份牛排,忽然觉得有点尴尬,真想敲敲自己的脑子,现在你尴尬个什么劲,说好了只是出席几个公开场合,作为未婚夫妻,牵手这种身体接触也很正常好不好,真是没见过世面,牵个手脑筋就秀逗,以后还怎么混啊?

        陆俊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越发酡红,他迟疑了一下说:“既然我们在人前扮演的是未婚夫妻,我希望你不要太介意我们的一些接触,我会尽量照顾你的感受,也希望你能配合。”

        苏也点点头,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苏也的牛排来了,陆俊把牛排切好,递给她,她默默地低头吃饭,真是丢脸丢到家。

        爱乐乐厅前早就围起了长焦短炮的城墙,本来一个慈善的拍卖是不会这样吸引媒体目光的,只因为之前的南塑宣传部的新闻通稿透露了南塑去年年底直升机失事的前总经理将会携从未露过面的未婚妻出席的消息,引得媒体蜂拥而至,大家都等着有人来解答为什么救援有了结果却一直未向公众披露,究竟受了多重的伤,以及隐身八年从未现身的南塑未来女主人此时现身究竟有何玄机等等问题,直到南塑的三号车出现在广场前,众人更是群情激昂,一时间闪光灯“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苏也坐在后座,手指紧紧地揪紧手包,说不紧张才是假的,换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害怕这种阵仗吧,她看了陆俊一眼,勉强笑了一下,陆俊忽然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说:“别怕。”

        他下了车,走到她这一边,为她打开车门,苏也一边下车一边觉得自己笑得一定很难看,陆俊伸手牵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弯里,两个人对视一眼,苏也用眼神告诉他自己还行,陆俊忽然笑了,苏也几乎要忘记自己身处何地,她似乎从没见他笑过,但是此刻的他虽然只是微微地唇角牵动,却无限地温柔,她的心像是被谁锤了一下,她摸了一下自己的心,该不会得心脏病吧?

        媒体记者瞬间围了上来,现场的安保人员迅速围成人墙来阻拦,一时间各种问题此起彼伏“陆总,能说说你前段时间飞机空难的情况么?”“陆总,你是怎么获救的?”“陆总,你跟你未婚妻……”

        陆俊挽着苏也走到布景板前,签了名,示意大家安静:“我很感谢社会大众和各位媒体朋友对我本人和南塑集团的关心,今天我有个消息要和大家宣布,今天拍卖的全部善款将会用于捐助我公司在西部针对贫困儿童和贫困家庭的‘添衣加瓦’工程,帮助儿童购买衣物和为贫困家庭修葺房屋,款项的运用将会由我未婚妻命名的慈善基金会来监督管理,也希望社会大众能支持和监督我们的活动,为贫困地区的人们付出更多的爱心。”

        语音刚落,台下响起一片掌声,还有记者想要追问空难的细节和苏也的详细情况,被周祖安截断:“公关部还有通稿,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来问我……”

        陆俊带着苏也从后面进入会场,苏也总算松了一口气,刚才绷着脸好紧张,故事现在才刚刚开场,虽然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收场,但至少现在是个好的开始。

        周四的下午,因为学校没有放假,轮渡上人并不是很多,安遇站在轮渡的二层,飒飒春风吹在脸上温暖而和煦,江上轮渡的汽笛低声鸣过,两船相会,一群年轻人大声地挥手问好,安遇笑着挥挥手,年轻真好。老妈又在安排撮合她的相亲,真是败给她了,连在武汉这种地方她都能有熟人的儿子可以介绍,天涯海角还有哪里她没有熟人啊?

        安遇背了小包包坐在靠近街边的位置,相亲的人还没有来,她无意识地看着店里的电视,电视上正在播下午的即时新闻“……由南塑集团捐助的贫困地区‘添衣加瓦’工程下午拍得三百余万元善款,其中由南塑董事长陆奎东创作的书法作品更是拍出了一百五十余万元的高价,……南塑集团前任总经理陆俊携未婚妻出席拍卖会,这是他们首次公开露面…………”

        安遇忽然觉得有点不确定,这是……苏也?……

        她拿出平板搜索了一下新闻,一些报道中赫然写着“…将会由未婚妻苏小姐命名的基金会来管理监督善款的流向…”“……据悉,两人经历八年爱情长跑,感情稳定,……”

        等等、等等,安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所以现在苏也是和陆俊在一起了?

        不对啊,说现在在一起,她可以理解,可是这八年爱情长跑是怎么回事?

        她和苏也每个星期都会通电话,上星期她们通电话的时候也没感觉出来她恋爱了呀?两个人还互相揶揄,说是单身到底就搞个百合算了,她再想想,陆俊之前是因为飞机失事才离开南塑,但很显然地他并没有经历空难,是刻意地躲避到射阳,这之间会有什么联系么?

        她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苏也呢?可是她上次也说过,陆家兄弟的事都跟她无关,现在去问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虽然不知道这之中有什么瓜葛,但是她是真的很担心苏也,虽然陆朗无情并不能代表陆俊就无情,但说到底,她总觉得他们兄弟是一丘之貉,她担心苏也是真的爱上陆俊了,万一被伤害了怎么办?但是看陆俊这种大方承认公开恋情的做法又似乎有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

        也许这爱情长跑只是公关上的美化说法?

        安遇还在犹豫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苏也的时候,一个人来到她的桌边:“请问是梁小姐么?”

        安遇抬头看去,一个陌生的男人低声介绍:“我是许阿姨的侄子,我姓王。”

        安遇连忙站起来:“请坐。”

        好吧,先开始相亲吧,一个单身的女人怎么能去指责自己的好姐妹恋爱呢?有人疼爱保护她自己应该为她高兴不是么?毕竟苏也也不是小孩子了,事情应该先往好处想才对。

        拍卖会一结束陆俊和祖安就要赶回南塑大厦,董事会即将召开,要动议改选董事长的话,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让司机把苏也送到他在湖区的公寓去住,这套公寓紧邻着西湖风景区,可以俯瞰湖景,风景实在再美不过了。

        苏也站在门口,看着这套房子,房子并不算大,只有两个房间,客厅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连仅有的装饰画都是黑白灰的色调,整个房子坚硬而冰冷,没有一点人气,虽然之前有人来打扫过,也仅仅是干净而已。

        她每个房间都看了一下,大的那个房间应该是陆俊以前用的,书桌上有笔记本还有手提电脑,水杯也有些旧了,看得出来有人住。

        小房间是个书房,有一整面墙的书架,琳琅满目,苏也知道陆俊喜欢看书,却不知他原来有这么多藏书,她随手抽出一本,《影像解剖学》?哦,对了,他之前是学医的。

        书房里有一张沙发,她研究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张沙发床,可以展开变成一张单人床,她满意地笑笑,至少不用睡沙发了。

        董事会下个月召开,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个时候修改提案必然要冒很大的风险,改选董事长需要取得多于股比70%的董事提议,并得到超过董事会三分之二以上席位支持才能成功,现下筛看了这边的力量,关键的几只股份掌握在几个独立董事的手里,另外就是爸爸手里握有的一部分股权,

        陆俊和陆朗分头去拜访了几位独立董事,谈判实在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好在陆俊之前在集团打下了不错的人脉关系,倒也还算顺利,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其实也很合理。

        陆俊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拿下眼镜按揉着睛明穴,连续三天只睡了两个小时,精神状态不算很好,而且他还有低血糖的毛病,以前都有立毅在身边提醒,现在立毅去了陆朗那边,祖安身上还兼着公关的宣传工作,他有点分身乏术,精神上疲累地不行。

        祖安敲了门走进来,“有几家杂志想要约访苏小姐,你看?”

        “推掉吧,她暂时还不能单独面对媒体。”陆俊戴上眼镜,剥了颗糖放到嘴里。

        “你不觉得你对她保护得太过了么?”

        陆俊抬头看他。

        “她的出现不就是为了应对媒体,解决公关上的危机么?完全不让她接触媒体,媒体对她还是会有猎奇的态度和关注点,你们的偷拍照要是放出来,还是会引起大众的兴趣啊?毕竟社会上对你们这种有钱人的生活可是一直都抱着窥秘的态度,而且作为苏小姐来说,她现在可是很多女性眼红的对象,不在公共平台上塑造魅力,是很难让这件事完全平息的。”

        陆俊手里握着的笔迟迟写不下去,其实他心里知道,祖安说得对,他对苏也的保护太过了,她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他把笔放下:“宣传这块我不如你老道,这件事,就由你决定吧。”

        祖安点点头继续说:“现在我们这边的行程已经结束了,具体的方案还在修改,关键的您父亲那边?”

        陆俊点点头:“明天周末,我会带苏也回老宅吃饭。”前天奶奶和妈妈就已经打电话给他,之前他失踪的事一直瞒着奶奶和妈妈,所以她们对他回来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倒是听说了苏也的事,她们明显都很高兴,应该是庆幸他终于走出了有清的阴影开始新生活了吧,他自嘲的笑了笑,什么阴影,什么新生活,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谁又知道?

        苏也被他送去公寓已经三天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说到底他应该对她在杭州的生活负责不是么?“你叫小陈把车留给我,让他下班吧。”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