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5 章

第 25 章

        春天早晨的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苏也坐在露台上算账,冬天算是每年的旺季,眼看着就快过去了,她把几个月的账捋一捋,盈利肯定是有的,要是能快一点存到钱能从陆俊手里把地买过来就好了,人终究是要独立的,她不可能依赖别人的帮助过一辈子,陆俊就算是现在无所谓把资产压在这里,但是也难保有一天他突然脑子转弯不想再投资了,她还是要做好准备,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陆俊吃过早饭,拿了本书过来看,两个人各占据着露台的一角,安闲的打发时光,李阿姨的猫咪“喵呜”一声走过来,乖顺地趴在陆俊脚下,把头枕在他的脚上,晒着太阳打盹。苏也对这只猫也是无语地很,每天喂它的人可是她哎,可它偏要去贴那个冰山的冷屁股,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那座冰山居然对它还不错,没一脚把它踢走,真是物以类聚。

        陆俊看书看了一会儿,眼睛有点累,抬起头远眺,农庄前五百米开外是海边的滩涂,滩涂边有稀疏的树木和零星的农家小屋,他拿下眼镜,揉了揉睛明穴,再戴上,忽然树木间有一丝奇怪的亮光闪烁,他眉头皱了一下,忽然李阿姨在楼下喊:“花花,花花……”

        李阿姨在找她的猫,苏也抬起头看,花花此刻窝在陆俊脚边丝毫没有想要理会它的主人的意思,苏也无语地鄙视了它一下,起身向他走去:“花花,过来,你妈叫你了……”

        她走到陆俊桌边,弯腰想把花花抱起来,这位仁姐却突然灵敏地一跃,跳到了陆俊的桌上,她正准备再去抱它,冷不防陆俊一下子站起来,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带的背朝外面,他一手抱起花花,一手揽着苏也立刻就往屋里走,苏也不明就里只觉得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陆俊头也不回地说:“有人偷拍。”

        “偷拍?”

        “前面的小林子旁边,有闪光灯。”

        苏也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现在是飞机失事下落不明的状态,要是在这里被拍到照片,不谈对公司和陆朗的影响,就是放到网络或者新闻上,也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两个人走回屋里,苏也关上玻璃门,想了想,又拉上窗帘,转身看到陆俊似乎是想要打电话,可是刚拿起固定电话拨了两个键又忽然放下,能找到这个地方,肯定摸清了情况,固话恐怕不能用,监听个固定电话实在太简单,现在得先和立毅取得联系,他和苏也说:“把你的电脑借给我用一下。”

        苏也忙不迭地把电脑拿给他,看他下了一个奇怪的app,打开居然可以呼叫用户手机,李阿姨一边叫着“花花”一边走上楼来:“苏也,你看见我家花花没有啊?”

        苏也怕李阿姨打扰到他,连忙抱起花花跟她一起下楼:“花花在这呢,该吃饭了吧,我去给它拿点鱼干……”

        陆俊等了两分钟,那头小王出现:“刚刚有人偷拍,你去查一下是什么底细。”想了想又说:“还有什么人可能知道这个消息。”

        王立毅答应了一声就下线了,陆俊靠在椅子上,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去,树林间的反光已经不见了,很显然已经发现自己暴露了,他真的很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敌暗我明,感觉很不好。

        他上网搜索了一下,南塑的董事会下个月15号召开,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个时候,会是谁?爷爷?还是竞争对手?

        这次的董事会目的就在于架空董事长的权力,所以必然会威胁到爷爷在集团内部的权威地位,他躲在这里也并不是完全无懈可击,只是这个时候陆朗已经在集团站稳了脚跟,即使把他挖出来,对爷爷并不见得有什么好处,还是另有其人?

        他忽然想到建宇在黄海的海上风电项目,韩亿?

        他立刻打了行字给立毅:“你看看建宇的公关最近有没有接触过媒体记者,不方便的话就叫祖安去。”

        周祖安之前在南塑一直负责营销外联,媒体这一块尤其是新媒体这一块是他的保留地,这件事立毅出面就有点明显,毕竟立毅现在是陆朗的人,难免会引起猜测。

        他静静地思考等待,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看来是老天不让他过好日子了,顺其自然吧,如果到了结束的时候,就得结束了,只是,他本来以为能等到董事会之后的。

        午餐时,苏也看陆俊并没有什么神色异常,心里有些安定下来,也许并没有那么严重吧,她本来很担心要是陆俊暴露了,那陆朗即将召开的董事会是不是会功亏一篑,如果陆朗失败了,那他和安遇……她摇摇头,应该不会吧?花花跳到她的腿上,像是安慰她的心一样,她磨着花花的毛,忐忑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和陆家兄弟共同紧张这件事了,

        在陆朗的办公室,“啪”一声,一叠材料被重重扔在陆朗桌面上,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目眦尽裂大声吵嚷:“……陆朗,你做事这么绝,是不想给自己留退路了吗?你知道重工这块老爷子倾注了多少心血吗?……你这个不肖子孙……耻辱……”

        几个保安架起老人把他拖出去,他还在犹自挣扎,只是因激动显得有些口齿不清:“……后果……你一定会后悔……”

        陆朗站在窗前,手里无意识地把玩着袖扣,周祖安走进来,看着被拖出去的赵董的背影,把一份文件交给陆朗:“董事会的出席名单已经确认,老爷子已经回话说不会出席,但是几位老董事都会来。”

        陆朗翻开看看,从怀里掏出一支笔,在名单上划了一笔:“现在又少了一个。”

        南塑的重工虽然受到爷爷的重视,投注了很多财力人力,但始终没有大起色,对集团基本没有什么贡献,甚至不好的年份还要亏损,相对于南塑的其他产业陆续上市的情况,重工一直没能上市,占有的集团贡献份额虽然逐年在减少,但占有的固定资产比例却只增不减,纯粹的拖累,本来重工就不是南塑的传统项目,在和建宇那种重型工业起家的传统工业集团相比根本没有任何优势,他自接手以来就看出这其中的奥妙,重工这块是在爷爷的老部下力主坚持下才一直维持到现在,当年大哥也是承诺不会取缔重工的集团份额才能坐稳位置,不过现在形势已经改变,因为大哥几年来的磨砺,爷爷的势力已经大幅度缩减,根基不再稳固,现在大哥又突然失踪,没留下任何承诺指示,所以他可以不再顾及大哥与老顽固们达成的协议,也不走什么裁减的步骤,直接大刀阔斧取缔重工部门,人员分流,迅速填入急缺人手的物流和日化部门,董事会里的基层派和海外派也基本都认可了陆朗的这个决策。

        周祖安拿回名单看了一下:“有这样绝对多数的支持,新的董事局章程一定可以通过,只要能削减董事长的权力,以后事情就好做了。”

        陆朗忽然转头问他:“昨天有人在射阳那边偷拍?”

        周祖安点点头:“我已经在接触对方,是XX周刊的两个记者,在那里已经蹲了三天,据说是得到了内部的消息。”

        陆朗眉头紧皱,按理说这样的消息应该不会走漏才对,知道的都是自己人,而且也没有理由,董事会召开在即,海外派和基层派应该都不会希望陆俊在这个时候回来,难道是爷爷?

        “陆总说叫我留意一下建宇那边的动静。”

        建宇?陆朗忽然想到:“建宇的海上风电是不是就要发布计划书了?”如果是韩亿,事情就明朗了,他一定会选在南塑的董事会召开时同时发布消息,公众的视线会立刻被转移,同时南塑内部也会陷入混乱。

        陆朗想了一下:“你去联系一下建宇的江成龙,他应该会有第一手消息。”

        “你准岳父?”周祖安忽然挑了挑眉,语带揶揄。

        陆朗看了他一眼,祖安连忙摆摆手:“开玩笑哈。”

        陆朗看着周祖安出去,看向窗外阴晴不定的天色,自己推拒爷爷的安排,却也开始利用他为自己铺下的管道,自己是不是也开始变得和爷爷一样了?

        苏也晚上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而号码,

        “喂?”

        “苏小姐么?”

        苏也迟迟疑疑地瞄了眼电话:“我是。”

        “我是南塑的周祖安,上次我去过你那里。”

        陆朗和小王之外是还有一个人,“恩。”

        “我知道现在很晚了,不过我能不能跟我们家陆总通个电话呢?他没有手机,我在APP上叫他他都不理我……”

        苏也眼前顿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怨男形象,忍不住笑了一下:“哦,那你等一下。”

        她拿着电话去敲陆俊的房门,敲完才觉得三更半夜自己一个女生穿个睡衣去敲一个男客的房门似乎有点不太妥当,特别是陆俊面无表情地开门之后她更觉得自己不应该来的,

        “有人找你……”

        陆俊拿过电话一边听一边向房里电脑边走去:“喂?……祖安,……恩……”

        苏也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怎么办,手机还在他手里,她应该等他用完拿回来吧,可是一直站在他门口是不是感觉很奇怪?

        她犹犹豫豫地踟蹰了一会儿,慢慢地走进他的房间,找到小沙发坐下来等。

        陆俊打着电话,按照祖安说的开了电脑,接收了文件,打开一看,是几篇新闻通稿,标题赫然在目:“南塑前总经理诈死藏匿或与管理层矛盾激化南塑经营陷入困局”“陆俊情陷香闺足不出户日夜缠绵”……配图是各个角度的偷拍,有白天有晚上,甚至有分别拍的他和苏也再PS在一起的牵手照等等,陆俊“啪”一声敲了一下键盘,骂了一声“狗屁”。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拿到的第一手材料,那头的指示要在南塑董事会结束之后第一时间发布。”

        “现在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么?”

        “作为这种爆点新闻,最有效地方法就是直接釜底抽薪,在他发布之前我们抢先爆掉新闻点,我刚刚跟陆朗也谈过这个问题,不过不知道行不行。”

        “具体怎么做?”

        “这个新闻的焦点在于一是你飞机失事后没有出事却没有对外公布,另一个是你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所以我的设想是,我们直接跟媒体发布消息,说你其实早就已经被找到了,只是因为受伤严重所以在进行身体疗养和精神复健,因为身体原因才没有对外公布,至于苏也,你之前一直对外公布就是有未婚妻的,就让苏也来顶替你未婚妻的名分,这样至少能把这个新闻的影响降到最小,而且也能把主动权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陆俊转头去看坐在一边的苏也,她蜷缩在小沙发上,头靠着肩膀昏昏欲睡,耳边祖安还在说:“……不过这件事必须得得到苏小姐的同意,我需要你们一起出席几个公开场合,等到事情过去,事态平淡下来,你们再宣布分手就行了,不过这种事苏小姐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说到底,人家是个女孩子……”

        陆俊沉默着挂了电话,手指在手机上轻轻摩挲,时钟“滴答滴答”地一秒一秒走着,他心里其实很清楚,祖安做宣传媒体这么多年,这已经是最折中稳妥的办法,董事会召开在即,什么情况都不能功亏一篑。可是……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穿着粉红色的卡通睡衣,缩手缩脚地蜷缩在沙发上,初见她时还齐肩的碎发现在已经长长过肩颈,柔软地散落在臂弯,睫毛轻颤,困得不行的样子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这样的女孩,实在不适合进入到他们那个浑浊不堪的世界……

        苏也的头“啪塔”一声嗑在茶几上,连忙揉揉脸清醒一下,看到陆俊站在她眼前,她浑浑噩噩地问:“打完了啊?”

        陆俊在她对面坐下来,拇指摩挲着掌心:“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会把这块地留给你,作为你的报酬。”

        这块地?200万?苏也晃晃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什么忙?”

        陆俊把电脑上的新闻稿给她看:“上次的偷拍者已经找到了,是南塑的竞争对手指使的,我们现在只能抢在他们发表之前发布消息,我需要你扮演我的未婚妻,你只需要陪我一起出席几个公开活动,等事情过去,再宣布分手。”

        苏也看了看那些新闻稿,看得实在很气愤:“他们怎么能乱写呢?只是几张照片就这样胡乱揣测,还要发表出来,这样不是太过分了么?”

        “这是竞争对手旗下的周刊,对这种新闻当然会宁可夸大。”

        苏也想了想,抬起头看着他说:“你之前救过我爷爷一命,就是我们一家的恩人,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现在这个机会,就当我是报恩了吧,不过地我是不会要的,如果你能保留这块地,以后优先考虑卖给我就好了。”

        陆俊看着她目光澄澈,眼神清明,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不太地道的事,“我说过会给你,就不会食言,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以后再谈,这件事如果你答应的话,明天会有人来接我们,我们要先去杭州,在董事会召开之前露个面。”

        “明天?这么快?”苏也被吓了一跳,也对,上次听他们说下个月就开董事会了,“哦,那我得把店里交代一下,要去多久?一个星期能回来么?”

        陆俊拿了件外套,披在她身上:“我会尽量让你尽快脱身。”

        苏也紧了紧外衣,好暖和。

        第二天,苏也很早就起床,把店里前后的事情都交代给李阿姨,又打了个电话给爸爸,只说要去杭州几天,说着说着忽然想到万一老爸老妈看电视新闻看到自己怎么办,顿时立刻觉得十分不自在,匆匆挂了电话,老爸并没有每天看新闻的习惯,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陆俊还是和来的时候一样,两手空空,周祖安把车停在门外按了按喇叭,苏也拖起自己的小箱子,正要出门,忽然被陆俊伸手拉住。

        陆俊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睛:“你要考虑好,出了这个门,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媒体那么简单……如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作为他的女人,要面对什么样的压力和危险,她这样简单的女孩又怎么能想象地到?

        苏也被他眼神里的认真震慑住了,她垂下眼眸复又抬起,还是那样的光彩和清澈:“陆总,我其实一直很感谢你,除了爷爷的事,还有这个农庄,如果当时不是你买下这块地,农庄可能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你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是老天安排的恩赐,我不能一味地索取,我想要回报你,我想让你知道,你对我的帮助,是值得的……而且其实我也知道,在别人眼里,我这样的女生根本配不上你,除了能让我感谢你的恩情,我还很谢谢你,给我这样的麻雀一个做凤凰的机会,我不会后悔,因为这大概会是我人生的巅峰了吧。”说着说着她就笑了。

        但愿我以后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陆俊抿了抿唇:“走吧。”从现在开始,我会保护你,不管怎样,你是我的责任。

        “今天早上我已经把通稿发给了各家,下午三点在爱乐乐厅有南塑赞助的慈善拍卖,你们一起露面再合适不过了。”祖安一边开车一边说,“爱情故事你们都要记住啊,八年前南塑在南京大学捐助了一幢建筑,老板你到南大揭牌,然后认识了当时还在读书的苏小姐,然后就是谈恋爱,长跑啦,一直到现在才公开。”

        “为什么是八年前?”苏也不解。

        祖安斜睥了一眼陆俊说:“因为我们家老板因为前女友离开心灰意冷,一心工作,不想谈恋爱,所以一直对外宣称有未婚妻,拿这个虚幻的未婚妻来挡桃花已经八年了。”

        “啊~”苏也想到陆俊之前也说过他那个前女友的事,是被他爷爷拆散的,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陆俊的脸色,他应该还是忘不了她吧?要怎样深刻的爱情才能让人这样念念不忘?

        “我约好了造型师,待会到了杭州你要先去换个衣服,毕竟这种场合对女士的着装要求比较高,老板你有什么安排?”

        “先和陆朗碰个面。”

        “好,我来安排。”

        汽车飞驰,光景如梭,苏也靠在车门边,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安遇现在在干什么呢?她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安遇呢?如果安遇看到新闻肯定会大吃一惊,她拿出手机在手里摩擦来摩擦去,要不要打给她?可是打给她要怎么说呢?苦恼。

        陆俊跟陆朗通了电话,董事会的提案因为他的突然回归要临时更改,“……其实事情更加简单了,本来是要动议修改章程,削减集团董事长权力,现在我已经跟几位董事商量好了,直接提议改选董事长,我已经去劝爸爸把他的股份授权给我,而且我手里握着爷爷最近一年的体检证明,证明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再担任集团决策人的职务,再加上你之前在董事会的人心所向,改选董事长是合情合理的事……”

        陆俊静静地思索,事情走到这一步并不是他所愿,却也置于如斯境地,现在已经是不得不为了。改选董事长说起来简单,却也不容易,时间长了甚至能拖到一年半载,但是如果真的就此直接就将爷爷拉下台,这场战争是不是就能早点结束?争斗了这么久,他已经觉得很累了,如果可以,就早点结束吧。

        挂了电话,他看向苏也,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爱睡的女孩子,现下又靠着车门睡着了,手机掉在脚下,头在车门上摩擦,大概很不舒服,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的生活里会出现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这许多年,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这样别人才没有攻击他的能力,但是只要有了要保护的人,就有了弱点,做事就会有顾虑,可是现在,是他把她牵扯进自己的世界,他必须得保护她,以前有清在时,他没有保护她的能力,在他有了能力之后,已经没有人需要他的保护,保护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已经忘记了,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要在意一个人的念头了,这次,会不会是不一样的开始?

        窗外春风凛冽,田野里一片生机盎然。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