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3 章

第 23 章

        到了医院,挂了急诊,急诊值班医生问病情,苏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陆俊说:“中风。”

        “中风?”苏也吓了一跳,爷爷中风?

        急诊连忙电话请内科的值班医生来会诊,偏巧今晚内科值班的是宋兆元,他问明了情况,就进了急诊室,

        苏也愣愣地站在急诊室外,不知道现在要干什么,回头去看陆俊,他坐在长椅上,看着自己的手,

        陆俊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还对那些记忆那样深刻,也许这些已经成为他骨血中的一部分,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甚至还能记得这双手曾经戴着医用橡胶手套的样子,拿着手术刀的样子,切开腹腔的样子……他闭上眼,当年同时失去爱人、失去理想的锥心的疼痛似乎又袭上心头……忽然,一双手覆在他的手上,他抬头,是那个专心开着她的小旅店的小姑娘,那个认真生活却被牵扯进他的隐藏计划的无辜路人,那个明明一无所知却选择相信他的病人家属,她蹲在他面前,握着他的双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别想了,我相信你,真的。”

        我知道你以前是医生,你肯定是想起来以前的事了,我不知道你曾经发生过什么,我只知道,你救了我爷爷,我相信你,真的。

        一阵风吹过,时间静静流逝,滴答滴答,一声一声,敲在他的心上。

        忽然急诊室的门开了,宋以琛走了出来,苏也慌忙跑过去,“我爷爷怎么样了?”

        陆俊看着她的背影,空落的手指轻轻握住。

        “幸亏及时做了放血减压,缓解地很好,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我很好奇,”宋以琛说:“谁给他放的血?”

        陆俊站起来走过去:“是我。”

        他看着走过来的陆俊说:“你以前也是医生?”

        陆俊点了下头:“外科。”

        “难怪,果然是同行,”宋以琛跟他握了一下手,“我看那针扎得准头就不是一般人扎地出来的,原来是位主刀。”

        医院长长的走廊里盛产穿堂风,俗称阵阵阴风,苏也忽然觉得有点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陆俊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宋以琛跟苏也说:“老人家暂时没有什么大碍,打个点滴观察一夜,明天我安排做个CT看下有没有血栓,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你,”苏也感激地笑笑,“我现在可以去看他么?”

        “进去吧,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给我电话。”

        苏也冲进急诊室,看到爷爷吊着点滴躺在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忍不住眼泪就流了出来,护士收拾着器具:“病人要转到病房,家属跟我去办一下手续。”

        陆俊看了眼苏也,“你在这陪他,我去就行了。”

        苏也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把身份证什么的递给他:“麻烦你了。”

        陆俊跟护士去办好了住院手续,苏也跟护工一起把爷爷送回到病房,爷爷点滴打完了,可苏也一刻也不敢合眼,她实在太害怕了,中风有什么后果她太清楚了,奶奶去世前曾经中风,瘫痪在床将近两年,能认识人却不能表达,眼神麻木神情呆滞,全身不能动弹,那时她还小,只知道爸妈和姑姑照顾地很辛苦,爷爷每天都很难受,每个人都盼望着能有奇迹发生,但最终还是失去了奶奶,她是真的害怕,害怕爷爷也会变成那样,昨天还好好的爷爷,还有好多计划的爷爷,怎么能承受变成那样?苏也坐在床边,握着爷爷的手,心里自责,会不会是白天去了太多地方累着了,还是玩得太兴奋太激动,怎么会引发中风呢?幸好有陆俊在,不然后果她真是不敢想象。

        她趴在床边,把头枕在爷爷的手上,听着爷爷的脉搏,心下才渐渐安定下来,幸好没事,幸好……

        陆俊走进病房,看见只开了一盏台灯,苏也趴在床边睡着了,房间里空调开着,加湿器无声地喷着细细的水雾,墙上的钟“滴答滴答”走着,静谧安详,

        他走过去,看着她的睡脸,一缕碎发落在额头上,盖住轻皱的眉心,这样睡当然不会舒服,他看了一下,这是间双人病房,另一张床没有人,但是被褥什么是齐全的,

        他弯下腰,轻轻把她的头揽到自己肩上,双手绕过她的后背和双膝,打横抱起来之后才发现,这个平时忙里忙外似乎精力无穷的小女生比他想象中轻了很多,她似乎是真的累了,在他怀里轻轻地拱了拱,抓住他的衬衫衣襟,把脸埋进去继续睡着,昏黄的灯光侧打过来,在她的脸颊上形成一片阴影,让她看上去柔弱娇小,像是只兔子柔顺而乖巧,

        陆俊俯身把她放在隔壁的床上,把她的手从他的衣襟上拿下来,盖好被子,看了眼钟,已经四点多了,

        他坐到沙发上,打开房间的小电视,调成静音,医院的电视只能收到几个中央台,新闻频道里,正播报着财经新闻,他看着滚动的字幕,“……南塑集团去年的年度财报成绩显著,继2014年度之后再次以行业龙头企业姿态问鼎2015年最值得投资企业榜首……”“……没有受到前任总经理飞机失事的突发事件影响,今年年初对几大新兴领域的投资计划稳步推进,……”“……近日将召开董事会,估计又将有重大利好消息发布……”

        陆朗是个很有天赋的商业选手,没有老师的情况下做得很好,如果他没有猜错,即将召开的董事会应该会有关系到股权关系的再分配,这将是开局之战,此役之后,陆朗就将会和爷爷公开决裂,世人都会知道这对祖孙的分裂,现在拿捏不准的是外界的态度,爷爷的威望在业界根深蒂固,但陆朗算是后起之秀,会吸引部分业界新贵的支持,孰胜孰败,还是未知之数。……

        爷爷恢复地很好,早晨醒来之后精神已经不错,宋以琛安排了CT检查,但排位要等到下午,

        苏也感觉特别不好意思,说起来,陆俊是老板也是客人,却累他跟着她们爷孙奔波,昨天要是没有他,她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结果她却睡得像头猪一样,害的人家在沙发上坐了一夜,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她主动要求去帮大家买早饭,

        她出门之后,爷爷拍拍床示意陆俊坐到他边上来,陆俊过去后,他拍着他的手说:“昨晚,太谢谢你了。”

        陆俊摇摇头,真是算不上感谢,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本能反应吓了一跳,放弃了医生的理想之后,他一直在南塑进行商业扩张,还没有遇到过这种紧急的急救场面,突然遇到了,虽然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

        爷爷说得很慢,似乎还有点中风的轻微后遗症:“我听店里人说,你和小也是合伙人,”他点点头笑得很慈祥,“我只有小也这么一个孙女,她的名字还是我取得,”

        “我以前一直不放心她一个人……现在看到有你,我也就放心了。”他说说就停下来缓一缓,“要不是为了我们这些人,她又怎么会从南京回来?又怎么会跟男朋友分手?……是我们耽误了她……”

        “以后有你帮她,我也放心,店经营得好不好是其次,生活经营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陆俊心知老人家是误会了什么,但他却并不急于反驳,他知道这个世上有像他们家那种祖孙关系,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有像苏也家这种祖孙关系,甜蜜融洽其乐融融,说得不错,像她们家,生活幸福最重要,他有什么理由在此刻剥夺老人的幸福,澄不澄清与他其实也没有什么损失,不过是嘴上的快活罢了。

        苏也回来之后面临的就是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苏也眼中的陆俊一直是绷着一张脸、不太容易亲近的形象,可现在他们俩手拉手谈心是怎么回事?

        苏也把买来的早饭一样一样摆到小桌上,爷爷喜欢炒面皮和南瓜粥,她特意买了带回来,爷爷说:“怎么就买了两份?”

        苏也从另外的袋子里拿了一份出来:“他不喜欢吃甜的粥,我买了绿豆粥给他。”

        又拿了蒸饺放在爷爷面前,麻团放在陆俊面前;“爷爷你消化不好能吃麻团,老板不喜欢吃素的蒸饺,你们各吃各的。”

        爷爷吃得开心,笑得更开心,陆俊端起碗来,绿豆的清香叫人心情舒畅。

        下午苏也父母和姑姑都到家了,听说了昨晚的事大家都出了一身冷汗,爸爸看他们很累的样子就叫他们回去休息,爷爷有他们照顾就行了,爷爷也叫他们赶紧回去,苏也就拉着陆俊回去了,

        到了农庄,远远地就看到大门外停了两辆黑色的路虎,陆俊看着车牌号“浙AXXXX”,本来宁静的精神世界似乎一下子变得喧嚣起来,终于来了……

        他抬头看看天,年前到眼下,三个多月,由冬入春,好日子这么快就结束了?

        苏也看到那两辆车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她犹犹豫豫地看向陆俊:“你……”

        陆俊微微笑了一下,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把车钥匙递给苏也,走进大厅,一进门就被迫接受了一个熊抱:“大哥!”

        陆俊笑笑扯开他:“小孩子样的。”

        苏也在柜台后面擦着杯子,看着那兄弟两个坐在窗前,一人要了一杯香片。

        “下个月就要开董事会了,你不回来帮我么?”三个月的时间,陆朗变了很多,眉目间褪去了初时的惶惑与忐忑,填满的是沉稳与自如,

        陆俊敲着杯子:“谁跟你一起来的?”

        “我只带了祖安和立毅,来看风电的布杆结果。”

        陆俊点点头,周祖安是他在中学时的同学,他离开之前安排他做了陆朗的特助,王立毅从他刚进南塑开始就跟着他,这两个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还想再观望一段时间,之前交代你联络的人情况怎么样?”

        “九成的人赞成这次股权结构重组的提案,这次的董事会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反复了,只是沈自如那群人?”沈自如作为董事会里海外派的代表向来是紧紧追随陆俊的,这次的搜救行动持续了三个多月虽然没有结果但却一直没有停止也全拜他在公司力挺,“说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哪……”

        陆俊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就这脾气……”

        他想了一下说:“我电话丢了,你让立毅把手机留给我,我会找机会跟他通个电话,”

        “那你还准备在这里待多久?”

        “等到你重构结束,重新召开新董事会的时候,我会回去的。”

        陆俊顿了顿:“这次的董事会提案准备地怎么样了?”

        陆朗往后一摊:“准备什么?大家撕破脸皮,破罐子破摔吧。”

        陆俊笑了一下:“爷爷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你要小心点。”

        他看向落地窗外面,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院子里,开始料理上个星期进到家的那堆果木,也不知她从哪里听说果木烤出来的肉最为鲜美,就忙不迭地进了一堆果木,准备让大厨来搞实验,现在却站在木头面前发呆,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角落里找了一把锯子,好像是想把木头锯碎?

        陆俊看着她抿着唇费力地锯木头,时不时还要跳起来避一避飞溅的碎屑,很快头上就聚集了一片汗珠,陆朗顺着陆俊的目光看过去,又看了看他大哥,忽然说:“你不去帮她?”

        风吹过海岸,远处传来海浪的轰鸣,她的短发轻轻扬起,拂过脸颊,拂过心头,这样的画面,“你不觉得很美好?”

        “?”

        陆俊看着窗外,窗外的苏也直起身来擦了擦汗,把果木扔到一边又去摆弄她的花花草草

        “因为美好……所以不想打扰……”这样简单的美好,不应该被拖进他们那个复杂丑陋的世界,这样的美好,远远地看着,就很好了……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