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0 章

第 20 章

        阳光明媚的下午,苏也坐在餐厅靠窗的座子上,有点心神不定,这两天她一直在旅馆和厂区之间奔波,自从被陆总点拨过之后,豁然开朗是开朗了不少,可是认清周先生只要钱这件事还是让她一筹莫展,即使如陆总说的,周先生果然松了一点点口,也不过是降到380万,她算算自己的所有财产,即使把爸妈留给自己结婚的房子卖掉,也凑不够380万,能有150万就很了不起了,

        她用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上午她又去了厂区,周先生却破天荒没在,她就坐在园区外面的餐厅里发呆,阳光暖暖地洒在她身上,以后要怎么办呢?

        陆俊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扎着短马尾的女孩托着下巴靠在窗台边,外套毛茸茸地捧着她的脸,阳光把她的周身镀上一层金色,连睫毛也铺上了一层浅金,窗边开得灿烂的彩叶草结出淡蓝色的花朵,在风中轻轻摇曳,他想起以前有清说:“你知道彩叶草的花语是什么么?”

        “绝望的爱……”她遗憾地看着它,“为什么会有这种花语……”

        为什么会有这种花语?

        既然是爱,又怎么会绝望?不能让人充满希望与期冀的,又怎么能叫□□?

        陆俊走到她对面坐下,苏也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他们不算熟,现在这样频繁的见面次数实在有点奇怪,一次偶遇两次偶遇也就算了,今天也要算偶遇?

        “我特意来找你,”陆俊点了杯茶,“有点事跟你商量一下。”

        苏也回过神来,点点头,以他的能力找到她并不难,不过有什么事要跟她商量呢?她有点不解。

        陆俊把一份文件放到桌子上,苏也拿起来翻了翻,土地转让合同?是她的那块地!总价款是……“200万??怎么可能?”

        “南塑打算在这里扩能,新上两条生产线,买下了周先生在这里的厂房。“

        “所以他就把射阳的地便宜给你?”苏也立刻做小伏低,“陆先生,我知道你这种大企业家是不会在乎这些蝇头小利的,这种小小的地块与你也没有用处,你不如卖给我啊?”

        陆俊摇头:“不,这块地对我有用处,我不打算卖掉它。”

        “有什么用处?”

        他拿出另一份文件,是一份空白合同:“我打算把它作为资产入股你的旅店,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答应我几件事。”

        “好,我答应你。”

        陆俊挑挑眉,“你不问我是什么事么?”

        苏也看着合同说:“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你可以有很多选择,但是除了你,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陆俊忽然觉得心里有根弦被她这种视死如归的感觉触动,他微微失神,接着说:“我的要求很简单,都写在合同里了,你如果没有异议可以签好送给小王。”

        苏也翻开合同看了看条款,前面一切正常,只是附加条款有点奇怪:……本项目作为甲方的私人投资,由甲方匿名入股,乙方不得将其信息对外公布……乙方负责项目的具体经营管理,甲方作为较大出资方,对本项目经营方向保留决策权……

        不能说……也不能做……

        私人投资,说明跟南塑集团无关,按理说,他这样的大老板想投资的话,会有大把的好项目可供选择,怎么也不会钱多到花不出去硬要塞在她这里吧?她这家旅店即使最好的时候也只是能收支平衡而已,以他的商人本性,又怎么会做不赚钱的买卖?可是这份合同又实在看不出来哪里奇怪。

        “你……为什么帮我?”苏也很犹豫。

        “苏小姐,”陆俊双手交握,靠在沙发上,却不显得慵懒,“你也知道我不会投资没有前景的事业,那块地的地理位置我看过,还算可以,不会远离保护区,也靠近南塑的风电场,滩涂风电本来就可以成为很好的观光项目,原本的风力设施,譬如说磨坊等等,我们都会保留,我相信南塑的能力,风电场建成以后那里的人气必定会比现在更旺,所以你的旅店有一定的前景,如果经营得好,我还打算把它作为南塑员工户外拓展的选择之一。”

        “有这么好?”苏也被他说的美好未来震撼住了,这不俨然是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更主要的是,因为明年开始我会直接主管能源部门,因为风电场的原因,我可能会经常过去,我希望你能安排布置好我的住处,可以随时使用。”

        啊,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苏也在心底做了个鬼脸,说到底,就是给自己买了个房子还兼打扫女佣,哦,这个女佣还得负责这个房子不亏钱……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有一种自己赚了的感觉?

        她捏着那两张纸,觉得分量有点重,要是签了,她的小店就不是她一个人的了……

        “我知道你需要时间考虑,这件事不急,不过我还有另一件事,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我的帮助?”

        “苏小姐,”陆俊看了一眼窗脚的彩叶草,“我知道你和梁小姐是很好的朋友,她和我弟弟陆朗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

        “……”

        陆俊明显地犹豫了一下才说:“八年前,我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

        苏也有点意外地看着他,说这个做什么?

        “我爷爷并不满意这个女孩,老人家比较强势,也独断惯了,用了些手段,那时的我在医院工作,只是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没有能力和爷爷抗衡,最终导致了一些不好的后果……”

        “不好的……后果?”苏也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你的意思是,陆朗跟安遇分手是因为……你爷爷?”

        “建宇重工这些年和南塑一直有业务上的重叠,双方有些竞争,江悦的父亲在建宇有一定的势力,因此爷爷属意江悦能成为陆朗的妻子,双方可能达成了某些协议。”

        “那陆朗怎么就同意了呢?”

        “陆朗有一方面是担心当年我女朋友的事情在梁小姐身上重演,另一方面……”陆俊摇了摇头,“江悦以自杀和这个来要挟他,”他拿出一张病历,

        苏也接过来一看,是江悦在北京的病历,时间是2008年,诊断结果上赫然写着“因人工流产引起的输卵管广泛性损伤……”,她指着这个:“这,什么意思?”

        “就是不能再怀孕的意思。”

        “不孕?”苏也又看了看病历,“因为陆朗?”

        “据说是因为陆朗。”

        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么复杂的情况……

        “你不必太在意,因为这份病历是假的。”

        “假的?”

        “我曾经是医生,也执业过一段时间,我联系了在北京这家医院的朋友,确认了真伪,这份病历应该是江悦的父亲托人伪造的,按照她这个时间节点,在该医院的电子信息库上根本没有她流产以及不孕的诊断信息。”

        “那陆朗怎么还会跟她在一起?”

        “陆朗并不知道这个是假的。”

        “什么?”苏也有点惊讶:“那你怎么不告诉他?”

        “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只会更加痛苦罢了,以我的能力,现在说他们以后一定能在一起之类的话为时尚早,我也不能给与陆朗和梁小姐不切实际的承诺,”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当年我被迫和女友分开,所以我一直很努力,争取着有一天能够有能力保护她,可以让爷爷接受她,但是,”陆俊看了眼窗外,“或许是我们的感情不够坚固,她并没有等我,我们分开不久她就结婚了……”

        “……”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是人家的疮疤,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内心一定很痛苦吧,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陆俊喝了口茶,“我知道陆朗其实并不想跟梁小姐分手,如果梁小姐也还放不下陆朗的话,我希望你作为梁小姐的朋友,能够适当地给予她坚持下去的力量,以后如果有一天,陆朗能不再受爷爷的限制,能够自主地选择自己的妻子,我也希望你能把我今天告诉你的这些事实告诉梁小姐。”

        “那万一这中间安遇和别人在一起了呢?”

        “要是她不再爱陆朗了,那就一切结束,这些话就只有你我知道,告诉她们只不过徒增遗憾……这世上有遗憾的感情有太多了,也是我们无力阻止的……”

        “真的?”安遇有点不能相信:“你是说有个老板愿意投资你,所以买了地来入股?”

        “嗯。”苏也吃着冰淇淋点着头。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安遇有点担心,“你不会被人骗吧?”

        “骗我?”苏也想想陆俊那张脸,“不会的啦,人家是大老板,而且我又没有什么好骗的,没财也没色的……”

        安遇还是有点不放心,却被苏也截住话头:“放心啦,我这肯定没问题的,倒是你啊……”

        “我?”

        “我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明天就准备回去了,你呢?你现在究竟怎么样了?你要留在上海么?不是我说啊,你爸妈可担心你了,要是你不跟我一起回去的话,他们估计会来看你的。”

        安遇挖了一口冰淇淋,现在还有什么好留恋的,该结束的,都已经结束了,可是射阳……?

        在射阳的那段日子是她这些年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没有利益追逐,没有心计算计,家人、朋友、爱人,亲情、友情、爱情,温暖而美好……可是现在的自己,自己都觉得自己自带冷气场,萧瑟又凄凉……

        “我暂时不想回去,”安遇想了一下,“大概也不会留在这里,反正现在也没有工作,我想出去散散心。”

        苏也点点头:“也对,去散散心也好,或许能有艳遇也说不定。”

        “说什么呢你?”安遇笑着敲了她一下。

        “那你准备去哪?”

        “还没想好,可能想回学校看看,……”

        “要回学校就去英国啊,金发小帅哥唉,优质的……”苏也挤眉弄眼地笑。

        两个人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冰淇淋,说着笑着,外面寒风瑟瑟,屋内暖气洋洋,角落里鲜艳的红玫瑰开得正好……

        安遇把苏也送上了回射阳的大巴,“过年前我会回去的。”

        “那你要记得每天按时给你爸妈打电话啊。”

        “知道了啦,比我妈还啰嗦。”

        苏也坐在车里,看着安遇转身下车,朝她挥挥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没事了吧,可是陆朗……她昨天去南塑的办事处把合同交给小王,在大厅里遇到了陆朗,他看上去并不太好,憔悴了很多,

        被分手的这个人振作看开了,劈腿分手的那个人却一蹶不振,虽然了解了其中的缘由,却又为他们那不确定的将来担心,万一陆俊不能成功,万一陆朗就不能回到安遇身边,万一……还有陆俊,她没看出来他那什么事都云淡风轻的外表下也曾经有那样痛苦的爱情……爱而不相得,爱而不相守……这就是豪门世界的悲哀?

        苏也从包里拿出昨天小王交给她的文件,是一份旅店的详细规划,专业而详尽,合同已经签掉了,从今以后,她就有了个合伙人了,不知该悲该喜,但是不管怎样,店总算是保住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绿城集团二十周年晚宴,衣香鬓影,政商云集,作为上海本土的大型私营企业,趁着周年庆之际聚集交汇各界人士共襄盛举,是件颇有脸面的事情,这次不仅仅是上海的知名企业,甚至像南塑这样的国际大型集团都有人出席,实在是长脸。

        南塑的陆家兄弟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尤其是陆家老二,基本不参与这些交际应酬,这次一起出现俨然是宣布以后进入南塑掌事的感觉,和身边的未婚妻站在一起真正是男才女貌,一对璧人,

        自从陆家兄弟现身后现场媒体的镁光灯就基本没有从他们身上移开过,一举一动都被无限地放大,江悦有点心不在焉地瞄了瞄一边的陆俊,他正在和别人说着什么,自从那天在景轩谈过继承权的问题,她就一直心里惶惶的,心虚地很,很显然陆俊知道自己的病历是假的,但是他并没有告诉陆朗,他究竟是真的想假戏真做逼她放弃继承权呢,还是只是为了激她放开陆朗?她一时想不到答案,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韩总来了!”

        记者像潮水一般涌向红毯,闪光灯“噼里啪啦”此起彼伏,安遇不安地提着裙子下车,韩亿只是说有个小小的宴会,还说她明天就走了,带她出来散心当是告别,她没料到他口中“小小的宴会”会是这个样子的阵仗,她提着裙边,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有点手足无措。

        韩亿适时地来到她身边,笑着伸手拨了拨她耳边的碎发,她觉得这种社交礼仪真是虚假啊,但还是很配合地挽住他的手臂,两人在媒体的闪光灯海中款款行来,

        红毯的尽头赫然是陆家兄弟和江悦,韩亿笑着伸手和陆俊握手:“陆总好久不见。”

        陆俊握着他的手:“前段时间麻烦你了,要不是你接手,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爷爷交代。”

        韩亿僵了一下:“哪里,保护自己的东西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心照不宣地握手笑着,在外人看来,这幕场景真是其乐融融,和谐万分,却不知里面的刀光剑影凶险万分,陆朗却只能注意到安遇挽着韩亿的手,她瘦了好多……

        安遇看到陆朗和江悦,耳边响起那天在医院他说过的话,

        你,爱过我么?

        没有……

        她最珍贵美好的回忆对他来说,不过是逢场作戏,禅林里的吻,海边的拥抱,夜晚许下的承诺,海风中的呼唤……都是场笑话……

        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觉得有点不太舒服,她转头看向韩亿,他正在跟一个老者说着话,她抚了下头意思不太舒服,韩亿点头示意她到边上去坐一坐,

        安遇慢慢踱到一边,晚风吹在身上有点凉,一个服务生体贴地拿来披肩,她温婉地感谢,这里是块人造的高地,能看到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她在场边的长椅上坐下来,拢了拢披肩,还没有安静一小会儿,耳边就传来一个声音:“撇开大家一个人在这吹风,这样真的好么?”

        她扭头一看,忍不住笑了,是乔晓,她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她坐下来,乔大姐给她带来一块蛋糕,她感激地笑笑,尝尝居然还是热过的,

        乔晓看着安遇,心里不禁唏嘘,“你以前可不像现在这么安静……”

        “总是要成长的,经历地越多,就越不喜欢说话了,”安遇吃了一口蛋糕,“你现在怎么样,博安还好么?”

        “还是那个样子,建宇是不准备再给博安任何自主权了,博安现在的事务我已经没有了决定权,准备提前退休养老吧,”乔晓啜饮了一口手里的香槟,“凭良心说,韩亿是个很不错的结婚对象,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

        “他叫你来的?”

        乔晓摇摇头:“我大概知道你和陆朗的事,当初南塑的指令明确要求你去广汇,我就大概能猜到八成和陆朗有关系,只是没想到韩亿也有这个心思……话说回来,虽然我是栽在他手上,但也不得不服,他是个天生的商人……”

        “无商不奸,你是变相说他天生奸诈吧?”

        两个人相视,忍不住大笑。

        乔晓看着安遇的侧脸,甜中带苦,陆朗和韩亿,孰胜孰败,一目了然,感情的世界里,本就没有赢家,三个人都是痴儿,就算是江悦,又好到哪里去?都是何苦……她又想起自己和傅海,都是何苦……

        陆朗听着大哥和别人的谈话,却心不在焉,她瘦了那么多,大病初愈怎么穿这么少出来吹风?他看着她离开韩亿走向场边,大概是想休息一下,他叫服务生送去披肩,看着她对服务生浅笑,曾几何时,这样的笑是留自己的,以后大概也不会有机会再这样肆无忌惮地看着她,既然说过那样绝情的话,就不能再回头,长痛不如短痛,这样对她的伤害才能是最小的。陆朗紧握手里的酒杯,金黄色的液体波光荡漾,过了今晚,就再也不见了……

        再见……安遇……

        江悦挽着陆朗的手臂,知道他根本心不在焉,曾经他也为自己送过披肩,那时自己只觉得多余,现在却是求而不得,她看向韩亿,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为了今晚的见面,她精心装扮,笑颜如花,却得不到他正眼相待,冷风吹在她身上,瑟瑟地刺骨,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失败者,留不住自己爱的人,却强留着自己不爱的人,

        她看向场边的梁安遇,她正和乔晓谈笑,看上去这场争斗是自己赢了,但实际上赢的人却是她,江悦握紧了陆朗的手臂,不管怎样,至少,不能让我一个人痛苦,要痛苦,就大家一起……

        安遇收拾了东西,就去找韩亿告别,这次来上海,不尽愉快,但是对韩亿,她除了抱歉真的不能再多说什么,陆朗不再去想,韩亿暂时也不想去想,她现在只想尽快过恢复单身的生活,一个人的旅行,一个人的世界,她的心,暂时没有再接纳一个人的能力。

        “如果和陆朗在一起能让你快乐,我会帮你,但是,不要逃避,安遇……”

        安遇握紧了手心里的戒指,“不是逃避,我早就接受了现实,现实是陆朗他不爱我,为了让我也能早一点不爱他,我才想要离开,我会尽力让自己快乐,你也要这样,我们这样约定,好么?”

        “安遇……”

        “我不会再强求跟陆朗在一起,就像很多年前,我偷偷地暗恋他一样,根本我就不应该跟他在一起的……不是我的,终究会离开我……”安遇抬头朝他笑笑,“如果你是我的,终究还会是我的,又何必强求现在,不是么?这个世界有很多好女孩,只是你没有认真地去了解,如果你尝试过了,还是觉得喜欢我,而我又已经完完全全放下了陆朗,我们终究还是会在一起的,不是么?”

        韩亿看着她的笑脸,干净又真诚,“我可以相信你么安遇?”

        “当然啊。”

        “那好,我会向自己证明,也向你证明,不过这是有期限的,”他想了一下,“两年,我给你两年时间,我们定下两年的约定,给我一个结果,好不好?”

        “好。”安遇豪迈地跟他拍了一下手,“两年之约,不见不散。”

        既然决定好好散下心,就破釜沉舟,安遇算了算自己的积蓄,穷游吧,反正就这么多钱,花光为止,她给自己列了个长串的计划,先回武汉,大学四年,她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了武汉,还有她最美好的情感,去武汉是必须的,还有好多同学在那呢,

        她兴冲冲地买了动车票,她上学那会儿还没有动车,都是绿皮车睡卧铺的,这次也体验一把高科技,武汉的同学很自觉地聚起来抱团,让她很容易就找到了组织,

        多年不见,大家大哭大笑,聚散虽说常有,但时光不再,笑的是曾经的欢乐,哭的是未见的委屈,我结婚你怎没来,那我生孩子你也联系不上,听着这样的话,心里都是暖的,

        再次踏足在东湖边上,心境已经和上学时大相径庭,那时的她,虽然想的也是触不到的恋人,却总是心生温暖,想到陆朗就满满地充满力量,可现在,虽然还是会想起他,却满心痛楚,你已经变了,梁安遇,她对自己说,你纯粹的感情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浑浊不堪,让人痛苦的又怎么能算是美好的爱情?

        安遇在武汉蹉跎了几个月,终于临到年关,她每天和妈妈通电话,妈妈已经在催她回去过年了,她也是说走就走的行动派,想家了就拖了小行李一路奔驰回去,呆腻了又拖着小行李四处撒欢,苏也的店规模扩大了,还是原来的小旅馆,但是又拓下十几间客房,围了院子,挖了池塘,改了名字叫小小农庄,她精心地照顾着自己的旅店,连门前台阶上的花草都长势喜人,

        安遇抱着一杯热茶,靠在吧台前,看苏也忙忙碌碌地把红薯搬进地窖:“怎么不用冰箱?地窖好像我爷爷那辈的人会用的呀。”

        “这就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啦,”苏也笑着拍拍手,关上地窖的门:“红薯这种淀粉类的食物放地窖里最好了,接地气才会越放越甜。”

        安遇也笑了:“你最近生活地很滋润嘛。”

        “现在有一种安定的感觉了,以前害怕地被收走所以不敢弄的东西现在也可以弄了,放手之后,自然就会心情舒畅了嘛。”

        “说实话,我是真的很好奇,究竟是谁投资的你啊?你在上海不是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么?”

        苏也迟疑了一下:“就……就……一个认识的朋友介绍的……对了,”她赶紧地转移话题,“你妈妈不是说要你去相亲?”

        安遇有一茬没一茬地搅着杯子:“过两天吧……”

        “你以前不是很排斥相亲?”

        “那是我以前心有所属好不好……”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安遇,你真的……放下了么?”苏也有点担心地看着她。

        “不放下又能怎样……”沉默了一会,安遇抬起头来笑笑:“相亲你得陪我去啊,我可不想自己去。”

        “我陪你去干什么?天寒地冻的,我在家吹暖气多好。”苏也挤眉弄眼地揶揄她。

        两个人笑笑闹闹,直到来了客人才消停下来。

        安遇捧着杯子看向远处的磨坊,巨大的风叶停驻不动,像是堂吉诃德眼中的怪物,衬得那些风电的布杆弱不禁风……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