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16 章

第 16 章

        陆朗离开后,安遇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一定要他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比以前更好的自己,

        她开始关心老妈的瑜伽课程,陪妈妈一起去做美容,缠着苏也一起去学游泳,周末拉上朋友同学四处游玩,今年秋天洋马百药园的菊花开得特别好看,她站在漫无边际的金黄色花海中想象着与他的重逢,陪着爸爸去看黄海开渔,兴奋地第一个跳上船去挑鱼……日子过得紧实紧实的,像流水一样从她手心流过,快得没有一点空闲去想他……

        随着国庆的日渐临近,她越来越紧张,整天要拉着苏也去逛街,缠着表姐教她化妆,一门心思研究怎样把自己塑造得更好一些,陆朗走之前,他们约定好不通电话,因为她知道通电话只会让她们彼此更想念而已,还不如给彼此一些空间,等他回来,他们再慢慢地讲述分离的这些日子发生的故事。

        三十号晚上,她忍不住发了条微信给他:“明天我在海边的木屋等你。”

        很久之后,陆朗的头像闪烁了一下:“好。”

        她捧着这条一个字的短信傻笑了半天,决定去挑一下明天穿的衣服,是穿裤子好还是穿裙子好啊?……

        一大早起床,她前前后后地围绕着厨房转来转去,像只忙碌地小蜜蜂,好不容易,材料都下了烤箱,她一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赶紧匆忙的巴拉了几口饭,跟爸妈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忙忙朝海边赶去。

        到了木屋,她拿出准备好的桌布,铺在简陋的小木桌上,摆上家里带来的花,杯子里倒上红酒,蛋糕小心地拼成心形,摆在平盘上,在蛋糕上小心地插上蜡烛,她站起来左右审视了一下,完美,

        安遇看看时间,一点半了,跑到门外朝小路的尽头看看,看不到人影,一阵风吹来,好冷,她连忙缩了缩肩膀进屋去,秋天的海风还是比较冷的,还好她带了外套,

        她坐到椅子上,拿出手机准备上会儿网,发现没有信号,是啊,防护林这边基本不会有人来,信号好才怪,那她现在干什么呢,她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把脖子上的戒指拉出来摩挲着……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

        她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在哪,她居然等到睡着了,昨晚太兴奋基本都没有怎么睡,她打了个哈欠,看看时间,一下子跳起来,什么?已经五点多了?

        她看看四周,还是她来时的样子,蛋糕、蜡烛、红酒,她心里开始很不安,她想打电话给陆朗,可是还是没有信号,她坐在椅子上愣神,她现在应该要做什么呢?

        呆坐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踩踏木枝的轻微声响,她心头一颤,撩起裙摆冲出屋外,站在小屋的门口,望向来时的小路,傍晚灰蒙蒙的天色下,两旁苍翠的树木间,那个白色衬衫的挺拔身影款款行来……

        越走越近,可是,却越来越不像他。

        “别等了,他不会来了!”

        逐渐清晰的身影居然是韩亿!她听见他说:“下个月,他就要跟江悦订婚了!”

        她的脑子几乎一时反应不过来,江悦?订婚?“不可能!”她对他说,也对自己说。

        韩亿拿出一张鲜红的请柬,硕大的烫金字几乎要刺痛她的眼睛……

        韩亿忽然扶着她的肩膀:“安遇……安遇,你别这样……”

        我怎样?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摸到一手的水渍,原来她哭了啊,她哭了,是啊,应该哭一下的,她爱的人被别人抢走了嘛,值得真真正正的哭一场……

        韩亿被她吓坏了,她眼睛通红,不停地流泪,却拉着他进屋去,硬是把准备的点心水果都吃完了,还喝掉半瓶红酒,他看着她的眼泪滴在杯子里,和着鲜红的酒一口一口喝下去,顺着杯脚流下来的酒渍,滴在白色的裙子上,绽开一朵朵血红色的花朵,触目惊心,不忍睹卒……

        后来,她在韩亿的车里睡着了,也许是酒劲上头,她连自己怎么到家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了三天,那天下午的海风把她吹得发烧发到将近40度,她只记得醒来时妈妈红红的眼眶和老爸隐忍的侧脸,她虚弱地朝他们扯开一个笑问韩亿在哪里,她想跟他谈谈,她还记得爸爸出去之前说的话:“把事情弄清楚,有问题要跟我们说。”

        她张了下唇,下意识地想为陆朗辩解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她看着他们出去,心里无限地悲伤……

        韩亿拉了把椅子坐在她床前,眼神里满满地担忧,她朝他微微笑了一下,却知道自己一定笑得很难看:“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可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用担心,我受得了……”

        “安遇……”

        “你跟陆朗……你们应该不认识才对……”

        韩亿按了下太阳穴,他满脸疲惫,这几天,他每天都来她家,听妈妈说经常在她床前一坐就是一下午,只是看着她发呆,妈妈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她跟他不是很熟,老妈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她也不再解释什么,这种事情说得再多也是越描越黑。

        韩亿拿下眼镜,握着她的手:“安遇,他叫我把一件东西带给你,他说,你看了,就会知道他的意思。”

        安遇看着他起身出去,一会之后拿了一本什么书进来,她擦擦眼泪仔细一看,却又泪如泉涌,韩亿带来的,正是她当年苦苦暗恋的见证,那本载满她满腹心事的笔记……

        “他是直接发了快递到建宇,公司的人转给我……”“安遇,事情这么简单明了,你怎么就想不通呢,你以为陆朗对你是真心的,这不过是所有恋爱中的的女人都会有的错觉,”“安遇,我不想再伤害你,可是我希望长痛不如短痛,你能认清现实……陆朗对你根本只是暂时的移情而已,江悦跟他低下身段要求复合,他还是重新选择了江悦,你明白吗?”

        一大颗眼泪滑落,跌碎在被子上,晕开一大片深色的水痕:“可是……为什么分手这种事,他不自己来跟我说…………”

        安遇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向拉着窗帘的窗子,窗帘的缝隙间透出外面灰蓝的天色,东方刚刚蒙蒙发亮,床头的闹钟刚刚指向四点的位置,她看着天花板,听着分针“滴答滴答”地走着,如此的安静,好像昨晚在这个房间的歇斯底里并不曾发生一样。

        她坐起来,开始收拾东西,衣服,充电器,洗漱用品,一件一件塞进行李箱,她带着它们回来,现在再带着它们离开。

        她把要交的账整理好放在书桌上,看向爸妈的房间,拿起笔写了张字条:“我去一趟上海,过两天就回来。”

        拖着箱子,她再回头看了一眼静谧的家,狠狠心头也不回地走了,

        凌晨五点的大街上,空空荡荡,道路蜿蜒向那未知的尽头,前后望去,都是神秘莫测的灰色,她站在路边发呆,不知道该走向哪里,这么早,怎么走呢?

        忽然一束车灯远远地照过来,她挡着眼睛看了看,白色的别克,韩亿?

        他下了车,伸手拎起她的箱子,放到车里,“邦”一声关上后备箱,看她还站在原地,:“上车啊!”

        安遇呆呆地问:“上哪儿?”

        他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忽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声音从她头顶飘来:“安遇,这次,我会陪你,以后,我也会陪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真真正正的得到幸福为止……所以,请你让我待在你身边,不要再像上次和这次这样一个人悄悄地走,至少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我并不是奢想什么,我只是,不希望你不快乐……”

        安遇靠在他怀里,又想起陆朗,为什么我要在别人那里得到我希望在你那里得到的温暖?秋天的早晨,真冷啊,应该多穿件外套的……

        重回上海,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安遇看着鳞次栉比的林立高楼,觉得脑子一阵眩晕,

        已经快十一点了,韩亿拉着她去吃饭,她食不知味地吃了几口,满脑子都在想陆朗和江悦,陆朗要跟她分手却告诉韩亿这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是从江悦那里知道韩亿喜欢我的事情,所以很放心地想把我塞给别人吧??我一点都不用你操心是吧??

        越想越来气,她“刷”地一下站起来:“我要去医院,话不说清楚我什么都吃不下。”

        韩亿一口肉塞嘴里,又喝了口汤,站起来转身拿外套:“走吧。”

        她看着他,忽然很来气:“你干嘛不拦着我?我要是去吵架呢?”

        他正朝门外走,扭头看了她一眼:“我会帮你的。”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跟在他身后,像只跟着母鸡的小鸡,默默地走着……

        站在江悦的病房门外,她的手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心里却有点退缩,她该不该来,究竟是对是错?

        她抬头看向韩亿,他的眼睛看着她,然后伸出手来握住了她开门的手,转动,开门,门开了,一片亮光射来,安遇转过头去,满眼亮晃晃的白色,韩亿握着她的手,像是给她力量般拉着她,走到江悦床边,这是一个单人病房,干净、整洁,却充斥着叫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安遇木然地站在江悦的床边,她睡着了,纤细的瓜子脸又瘦了一圈,面色苍白,乌黑的发丝散落在枕边,看上去楚楚可怜,平静而且美丽,这样的女人应该是每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吧,每次看到江悦她都会自惭形秽,她跟陆朗站在一起是不是会比自己更般配……

        忽然,她的睫毛轻微地颤了一下,安遇受惊般后退了一步,韩亿握紧了她的手,他们对视了一下,她转头去看江悦,她悠悠地醒过来,眨了眨眼睛,似乎看了他们很久才反应过来,嘴唇抖了几抖吐出两个字:“阿亿……”

        安遇忽然一股气冲上心头,“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她说。”

        韩亿看着她,欲言又止。

        “放心,我会尽量克制的……”

        她看着韩亿出去,房门关上后,转身对江悦说:“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江悦坐直了身子,靠到身后的靠垫上,“说什么?说你得到了韩亿来跟我炫耀吗?”

        安遇深吸了一口气,冷静,她是病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错,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陆朗,可是不喜欢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在一起,”她坐直了身子,貌似虚弱地靠在床头,“我喜欢韩亿,大家都知道,可是他不喜欢我,我也没办法,但是我总得找个人和我在一起吧,我再也不想过一个人的生活了,我也想要有人陪伴,也想要有人喜欢我啊……”她说着说着掩面痛哭起来,“谁不想两情相悦,谁不想跟爱的人在一起,可是,韩亿不喜欢我啊……”

        安遇眼眶发红,强忍着怒火说:“那为什么是陆朗?你告诉我,为什么,是陆朗?”

        江悦猛一下抬起头来,满脸倔强地说:“因为他爱我,”她说得毫不犹豫:“他爱我,他那么有责任心,只要接受了我就不会再离开,我需要他……”

        “你凭什么说他爱你……”

        “就凭他为我自杀过!”

        “轰”地一声,像一颗炮弹扔过来,安遇完全被打击地动弹不得,陆朗为了江悦,自杀过……

        “就凭他为了我赶到医院,就凭我为了他连孩子都不能生了,就凭他答应了我爸爸以后会照顾我,就凭他已经把你让给了韩亿!”江悦咬牙切齿地说完,那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安遇呆若木鸡地站着,“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好像远得从天边传来,细得像蚊子哼:“你再说一遍?”

        “你很奇怪,陆朗为什么会去找韩亿吧?”她手抱着胸,“是我告诉他,告诉他韩亿一直喜欢你,……”

        安遇忽然觉得她再说什么都不重要了,陆朗为了江悦自杀过,他知道韩亿喜欢她还让韩亿来找她,做得这么明显她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所以,陆朗,其实一直还爱着江悦是么?所以对他来说,她只是空闲时的补缺,所以当江悦回过头来时,她已经变成他的累赘了,是么?

        安遇垂下眼眸,洁白的床单边角在她眼前轻晃,耳边江悦还在说着什么,可她的脑子里已经“嗡嗡”一团乱响,什么都听不见了,她眨了眨眼,眼前床脚逐渐线条模糊起来,她禁不住晃了一下,无意识地伸手一扶,却撑在一只温暖的手臂上,她回过头去,人生最大的落差也许就在此刻,这么长时间以来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眼前,她爱的陆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病房,站在她身后,他还是像当初那样高度,还是当初那样的气息,还是当初那样的脸庞,却没有了当初看她的眼神,没有了全身吸引着她的融融的暖意……眼前的这个陆朗,冰凉而冷漠,他淡然的看着摇摇欲坠的她,放开她的手,走到江悦的床边,伸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语气温柔眼神宠溺:“今天感觉怎么样?好点了么?”

        安遇指尖颤抖,看着他们充满感情的对视,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她听见自己勉强发声说:“陆朗……”声音抖得像是垂危的病人。

        他直起身来,双手□□口袋里,看着她的目光几乎没有温度:“你来了?……我正好有些话想要跟你说,不知道你放不方便?”

        安遇看着靠在他腰间的江悦,估计自己现在脸色一定很苍白:“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她转身想要走出去,却听见他在她身后说:“不用出去了,就在这里吧,我没有什么话江悦不能听的。”

        安遇站在原地,只觉得天气实在太冷,越来越后悔干嘛不穿外套,她勉强扯出一个笑,转身:“你说,我听着。”

        “安遇,”陆朗慢慢地走过来,挡住了窗□□来的光线,带来一片阴影:“我跟江悦的事情,你都知道,之前是我对不起你,我以为江悦已经不爱我了,所以选择跟你在一起,但经过现在这件事,”他回头看了一眼江悦,“我终于明白我其实还是爱着江悦,而她也还爱着我,我们现在和以后都不能再失去彼此了,所以,安遇,”他看着她说:“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你想要怎么样我都可以,只是,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

        安遇呆呆地站在他的阴影里,忽然想她到这里究竟是想要干嘛,现在站在这里的她自己已经是一个可笑得不能再可笑得笑话了,眼前这两情相悦的两个人,俨然都把她当成来破坏他们幸福生活的坏人,别有用心的想要霸占或者说是抢夺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眼前的这个陆朗,她看着他的眼睛,他已经不是她心里的那个陆朗,那个曾经爱着她、呵护着她、陪她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畅想未来的陆朗,不是现在站在她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可是,里面,不一样了…………

        安遇感觉到有眼泪滑出眼眶,流下来,“啪塔”一声,跌落在地上,碎得像四散的烟花,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你,……”爱过我吗?

        有那么一瞬间安遇以为她在他眼里看见了不忍,可是又仿佛是自己眼花,因为接下来的是一句冷冰冰的:“没有。”

        简单的两个字,像是一记闷棍打在她心上,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伸手擦了一下眼泪:“好,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我不打扰你们……”

        转身朝门外走,走到门口,她忽然想起来,从颈间拉出项链,取下戒指,走回去递给他:“还你……”

        戒指在她手心轻晃,他看着戒指,忽然把头扭过去:“你留着吧,这种东西,我已经不需要了……”

        她笑着收回来:“好,我先留着,等你们结婚送给你们做贺礼。”

        她潇洒地转身离开,也许世上没有比她更大方的前女友了吧,她开门走出去,发现韩亿靠在门边看着她,她朝他笑笑,他却把脸别过去,她无趣地撇了撇嘴,“走啦……”

        他追上来:“安遇……”

        “嗯?”

        “你没事么?”

        “你希望我有事么?”

        “……”

        坐到车上,四下安静无比,她看着韩亿无比奇怪:“怎么不开车?”

        他握着方向盘,沉默了半响,忽然说:“安遇……”

        她看着他,他看着方向盘:“其实,在我面前,你不用伪装地那么坚强,哭,也是可以的,……”

        安遇怔怔地看着他,看着看着,鼻子忽然就酸了,眼睛忽然就红了,眼泪忽然就不受控制地涌出来,她捂着脸,忍不住哭出声来,他叹了口气,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她在他怀里发泄着心底的委屈和难受,肆无忌惮地痛哭,他伸手轻拍她的背,车外忽然下起雨来……

        医院的病房,陆朗削了一个苹果给江悦,她接过来看着苹果忽然说:“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陆朗……”

        陆朗拿起水果刀擦拭,眼神却看向窗外:“彼此彼此……”

        “我以为你们会难舍难分,……”江悦微笑:“你倒是够无情……”

        “你要是再谈论这个话题的话,你就会发现我还可以更无情……”陆朗转过身看着她,面无表情。

        江悦恨恨的咬了一口苹果,陆朗,就算我们会是一对怨偶,我也不会放开你,凭什么她梁安遇可以得到所有,我绝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