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安遇拎着打包的东西,刚出电梯,就看见他的小助理搓着手站在门外面,她走过去奇怪地问:“怎么站在外面?”

        助理回头看了一下门,又看看她,没说话。

        病房门上有块玻璃,她八卦地扒在上面往里面看,乖乖,她回来的不是时候,我们的江悦大美女眼里包着一包泪,端了碗什么在努力地想要喂他吃,可是,人家韩大少看着手机傲娇地不理她,两人正在里面拉锯呢,

        她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正正好好的午饭点,

        她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进去呢还是走呢?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她一看,短信,韩亿?!

        “再不回来我就把我们的事告诉她……”

        魂淡啊,什么叫我们的事啊?我们有什么事啊?无中生有,无理取闹!所以他刚刚就认出来是我了,故意叫我去买东西!

        她气愤地一巴掌推开门,义愤填膺地走进去,把东西“梆”一声扔在桌上,低眉顺气地说:“乔总叫我送点东西过来,韩总你看看合不合胃口啊?”

        韩亿笑眯眯地站起来拆包装:“想给我送饭就直说,拿乔晓做什么幌子,你送什么我都……”

        她冷笑着看他拆完呆在原地:“韩总你慢慢吃吧,我可没空喂你!”

        她转身就准备走,忽然听见身后江悦带着哭腔问:“她是谁?你说,她是谁……”其撕心裂肺的程度分分钟就是被情人抛弃的节奏。

        她几乎要冷笑一声,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把原本阳光灿烂的陆朗毁成那样,昨夜她听着陆朗说着对家庭的向往,心疼地几乎要落泪,那是她曾经多么深爱的人啊,几乎被你毁掉,你凭什么还能顺心快活地跑这儿来追求你的心上人,你对陆朗真的没有一点愧疚吗?

        想到这里,她这个本来秉性就不怎么纯良的人,恶向胆边生,一把把墨镜摘了回头朝她笑笑:“你不认得我是谁么?那我帮你回忆一下,我叫梁安遇,是陆朗的大学同学,你还记得么?不要说你连陆朗都不记得啦,上个月,我们还在杭州陆妈妈那里见过的嘛……”

        她看着江悦瞬间变得刷白的脸,惊慌失措的表情,游离不定的眼神,忽然泛出一丝愧疚来,我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

        谁知这位女士分分钟用行动刷新安遇印象中对无脑作死所知的智商下线,她强撑着拿手指着她说:“我知道你喜欢陆朗对我怀恨在心,但是不要诬陷我,我跟陆家早就没有联系了,……”

        敢情她这么慌张是怕她在韩亿面前揭穿她还想跟陆朗复合而讨好人家妈妈的事?我诬陷你?安遇刚刚泛起的那一丝丝愧疚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

        她在脑子里哼了一声,去看了一眼韩亿,他居然拆了包装自己吃了起来,你不是说你不吃粥的吗?你现在捧着我买的粥喝得这么欢是闹哪样?

        江悦看她不说话居然开始得寸进尺:“在乔阿姨的手底下做事,就好好听乔阿姨的话,东西送到了,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赶我走?俨然以该病房的女主人自居?居然拿乔总威胁我?

        安遇抬手把韩亿吃得正欢的粥碗按在桌上:“韩总,人家江小姐在问我赖在这里干什么呢?”

        韩亿抬头皱着眉头说:“你喜欢陆朗?”

        安遇觉得自己再回来绝对是个错误,不是这个点吧,韩总,你有没有在听啊,我们在吵架,在吵架唉!

        安遇拾掇拾掇,转身准备走,韩亿一把把她拉住:“开玩笑呢,你怎么能走啊,我求你留下来呢,”转身严肃地跟江悦说:”我看在你爸的面子上,就不说你什么了,你回去吧,以后也别再来了。”

        江悦用一种心碎地不行的眼神看着韩亿:“你赶我走?我为了你……你赶我走?”

        安遇听不下去了,再听下去,她就要忍不住一巴掌扇她脑门上了,江小姐,你能不能清醒点啊?你总说为了他为了他,人家多无辜啊,人家根本从来没有接受过你,你一厢情愿地喜欢人家,喜欢到踹了自己未婚夫,现在又来怪人家不接受你?

        “今天安遇在这里,我再最后跟你说一次,江那什么,不好意思,我不太记名字,我好像见你几次就拒绝过你几次,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你父亲是建宇非常重要的人才,我很重视他,我对你的客气也仅此而已。”

        安遇转头看着韩亿,够绝情!

        江悦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巴,眼睛里泪光闪闪:“你,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她……我……”

        安遇大概能知道她想说什么,大概就是这个女人哪里比得上我,论身材论脸蛋,明眼人一看就高下立见。其实她也有点心虚,说实在的,她是比不上江悦漂亮,而且现在,这个场景无论谁进来一看都是她在和校花争男人的节奏,自己什么时候已经魅力散发到能和校花抢男人了啊?不心虚才怪。

        韩亿趁乱搂了一下她的肩膀:“我现在正在追求安遇,”他转过头来深情款款地看了她一眼,”我希望你不要破坏我做的努力。”

        容她强忍一下呕吐感……觉得自己为了刺激江悦也算是蛮拼的……

        江悦身子摇摇欲坠地晃了一下,孱弱的光环笼罩着她,她脸色雪白地扶着桌子,正要说什么,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妇人径直走了进来,边走边说:“叫你不要吃别的东西,你现在这个胃能喝个粥就不错了……”

        等她走近了,发现现在眼前这个状况似乎不太对劲,停下来两边看看,一边是一个泫然欲泣柔弱无比的美丽可人儿,另一边是一个t恤牛仔裤不修边幅的女汉子,忽然拎起手里的爱马仕小包包敲在韩亿头上:“叫你正正经经交个女朋友,一个都看不到,居然藏了两个玩劈腿!”

        韩亿立刻抱了头窜到安遇身后:”妈,不是啊,你听我解释……”

        安遇脸上登时挂下三条黑线,今天真是诸事不宜的大衰日,什么戏码都上演了,下一秒应该是柔弱的女二号飞扑上男主的妈妈,博取同情一起对付女主的情节了吧?

        这边厢江小姐梨花带雨地开始哭诉:“阿姨……今天这样跟你见面……真不好意思,……我,我先走了……”说完就拎着小包包蹬着高跟鞋”咚咚咚”地跑出去了。

        安遇看着她的背影在想,你把柔弱扮干净了,我岂不是被迫得扮恶人么,有鉴于此,她柔顺的低了个头,:“阿姨,我也先走了……”

        出了病房,发现江悦并没有跑远,刚刚的眼泪已经无影无踪,她抱着手臂在电梯面前等她:“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安遇佯装没有看到她,径直按了电梯:“聊什么,难道还要像上次一样聊你对陆朗的回心转意?”

        “梁安遇,我知道你在恨什么。”她冷冷静静地说:“你喜欢陆朗,无非是看不得我抛弃他让他伤心罢了,你不必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

        电梯门开了,安遇走进去,她也跟进来继续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现在韩亿回国了,韩总要他接班,逼着他早点成家,所以,现在情况和四年前不一样了,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现在,机会这么难得,我是不可能放弃的,我一定可以说服他,只要有机会让我跟他相处,他一定可以发现我的好……”

        到了地下停车场,一直走到车前,江悦还是一直跟在她身后念,“韩亿条件那么好,身边的美女不计其数,他就算现在对你好,也只不过是一时新鲜……”

        安遇被她念得翻了个白眼,转身冲她说:“喂,江小姐,你够了吧,你想要怎样,想要跟谁在一起,跟我有关系吗?我挡着你了吗?想追自己去啊!”

        江悦被她的话噎了一下,立刻接嘴说:”你以为我想跟你说这些啊,”她上下扫描了安遇两眼:“大家到底同学一场,我只是好心想劝劝你,不要不自量力,我们的世界跟你是不一样的。”

        安遇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觉得有点陌生,忽然想问她一个问题:“你爱过陆朗么?”

        江悦被她问得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安遇继续问:“你现在一心一意地追求韩亿了,那陆朗呢?你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要把他追回来的呢?你放弃陆朗了么?”

        她眼神闪烁了一下,看着别处说:“陆朗,终究是赶不上韩亿的……”

        安遇上前一步追问她:“赶不上?你就只看见这些么,你的感情呢?江悦,你绝不觉得你很自私?陆朗对你究竟意味着什么?”

        江悦似乎是无话可说,顿了几秒钟,终于艰难地说:“我爱不爱也跟你没关系,我不爱他他就会爱你吗?你知道他爱我爱到什么地步吗?我们分手之后他为了挽回我还……”像是卡壳的带子,她突然卡住不说了。

        安遇看着她的眼睛,笑笑:“江悦,你知道我以前一直羡慕着你,并不是因为你漂亮或是陆朗有多爱你,”她顿了顿说:“我羡慕你跟陆朗站在一起是那么相配,我以为你们相爱,以为你们眼里只能看得见对方看不见别人,羡慕你们彼此心心相印,可是,现在,”她说:”江悦,我错了,其实你一点也配不上陆朗!”

        安遇扭头转身开门上车,一口气开出停车场,后视镜里看到她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加劲踩了一脚油门,脑子里忽然有一个超级疯狂的想法,要是自己真的跟韩亿在一起,江悦是不是就能死心塌地一心一意地对陆朗呢?之前她以为韩亿不会回国,一心一意地想要挽回陆朗,但是对陆朗,因为她之前那样的伤害过他,所以心里其实充满了不自信,所以连自己这种路人甲都被她当成情敌炮轰,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后来听说韩亿回国了,可能心里又燃起一线希望,在韩亿面前,她仍然是对自己的女性魅力相当有自信的,她觉得韩亿玩心重,因为贪玩所以之前才会拒绝他,但现在似乎要在国内安定下来,有点收心的样子,所以连忙抛弃了陆家来抱韩家的大腿,

        想到这里,安遇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要不要这么墙头草,说到底,你究竟把陆朗当什么啊?

        她想得一肚子气,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章沥,:“喂?”

        “梁姐,你出什么事啦?为什么安姐帮你请假啊,神神秘秘的……”

        安遇脑门上挂了三根黑线,:“安林怎么说的?”

        “就说你有事请假啊,还说什么上午千万别打电话给你,会坏你好事的……”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睁开眼说:“没有什么,就是出去办点小事情,”

        “办事怎么不叫我送你啊,你怎么去的?打车啊?还有啊,下午拿建宇的二次方案了,你来吗?”

        安遇看了下手机,快一点钟了,她想了一下:“你现在开车到广汇楼下等我。”

        她到了广汇楼下,发现居然是赵明宇在门口等她,他说章沥突然肚子疼,只好请他来接她,她把陆朗的车钥匙给他:“其实谁都一样,哪,待会你上去把车钥匙送给陆朗,要是他不在你就放周义那。”

        赵明宇拿着钥匙,有点奇怪地看着她,:“梁姐,你这……怎么回事儿啊……”

        安遇歪着头看着广汇大楼,“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再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没有,对吧,复合不复合,抛弃不抛弃,谁对不起谁,说什么都不该是我掺和在里面啊……”

        赵明宇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拿着钥匙上楼去了,她站在路边,看车辆来来往往,快入冬了,但今天并不算是一个标准的深秋天气,空气里没有一丝寒意,太阳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有一种春暖花开的错觉,她伸了伸脖子,舒展筋骨,假装快活地晒了晒,有些事情,并不是她想要怎样就怎样的,有些人,想要和谁在一起,不想和谁在一起,跟她根本没有关系啊,纠结于这些她无能为力的事情,只能更加深自己心理上的无能为力罢了,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天气,

        等到赵明宇下楼来,安遇觉得心里的低气压已经排得差不多了,就愉快地问他:“先陪我去吃午饭吧,我午饭还没吃呢,”

        他们就在广汇附近找了家简餐厅,点了份饭,她是真饿了,吃相估计惨不忍睹,赵明宇一脸不忍看的样子,缩在角落里喝奶茶,喝了一会儿突然说:“你觉得回购的事儿最后能成功么?”

        安遇竖起一根勺子朝他挥了挥,“这话,就咱俩人,说说就算了,你可千万别在乔总和傅总面前说……”

        他笑了笑,喝了口茶:“现在是求人家卖啊,不溢价怎么行……”

        安遇摇摇头:“就他现在给的份额,折价我还不买呢,溢价也要建立在份额足够的基础上,……唉,不谈这个了,在班上还谈不够啊,”她喝了口汤,“女朋友怎么都不带出来溜溜,圆的还是扁的啊……”

        他大笑一声:“我说方的你信不信……”

        说笑了一会儿,安遇总觉得背后有道热腾腾的视线在煎烤她,她扭头四处望望,这个时间已经过了午饭点,人并不很多,没有看见其他什么人啊,她胡乱吃饱了,站起来:“走吧走吧,回公司还得印资料呢。”

        到柜台,收银看了一下桌号:“这桌刚刚有人结过了……”

        安遇和赵明宇面面相觑,他问收银:“谁结的?”

        “好像是对面那个大楼里的,他们经常来……”

        安遇看了一眼她说的大楼,除了广汇,她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熟悉的人会来帮她结账,于是,她叹了口气,拉拉赵明宇:“先走吧,人情债啊……”

        赵明宇笑嘻嘻地看着我说:“广汇的人情债,听说你准备肉偿啊?”

        “偿你个头偿……开车去……”安遇一把把他拍出大门,忽然意识到,自己和他这么有说有笑,岂不是被结账的那个人都看到了?那个人不会这么巧就是陆朗吧?

        想着她就摇摇头,是陆朗又怎么样啊,你还想跟陆朗怎么样不成,江悦也许不爱陆朗,但陆朗肯定是曾经深爱过江悦的,看江妈妈对江悦的态度就知道,虽然当年分手那么痛苦,但是陆朗肯定没有破坏她在陆家的好形象,要是知道的话江妈妈怎么还能对她有所期冀,分了手又回头来示好这件事,陆朗应该多少是知道的,或许就是他的默许,陆家父母的乐见,才助长了江悦的信心,让她相信陆朗还对自己有情,但是他对她究竟还有没有感情,有多少感情,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至于我,人家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我能干什么啊,就算他跟江悦没感情也不能说跟我有感情,我还是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听老妈的话回老家相亲才是实际的……

        回到公司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准备数据分析,开会讨论,乔晓认为,如果建宇不能提高出售份额,仍坚持只转让19%,那至少要拿到最低价,在他提高转让份额的基础上,建议公司适当溢价,溢价幅度根据份额的提高而提高,安遇和安林做出了一个初步的报价方案,即使不能拿到绝对控股权,至少有多少算多少,从这个方面来讲,她和安林是站在乔晓这边的,傅总却认为如果建宇仍然坚持转让低于19%,那就直接放弃报价,他甚至还出了个主意,就是间接包装一个第三方去参与竞价,简单来说就是降低建宇的心理价位,最后不管是卖给博安还是卖给第三方,到底能拿到控股权,这个方法不能说行不通,只是有点不大光彩,而且这么诚心诚意帮你还不求回报的第三方得多难找啊,最后终究是多数战胜少数,采取乔晓的想法,她和安林继续完善报价方案,不过对于傅总的想法,合适的第三方也可以顺带留意,这个第三方既要看上去跟博安没有关系,又要在私底下跟博安有非常信任的交谊,好难找……

        工作上的事情一旦忙了起来,就会觉得日子过得飞快,时间像是指缝间的沙子,想留也留不住,之后安遇再也没有见过陆朗,他们没有见过面,彼此都没有打过电话,没有短信、微信,没有任何消息互通,作为关系不算太差而且同时混迹于上海滩的同学来说,显得有些刻意地疏远,她觉得自己知道了他的想法,他之于她似乎有着某种似乎特别的意义,但她之于他,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同学罢了,不会特别深刻也不会特别美好,只不过是同学……

        韩亿倒是时不时会打电话给她,照他的说法,是他单身贵族的孤独感作祟,实在是要人陪伴,她勉为其难地赴了两回约,他倒的确是个非常不错的人,开朗、明亮,欢快且有活力,最重要的是,对她足够诚恳,有的时候,是能散发出一点叫做魅力的东西的,这种人,应该是不会缺少女人才对,安遇有的时候会想,要是她妈再叫她回去相亲,她就把他带回去给她相相算了,估计她会满意吧,

        回购的方案一直在不停的修改,转眼谈判都已经进行到了第三轮,份额方面依然没有任何进展,傅总坚持现在只能走第三方的路子,就在他们集中精力寻找第三方的时候,赵明宇引荐了一家公司,这是他姑父开的一家中等规模的贸易公司,愿意充当第三方的角色,傅总喜出望外,乔晓总的来说比较谨慎,不过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事情也在往靠谱的道路上走着,

        安遇每天下午都会捧杯奶茶,站在公司的落地走廊前喝完,透过玻璃幕墙,看着远处雾蒙蒙的天际线,一点一点融化在城市的灰暗里,冰冷而无情,这个时候,她总会想,陆朗在干什么呢?富景的盘终于开了,因为房源较少而且品质精良户型通透,据说几乎被抢购一空,安遇忍不住会想,那套天幕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也许是满身金灿灿的一对土豪躺在那里看星星呢,想到这里就想叹口气,

        转眼逼近年关,腊八的晚上,安遇自己在家煮了点八宝粥,喝得身子热乎乎的,发现外面开始飘小朵的雪花,她有点惊喜,估计是因为她出生的那天也下雪了的原因,从小到大,她最喜欢下雪,遇到下雪她是一定要出去踩踩雪的,看到雪越下越大,她迫不及待地拿了外套和围巾出门,刚到楼下,就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今天腊八啊,八宝粥吃了没?”

        “吃啦吃啦,妈,我这下雪啦,下雪咧……”她兴奋地一边打电话一边伸手玩雪花,

        “你啊,别在外面疯玩,天冷,啊,玩一会儿就回去啊……”老妈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她都没听进去,路边有同样兴奋的小娃娃,“哇哇”地叫着,不知不觉走到路边,马路对面就是小公园,老妈在电话里讲:“手套带了没,围巾围了没,帽子也要带啊,耳朵要保护好,你啊,耳朵最容易生冻疮了……”

        她打着电话过马路,顺手摸了一把,咦,手套怎么就剩一只了?她站在马路中间,回头看,另一只掉在来的路边上,她把电话夹在耳边,一边说着知道啦一边转身跑回去捡,忽然感觉一阵风吹来,突然间被一股超大的劲道扑向路边,伴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她尖叫了一声,重重的摔在一个物体上,耳边听到闷闷地一声哼,脑门和鼻子撞得生疼,她慌忙抬头,正对上他低垂的目光,陆朗?!怎么会是陆朗?

        陆朗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心跳都快停止了,仿佛有种尖锐的刺痛在揪着他的心,今天腊八,他走出公司的那一刻发现天空开始下雪,他忽然就想到笔记里说的:“今天我心情不好,因为今天我生日,可是没有下雪,我出生那天正好是一个雪天,不像陆朗你生在八月,我最喜欢下雪了,可是没有下,我也喜欢过生日,可是没有你陪我……”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哭脸。

        陆朗想起笔记里说她到下雪就喜欢出去踩雪,车就不由自主地开到她家楼下,她会不会出来呢,停下车他就觉得自己快变成傻瓜了,只因为一个可能的遇见就傻傻地守在角落,紧张地等着她出现,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发动车子,正准备离开,却那么正好地看到她蹦蹦跳跳地下楼,

        她看上去那么高兴,带着大红色的帽子和绿色的围巾,可能是因为刚从暖气房出来的缘故,小脸蛋红扑扑的,她一只手打着电话,一只手拢着围巾,手臂间夹着手套,一边笑着一边走,他看她蹦蹦跳跳地走着,忽然觉得有点不放心,下了车远远地跟在她后面,

        小雪零零落落地下着,他眼看着她走到小三叉路口,却掉了一只手套在路边,正准备走上前去帮她捡起来,却看到一辆面包车从没有路灯的小路上冲出来,那一刻,陆朗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种惊吓了,他想也没想地冲上前去,那一刻的脑子里的想法疯狂得几乎震惊了他自己:如果来不及,那么,就让我陪她一起……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