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10 章

第 10 章

        于是在这种被半强迫的情形下,她开车往张江方向而去,一路上安遇都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后来她终于想通了,八成是安林以为她喜欢陆朗,借口要周义补偿她的脚伤,来撮合她们俩,好嘛,撮合就撮合,送宵夜这么烂的桥段,加上还有你们两个电灯泡,能催化多少感情啊?唉,她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她是喜欢陆朗,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好吗,表白这种事她都做过了,送宵夜不过是小意思啦,你们也太低估她脸皮的厚度了。

        到了售楼处,只有二楼的办公室亮着灯,他们悄悄地上去准备给他一个突然袭击,一推门进去,周义大叫了一声“surprise”,陆朗显然被他们吓了一跳,有点愣愣的的,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笑着走过来说:“你们怎么来了?”

        安林跳过去:“我们和安遇来给你送宵夜,”她环视了一下四周说,“这个售楼处装修得挺漂亮啊,花了不少钱吧?”

        陆朗笑笑没有说话,低头捧了碗面出来看看。

        周义笑说:“你还没看过样板间呢,那才叫漂亮,看过的人没有不想买房子的。”

        “真的么?”安林显然来了兴趣,“安遇,我们去看看吧,”转头问陆朗:“能去么?”

        陆朗拿了串钥匙,“周义你带她们去看看吧。”

        周义把宵夜提起来:“一起去呗,东西带着到那儿吃,那有厨房,还能热一下。”

        “样板间厨房能用啊?”安林说,“我还以为都是假的呢。”

        “我们家的样板间都是实地的,最后会以精装修卖的……”两个人说着就往外走去。

        陆朗拿着钥匙走过来:“走吧,一起去看看。”

        安遇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你忙好了么?我们打扰你了吧?”

        他笑笑:”本来也没什么事……”

        这是一个叠加别墅的户型,一共十二层,三层为一户,样板间在四楼那一户,进去之后时时刻刻都让人觉得很惊叹,装修地确实很漂亮,法式的浪漫风情,但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它处处充满了智能感,温控系统由手机APP控制,地板下埋了重力感应,人走到哪里灯就亮到哪里,门是红外感应,人走近就自动打开,门锁是磁力吸合,门后墙面内埋了磁力缓冲,开关无声无息,诸如此类,她和安林像个土包子,看得都快傻了。

        “这是谁设计的啊?”安林满眼的向往。

        “看不出来吧?这是我们陆总的设计!”周义颇有些得意。“你还没看到三楼的开放式露台,半球封闭,全智能开合,躺在那里就能看星星,那才叫漂亮。”

        “走走走,看看去,安遇,”安林来拉她:“上去看看。”

        他们一起来到三楼,整个楼是像梯田一样的后倾结构,每一户都有一个超大的露台,她们进去之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陆朗拿起手机调了调,一个半球形的玻璃天幕缓缓闭合,等它完全闭合,安林忽然惊喜的喊道:“咦,星星好漂亮唉……”

        安遇也才发现,星空似乎离我们更近了,闪烁星光仿佛伸手可及,璀璨的银河玉带环绕,漫天星辰环绕左右,简直有种说不出的浪漫感:“这个玻璃有玄机吧……”她伸手摸了摸,是玻璃没错啊。

        “你看那个,”陆朗指给她看,她才发现露台边架着一台硕大的天文望远镜,“这是双层玻璃天幕,这台望远镜的视角会通过信号传输到内层天幕里,再被内层天幕投影在外层上,才能有现在这种效果。”

        安遇叹为观止地看了他一眼,”这些都是你的想法?”

        “我只是提了些设想,专业的技术人员搭建的平台,”他将望远镜调了个角度,安遇很兴奋的凑过去,他笑笑:“你直接看天幕就行了,是一样的。”

        果然,随着望远镜的移动,天幕上的星星也在缓慢的移动,实在太真实,真实地好像可以把星星摘下来一样,安遇坐在沙发上花痴的抬头看了很久,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安林和周义呢?”

        她站起来四处寻找,不是吧,仙人跳?

        “安林?”她在三楼叫她,没有人回应,这是坑姐呢,她愤愤不平地跑到一楼,这才发现,两个人跟本就不在了,

        “不会吧?”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连忙去看门,妈蛋,大门果不其然地被锁住了……

        真丢脸,她要怎么去见陆朗啊,他不会以为这是她指使的吧?他毕竟看过她的笔记,以前对他那么花痴,他肯定会以为这是她设计的啦……她丢脸地都快哭了

        安遇坐在沙发上发呆,忽然发现她们给陆朗带的宵夜还放在餐桌上原封没动,她伸手摸了摸,已经凉了,是了,他们到这就开始折腾人家,他根本没有空吃东西。

        安遇试了一下,天然气是通的,她洗了个锅子和碗,把面条热了一下,拿了筷子捧上三楼。

        跨进露台,他听到脚步声回头,看见是她,忽然笑了,指指天空说:“看,射手座!”

        安遇一瞬间有点闪神,这种明朗的笑似乎他们相遇后还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

        她傻傻地捧着面碗,抬头望天,天幕上星光闪闪,再看看陆朗,笑容温暖,眼前这个是她曾经的男神,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很能让她心乱如麻,就像现在这样,衬衫仔裤,漫天星光下,眉目舒展笑容明朗,仿佛时光停驻,岁月不改,他们还是五六年前那个大一大二的他们,这么多年,那么多事,好像没有发生过,他们还是那个单纯又简单的学生,充满了对爱情的向往和憧憬,从没见过其中的污浊和不堪,满心满意地都是自己心爱的恋人……

        她还在怔神期间,陆朗走过来:“好香啊……”

        安遇连忙把面递给他,“快吃吧,不然又要凉掉了……”

        他端了面放到茶几上,席地而坐吃起来。

        安遇坐在沙发上,抬头看这漫天的星星,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是射手座啊?”

        他吃面的动作停了一下,表情有点不自然:“嗯,我猜的……”

        “猜的?”她有点怀疑。

        他抿了一下嘴,似乎是犹豫,叹口气说:“你有本,那个,笔记,……”

        安遇脑子里“轰”地一声,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笔记!

        俗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老天你放个雷劈死我算了……

        她估计自己这张老脸已经没地儿放了,实在没有了就干脆破罐子破摔,要厚就再厚点:“那,你都看过了?”

        他一边吃面一边“嗯”了一声。

        安遇捂着脸几乎想要咆哮一下,袁一帆,你这个魂淡……

        她垂死挣扎着说:“我哪有写我是什么星座……”

        “你写了,嗯,‘射手女和狮子男是绝配’之类的……”

        事已至此,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任何话了,反正已经没有任何脸面可言,她自暴自弃地跟他报告:“安林和周义锁了门跑掉了,真不知道两个喝酒的人是怎么走的……”

        “哦,刚刚你下去的时候,周义打电话给我了,”他吸了一口面条:“他们叫了个代驾,叫我们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他们?”安遇气愤地提了八度的音量:“他们就不担心我啊,这,”她指指陆朗又指指自己:”孤男寡女唉,……”

        陆朗嘴角微微地翘起一个弧度:“我不担心……”

        子,带我走吧……我已经承受不了再多了……

        安遇看着陆朗吃面,想到一件事:“周义不是你爷爷的间谍么?怎么你好像不介意似得?”

        他笑了笑:“我爷爷他,并没有恶意……”

        他看她满脸疑惑,耐心地解释道:“我之前待的行业很小,大江南北有数的那么几家公司,都是熟人,发生了那件事后……我一心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了,想做点自己的事业,也跑了几个城市,尝试了几个行业,结果都不好,这个时候,是我大哥提醒了我,他说没有梦想支撑的事业是不会有灵魂的,不可能让你有动力去奋斗,我反复的想,我的梦想是什么,”

        说到这里,陆朗低头笑了一下,抬头看着星星说:“其实我没有什么大的梦想,如果非要说梦想,那就是我一直想要个家,”他看着星星,“温暖的,放心的,可以卸下所有防备,全心全意信赖的一个家庭,我用对待我自己的家的标准来对待我的事业,所以我决定进入房地产这一行,但是这一行门槛资金是很高的,我没有那么大余量的资金,所以,我跟我爷爷有一个协议,南塑为广汇提供启动资金,广汇挂在集团名下,不参与经营,也不上交盈利,只要在十年之内,将从南塑借出的资金归还五倍,”

        “十年五倍?抢钱啊?”安遇忍不住插了下嘴,“那万一十年后还不了呢?”

        他笑了一下,“我就回到南塑,不谈什么事业,也不谈什么梦想,跟大哥一起,为了南塑而存在着。”

        “所以,他安排周义在你身边是想监控着广汇?”她有点懂了,可是十年五倍很紧唉。

        “就算这个任务很艰巨,我也想要试一下,”他说:“人年轻的时候,总要有那么几件事是要去努力一下的,这样以后才不会后悔。”

        她看着他,怪不得人家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现在的他几乎要闪闪发光,

        “那你爸爸呢?为什么你爸爸可以什么事都不做过退休的生活啊?”

        “爸爸年轻的时候曾经被要求回去接班,只是很可惜,搞砸了几个案子,就被爷爷放弃了。”

        “然后你爷爷就把目光放在了你大哥身上。”安遇好像有点明白了。

        他端着碗站起来说:“我下去洗碗,你不想一个人待着就到客厅来看电视。“

        安遇乖乖跟着他下楼,楼道里灯还没有装,黑乎乎的,之前她一个人走还有点怕,可现在看着前面的背影,却觉得很安心,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在厨房里洗碗,心里觉得好温暖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他向往的家的感觉吧……

        这个房子有这么好,是倾注了他对自己的家的梦想和热情,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年却被伤得那么深,刚刚他说到“那件事”,她听得都觉得心痛,何况是他自己,他是那么爱江悦,爱到大家都充满惊讶地看着他们走每一步,最后却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袁一帆说起他当年的惨状,失去了所有朋友,放弃了上升期的事业,一个人孤身离开北京,这是受了多么痛的伤才会这样……

        安遇看着他孤单的背影,忽然觉得好难过,有一种酸涩堵住了喉咙,好想走过去抱着他的肩膀,靠着他,安慰他,抚平他的悲伤……

        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到离他只有一臂远的位置,手几乎要触碰到他的肩膀,她被自己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来,他却正好在这个时候转身,距离是如此之近,他明显地吓了一跳,她也一惊,反射行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叫了一声”小心”,伸手抱住她换了个方向,她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差点退到一个□□的地插上,

        她舒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离得如此之近,她不是没有抱过他,四年前表白的那天晚上,她也抱过啊,可是跟现在似乎有什么不一样,昏黄的灯光下,他低头注视着她,一只手环绕在她腰间,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臂,眼神有点茫然有点无措,可是手上却似乎没有丝毫想要放开的意思,她忽然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心跳地前所未有的快,他的唇色清淡,还带着点牙膏的薄荷味,离她这么近,似乎下一秒就会吻在她的唇上……

        就在她几乎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他放开了她的手臂,安遇连滚带爬地跑回沙发,镇定一下她还在狂跳的小心肝,妈呀,这是什么节奏

        他似乎是有点尴尬,抿了抿唇:“嗯,我去看看楼上天幕关没关好……”

        安遇看着他的背影,这是不是叫做,落荒而逃?……

        她看着电视,心思却在想,我对他,他对我,我们究竟是彼此的什么角色?

        陆朗关好天幕后,在黑暗里愣了很久,每次,只要靠近她,自己的行为、思想就会完全不受控制,脑子里完全没有理智可言,刚刚差点就想要吻她,他忍不住握紧了自己的手心,温软的触感仍在,陆朗,你爱上她了,是么?

        四年,靠着她的笔记他走出那了段最黑暗的日子,每一个受到挫折的时刻,他都是靠着笔记里那份美好的感情来鼓舞着激励着自己,曾经的你,在她的眼里,那么好,那么优秀,光彩夺目,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你,可是,你是不是也通过那本笔记爱上了写着自己心情的她?

        四年前,她全心全意喜欢你的时候,你从未注意过她,四年后,她有了爱人,生活幸福,你却开始在意她,开始喜欢他,想要爱她,

        陆朗,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不属于你了……

        等陆朗从三楼下来,才发现安遇早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电视还在放着,厨房昏黄的光线照在她沉睡的侧脸上,纤细的睫毛轻轻颤抖,她像个孩子一样微微嘟着嘴巴,可爱又安静,

        陆朗低下头,动作轻柔地将她的手臂绕过自己的颈项,弯腰将她轻轻抱起,也许是他的动作惊扰了她,她在他的怀里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他一动也不敢动,看她的脸在他怀里蹭了蹭,伸出一只手抓住他衬衫的衣领,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睡去,

        陆朗抱着她走进卧室,灯光在他身后一路关闭,门无声地打开,又无声地关起,他把她轻轻放在洁白的床榻上,握住她的手放开他的衣领,看着她无防备的睡脸枕在他的手臂上,微微嘟起的的双唇粉嫩清透,他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可以离开了,走吧走吧,一边却又舍不得抽出她头下的手臂,不知过了多久,他就这样傻傻地看着她,看到夜已经实在深沉……

        太阳暖暖的照在她脸上,安遇伸手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环视四周,发现自己陷在洁白的床被里,

        啊,对了,这是富景的样板间。

        她躺在床上,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她是坐在客厅看电视,后来,看着看着,看睡着了,那她是怎么到床上来的?

        昨天,好像做了一个很好很好的美梦,梦里好像漂浮在软绵绵的云端上,被温暖的感觉环绕着,飘了很久,不真实,可是又那么温暖,

        她翻身看了下手机,瞬间从床上弹跳起来,妈呀,快十点了,

        完蛋了,又要被乔姐骂了,她迅速地翻身下床,急匆匆地扒上外套,发现大门背后贴了张字条,“车钥匙在茶几上”

        她有一瞬间的愣神,对了,这里是张江,回公司公交要倒好几班车,地铁也要换乘,她犹豫了一下,把钥匙放进包里,急匆匆地出门,

        由于还没开盘,基本没有什么人,她在地下车库找了一下,找到陆朗的SUV,她舒了口气,连忙开门坐进去,

        刚发动车子在中控上又发现一张字条,“暖箱”,

        她四下找了一下,在后排找到一个车载冷暖箱,打开一看,里面有豆浆、包子和粥,还热气腾腾的,

        她看着它们,觉得脸有点发烫,梁安遇,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人家只是人道主义关怀,人道主义……

        还没到公司,手机就欢快地响起来,安遇拿出来一看,妈呀,乔晓!

        她做好被劈头骂一顿的准备,战战噤噤地接起来,谁知却迎接了一场和风细雨:“安遇啊,在哪呢?……啊,在路上啊,别着急别着急,你现在到哪啦?……这样啊,你现在到花店定束花,待会到XX医院门口等我,……看个病人……就那个韩亿嘛,我说怎么约那么晚,人家住院了,听说都住两三天了,……好像是胃炎什么的吧……”

        她都不记得这个电话最后是怎么挂的,他住院住了两三天了?怎么都没有告诉我?三天,那岂不是跟我吃完饭之后就住进去了?胃炎……跟我的水煮鱼没关系吧?……

        她心虚地不行,花店老板问她:“想要什么样的花啊?”

        她随手指了指说:“有现成包好的的直接给我就行了,”

        老板愣了一下,“什么都行啊?”

        “随便什么,快点就行。”安遇咬着手指在想,胃炎要住院,那肯定很严重啊,那天的水煮鱼好像也不是很辣吧……

        她刚到医院一楼,就看到乔晓急匆匆地跑过来,

        走近了,指着她大叫:“梁安遇,你作死啊,叫你买花,你买个花圈??”

        她这才发现,花店老板居然给她一个手捧花圈!

        不是吧,说现成的随便给,你也不至于给我个花圈啊,她真是百口莫辩,欲哭无泪,

        安遇迅速地把花圈扔掉,“不是这个,怎么能送这个,”她干笑了两声,“我再去买啊,你等我……”

        说完就冲出一百米准备去重买,乔晓在后面大喊:“梁安遇,你给我回来!”

        安遇又百米冲刺回到她身边,气喘吁吁:“请指示!”

        乔晓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唉,叫我说你什么好……我有事来不及等你再去买花了,我们就这么上去吧,那,”她点了她的头一下,“别乱说话!”

        “我什么时候乱说话来着……”安遇摸着额头嘟嘟囔囔地跟在后面,进了电梯,正要关门,忽然外面有人喊:“等一下……”

        等来人冲进电梯,安遇忽然有一种头疼得厉害的感觉,来人披着大波浪卷发,穿了一身蕾丝连衣裙,踩一双防水台高跟鞋,亮晶晶的项链、手链、脚链闪闪发光,脸上画着得体的淡妆,一看就是精心打扮准备浓墨重彩隆重登场的感觉,

        安遇把头转向墙壁,额头顶在冰凉的墙上,听着两个人在旁边惊喜的喊:“乔阿姨!”“小悦悦!”

        她应该直接在陆朗那儿睡到下午再醒的……

        安遇缩到角落,从包里摸出一副墨镜,鬼鬼祟祟地带上,拿手小遮一下半边脸,一边遮一边想起上次在杭州遇到眼前这位仁姐时,她气势汹汹跟她说的话:“你对陆朗死心吧,因为我已经忘记michael了,陆朗还是我的,我一定可以把他追回来……”

        她不是主攻陆朗了吗,现在来看韩亿……没问题吗?

        安遇疑惑地瞟了她一眼,却看到她指着自己对乔晓说:“这位是……一起的啊?”

        乔晓看了安遇一眼,安遇捂着脸咳嗽了两声,乔晓不在意地摆摆手:“公司同事。你不是在杭州么,怎么到上海来了?”

        肯定是听到韩亿住院,飞奔而来呗,安遇在心里想。

        江悦尴尬地笑笑:“我来看个病人……乔阿姨,你也是……?”

        乔晓顿时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哦,我知道了,可是怎么都没听你爸说过呀,呀,老东西,口风这么严……”

        江悦顿时露出那种无限娇羞欲言又止地扭捏样,安遇无言地把眼睛扭向另一边,心里在怒吼,魂淡,你又来追韩亿了,那陆朗呢,你信誓旦旦要追到手的陆朗呢?你把人家陆妈妈耍着玩啊,人家拿你当媳妇,你在这边吊凯子??妈蛋,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怒吼完,她低眉顺目地跟在她们后面默默地朝病房前进,怎么破怎么破。我就一直带着这个墨镜出场么?韩亿应该认不出来吧?……

        她躲在他们两个人身后缩手缩脚地走进病房,韩亿坐在窗前的沙发上看书,病房里还有一个助理模样的年轻男子,安遇听到韩亿跟乔晓寒暄了一下,然后转个方向说:“你怎么来了?”

        她惊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他是在跟江悦说话,江悦明显的一愣,委委屈屈地说:“我听爸爸说你住院了,就想来看看你……”哎呦,就差拿块手帕擦眼角了,安遇不屑地在心底哼了一声。

        韩亿无奈地看了她一下,跟乔晓说:“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原因会办推迟了,我会让他们尽量提前的。”

        乔晓连忙摆手:“身体最要紧,等你好了再说吧,”顿了一下说:“准备什么时候出院啊?”

        韩亿转头看看小助理,小助理说:“后天出院。”

        “嗯,”乔晓点点头,眼睛瞟了安遇一眼,她立刻会意地说:“乔总,你待会还有个会,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韩亿笑了笑:“乔总有事先忙,不耽误你。“

        乔晓笑笑说:”来看你,事先也没准备什么,一点心意,祝你早日康复。“说着拿了一个红包放在床上。

        韩亿站起来拖着乔晓的手把她拖到一边,安遇听他低声说:“乔总,你看我这胃炎吧,其实也不是很严重,被我妈摁在这这么多天,还安排了个人看着我,你看你看,”两个人一起看了一下那个小助理,“什么都不让我吃,整天白粥稀饭,唉,你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

        乔晓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这……不然我让助理给你送点……。“

        韩亿放开声音说:“唉,乔总,看就看,带什么红包嘛,我这儿什么都不缺,你赶紧拿回去啊……“

        乔晓配合地把红包拿回来:“这怎么行啊,我难得来看你,这多不好意思……“

        两个人扭扭捏捏地推了半天,乔晓朝安遇使了个眼色,她连忙接上去说:“哎呀,乔总,你开会快来不及啦……“

        等她们俩从病房出来已经是二十分后的事情了,两个人对视一眼,都长吁了一口气,乔晓对她说:“我是真有事,得走了,哪,”她把红包塞她手里,:“你刚刚也听见了,去买点东西送过来,就说我叫的。”

        安遇拿着红包,他一个胃炎到住院的人能吃什么啊?搞不清楚状况……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