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6 章

第 6 章

        估计除了那场临行表白,梁安遇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灰头土脸地场面了,实在是狼狈不堪,就在她几乎想干脆先坐在地上哭一哭的时候,一件外套从天而降盖在她的短裙上,她抬头看到一个此时此刻她最不想看到的人——陆朗……

        要不要这么赶趟子,人家根本不想现在这种形象被你看到好不好,还是这种被这么多人围观的时候……

        安遇拿手擦了擦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陆朗犹豫着要不要扶她,毕竟要保持距离的是她不是么?安遇看到他的手动了一下,似乎想扶她,但又放弃了,帮一下怎样啦,她不客气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陆朗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反手扶住她,她干脆踢掉高跟鞋,努力地爬了起来,等站好才觉得脚踝酸溜溜地疼,是扭到筋了,还是只是单纯地疼啊?她提着一只脚靠着陆朗站着,陆朗问:“能走吗?”她哀怨地看了他一眼,歪着身子捏捏脚踝,好像有根筋抽在那里,一用力就酸酸地疼,她沮丧地看着地上的高跟鞋,“这个肯定不能穿了……”

        他看了一下,弯腰把鞋子捡起来,递给她:“拿着!”

        她乖乖自己拎着鞋子,他低头皱了一下眉,把外套围在她的腰上,用袖子系了个结。

        她不解的看着他的动作,这是要干嘛?还没想明白,下一秒整个人就腾空而起,啊、、、她在心里尖叫了三声,连忙搂紧他的脖子。

        陆朗打横抱着她大踏步走向停车场,安遇搂着他的脖子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明亮地这么不真实,这是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的场景,那么似曾相识,她愣愣的仰视着他的侧脸,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了,那些围观的工人的议论声、工地嘈杂的机械声、搅拌车浑厚的搅拌声……都消失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清晰有力,“扑通、扑通、扑通”,越来越快……

        她走了四年,四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事,多到很多自己都已经不记得,再次见到他也波澜不惊,她真的以为,那一段年少时的爱慕已经彻底地过去了,她已经忘记了那纯净悸动的模样,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以为自己能够以一个普通同学的感情来对待他,而他,却在她最信心满满的这个时刻,来摧毁她的努力,他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可以轻易地推到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围墙,推了之后,他可以轻快地抽身离去,但她,却只能坐在一地的支离破碎中苦苦挣扎……梁安遇,清醒点,你不能再陷进去了,好吗?

        他把她放在副驾驶座上,关上车门,这是一辆suv,空间异常地宽敞,车里简洁干净,没有烟味也没有酒气,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一看就是一个没有女主人的货,她正在犹豫要不要夺门而逃,忽然看到后视镜里的自己,妈呀,什么时候脸上弄得这么白一道黑一道的,肯定是跌倒后拿手擦脸弄得,她慌慌张张抽了张纸巾开始擦脸。

        陆朗绕到驾驶室,发动了车子,安遇一边擦脸一边说:“麻烦你了,送我到前面路口打车就行了。”

        “先去医院。”他开着车子看都没看她一眼。“到工地来干什么?”

        “啊?”安遇回过神来,“我去找周义,班上的事情结束了,我想跟他交代一声,明天开始我们就不来了,不过现在跟你说也一样,”她跟他笑了一下,“陆总,广汇在博安是季度制的,我这次是临时代的安林的班,下个季度说不定会还到安林手上,也有可能是别的会计师接手,我们后会有期吧!”明天上班就去找乔总,她要是不肯,就你死我活吧!

        “后会有期?“他扭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几不可见地笑了一下,其实只是嘴角稍微抬了抬,她怔怔地看着他,耳边似乎听见”噼里啪啦“开花的声音,似乎有那么一阵春风从她耳边拂过,她“刷”地一下脸红了,完蛋了,梁安遇,你在干嘛?

        她慌忙扭过头去,假装一心一意地看着窗外的风景,镇定镇定,稳住!

        前面我们已经说过,梁安遇同志基本不是个矫情的人,而且脚确实有点疼,去医院就去医院呗,可是,只是扭了一下而已,她以为找个诊所看看就行了呀,要不要直接把她拉到这种大三甲医院还直接导医处借了个轮椅给她啊?她觉得有点丢脸的把头深深地埋进衣服里,

        一进到外科,她就更想干脆把脸丢外面去算了,慈祥的大妈级医生拿着她的X光片,笑眯眯地说:“伤筋没动骨,我开点药你回去擦擦,休息几天就好了。”

        陆朗点点头,说:“谢谢医生!”

        安遇把脸低得几乎看不见,只想时间快点过去,就听到医生一边“沙沙”地写处方一边笑呵呵地说:“小伙子不错,你妈妈见过么?”

        陆朗一脸茫然地不知所以,安遇想死的心都有,妈蛋,死就死了,她扑倒在医生桌上,“二姨……你快开吧……我求你了……”

        是滴,眼前这个慈祥的大妈就是她妈妈嫡亲的亲妹妹,上海某三甲医院外科主任医师……当陆朗直接把她拉到二姨这个医院的时候,她还心存侥幸地觉得不一定能碰上,谁告诉她主任医师一般不坐门诊的啊?谁说挂专家号一般见不到专家的啊?什么叫做造化弄人啊……

        从医院出来,安遇才想起来章沥还被她扔在工地门口,连忙打了个电话给他:“你回去吧,我已经走了……”

        章沥笑得贼贼地:“我早走了,你以为,你那么大一活人,被人抱着走出来是多不显眼的事儿啊?”

        她愤愤地挂掉电话,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百口莫辩了我这是,换做是几年前或许她会很开心,可现在,她已经27岁了,所以她已经玩不起这种耗时的单恋的游戏了,她很喜欢孩子,还想在最佳生育年龄前生个可爱的小宝宝,每个女人都想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人,她也想啊,可是现在搞了这一出,她那寻找两情相悦的道路又曲折了一些……

        至于陆朗,她看着他开车的侧脸,似乎比四年前更加线条明朗,还是那标志性的白衬衫,袖子随意地卷在手肘上,她是曾经很喜欢他,甚至现在她可能仍然有那么点喜欢,可是,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她一直是一个理智大于情感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做法是快点抽身而退,她对自己说,今天是意外,以后不能再这样和他接触了,再把自己陷进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也许是弄财务弄太久,做什么事之前都会想一想,对自己的有什么得失,这也许是一个好习惯,也许也是一个坏习惯……

        “你家住哪?”

        她报了小区的名字,“就在崮山路博山路口。”

        他点点头,继续开车。

        忽然车停了下来,她不解地看他下车,看着他拎着她的高跟鞋走进街边的一家鞋店,她瞬间理解了他要干嘛,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陆朗拎了一个鞋盒出来,上车就放她手里,一句话没说继续开车。

        她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双平底鞋……她红着脸低头把鞋穿好,估计跟猴子屁股一样,真是天生克星……

        晚上,陆朗在跑步机上汗如雨下,眼前耳边,却想起笔记里的某一篇:

        今天体检,量了身高,只有161……好难过……为什么要这么矮啊,他有182唉,这样站他身边好不协调啊,我是不是应该尝试穿穿高跟鞋啊……

        今天试了室友的高跟鞋,好难穿,总会摔跤,脚趾也好疼啊,可是为了我男神,再痛也要忍着,从今天开始,一定要适应高跟,加油,你行的!

        陆朗走下来,撑在哑铃上,汗水滴在地面上,“啪塔”一声,不能再想了,陆朗,不能再想了,她已经不是笔记里那个她了,那个一心围着你转满心满意都是你一个人的她已经不存在了,……

        你已经,错过她了……

        当梁安遇被灿烂地阳光晒醒,才发现已经是早上的八点钟了,

        糟糕,她约了章沥每天早上八点十分到楼下接她,她匆匆忙忙洗漱好,顾不得脚疼,拿了件外套就往外冲,到了楼下,左看右看,怎么都看不到章沥开的公司那辆破破的桑塔纳,旁边突然响起的喇叭声惊了她一跳,她扭头一看,陆朗那辆标志性的suv停在她身边,他头歪了一下:“上车!”

        她有点惊疑,但看到后面还跟了两辆车,再不上车就有点堵路的嫌疑,只好硬着头皮坐上去,到了车上继续左右张望:“章沥呢?”

        “我叫他回去了。”

        安遇“刷”地扭过头去看他,他却专注开车目不斜视,坦荡的态度让人觉得要是她拒绝似乎就显得太矫情了,她只好意思意思推辞一下:“其实坐章沥车也挺好的……”

        这回他终于转头看了看她,然后又转回去继续开车,那种眼神在她眼里就是“坐我的车还说这种话,我是哪里对你不好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意思。

        她捂着胸口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她粉红色的“芳心”像是要凸显存在感般蠢蠢欲动,怎么办怎么办?她低头看着自己捂住胸口的手,上帝你不是这么戏弄我吧,我在这个人身上已经浪费了五年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昨天才刚下决心要离他远一点的啊,怎么破怎么破?她苦苦思索……

        一直到了班上,梁安遇还处于晃神的状态,还没进办公大厅,就听见章沥那个喇叭嘴在广播:“……帅的,就这样,就这样,”他比了个公主抱的姿势,“就这么抱出来啊,我下巴都快惊掉了……”围在他身边的那群八婆一致的捧着脸“啊~~”,花痴样,

        安遇听得一肚子来气,正准备进去把他拎出来,就听到他讲:”你们还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啊,就刚刚,二十分钟前,我在梁姐楼下等她,你们猜我碰到谁?“

        三部的秦珊珊捧场地大叫:“是陆总!”

        “冰果!就是!”章沥眉飞色舞地打了个响指,“我刚到楼下把车停稳就听到……啊……啊……梁姐!唉……梁姐,你轻点,轻点……”

        安遇拎着章沥的耳朵把他揪回办公室,“你看你,小小年纪,啊,什么好的不学,尽学的这些长舌头、背叛我的本事……”

        他捧着耳朵缩在椅子上,“姐……姐,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认错,你饶了我吧……我还没娶媳妇呢……”

        安遇气呼呼地坐到椅子上,“再有下次,看我不吃了你!……”

        她坐椅子上转了几圈,又转回来:“今天早上陆朗跟你说什么啦?”

        章沥瞪大眼睛看着她,她狠狠地反瞪回去,他嗫嚅地说:“也没有什么啦,就说你是工伤,叫我先走,说他送你上班啊……”

        她晃着手里的签字笔,无意识地开始在纸上乱画,真的只是因为我工伤么?

        哎呀,又乱想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停止啊,打住,就此打住!不是因为你工伤,还因为什么?打起精神,开始工作!

        她想了一下,拨了内线给乔大姐:“乔总,你在办公室啊?我去找你一下!“

        一回头章沥哭丧着脸:“梁姐,不至于吧……”只是讲几句八卦,不至于去跟大老板告状吧?

        安遇拿笔敲了敲桌子:“你给我待这儿好好反省,我不回来不准出门!”说完她瞪了他一眼扬长而去。

        “乔总!”安遇歪在乔晓的桌子上,有气无力地拍桌子:“广汇你另外找别人吧,我真弄不了啊……”

        “你都老大不小了,传个绯闻就罢工也太逊了,”乔大姐大清早就一只手夹着烟吞云吐雾,一只手端着酒杯醉生梦死,“广汇的陆朗我见过,标准一表人才,收着用呗!”

        “说得容易,怎么收啊……你想要就收去用吧,反正我不要,”安遇继续敲桌子,“我不去啦,换人啦,换人啦……”

        “怎么,你有下家啦?”她贼兮兮地把脸凑过来,“男的女的?”

        “乔晓!”安遇把她的脸拍开,“熏死人了啦!”

        “哦~~”乔晓缩回椅子上。

        “反正广汇我不会再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她准备农奴起义揭竿而起,抛弃统治者。

        “安遇啊,广汇这事儿好办,回头我叫珊珊去,咱们说个别的正经的,”乔晓走到门边把门关起来:“你知道你乔大姐我也是白手起家,我们事务所一开始是建宇的财务部,后来建宇分家,财务独立外包,我和傅海出来单干成立了博安,虽说这些年发展的还不错,但说到底,不管是人员还是股份,都有建宇的部分在里面,”

        她掐了烟开始正正经经地说话:“我在上海,傅海在杭州,也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但都是为人作嫁,博安目前最大的股份还掌握在建宇手里,你是财务的专业人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说不想收回是假的,现在我跟傅海有意将建宇手里的股份赎买回来,这次把安林调去杭州其实也是为了这事儿,现在博安的人里面有三分之一是之前建宇财务部的,跟建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部分人肯定不能用,你和安林是我和傅海亲手带进来的,工作上也最得力,这个事儿我想就交给你和安林去办,你看呢?”

        安遇沉思了一下,“那独立之后呢?以前建宇的人怎么办?”

        “赎买这事儿他们肯定不能参与,不是我不信任他们,实在是在商场上什么招儿都有,我们不能冒险,不过不管独不独立,这跟他们的工作都没有影响,只要没做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也绝不会对不起他们,我这个人你还不了解么?”

        安遇点点头,又想了想:“全部赎买?谁买?”博安只有三方股东,乔晓和傅海都是小头,建宇占了大头,建宇的股份赎买的话,怎么买?

        “这个我和傅海也有考虑,我和傅海现在各自持有15%,是绝对小头,我们打算增持到各40%,”乔晓喷了一口烟雾,“建宇要是不愿意全部转让的话,这20%是弹性,这个度就由你和安林去把握,如果建宇愿意全部转让,我们打算把这20%分给大家,大家一起做合伙人,你看怎么样?”

        梁安遇一拍桌子:“仗义!”她竖了个大拇指给乔晓,“就冲你这句话,这事儿包给我……”想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和安林了!”

        接下这档大事儿,按照乔晓的计划,上海耳目众多,要先飞去杭州分部和安林汇合,制定好详细的计划,再回来参与谈判,在上海公司,就说去杭州带个账,没有人会在意。

        说走就走,安遇站起来打电话给章沥,”我要去杭州,给我订最近的机票,然后把车开到大门口等我。“

        “不用这么急吧?”乔晓仰着头看她。

        “宜早不宜迟,赶早不赶晚!”她扔下这句话就走,哎呀,脚疼,我忍。临到门口她回头问她:“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嗯……只有一个,”乔晓憋了一下,说:“你为什么要穿拖鞋上班?”

        她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她基本没有平底鞋,今早出门的时候,她看了看鞋柜,只有昨天陆朗给她买的那唯一的一双平底鞋,狠了狠心,就不穿,但又没有其他的平底鞋,只好穿拖鞋出门,“脚扭了,这可是工伤啊,乔姐你可得给我个说法!”她跟乔晓开玩笑。

        “行啊,赔你点股份要不要?”

        “你给我就要啊!”她笑嘻嘻地摆了摆手推门出去。

        其实梁安遇心里很庆幸乔晓的这个安排,现阶段她确实不适合待在上海,她的小心脏实在承受不了每天两次见到陆朗,每次见到他她都精神高度紧张,心跳加快到平时两倍,真心吃不消啊……

        “你回去也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去杭州。”梁安遇跟章沥说,想了又想,她发了个短信给陆朗:“我出差了,要很久。”

        发完躺倒在座位上想事情,建宇重工原来是煤炭起家后来转型做大型机械,传统行业这几年发展得都不太好,这些年建宇的摊子铺得很大,很多行业都有涉猎,估计有点试探的意味,博安发展的势头很好,但这点盈利在建宇这种大集团眼里不过九牛一毛,怎样说服他们放弃博安呢?

        想着想着,已经到小区门口了,她让章沥别绕进去了,赶紧回去收拾东西,下午四点的飞机,现在已经十点了,叫他吃过午饭来接她,

        她拖着拖鞋,一步三拖地走回去,走到楼下,远远地就看到陆朗靠在车边上,

        不可否认,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出了社会,陆朗走到哪里都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就算扎在人堆里也一眼就能认出来,就像现在,不过是简单随意地靠在车上,却有种模特街拍的感觉,大长腿的优势就是可以把一件普通的风衣穿得像走秀款,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他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很闲的样子,

        她张大了嘴巴,直到他发现了她,走到她面前来,才合上,

        “脚好点了么?”

        “嗯。好多了。”她忙不迭地点头,“我没事了,下午我出差了,估计回来就好了。”

        他点点头,“几点的飞机?”

        “四点。”

        “要我送你么?”

        “不用,公司车来接我。”

        “那你保重。”

        “哦。白白。”

        她朝他的背影摆了摆手,看着他的车屁股绝尘而去。

        这样……就走了??……

        她垂着头看地,看来真是单纯因为我的“工伤”啊……

        梁安遇啊,你真是够了……早就应该知道是这样了,四年前他没有喜欢你,现在也不可能喜欢的啦……叫你自作多情,活该!

        陆朗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安遇,她还站在原地,有点呆呆的样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回来,

        今天公司会来一个重要的客人,关系到一块看中很久的好地的交付,他却被她一条几个字的短信搅得心神不宁,脚上伤还没好就出差,去哪里,去多久,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抛下客人给周义就自己跑出来,虽然是工伤但说起来并不严重,她也不是小孩子,完全可以照顾自己,可他就是没来由的担心,

        他觉得自己有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只是很久都没有那种担心着一个人,犹豫迟疑的感觉,想做点什么,又瞻前顾后,最终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陆朗握紧方向盘,转了个方向,直到看不见她那呆呆地身影……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