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5 章

第 5 章

        广汇置业(上海)有限公司

        “是这儿么?”安遇回头去问小赵,赵明宇是二部的人,安林的得力助手,因为安林连这家公司的大门看都不愿意看到,根本不可能跟她正常交接,乔总只好把小赵暂时划给她用,

        小赵点点头,章沥笑了笑:”梁姐,待会你站我后面,我帮你掩护。“

        “边去~~~”她把他们俩朝身后拨拉拨拉,“就我这气质光芒,我怕你们遮掩不住……”

        拉拉衣领,博安的梁安遇总监意气风发地走进大门,沿途听到一路窃窃私语

        “你看,博安的人又来了……”“换了一个唉……”

        这个场景要不要这么喜感哦?

        小赵带着她们俩停在一个挂着“副总经理室”的牌子的办公室门口,朝她挤了一下眼睛,她朝他点点头:“敲吧。”

        赵明宇敲了敲门,里面有个人一路小跑过来开门,门一开,小赵惊异的叫了一声:“周副总?”

        她也吃了一惊,不至于这么热情吧,特意过来开门?

        周副总大概三十多岁年纪,穿着有点狼狈,领带都散拉拉地歪在一边,看到是她,居然满脸的失望,只说了声请进就转身进去了,

        要不要这么明显啊,就算我不是你等的人,你也不要这么区别待遇吧?

        安遇悄悄地翻了个白眼,办公室光线很好,正对着门一个硕大的落地窗,窗前一套办公桌椅,她注意到除了周副总站在办公桌前之外,背对着门的沙发上应该还有一个人,她扭头看了看赵明宇,他耸了一下肩膀表示他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情况,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副总配这么大的办公室,看屋里的陈设布置,这家公司财务状况应该还不错。

        看没有人先开口,安遇朝赵明宇使了个眼色,他上前一步说:“周副总,这是我们博安九部的梁安遇梁总监,今天正式接手你们广汇的业务。”

        她走上前伸出右手:“幸会,以后工作上面还请关照。”

        看他跟安林搞成那样,肯定也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

        他伸出手来握了一下:“那安总监呢?”

        她有点意外他竟然还敢问起安林:“安林要回总部述职,暂时不能为贵公司服务了。”

        “那之前的……”

        “周副总是不相信我们梁总监的业务能力么?”章沥笑笑说。

        “不,我只是……”

        “哗啦~~“椅子向后推动的声音突然响起。

        安遇这才发现刚刚坐在沙发里的人站了起来,但她这个300度近视眼直到他走到近前她才终于认出这个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在此时此地遇到的人,以至于她直接就SHORK在原地,震惊到无以复加,谁能告诉她发生了神马事,为什么她最不想见到的陆朗会出现在这里!

        四年过去了,陆朗也没想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又再次见到梁安遇,他似乎应该向她走去,但又不知道该不该过去,四年前他们分别时的情景已经遥远地模糊不清,但似乎有有些清晰可寻,那种泪湿的黏腻感忽然袭上陆朗的心头,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跟四年前的陆朗,跟她以前喜欢过的陆朗已经不一样了。

        见到陆朗的一瞬间,她似乎立刻就切换到了四年前的暗恋模式,整个人开始焦躁,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头发乱不乱?早上不应该贪睡懒觉,应该化个妆过来的,她本能地去看章沥,以前忙起来她都是直接问他“头发乱么”“妆花没?”,基本上她觉得他就是她的镜子,他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她也有点不知所措,勉强镇静了一下,扭过头去朝周义笑了笑:“请问这是?”

        说完她就后悔了,妈蛋,你是多想显示出自己耿耿于怀久久难忘以至于要这么刻意的假装不熟啊,这个时候应该大笑着上前去拍个肩膀说:“哎呀陆朗是你啊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么老婆好吗孩子好吗几岁了上哪个幼儿园几点放学谁去接送……”之类的吧,

        这番话听在陆朗耳朵里俨然是一种撇清界限,请你忘记我以前在你面前的种种的意味,于是陆朗手插在口袋里,黑着脸,听周义为他们介绍:“这是博安事务所的梁总监,这是我们广汇建业的陆总经理……”

        她基本没听见周义在说什么,也没勇气看陆朗,只觉得自己头顶快被看出两个洞来了,等她鼓起勇气抬头去看他准备拿客套话说一说的时候,陆朗嘴角扯出了多年不见那标志性的似笑非笑的弧度:“梁总监……”好吧,装不熟就装不熟吧,陆朗觉得自己已经理解了她,虽然曾经的青葱岁月我对你有过那么一点心动,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别提了,忘了吧忘了吧,好,既然这是她的希望,那就忘了吧

        她基本判断不了他这句话是疑问句还是肯定句,还是只是一个抬头词,等了五秒钟,有点尴尬,只好回了一句:“嗯……”

        “噗嗤……”章沥笑了,赵明宇和周义也笑了,她也想笑一下,抬头看陆朗脸还黑在那里,只好收敛笑意,狠狠地瞪了章沥一眼,却发现陆朗表情更黑了,她只好站出来打圆场:“陆总,幸会,我今天第一天到职,手头事情比较多,不打扰你们,我们先走了。”

        她转身看了章沥一眼,他会意地转身跟周义握了一下手,“周总不送。”

        挡住了周义阻拦的步伐,他们很快走出办公室,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刚要放松一下,忽然听见身后周义说:“今天博安的梁总监第一天到职,晚上陆总请大家吃饭!”

        她在两边的夹道欢呼声中停下步伐,缓缓转身,看到陆朗插着手站在走道的尽头,她愤然转身离去,魂淡,看出来她这么尴尬,配合一下会死啊……

        回到财务专属的办公室,安遇“bang”地一声把包扔桌子上,章沥问:“梁姐,晚上你去啊?”

        “不去!”她打开电脑,跟赵明宇说,“把之前两个季度的最后一稿都拉给我,还有11年到现在的年度报告也找一份给我。”

        赵明宇笑了笑:“梁姐,你认识陆总啊?”

        “做你的事儿去!”她一把把他推出门,转身指挥章沥,“你去给我打听清楚,之前安林在这犯了什么事儿,详详细细的!越快越好!小赵嘴里一个字都撬不出来!你哪天也对我这么忠心就好了!”

        “我上哪儿打听去?”章沥倚在书架门边上,妖娆地玩着手指甲。

        “得了吧,谁不知道我家小章鱼是八卦之王啊,乖,快去快回,”她连哄带踹把他弄出门,“喏,茶水间在那儿呢,去吧!”

        关上门,她一屁股跌坐在办公椅上,妈呀,先冷静一下,她从包里摸出一个小镜子,仔细地看了看,唔,还好,她把镜子捂在胸口,开始回想,我刚刚没有很失态吧……晚上究竟去不去呢?不去不是显得很奇怪好吧,还是去吧,要显得心无芥蒂完全不熟的样子,她摁了摁胸口,不怕,怕啥,你们俩又没什么,不过是尴尬一点罢了,根本不算什么事儿是吧……

        周义回到办公室,灰头土脸地喊了声“陆总……”

        陆朗面朝落地窗站着,窗外朝阳初生,马路上车水马龙,一切都熙熙攘攘、生机勃勃,陆朗摩挲着拇指间的纹路忽然笑了

        周义觉得一大颗冷汗就要从自己头上流下来,梁总监进来之前陆总还在为安林的事在削他,现在居然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现在还是九月的天气啊。

        陆朗转过身看到周义还在那站着,“之前的事不许再发生了,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一直到他关门出去,周义才出了一口长气,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年头,给人打工再搭上个心思莫测的上司,赚点钱容易么……

        到了晚上,安遇才发现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陆朗根本就没出现,据他们公司的人说,一般这种聚会,陆总都不会参加的,最后只要记在他账上就行了,真是白瞎了她这么高的紧张度,

        至于安林,根据章沥今天白天打听到的情报,说是平时就跟人家周义副总处的不好,经常唇枪舌剑地针锋相对,这次终于爆发而已,可安遇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周义看上去脾气挺好的样子,安林的性子是急了点,但也不至于整天跟人吵吵嚷嚷,而且根据她以前的经验,业务上,财务跟副总基本没有什么冲突点好不好,难道周义中饱私囊要求安林做假账?她狐疑地看了看周义,他正豪迈地跟一帮男下属推杯换盏,她想得头疼,好不容易捱到结束,大家还要去唱歌,她实在奉陪不了,找了个借口先走,路上就直接电话打给乔总,“你另外调人来吧,这里水深,我怕我会淹死……”

        乔大姐很平时很爽气一个人,居然也会扭捏起来:“安遇啊,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安林已经去杭州了,带一个集团的账,十天半个月肯定回不来,临时我哪儿调人去啊,安遇啊,姐平时最疼你了,你也疼疼姐哈,下次肯定给你个好活儿,好不好……”

        她挂了电话,仰天长叹一声,时不予我唉……

        到家她迅速的洗洗刷刷钻进被窝,打开微信找袁一帆:“你怎么没有告诉我陆朗到上海来了?”

        他回答的有力到她根本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你从来也没问过啊!”

        她趴在床上捧着下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头像连续闪烁了起来:“你遇到他了?说话了?什么情况?”

        她又叹了一口气开始打字:“碰到他是我客户……”

        袁一帆发了一个戴头盔的表情:“你以前从来都没问过我陆朗怎么样,我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放下,所以也没有主动跟你提……其实你走了以后,发生了很多事……陆朗……他变了很多,你要有心理准备。”

        她有点不解,打了几个问号过去。

        过了很久,那边发来一段话:“我和你去找陆朗第二天,我就接到陆朗电话,说婚礼取消了,他和江悦分手了,我当时很吃惊,问他原因,他也不说,只说跟你没关系,我打电话给你,你关机,我就去你家找你,看到你留的字条,才知道你已经走了……那之后,陆朗颓废了很久,整天烟酒不离手,朋友们也不理,我看不下去,经常跑去劝他,后来慢慢地我才知道,那天晚上,陆朗回家之后江悦就跟他坦白自己另有喜欢的人,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父母喜欢,陆朗也很震惊,但他从来不勉强别人,第二天就正式去江悦家退婚了,你知道他对江悦用情很深,基本从来没想过江悦不喜欢他这个可能,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后来勉强恢复了一些,就离开了北京,他家的公司总部在杭州,他也不想回老家,就自己一个人去了上海……经过了这件事,他的性情变了很多,广汇虽然挂在他家集团的名下,其实是他一手创立的,也倾注了很多心血,你要是在那边,就帮帮他,到底大家同学一场……”

        她合上电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江悦啊……

        她想到她第一次遇到michael的那个晚上,江悦跟我说的话,……“安遇,今天遇到表哥的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陆朗啊?”……

        想到michael说过“说实话,我以前都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表妹啊……”……

        想到在巴斯停电的那个晚上,michael手机里出现的那个短信,“你想躲我躲到什么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为了你我连婚都不结了,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抛弃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再不回来我就去死……”

        所以,江悦说她有喜欢的人,其实就是michael吧?

        她又想起出国前去跟陆朗表白的那个晚上,江悦想要阻止他们单独说话时看着她的那个惊疑的眼神,

        她陷入深深的自责感中,是那天她要单独跟陆朗谈话,让江悦胆怯了吧,她本来可能是不想违背父母的意愿的,只可惜被自己撞到,江悦以为她找陆朗要说的是michael的事,所以干脆把事情摊开了?所以她对陆朗,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感情啊……

        梁安遇开始深深地同情陆朗,怪不得今天见到他,她就觉得,他跟以前相比,有点说不出来的怪,是整个人的气质改变了,以前的阳光热情乐观向上的开朗气息不见了,现在的他,内敛深沉,眼底没有了曾经的神采,那种熠熠生辉的光芒从他身上消失了,他似乎已经不是她印象中的那个陆朗了……她不禁有点唏嘘,真是世事变化无常,还好今天没有问他老婆孩子的事儿,不然多尴尬啊?

        她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梁安遇,这些都不关你的事,你只管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就行了,过得一日算一日,今日事今日毕,明日事明日再说吧。

        陆朗今天刻意没有去聚餐,因为他大概觉得梁安遇应该不会太想在现在这个时候见到他,自从明白她想跟自己保持距离的意思后,他却并没有觉得太失望,两个一直都在一起的恋人有很多都不能坚持四年之久,何况是她那青涩的少女的暗恋,漫长的时间,遥远的空间,即使她现在说再生疏陌生的话他也可以理解,

        平时晚上没事的话陆朗都会去健身房运动一会儿,但是今天他也放弃了,因为他的心里催促着他去做一件他从早上开始就很想做的事情,

        他很早就回到家,

        吃过饭,

        洗过澡,

        端了杯热茶,走到书房,

        他戴上不太常戴的那副眼镜,打开书桌右角上的抽屉,拿出一本笔记,那很明显地是一个女生的笔记,薄荷色的封面上画着粉红色的娃娃,圈在粉色的心形里甜蜜地依偎。

        翻开,一个清汤挂面学生头的女生照片映入眼底,背景是一群正在比赛的篮球少年,他翻开几页,

        “大礼堂的讲座讲得真是很枯燥啊,真不知道学校为什么请这种假道学来讲课,开始才三十分钟人都快走了一半了,在讲台上那么乐此不疲真的好吗?不过我不怕鼓噪的讲座,人少我离他又更近了一些,”

        文字的下面贴了三张剪过的照片,前两张都是一个男生的背影,差别在于距离,第一张拍照的人离男生隔了大概□□排的位置,第二张已经来到男生身后第二排,第三张是一个女生和男生背影兴奋地合照,笑得像一朵灿烂的花,下面写了一行小字“好怕今晚会睡不着啊……”

        陆朗忽然觉得心头有点苦涩,他合上笔记,闭眼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广汇成立时间不长,除了上海本地的几个郊区的叠加别墅盘外,只有集中于江浙沪地区的几个高层楼盘,每个楼盘都有独立的财务人员,汇总到总公司的现金流量比较整,加上现在手上多了赵明宇,三个人和两个人相比效率明显加快,广汇的业务梁安遇从完全不熟到完整地理完本季度和今年以来的账目只用了不到两个礼拜,比她想象中的一个月快了一半时间,她把最后一沓材料整理好,在这里的工作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

        安遇扭头透过窗户看了看斜对面的总经理室,大门依然紧闭,这半个月她只见过陆朗一次,还是上个礼拜下午下班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那天章沥说附近新开了一家法式牛排馆,怂恿赵明宇请客,听说赵明宇最近新交了一个女朋友,他们大家都没见过,

        赵明宇开着玩笑地搂了一下安遇的肩膀说:“我新交的女朋友不就在这儿呢么,天天跟你朝夕相对,你还想咋地?”

        她笑着拍拍他的手说:“付费啊,一次五百。”

        赵明宇一听登时受惊吓般看着她,她扭头跟章沥笑说:“赵哥请吃牛排,麻利点儿开车去。”

        章沥很顺势地一溜小跑:“好嘞,您二老等着,小的开车去。”

        她看着赵明宇那个内伤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笑得刚抬头,就看到陆朗的车从他们右前方的停车位开了出去,他们从电梯那里步行过来时间也不短,他一直在车里?她有点疑惑地看着他的车屁股,很快章沥就开了车过来,她也没当回事,

        不过那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陆朗,起码没见他进过办公室,现在手里的事情结束了,她觉得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跟主要负责人告个辞,毕竟下次再过来就是两个月后的事了,她想了想,还是去找周义。

        敲了半天门,人不在,去秘书部找到助理小王,小王说周总不在办公室就肯定是到工地去了,听说富景春江那边工开到一半供货商临时要涨钢筋的价格,可能去处理这个事情去了,她决定打个电话跟他说算了,谁知连打五个电话这位仁兄都不接,气得她想摔手机,最后还是章沥说:“可能工地上比较吵听不见吧,我知道富景那个盘在哪里,我们早点下班绕过去说一声就行了。”

        广汇的事情上手之后,赵明宇就回安林那里了,毕竟安林也催了他好几天了,梁安遇也不好意思再霸占着人家的人,所以只有她和章沥两个人奔赴工地。

        其实事情搞得这么多,都怪广汇自己,别人家都是把工程层层转包,这种施工上的事根本就不理,可是陆朗一直坚持自己的工程要自己把关,一开始还只是监理,后来实在看不下去包工头偷工减料,就直接自己做了,所有工人都是三层面试直接签到下属的分公司,薪水待遇五险一金年节福利一应俱全,唯一的要求就是工程质量必须是顶级的,这就导致了广汇的工人素质很高,很齐心地为公司着想,所以广汇的楼盘口碑一直很好,这件事很能反应陆朗的行事风格,在安遇印象中,他一直就是这种追求完美的个性。

        如果事先知道要来工地,她就不穿这该死的高跟鞋了,章沥开车送她过来后笑嘻嘻地说这种主管之间的对话他不参加,所以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着灰尘满天的工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这算不算被下属欺负啊?

        她四处张望寻找周义的身影,愤愤的走着,身为一个副总,办公室不坐,跑工地也就算了,手机还不接,我上哪儿找你去?我这人又不善于搭讪,魂淡,没有人看见我这个弱女子孤独无助啊,都没有人问我一句来干嘛的,要不要这么被动啊,男人都应该主动没听过咩,我可是……啊~~!她跌坐在地上,低头看自己的脚,欲哭无泪,踩进一个坑,崴了一下,神兽啊,人家刚买的裙子……

        供货商合作时间也不算短了,却见财起意,临时要涨钢筋的价格,一群人围在临时搭建的工地指挥部里吵吵嚷嚷,周义急着安抚,但这个时候讲道理是没用的,陆朗头疼地按按太阳穴,走到窗边,指挥部在三楼,工地的进展一目了然,因为钢筋断供,大部分工事都停在那里,工人三三俩俩地聚成一团说着话,还时不时朝某个方向瞟着,他顺眼望去,却看见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穿着连衣裙细高跟,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过来,表情有点紧张地左右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人,

        陆朗忽然出声:“大家既然谈不拢,也就没有再谈的必要了,周义你把之前的货款结一结,我们另找供货商吧。”

        此言一出,供应商们顿时又吵成一锅粥,周义走过来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咦,那不是梁总监么……”

        忽然她脚一歪,惊叫一声跌坐在泥地上,周义“哎”地叫了一声,一转身,咦,刚刚还站在这里的陆总呢?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