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4 章

第 4 章

        梁安遇的送行其实很简单,用着她从国内带来的调味品将就着超市的材料做了几个可乐鸡翅之类的小菜,在天台上摆了一桌,michael像刚认识她似得围着她看了一圈,“看不出来你还会做菜啊!”他坐下尝了一口,“我认识的女人里你是第一个会做菜的唉……“

        自从上次跟袁一帆喝过酒之后,她就再也不敢碰酒了,她倒了一杯白开水,开了听啤酒给他:“你妈妈也不做么?”

        “唔~~”他喝了一口,摇了摇头,“我妈估计这辈子都没进过厨房,我爸倒是喜欢鼓捣鼓捣……”

        “哦!”安遇了然地点点头,一个女强男弱的家庭,果然教育出来的儿子不太正常。

        吃饭的乐趣就在于有一个强劲的对手能激起你的竞争欲,但一个有食欲的对手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不过,很幸运地,今天她遇到了一个,在他的风卷残云之下,她也不遑多让地加入战局,两人很快将饭菜席卷一空。

        她挺着肚子,一边洗碗,一边快乐地哼着小曲,听见他在她身后说:“上次你跟我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其实你说的很对,我以前确实做错了很多事情……”

        她一边抹盘子一边说:“你这个人吧,其实不坏,就是思想有点简单,女人的思维可比你的复杂多了,没把握就少去招惹人家……”

        “那我招惹到你了么?”

        她笑着转身:“那你试……”一转身发现他的脸近在咫尺,她一惊退了一步,腰顶在了水槽边,他反应迅速地一手托住她的后背,她的头才没有直接敲在搁碗架上。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其实Michael的身形很高大,有185了吧,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他的唇离她的如此之近,气息相闻,暧昧的气息如此浓郁,脸上红彤彤的,不是吧,只是一听啤酒而已!

        她尝试着挣扎了一下,一只手被他按在了操作台上,正欲用另一只手推开他,就听到他带着薄薄的酒气说:“让我先试试看……”,说完突然就感觉后脑传来一股推力,他的唇背着光压了下来,她的脑子“轰”地一声,整个手都开始发抖,

        他的嘴唇柔软温暖,辗转反侧中带着欲说还休的缠绵,梁安遇之前从不知道接吻是这样的,她早就知道她的初吻早在幼儿园时期就不存在了,可是这个成人的吻和她想象中的实在差太多,被霸道又温柔的男性气息环绕,他的身形跟陆朗是如此相似,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让她以为吻她的是陆朗,让人几乎想要沉醉在里面。

        好在她的脑海里还残存着一丝不算太坚决的理智,她努力地用一只手抖啊抖地去推他,此时她才发现男女的力量悬殊实在太大,她费尽全力他却纹丝不动,她只好出了个下策,抬起一条腿狠狠地踢向他的小弟弟,他瞬间就抱着弟弟哀嚎着倒了下去,她立刻尖叫着逃之夭夭,

        跑回房间立刻反锁了房门,她的心剧烈地狂跳,耳朵里嗡嗡嗡嗡乱响,整个人瘫倒在地板上。

        她抬起手轻轻抚摸嘴唇,手指止不住地颤抖,唇齿间的感觉还残存着,让她惊慌地无所适从,过了很久,才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她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地上的倒影,厨房的灯关掉了,车库的灯亮了起来,她把手按在胸口,躺到床上,看着天花板,成年后的,第一个吻……这是传说中的法式……哎呀,梁安遇,你在想什么,你现在应该觉得很恶心很讨厌才对啊……想着想着,觉得有点冷,她扯了个被子过来盖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睡到不知什么时候,只听到手机似乎响了一下,安遇睡意惺忪地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了看,已经早上九点多了,

        她在床上摸索她的手机,摸索了很久,才在被窝里找到,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安遇,对不起,我曾说过要把你当成永远的朋友,我错了,昨天我是借酒行凶,我没爱过人,也不知道怎样去爱人,你现在肯定恨透我了,我也没脸见你,我走了,你保重,估计你不会再想见到我了,我们后会无期吧!”

        她无语地看着短信五秒钟,继续躺到床上挺尸。

        挺了十分钟,她终于下定决心一跃而起,走到车库,深深呼吸了一口,用力推开门,里面空空荡荡,还是以前的样子,他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她忽然觉得很伤感,她应该讨厌他的不是么,可现在为什么是这样难过又伤心的心情?

        我喜欢他么?

        这是不是喜欢?她知道,她爱了陆朗这么多年,不可能这短短一个月就被全盘推翻,她的内心仍然属于陆朗,甚至他吻她的那一瞬间她仍然想到了陆朗,曾经她多么希望,有一天,陆朗能这样吻她,她坐在小床边上,想起了表白的那一夜,想到了陆朗的拥抱,想起了袁一帆的口哨,想起了江悦的神色,想起了自己的逃之夭夭,突然就笑了,真是一样一样的,逃之夭夭,巴布亚新几内亚?!笑着笑着,就笑出泪来……

        语言课程结束了,表姐也回来了,一番欢聚之后,安遇顺利地搬入了学校提供的宿舍,室友是来自韩国的研究生,大家都是异乡人,倒也过得相安无事,学校在巴斯城外,人也比较少,还赶不上她在国内的大学的一个学院人多,她也结识了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朋友,没课时大家会结伴去巴斯城里或者坐上火车去伦敦度周末,她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宁静安适的校园生活,嬉笑打闹中,日子过得转瞬即逝,袁一帆也很守信用地寄来了她的包裹,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去问他陆朗的近况,问了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伤口上撒盐罢了,表白之后就应该彻底忘了他才对,过好自己现在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也许现在还放不下,但她一直相信时间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好方法。

        英国的硕士课程只有一年,课程紧凑,她的英文属于书本型的,口语和听力一向不太好,一年的时间,没有修满必须的学分,只好再来一年,她申请了签证延期,在表姐那里分租了一间卧室,准备用一年的时间来修不够的学分,这一年课程就很少,时间也大大的宽裕了出来,她得以有大把的时间来观察这个现在生活的国度,常说腐国人民多欢乐,她也深以为然,经常和一大堆禽类在广场上一坐就是一天,看到各种欢乐的人生百态,遇到各种千奇百怪的人和事,常被逗得哈哈大笑,一开始她还会发些照片到空间里,后来看到满篇充斥的“岛国空气怎么样,我在帝都都快被毒死了”“什么时候去伦敦,帮我买XXXX”之类的留言,她就渐渐地不再往上放了。

        到下半学年,她就开始考虑究竟是在这儿先积累点工作经验还是直接回国发展,因为毕业后直接申请的有两年期限的工作签证已经取消了,除非她能在毕业之前找到一份年薪不少于20000磅的职位,并且必须有大公司开具担保函,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留英直接回国时,表姐说她的客户公司在招财务实习生,她的留学签证又可以打工,就叫她先去做实习生试试,她抱着想看看自己有多大能力的想法投了简历,却很顺利的通过了,在公司的支持下,她顺利地取得了it,看来,天时地利人和,注定她得留在英国啊,她只好继续和表姐窝在一起,看着她和男友亲亲热热,感叹自己形单影只,表姐叫她找个男朋友,说是外国人审美异于国人,她这类型的比较好销……可她总觉得自己终归是要回国的,要是真有了感情到时候岂不是肝肠寸寸断?结果这位神人惊讶的说:“那岂不是有两年没有男人碰过?你是石女么?”她只好哈哈一笑,掩饰尴尬,她估计她要是说自己现在还是处女她说不定会立刻拉她去酒吧找个男人□□,沉默是金啊,寂寞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

        请原谅语言匮乏的我用以下一句话来描述梁安遇接下来的生活:

        时间一转眼来到了2013年的夏天……

        硕士毕业已经两年了,梁安遇同学今年芳龄27周岁,却没有爱人……她远在国内的母上大人怒了,勒令她要么在英国结婚要么回国相亲……要不要这么封建啊,她是花样的27岁,不是37岁啊,表姐也赶她走,因为她准备结婚了,想要退了这个房子的租,安遇原则上是个很怕麻烦的人,要她自己去找房子再找人合租,实在是要了她的命,加上公司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她在财务上更清楚,经营状况已经不如前两年乐观,而且华人在一个外国资本的公司基本不能更深入财务深层了,她在这家公司的职业深度基本到顶,思来想去,她终于决定孤注一掷,回国发展。

        说到回国,不能不想到陆朗,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她已经可以很自信地拍着胸口说,就算是现在跟他面对面,她也可以面不改色谈笑风生,谁还没有个青葱岁月激情年代啊?国外四年,估计他们俩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她暗下决心,等着,等我回国拿下个优质帅哥完成终身大事,我就带着他帝都走一遭,也容许我得瑟一回是吧,

        回国先回家,家乡小城和她离开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倒是爸爸妈妈苍老了许多,基本应了前人那句“物是人非”,

        她翘着脚听老妈说着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样,嬉皮笑脸地说:"这个别人家的孩子真是讨厌,从小到大,反应比我快,成绩比我好,生活费比我少,结婚结得早,你说,我怎么事事不如人家啊,不然妈你什么时候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呗!"

        老妈白了她一眼:"你就嘴快!"

        "那也总算是有个优点不是么?"她吭哧吭哧剥着松子,“老爸,你哪里有熟人给我找个工作撒?”

        “我要是能嘴皮子动动就给你找个工作,那我还送你去留学干什么?”梁老爷一边抖着腿嗑瓜子一边看电视。

        她扯开嘴角笑一笑,继续低头剥松子,总不能坐吃山空是不是,找个工作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要过上快乐舒心的生活不是吗?

        因为她有外资财务工作经验,前个公司开出的介绍信分量也还行,于是很顺利地通过某猎头入职了一家业内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不过这也意味着她又要离开老爸老妈孤身上路了,临行前夜,她吃着老妈的饭菜,离开他们这么久,现在又要走了,有点难受,倒是老妈想得开:“你出国一去四年我们都过来了,现在这么点距离算什么,我和你爸有空就去看你……”说得她差点泪奔,她立刻就在心里暗下决心,父母在不远游,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

        这家公司制度比较完善,工作弹性比较大,可以在可选范围内自由选择工作地点,安遇看着那两个选项犹豫了半分钟,终于还是选择了上海,相比与帝都,魔都虽然压力也很大,但到底离爸妈近些。

        公司承担了很多财务外包业务,所以经常要变换办公地点,经常是这个公司一个月那个公司半个月的,还好分给她的这几块都集中在浦东,分给她的助理叫章沥,去年大学才毕业,刚过试用期,还处于对事业无限热情的阶段,用起来还算顺手,她在崮山路上租了个两居室,基本上过起了舒适安逸的独居生活。

        本来生活也就这样平静而单调的过着,似水流年转瞬而逝,但偏偏就有人不想让你过好日子,二部的安林大小姐在人家公司和人家副总爆发了激烈的嘴仗,激烈到什么程度我们就不得而知,二部的人也讳莫如深,只是看到她回到公司拍桌子摔椅子,声称再去那家公司就辞职,谁知道梁安遇好同志好巧不巧偏偏那天跑回公司去交账,就撞见了这火星撞地球的一幕,被乔总逮到,要她去补安林的窟窿,

        我凭什么去?叫我做备胎?拿我当神马?偏不去!就不去!

        什么?有补贴?嗯……那也不去!备胎的事儿我不干!

        什么?餐补加倍?这……

        交通补助也加倍?好,成交,这票生意老娘干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娘豁出去了,不就是个季度账么,看我去收了你!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