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3 章

第 3 章

        可是直到她站在陆朗家门口,她才觉得冷风嗖嗖地刮着她的脸,也许也顺便在刮着她的心,表这种注定要失败的白远远比想象中困难,她犹豫地回头看了看远处的袁一帆,他靠在车旁,朝她推了推手,她回过头来仔细地研究了一下陆朗家的门,很顺利地找到了门铃,此刻的她多么希望这个小东西能不要存在啊……

        可是开门的是校花……

        “我……”她回头看看袁一帆,有点犹豫,江悦也跟着她看看他,他颇有风度的朝校花挥挥手,手做了个喇叭喊:“叫陆朗出来!”

        她有点后悔听从这么个不靠谱的人的建议,连忙摆手:“不,没关系,不在家就算了……”

        “谁叫我?”陆朗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梁安遇?……”他一边擦着手一边走过来,“找我啊?”

        她顿时觉得尴尬无比,现在地上要是有个缝她就早就钻进去了,为掩饰尴尬她只好扭头再去看袁一帆,他恨铁不成钢地捂了悟脸,选择无视她。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只好厚着脸皮,顶着校花灼热的视线说:“嗯……那个……嗯……你能出来一下么?我有点事儿……”眼角瞄了一眼校花:”想单独跟你说……“

        其实校花应该有数吧,看梁安遇这个扭捏的作态,她应该是对她的目的了然于心才对,于是她很适时地出来阻止,“这么晚了,还出……”“行,你等我一下!”陆朗爽快地转身拿了个外套,还对试图插话的校花说,“在家等我!”

        梁安遇对陆朗的行动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当她反应过来时,他们俩已经又像上次一样走在同样朦胧的小路上了,她偷偷拿出手机照了照,两个脸蛋像猴屁股似的通红,二锅头在脑子里发酵,她环视一周,袁一帆也不见踪影,算他识相,不过该怎么说呢?要怎样才能把这件不伤大雅的“小事“说得更加婉约呢?伴着脑子里的一团乱麻,她一边酝酿着她的表白大计,一边踢着小石头跟在陆朗身后,

        就这样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陆朗停下来问啥事儿,她推着他往前走说再等会儿……走着走着,后来突然她就觉得,再这样走下去,她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说完,于是她把他拉到路边,在脑子里演了一万种方式,最后变成一句最没有技术含量的“陆朗,你知道我暗恋你么?”。

        她明显地感觉到陆朗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梁安遇……”那种最客气最疏离的笑。

        她立刻觉得自己有必要引导一下他的思维,于是连忙接话:”你还是先听我说完吧,嗯,你先转过去……”他诧异的看着她,一点也没有转身的意思,她只好自己走到他的身后去,用手抵住他想要跟着转过来的肩膀,“就这样说,行么?我求你了……”感觉到他没想再转过来了,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不是她没勇气,实在是太尴尬,要是看着他她真是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她蹲在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姿势,一边拔着路边的野草,一边苦大仇深地开始诉说她的暗恋史:“你肯定在想,我跟你一点都不熟,也没怎么接触过,怎么就被你喜欢了?而且我都要结婚了,这个时候说这事儿干嘛啊?其实,我心里也这么觉得,我这是在干嘛呀?真是没事找抽……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纠缠你的,我就要走了,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了,就是觉得这么大件事儿,我辛苦了好几年,你一点都不知道,有点不平衡……你今天可以干干脆脆地拒绝我,也算是为我这么多年的事业画个句号吧……”

        “你要走……”

        她看他似乎要转过来,连忙站起来抵住他的肩膀,“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好不好……”

        他只好恢复背对她的站姿,安遇看着他的背影,读书时的她偶然看到他的侧影都会欢欣雀跃,现在这么近距离靠近他,自己居然可以冷静地组织语言,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狂热了?她脑子里一直在想我是一直喜欢着他还是喜欢着那种感情有所寄托的感觉呢?她把额头抵在他的背上,想到自己多年来的点点滴滴,感觉有点心酸,一阵酒气适时地冲上来,眼眶瞬时就热乎乎的,再说话时才发现自己开始带哭腔:“你那么好,那么优秀,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这种仰望着你们的感觉?”她用手捂住眼睛,泪水在指缝间流淌,“我在场边看了你每一场球赛,不错过你每一次辩论,为了靠近你,每个周末都去上双学位,每年为你准备生日礼物,放假只要你留校我就不回家,绕远路只为跟你坐同一班车,……我一个人做了这么多,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帮我,我也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多么想,如果有一天,你知道这些该多好,你是不是会很感动?我是不是有一线希望?…就好像在一堆野草里发现有一朵玫瑰的希望一样………可是,你跟江悦在一起了,你跟别人在一起也就算了,可你选择的人是校花,我知道我不可能把这些告诉你了,我赶不上她,她那么漂亮,聪明,家世好,你知道那种自惭形秽的难受吗?我觉得自己像是卑微到泥土里的沙子,你们就像是永远闪亮的钻石,可我为什么还要跟着你们来北京?为什么你都死会了,我还要跟着你走?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摆脱你?……”

        她捂着脸,狼狈的遮掩着满脸的泪水,说不下去了,感觉自己快站不住,几乎要瘫软在地上,静悄悄的夏夜,没有人经过的小路,除了夏虫的鸣叫,只有她断断续续的抽泣声,陆朗静静地站着,她全心全意地哭着,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哭不下去了的时候,忽然,她听到他轻轻的叹息声,他转过身来,拿开她的手,用袖子帮她擦眼泪,:“安遇……”

        她哽咽着插话:“别说了……我都知道,你会说,我是一个好女孩儿,以后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我都知道……你什么都别说了,你就当让我发泄一下……”说着她就很想蹲到地上,再埋头哭一下,可是陆朗很适时地扶住她,她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再进一步:“我可以抱你一下么?”

        与他在辩论赛场上的针锋相对截然相反,陆朗是个很温和的男人,他可能觉得对安遇有点说不出的内疚,虽然他跟本不必内疚什么,所以他别无选择地答应了她蹬鼻子上脸的无理要求,她把头枕在他的肩上,很顺理成章地把眼泪鼻涕都擦在他的衣服上,然后说:“谢谢你,陆朗,我会记得今天的……你以后一定要幸福,知道吗?“

        “我会的……”她听到他轻轻地说。

        “唔……”一脚踏上伦敦的土地,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此情此景,真是太肉麻了,她抽了抽鼻子,有气无力地去取行李,看着她那个有标志性的蓝色箱子走近又走远,她几次想去拿又鼓不起劲来,自己千里迢迢跑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来之前无比雀跃,一是工作了之后才开始怀念校园,留恋那种单纯简单地生活,总想着重温旧梦,二则是对于英式乡村生活的向往支撑着她的热情,现在鸡毛蒜皮柴米油盐切切实实地摆在她眼前,她就有点怯懦,腐国的乡村风情还没看到,单纯快乐的校园生活也还没看到,只是眼前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机场就叫人有点泄气,跟国内基本没有什么两样嘛……梁安遇没精打采地蹲在传送带前,看着她的小蓝一圈一圈转着,糟了,开始想家了,爸爸妈妈在干嘛呢?是不是也在想我啊?机场大巴不知道要到哪里坐,完全打不起劲来,不是一到这儿就给我打下悲剧的基调吧?……估计是前天晚上的那场临行表白耗尽了她全部的心力,昨天早上一醒过来顿时就觉得丢人无比,说不定整个同学圈子都知道这件事儿了……为了逃避那群八卦之友的电话轰炸,她立即拖着她早就已经收拾好的小行李订了最快飞来伦敦的机票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她这飞奔的速度之快超出了太多人的预期,所以目前还没有任何人骚扰她,真是太明智了……

        费着九牛二虎之力拖着她的小蓝坐上直达巴斯的大巴,安遇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热火朝天的人潮涌动,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梁安遇,加油,你行的!她振奋地竖了竖拳头,然后拿出旅行枕靠着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她眼前一片漆黑,妈蛋,谁说腐国终年不见阳光的?

        她摸索着坐直身子,撸了几下头发,努力地眨眨眼睛才看清眼前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脸的主人正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以至于她根本不能忽视他,“m……michael?”老天保佑我没有叫错名字。

        “梁安遇。”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笑得露出两排大白牙。

        “你?……”她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我……我们……怎么……”

        “我保证我绝不是跟踪你来的,我是来旅游的,”

        “哦……”她还没自恋到觉得自己有那个魅力能叫这样一个帅哥一见钟情尾随而至。

        “你来英国干嘛?去巴斯……上学?”

        梁安遇木讷地点点头,“你去巴斯旅游?”

        “你不要跟我说只有女生才喜欢巴斯啊,我也喜欢《傲慢与偏见》的。”

        她选择性地闭了嘴,又听到他说:“你有宿舍么?我还没有订房唉,能借我住住么?”

        她顿时勒大眼睛,“你?我?”她摇头再摇头:“不行!”

        他立刻做哀求状补充:“就一个晚上!我要省钱唉,不然会饿死街头的……”

        她想了一下,问他:“你跟江悦关系很好么?”

        他也想了一下,诚恳地说:“跟江悦的关系……嗯,你指哪个方面?”

        她又想了一下说:“算了,我不想问你任何问题了。”头扭过去两分钟,她忍不住又扭回来:“你知道她要结婚了么?”

        他状似低沉地垂下了眼睑,然后又忧郁地抬起头来:“你看我逃避情伤都没有地方住……”

        梁安遇真心觉得不该问他任何问题的……

        表姐跟男朋友去环游欧盟了,梁安遇鸠占鹊巢地霸占了她的房子,michael……他很自觉地跟她凑活在一起,撵都撵不走,好在表姐家够大,她把他赶到车库里睡,警告他必须在表姐回来前离开,他很快乐地答应了,很快又欢乐地把车库收拾的温馨又可爱,她只好眼不见为净地离他远远的,白天她出去上课,他就抱着个相机四处去玩,晚上回来跟她展示他的成果,拜他所赐,安遇很快学会了洗照片,也领略到巴斯这座小城的独特魅力。

        小城巴斯,是英国唯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被誉为英国最漂亮典雅的城市之一,拥有英国最高贵的街道和曲线最优美的建筑,巴斯的温泉闻名遐迩,还拥有简奥斯汀这块漂亮的招牌,剧院、博物馆、教堂、圆形广场……宁静安谧的英式乡村生活吸引了无数人纷至沓来,只是语言课程紧张而又充实,她实在抽不出时间好好地去游览这座美丽的小城,michael的照片恰到好处地让她熟悉了她所处的环境,说起来,她真的很羡慕他,家里有钱就是好,可以不用学习也不用工作,这么长时间一心一意地玩,听他的说法,他曾去过很多国家,计划着去更多的国家,除了催促他赶紧启程离开巴斯之外她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难道要说“我真的羡慕死你了,我也好想去哦……”之类的么,虽然,的确是她的心声……

        其实说实话,腐国小镇跟梁安遇之前设想的差不多,基本处于我高速发展的伟大祖国的二线城市的生活水平,就比如说这水龙头吧,反正她在国内是不用这种的,经常歇菜,还是说因为这是出租屋所以基础设施较差啊?……准备洗澡的她默默无言地看着水龙头看了十分钟,打了个电话给表姐,她说直接找个什么扳手敲一敲,以前敲敲就好了的说,于是梁安遇同学直接厨房拿了把刀,用刀背”咣咣“敲了两下,可是表姐没告诉她,她以前不知道敲了多少次了,估计这块地方都被她敲脆弱了,以至于安遇刚敲两下,整个水龙头就直接”bang“一声掉在了浴缸里,水管呈开放状哗啦啦朝外喷水,她尖叫一声,拿了块毛巾去堵,妈妈咪吖,要不要这么折磨人啊,就算是夏天冲凉水也是很刺激的说,正在她跟水柱奋力搏斗时,噼里啪啦一阵响,所有的灯都熄掉了,她在黑暗中两眼一抹黑地摸索着漏水的地方,突然觉得鼻头一阵发酸,她一个弱女子,在家里也算是掌上明珠了,什么时候这么凄惨过,为什么别人都在享受生活的时候,我要在这瑟瑟发抖地修水管,一边想着,一边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她一边哭一边摸索着想找个别的什么东西把毛巾固定住,摸索来摸索去,找不到什么东西,堵着水柱的手开始发酸,她几乎要支持不住,忍不住哭着喊:“Michael……”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只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坚持不下去,

        在她就快要放弃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阵温暖,一双手代替她的按在毛巾上,安遇听到背后传来Michael的声音:“去车库把工具箱和手电拿来。”像是黑暗中传来的圣歌,她如释重负地松懈下来,连忙起身擦擦眼泪,凭着印象摸到车库,好在腐国空气质量不错,月光还算明亮,应该先找手电,可是车库都被michael收拾过了,手电放在哪呢?她胡乱地四处乱翻,一不留神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地摔在地上,手腕和膝盖大概破皮了,一阵钻心地疼,她那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翻滚出来,捧着手腕坐在地上,她忍不住嚎啕大哭,好想回国,好想回家,好想爸爸妈妈,同学朋友,想所有人,为什么要来这里,上什么学,读什么书,真的好想放弃……

        她哭得太专注太大声以至于michael什么时候拿着手电蹲在她旁边她都没发现,只听到他在耳边闷笑了一声,拿着手电照她的膝盖,她迅速地收声,但抽泣仍然止不住,借着手电微弱的光亮,安遇看见他嘴角的那么一点弧度,忽然觉得黑暗里他这种要笑不笑的侧面跟陆朗好像,在这种脆弱的时刻,能看见陆朗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以至于她都没发现自己的眼泪正在控制不住地往外涌,他把手电放在桌上,把她扶到他的床上:“你在这坐着不要动,我去看看电闸。”然后她的泪水“啪嗒”一声滴到他手上,他僵在原地,呆滞了两秒钟,忽然干巴巴地说:“我很快就回来。”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把手机塞她手里,“有事给我打电话。”

        安遇拿着手机,坐在床上,收住了情绪之后,就开始无聊起来,忽然想到,他手机都给她了,她怎么打电话给他啊,秀逗了吧?

        这时突然“叮铃”一声,一个短信跳了出来,大家都知道的,IOS系统有很多不可爱之处,比如新来的短信就直接跳出来,一点也不带缓冲,也不问问人家想不想看,反正她是被迫看到了,发件人是“九号”,内容是“你想躲我躲到什么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为了你我连婚都不结了,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抛弃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再不回来我就去死……”我慌忙按下待机键,小心肝“扑通扑通”狂跳,等平静下来,我才开始反应过来,“九号”?九号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八号”、“七号”、“六号”?

        她勾着头朝门口看了看,他好像没有这么快回来,看一下应该没关系吧,她忍不住打开他的通讯录,果然顺利地找到了一至十一号,妈蛋,窥人隐私的感觉刺激地她手都在发抖,突然眼前一亮,电来了,哼,她才不感激他,这个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

        这时他很适时地灰头土脸地出现在她眼前,她很适时地把手机扔在他脸上,“人渣!禽兽!斯文败类!”她准备一把推开他冲出车库以显示她绝不与他同流合污的决心,可是脚刚一落地膝盖上那钻心的疼痛刺激地她腿适时地一软,让她很不合适地被他一把抱在怀里,奶奶的,这花花公子,虽然胸膛很温暖软硬很适中,她仍努力扭曲地推拒着他:”我才不要做你的第十二号!“他愣了一下,然后很利落的抓住她挥舞的双手,“什么十二号?”

        靠在他怀里的姿势导致气势上实在太弱,安遇只好先示弱的叫了一声:”哎呀,好痛!你先放我下来!”他犹豫的看了她一眼,把她放回床上,然后蹲下来,看了看她的膝盖,她跟着看了一眼,哎呀,妈呀,她连忙把头扭过去,真心惨,血淋淋的,怪不得这么疼,他从包里翻了盒碘伏棉球递给她,“你自己擦擦吧。”

        她拿着棉球擦了一下,立刻疼得龇牙咧嘴,手抖啊抖,抖得估计他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拿过去:“还是我来吧!”三下五除二擦完,“现在天气热,还是不要包扎的好,别碰到水。”她连忙把手也递过去,眼巴巴地看着他:“这里也破了……”

        等一切都收拾好了,梁安遇听见他说:“水的阀门我关掉了,反正你暂时也不能碰水,估计是水溅到插座里引起短路才会跳闸的,浴室的几个插座都先别用了,明天我去买个水龙头来换,再找个电工来看看线路,”他把工具都收好,然后搬了个凳子坐到她对面,“现在来说说你的问题吧,什么十二号?嗯?“

        梁安遇自觉窥视人家隐私不太好,所以也没有什么底气,只好粗声粗气地说:”我看到你的短信,就顺便看了一下通讯录……“她看到他瞪大了眼睛,连忙加大音量:”你这个花花公子,你都玩弄多少女人了你说,还编号!“

        他反应了一下,开始笑,”梁安遇……“

        她以为他要辩解,所以竖起耳朵来听,其实她的内心深处并莫名地很希望他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她觉得他一定有好的理由,谁知他说:“梁安遇,你应该很高兴才对,我的通讯录里,除了家人亲戚,只有你一个女生是有名字的。”

        “嗯?”安遇有点受惊吓。

        “你是我唯一一个单纯的异性朋友。”他很真诚地说,“虽然我们认识的原因很不正常,但是从你肯收留我就看出你其实心软又善良,我说找不到房子你也没有赶我去酒店,我其实很感动,也想为你做点事情,你说没有空四处去看看,所以我每天都会去你想去的地方,拍了照片回来给你看,我第一次单纯地只是为了朋友做这些事,你是我第一个密切接触了这么久还没有搞上床的女生,我也不想把你变成那种女生,真的,梁安遇,我其实,不太会处理男女关系,我只会……怎么说呢,说难听点,就是只会泡妞,不会交朋友,有些女生确实很好,我也很认真地追了,可是一旦追到手,我就不知道怎么相处了,很快就会闹得不愉快,然后我就只好逃跑,所以我跑了很多地方,其实主要原因就是躲情债,可是我和你相处得很好,没有压力,没有负担,这是我第一次有异性朋友,我很珍惜,所以,我得和你保持好距离,梁安遇,你会因为这样讨厌我么?”

        她看着他可怜兮兮的眼睛,有点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爱她们吗?“

        他有点茫然地看着她。

        她忽然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少男心灵导师:“你觉得她们好,就去追了,其实你根本不了解她们,更别说爱她们,也没把自己放到她们的爱人的位置上,等你以后爱上了一个人,再去追她,等追到手,你就会知道珍惜知道来之不易,自然而然就知道怎么跟她相处了,”

        她试着下地走了走,膝盖还是很疼啊,他似乎伸手想扶她,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去,她继续接着说:“所以啊,以后别随心所欲地去勾引别人,没爱上人家就别让人家以为你爱她……”

        他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她只好尝试着自己走回房间,走一步就感觉好疼,忍不住用手扶了一下墙,却忘了手腕上也有伤,“啊”,她捧着手腕疼得蹲下来,膝盖也好疼,她这个人吧,就特别怕疼,吃不了皮肉苦,是个受不了严刑拷打的货……“啊~~”突然间整个人腾空而起,天旋地转间她连忙勾住他的脖子,他把她抱回房间,放到床上,梁安遇坐在床边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跟江悦……“

        他轻笑了一下:”要不是你我还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你们关系很好?“

        她低头思索了一下:“一般般吧……”

        他依旧很诚恳地说:“我没上过她。”

        她对于他这么直接有点无力,托着额头摆摆手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他耸了一下肩膀,摇头晃脑地走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其实,真的跟陆朗有点像唉,是她的错觉么?梁安遇,你够了啊,不是说要忘了他吗?赶紧的,再想起来一次就罚你不准吃饭……

        一个多月的语言课终于快要结束了,梁安遇准备搬到学校的宿舍里去,表姐下周回来,michael也开始收拾行装,听说他下一站是巴布亚新几内亚,她听到的时候静默了三秒钟,虽然她尽量避免跟他多接触,但是毕竟“同居”了这么久,作为一个相识的同乡人,她还是要表示一下关心:”那是什么地方?“

        他也静默了三秒钟,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也不知道……”顿了一下,然后补充:“等我去了再告诉你。”

        她看着他收拾行李:“你那个九号呢?不是婚都不结了,等你回去的么?”

        他的动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她,说:”其实,我跟她没有什么……我要是回去岂不是要坐实我破坏人家婚姻的罪名了么?“

        她有点了解地点了点头:“那你以后还会回国么?”

        “那你呢?毕业了回去么?”

        她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

        他点点头:“我也是走一步算一步吧,说不定等我的一到十一号都结婚了,我就会回去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我给你送个行吧。”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