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微雨燕双飞 > 第 2 章

第 2 章

        还好心痛并没有扯低她的行动力,于是,她尴尬地笑说:“你回来啦,好巧啊!”说完就在心里骂自己,你在说神马啊?校花也从愕然中走出来,扶住摇摇欲坠的男神,“你们喝酒啦?”笑笑说,“谢谢你送他回来!”在这种酒醉男女深夜一起回家被突然出现的正牌女友捉个正着的情境下居然没有被误会,就可看出梁安遇同志的姿色是多么的平庸,此时这位姿色平庸的女主看着遥不可及的男神笑得很纯真无邪,“对啊,既然你在家,那我就走啦。”

        “你怎么回来啦?”男神醉眼迷蒙地摸了把校花的脸,校花笑笑说:“人家还准备给你个惊喜的,谁知道你醉成这样?唉,安遇,你等一下……”

        她疑惑地转身看着身后两米外的那对情侣,校花把男神推进屋,开始穿外衣,“你先进去吧,这么晚了,我开车把安遇送回去。”

        “不用不用,我家很近的,真的不用……”她连忙摆手,打断人家小别重逢真是罪过,虽然心里很黑暗地希望他们别这么黏在一起……

        心动不如行动,当梁安遇坐在校花的smart里风驰电掣地驶离别墅时,居然还在窃喜,真是罪过,不过话说回来,有钱人真是不会过日子,她要是有买smart的钱,起码买个suv吧,这么贵,还这么小,连坐三个人都嫌挤,咦?三个人?

        梁安遇惊恐地看着多出来的那个人,“这是……”“这是我表哥,刚从国外回来,”校花解释地非常顺溜,就好像知道她要问,在心里演习过一样,

        表哥跟她一起挤在副驾驶座里,痞痞地歪嘴一笑对她说,“你好你好,幸会幸会,叫我michael就好。不过说实话,我以前都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表妹啊……”

        她被车门和他夹得动弹不得,居然还能艰难地跟他握了个手,“你好,我叫梁安遇”

        “我们准备在家给陆朗开个party的,谁知道他喝醉了,算了,下次吧。”校花开着车对我说,“你家怎么走啊?”

        “哦,前面那个小区门口放我下来就好了"她勉强对表哥笑了下,“今天幸会了,下次再叫陆朗正式介绍我们认识吧。”

        下车后,校花叫住她,踟踟蹰蹰地抠着车窗玻璃上的贴纸,凄凄切切地说:“安遇,今天遇到表哥的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陆朗啊?”她看她一脸疑惑,连忙摆摆手说:“其实陆朗和表哥关系一直不太好,我本来是想借这个机会改善一下他们的关系的,毕竟大家快要成为亲戚了嘛,可是谁知道这么不巧你能先不要告诉陆朗么?”

        “哦,好,我知道了。”事后很久她一想到这件事就会觉得自己真是心无城府单纯善良说通俗点就是图森破了,因为直到到了家洗完脸刷完牙换了衣服上了床睡了一觉起来,她才突然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很不对劲啊,校花明显知道陆朗那晚聚会,肯定会很晚,谁会那么晚在家开和解派对?仔细想想,除了进门的彩片片他们家里根本就不像准备开派对好不好?开y会事先开灯吗?肯定不会嘛对不对?那个“表哥”肯定有问题,她开始深深地郁闷起来,校花你别辜负男神才好啊……

        不过想这么多也是白想,梁安遇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看她选择了英吉利而不是美帝,就知道她的英文水平比较一般了,语言课程是必须的,可是早前四月的时候,她错过了申请语言课程的宿舍,还好学校保证给欧盟以外的研究生提供宿舍,不过语言课的这两个月时间她得找到合适的住处,如果顺利的话,她想先在一个前年过去的表姐那窝两天,顺带着找合适的房子,如果合租的话室友很重要,如果能找到国际学生就好了,相比本地学生,至少可以输得不那么难看,可难就难在只有两个月,这种短租似乎不太好找,也许有出去度假的本科学生愿意把房子让给她两个月,不过这样的话,她就得提早出发了。

        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听说那边眼镜不好配,牙医也很贵,天气也很湿冷,典型的英格兰风格式气候,梁安遇收拾了四大箱的东西,收拾好了才发现凭她的一己之力根本实现不了这庞大的搬运大计,怎么办呢,帝都她都没什么熟人,单位都是女同志也帮不上忙,她想了又想,思虑再三,咬牙咬了一个小时,终于狠狠心厚着脸皮,打了个电话给袁一帆,谄媚地表示想要还他外套,约他出来吃饭,他倒是挺有风度说不用吃饭了,他今天晚上下了班过来拿,于是她就本着诚恳负责的态度准备买点菜晚上在家请他搓一顿,有求于人嘛,贿赂是必须的,更何况她跟袁一帆其实老实说根本就不熟,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交集,也只是到帝都之后随大流聚过几次,也仅仅是比其他男同志们多说了两句话而已,她只知道他是自己创业,手下雇了两个大学生,租了个小复式,窝在一起开了个小公司,听说弄得也像模像样,不过大家都戏称他开了个家庭作坊,他也是一笑了之,脾气挺好的样子。所以说人善被人欺,像她这种半生不熟的“朋友”想找人帮忙的时候,也就只能找他这种人了,反正男神那种是指望不上的。

        因为签证已经下来了,她在单位已经申请了离职,交接了两天,新的事情也不往这来了,她乐得清闲,下午干脆就没去,睡了一觉起来就直奔菜场,跟市场大妈们斗嘴还价玩得不亦乐乎,未来一段时间可享受不到这种人生乐趣了,好不容易从一个嘴超快的大妈那里接手一堆土豆,那边厢手机在兜里欢快地抖起来,她手忙脚乱地接电话:“喂,你这么早下班啊?……啊!我的土豆!啊?,没什么没什么,我在菜场呢,哎,对,就前面,马路对面,家里没人,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啊。”

        她挂了电话,转身跟买菜的大妈说:“阿姨,你看你的袋子这么薄,都掉啦,重新给我一个厚的啦!”

        “哎呀小姑娘,现在超市袋子都卖钱哩,土豆我都没赚你钱,还要袋子哦,那给两毛钱,卖你一个!”

        “不是吧,两毛?阿姨,你这袋子再怎样也赶不上超市的吧,我在你这买东西,你连个袋子都不送啊?”

        “啊我不是送你一个了嘛,你自己弄破了怪到谁?”

        “不是啊,阿姨,话不能这么说……”

        …………

        费尽唇舌,好不容易又要来一个袋子,大妈还在后面嚷嚷:“小姑娘抠成这样,下次不敢卖东西给你啦!”

        她拿着袋子蹲在地上一边捡土豆一边还嘴:“阿姨,我这叫会过日子,你要是有儿子,巴不得要找我这样的媳妇咧!”

        一共七个土豆,她反复数了数,怎么只有六个,还有一个呢?她蹲在地上,巡视一圈,是不是滚到货架下面去啦?她趴在地上努力地朝货架下面扫描,真是在那儿,伸出一只手努力地够,怎么滚那么远啊,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她努力地伸长指尖,一点点,只有一点了,她的脸几乎要贴到地上去了,就要够到了……突然,一只手天降神兵后来居上越过她先行一步把土豆拿了出来,那手指纤细修长,指甲剪得干净利落,刹那间她闪了一下神,悻悻地从地上爬起来,张开袋子让袁一帆把土豆丢进来,“不是叫你到我家门口等么?怎么跑这儿来了啊?”看到她这种灰头土脸不顾形象趴在地上的形象,女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好不好?

        “你菜买好了么?“他很自然地把袋子拿去提着。

        “还差一点。”她看了看他手里的袋子,只买了点土豆、青椒、鸡翅、牛肉、猪肉,照之前的设想,还差点西红柿或者韭菜,或者洋葱也行啊。

        “还要买什么?”他自己也打开袋子看了看,“一个人吃挺多的了啊。”

        “不止我一个人吃,你想吃什么我就买什么,你是想吃西红柿炒蛋呢,还是韭菜炒蛋呢,还是洋葱炒蛋呢?”

        “说吧,具体什么事儿?”他顿住脚步,回头看她,眼睛似笑非笑地弯着。

        这……叫我怎么说呢?咱俩这么不熟,万一我现在说了,你当场翻脸多不好,她咬着手指甲,抬着眼睛看他,哀求道:“我们能等会儿再说么?回家再说吧,好不好?”

        “回家?……也行啊!”他笑了笑,侧身问边上的摊位:“这个洋葱怎么卖……”

        她有点踟蹰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点尴尬,唉,谁让自己这么失败,年纪一大把,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现在后悔了吧?叫你贪恋男神美色,结果连一能挑烧饼担子的武大郎都没有,她叹口气,摸摸自己的头发,跟在他身后,袁一帆个头挺高,跟陆朗那种篮球健将站在一起都能势均力敌,而且长得也不难看,行事也很有风度,接触一点还能深度发掘出点叫做魅力的东西,严格说起来,其实有点小帅,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可惜了,要不是她心属男神,大概还可以收归己用,真是暴殄天物哎……

        “喂!梁安遇!”

        “啊?!”她看着他,才发现自己走神太久了,“再买块豆腐吧,肉末豆腐我挺拿手的,包你一吃难忘。”

        “哦……”他转身去寻找卖豆腐的摊位,悠着手里的袋子喃喃自语,“请我吃豆腐啊……”

        唉,豆腐买到还是别吃了,直接撞死她得了……

        到家一开门,凌乱的场面很显然的惊了他一下,”这是怎么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他们说你要出国留学是真的啊?“

        “嗯!”她在厨房安顿好刚买的东西,洗了个手,从衣架上翻出好久没用的围裙穿戴起来,”下周就要走了,今天先跟你告个别吧。“

        他很自然地走到她身后帮她系腰带,”你是为了这些行李吧,无事献殷勤,说要还我外套,外套呢?”

        她深深地觉得这个人绝对是个谈情的高手,跟他在一起,他会很自动地帮你填补应该由男朋友来填补的那些空缺,还自然地让你找不出任何时间和理由来拒绝,仿佛这些事情就是应该他来做一样,要是那些少不更事的小姑娘,估计早就小鹿乱撞心乱如麻芳心暗许了,她暗自拍了拍心口,还好我有男神定神,“行李对你只是举手之劳啦,谢谢你才是重点,”她戴好袖套,把头发扎了一把,回头朝他笑笑,“你坐一会儿,看书看电视都行,无聊就开电脑,我平板放在茶几上呢。”

        金黄色的夕阳照在梁安遇的侧影上,像是给她镶上一层金色的轮廓,看上去圣洁无比光芒万丈,袁一帆被她刚刚的回眸一笑闪了下神,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自在起来,于是他抛弃了自己在家养成的下厨帮忙的习惯,走到沙发跟前去看电视。

        一个可乐鸡翅,一个青椒土豆丝,一个肉末豆腐,一个土豆炖牛肉,再炒个洋葱炒蛋,烧个青菜豆腐汤,洋洋洒洒摆了一桌,梁安遇满意地巡视一遍,OK啦,“袁一帆同志,来吃饭啦!”

        他走进来一看就乐了,”瞧这阵仗,你这糖衣炮弹可够强的啊。“

        她得意地笑笑:“没两把刷子,也不敢请你啦,”我拿了个杯子晃晃,“我这没白的,来点啤酒吧?”

        “灌我?我不上当,要不就一起,不然就算啦。”他夹了一筷子牛肉放进嘴里,继而睁大了眼睛,“唔,梁安遇,你可以去做厨师了,不行不行,必须的,咱俩得喝一下。”

        他越过她伸手从餐边柜里又拿了个杯子:“必须的啊,仅此为敬!”

        真是酒向胆边生,自从上次喝了一次之后,梁安遇就一直觉得也许其实自己的酒量还不错,面对喝酒似乎心里有胆,不就两杯啤酒嘛,它奈何不了我!

        一个小时后,她有点后悔了,眼前筷子两个变成了三个,又变成了四个,她晃晃脑袋,拍着桌子喊:”不行,我得把事儿先说了,袁一帆,咱俩酒也喝了,你得帮我。“

        “帮!一定帮!你说吧,啥事儿?”所以说酒能成事吧,几杯黄汤下肚,感觉我们俩像变成了铁杆似的。

        “唔,就那些,四个箱子,你先帮我收着,等我那边地址确定了,麻烦你托个快递寄给我,行不?”

        “该吃的都吃了,我拒绝得了么?”他笑笑,自己又倒了一杯,伸手跟我碰了一下,“我还以为你要我帮你去临行表白呢?”

        临行表白?

        她的脸轰的一下热了,大叫:“我才没有!”

        低头摆筷子,“陆朗……他……人家都要结婚了,我不干这个……“

        继续嘟囔,”憋死也不能说……“

        “哈哈哈哈……”袁一帆捂着肚子夸张地抽出一只手擦眼泪,“梁安遇,“他伸出一根大拇指在她面前摇了摇,”你真是个人才!“

        她哀怨地看了他一眼,捂脸趴在桌上。

        “我不过是随便说说,你招得倒快,”他拿根筷子一边笑一边敲着桌面,”梁安遇,你隐藏地可够深的啊!陆朗知道啊?不知道吧?有你的!”

        她抬起脸来看他,看见她满脸的泪花成功地把他的笑给冻住了,“可笑吗?”她含着眼泪问他。

        他敛起笑容,不说话了,目光深沉地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看出一个洞来。

        她站起来,到她准备寄回家的那个箱子里摸啊摸,摸了半天,摸出一本日记,擦擦封面上的灰,

        “你看,”她翻给他看,“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陆朗的时候,”

        照片上是曾经青涩的她,清汤挂面地学生头,灿烂地对着镜头笑,单纯地像初生的小鹿,

        “你看,”她指着照片背景的某处,“陆朗在这里,他在打球,很帅对不对?我第一次见到陆朗的时候他就在打球,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打球的男生帅唉,后来我就有了这本日记,我特意带了相机去看他打球,叫同学帮我拍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出现在一张照片里了,很幼稚对不对?”她自嘲地笑了一下,翻到下一页,“这是我给院级篮球联赛做的海报,当时这应该外联部的人做,我抢着做了,大家都说我做的比外联的人好,最终就用了我的版本,当时好开心啊,觉得好像是为他做了点什么……”再翻几页,“放寒假了,上海到我家3个小时,我妈给我订了武汉到上海的机票,让我再坐车回家,可是我知道陆朗要回南京,我退了机票,上了去南京的火车,其实我根本没有见到他,可是一想到我跟他在同一列车上就觉得好幸福哎,这是我在火车上拍的……这张照片是什么情况啊?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这是到南京后下大雪绕城高速都封了,我回不了家,又不敢告诉我妈,身上没钱,只好窝在车站附近的小旅馆窝了三天,这是在旅馆拍的,后来直到高速恢复了才走,平时只要开5个小时,那次高速排队,开了9个小时才到家,把我累得…………”她擦擦眼泪,扭头对他笑笑然后低头继续翻,“这是陆朗参加辩论赛啦,我每一场都去看,每一场都拍了照哦,还有这个,是我为他的辩题搜集的资料,整整30多页唉,我熬了两个通宵给缩成两页纸的精华版,怕他知道我是谁,特意跑到汉口的邮局寄给他,后来我在总决赛上听到他有用我的观点哎……还有这个……“

        袁一帆“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手按在本子上,安遇扭头去看他,他也看着安遇,她看不出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只是突然觉得有的尴尬,可能是酒劲有点上头,居然笑了,“干嘛啦?我不难过!真的,我真的不难过,他现在很幸福,我为他高兴……”

        他突然伸手摸了她的脸一把,她正准备要尖叫一声以示贞节,就听到他抬着一根手指伸到她眼前说:”你不难过?那这是什么?“

        她仔细地看了一下,看到他的指尖上一颗颤巍巍的水珠为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努力地晃了晃,她擦了一下脸说:”咦?哪来的水啊?“

        袁一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喜欢他什么?你跟他根本没有直接接触过好不好?”

        她趴在沙发的扶手上,把脸埋进臂弯里,忧郁地说:”我没理由地喜欢一个距离我不近又不远的人,他够帅够聪明够能干,似乎完美无缺,作为一个初恋和暗恋的对象,他实在无可挑剔,可能我喜欢的其实我喜欢着一个人的那种感觉,不那么空虚寂寞,感情有所寄托,好像有目标,自己也不那么孤独……“说着说着,她居然被自己感动到泪流满面。

        袁一帆忽然起身抓起自己的外套,转身问她:”你的外套呢?“

        她呆滞地指了指门口鞋柜,然后才想到问:”干嘛?“

        他拿起她的外套,顺手把钥匙丢进口袋,转身一把拉起她开门:”跟我来!“

        她被他一整套行云流水帅气无比的动作给惊呆了,直到坐进他的车里才惊醒过来:“去哪儿啊?”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俯身过来,安遇立刻僵硬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直到他的手伸到她的侧边才醒悟过来他是要帮她系安全带,她垂死挣扎地又问了一遍:“去哪儿啊?”

        袁一帆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只是踩了一脚油门,安遇被惯性扔在座椅上,自己想了一下,醒悟过来开始挣扎:“我不去!我不去!袁一帆,你放我下来!……“

        但梁安遇这个人吧,看她暗恋多年不敢表白,就知道,她不是一个由感情支配头脑的人,再怎么激烈反抗她也不敢做去抢方向盘之类的危险动作,袁一帆对她的口头威胁置之不理,她只好开始自我放弃:”去吧去吧,去了我也不会说的!……“

        他看了她一眼,把车停在一个便利店门口,她忙不迭地开门下车,看到他走进便利店,买了一瓶二锅头,出来递给她:“喝了它!”

        “不喝!”她把嘴巴闭得紧紧地以示决心。

        “梁安遇,你想做一个缩头乌龟吗?”他问。

        “激将也没有用!”她用手把嘴巴捂住说,“而且我要回家了。”她转身往家走,还好他开得并不远。

        “没有钥匙你进得了门么?”

        她心里喊了一声苍天啊,然后转身,看到她的钥匙在他手上晃啊晃的,“而且我猜你还没带钱包吧?”他接着说。以前怎么没觉得他这么讨厌呢?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袁一帆一步一步向她走来:”梁安遇,我们今年多少岁了你还记得吗?一生的疯狂一共会有几次你知道吗?“

        他走到她面前,一步一步像是踏在她的心上,他看着她的眼睛,像是一个有着魔力的魔法师:“人生的疯狂,你曾经有过吗?”

        她看着他,路边的霓虹灯在他身后闪耀,令他背着光的脸变得无比端正权威,他扶着她的肩膀:“你只是告诉他,你曾经爱过他,这是一件多简单的事,你要走了,你确定你还会回来么?也许你再也不会回来了呢?曾经那么深爱的一个人,曾经那么深刻的一段感情,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放弃了,你甘心吗?你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吗?”他顿了一下,又说:“还是你要继续把他当做你的感情寄托?他要结婚了,梁安遇!你醒醒吧,这样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梁安遇突然觉得袁一帆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突然觉得他说得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听他的,那天晚上脑子里的小人又跳了出来:“梁安遇,他说得对,这样对你俩都不好!不就是个表白吗?有什么不敢的?跟他说了,结束这段感情,从此你们就没有关系了,他就再也不能牵绊你,你才能天涯海角地去啊!……”

        梁安遇的脑子有点昏昏的,有股对未来欢快地期望突然从她心底里冒出来支撑着她,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过袁一帆手里的二锅头喝了一口,被刺激地泪流满面,“好吧,今天我们就做个了断!”

  https://www.65ws.com/a/74/74463/21861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