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山城伤情 > 第12章 拆出绝对

第12章 拆出绝对

        中年儒士也顿时感觉到了四周异样的眼神,不由得眉头一皱,清了清喉咙,朝着庞芊芊致了一礼,“这位小姐请了,在下到是有些唐突,若是小姐有所不便,自当离去便是。”

        这儒士说的明明就是反话,人家来都来了,而且也亲口答应参与其中,怎么会轻易的离去。其实这也是他的权益之计,他又何尝不想留下二女,如果二女真的有些才华,不但提高了众人踊跃参与的激情,也许还会被传为一段佳话。可人家毕竟是女儿身,被这么多带着色彩的眼光盯着,保不准会羞涩而去。

        “先生多虑了,虽然我二人是为女儿身,但也是些尚文之士,又有何不便,若先生不嫌烦扰,还烦劳先生将排在左边第一的灯笼为小女子取来。”这次不等杨倾城在言,庞芊芊便悠悠的开了口。她这意思也很明显,你别看我们是个女儿家,但我们也是读过书识过字之人,你要是想试试,就去摘个灯笼来,反正我已经应承了,而且也指定了一个灯笼来猜,至于猜不猜的到,那就是我们得事情了,那可不关你的事情。

        中年儒士哪会听不明白,面色一喜,忙又拱手致了一礼,才在一片叫好声中,拿起一旁的竹竿挑那灯笼去了。

        庞芊芊的大度与她那遇事不惊的表现,也间接说明了她的素养,顿时也给人一种不可去亵渎的感觉。此时那些不坏好意的眼光,也演变成了倾慕,转化成了猜测。

        虽然自古以来有都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但若是有谁家女子真的富有才华,那无疑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而往往那些富有才华的女子是最为让人追捧倾慕的。

        这也就是那些文人雅士,为何放着娇妻美卷不去亲近,反而偏偏要去青楼寻花问柳了的缘故,自古以来女子多是学些针织花红,居家教子的生活常识,又有多少会和男儿一样,生来就在熟读着四书五经,就算有些女子才华横溢,那也多是出自一些书香门第官宦之家,而这样的女子一般人连见上一面都难如登天,又哪有机会与之吟诗作对,更别说与这样的女子一亲芳泽了。

        而青楼中的女子就不言而论了,这其中有些女子自小就被刻意的去培养,无论是相貌素养,吟诗作对那自是不再话下,别说陪你吟诗作对,对酒当歌了,只要你出得起白银黄金,那一亲芳泽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当然能与这样才貌超群的女子夜夜春宵,那无疑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而且自古以来游走在青楼中的才子那也是数不胜数的,其中不乏,唐伯虎、侯朝宗、纳兰性德等一代大文豪。

        显然这些才子文豪们,并不会为了一夜风流而去堕落,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界,一种平衡的境界,一种不但可以在同性之间升华又可以在异性之中升华的境界。

        就举个简单的例子,拿文豪唐伯虎的一首诗说吧!秋千荡舞腰肢嫩,窈窕娇娜与云平,咯咯笑声郎仰面,竹林深处唤小名。若是身边的这女子是个才女,那肯定会立马投怀送抱与之亲热一番,就算没有那份情愫,也会立即去汤壶烧酒,陪其小酌几杯。可若是换做一不解风情女子,随口来一句,行了,该给孩子换尿布了,那还不气死他了,他哪还有那闲情逸致笑个人仰马翻,就算这女子生的如花似玉,他又怎么会有心情去与她到竹林深处激情一番。所以这些文人雅士其实都渴望有一个才华横溢的异性相伴,这不但是一种层次上的升华,也是人与人之间最为平衡的交流。

        闲话少叙,话说那中年儒士,取下庞芊芊指定的那只灯笼,便随即拆开取出一纸卷,当他看到纸卷上的谜题时,那眉头也不由得微微皱起,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不该将纸卷上的谜题念出来。

        中年儒士的表情当然也逃不过庞芊芊与杨倾城的眼睛,二女也不由得芳心一紧,暗暗有些叫苦起来,她们如此的聪明伶俐,又怎么会不知道儒士皱起的眉头,肯定明白了这道谜题的难度,担心自己猜不出来会为此出丑。

        “先生尽管道出谜题,若是连我家小姐都猜不出来,那就算山城美玉来了,也是无济于事,况且先生你也不必为此失了公道,你只管将谜题道来,我家小姐自会斟酌应对之法。”见中年儒士没有开口念那谜题,杨倾城有些不耐的催促了起来。

        其实她这话也很简单,我们既然已经让你摘了灯笼,你说你的谜题就是了,就算你认为谜题有些难度,可不代表我们就猜不出来,而且我摆明了告诉你,要是我们猜不出来,那山城美玉来了也是猜不出来。再者,你这样明显是在拖延时间,让我们意识到这道谜题非常的难,给我们知难而退的机会,你这样做可是有失你主持的公道,而且我们可不领你这样杞人忧天的情分。

        杨倾城这话一出,顿时引来了一片叫好,那中年儒士也被杨倾城的话弄得脸上发热。

        “好,果然有些底气,既然这样,那在下这就念出谜题。”既然你们不领情,那好,我也就不去顾忌了。中年儒士说完语气一顿才郎朗的道:“首先要恭喜这位小姐,她选中的今年灯谜上的头彩谜题,这是一联绝对,取自文豪王安石之手,此上联为,走马灯、灯马走、灯灭马停步。”求一下联,规则必须要与我真人宫庙会息息对应,而且必须要文雅工整。”中年儒士一念出这对子,围观众人也顿时喧哗了起来。

        “这可是最近三年来,无人对出的绝对子,这位小姐可是运气不好呀!没想到遇到了个无人能对的绝对子。”

        “是呀!别说是她们了,就算是山城美玉来了,也不一定能对的上不是。”当然这人若是知道他们所谈的山城美玉此刻就在他们的身边,不知他们又去作何想法。

        而庞芊芊,杨倾城二人却并有多大的反应,而是相视了一眼各自思索了起来,对于她们来说这就是个对子罢了,至于对不对的出来,那总要先对对在说吧!

        中年儒士又一次摆了摆手,阻止了喧哗的几人,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思索的庞芊芊,杨倾城二女才道:“虽然此联称得上为一绝对,又明确的指定了规则,但这并不代表无人能对的上,若小姐你能在一炷香之内对出工整优雅的下联,不但可得到白银五十两的奖赏,而且还会将小姐的芳名与对出的下联悬挂在此,以供我山城里的才子佳人瞻仰。”他说完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像了庞芊芊,而并没有直接去点燃那檀香。

        中年儒士的意思很明显,这是绝对子,但不代表你对不上,要是你对上了,你不但有白银五十两的奖励,还会因此对联留下你的名字,这可不是任何人都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当然你得真的有才华才行。中年儒士这话一出,立时又引来了一阵喧哗。

        “哇!白银五十两呀!这可真是大手笔了。”

        “是呀!我记得昨年还是三十两的,没想到今年却到了白银五十两了。”

        “五十两有什么稀奇的,就算是黄金五十两,那也得对的出来不是。”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的在一旁啰嗦了起来,但他们的眼光却从没有离开过庞芊芊与杨倾城,不过此时的眼神了多的是怀疑。

        而中年儒士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就更不难理解了,现在我还没点香,你可还有反悔的机会。你看这么多人,可是大有人在等着看你们的笑话,现在反悔了虽然有些尴尬,但总比点了香之后,你对不出要好的多。而且你现在退却了,现场这么多的少年才子,肯定会有人挺身而出,为你接了这谜题,一是这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二是若不在此时来个英雄救美,那更待何时。

        庞芊芊与杨倾城可没有去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虽然也被众人看的有些尴尬,可好在没有了之前那些□□裸的色彩,所以二女道也没有理会。

        这中年儒士可谓是一片好意,要是换做旁人,他才懒得做这样不招待见的事情!当他见庞芊芊并没有退却的意思,才转身去点燃了香案上的一根檀香。

        不过他也被庞芊芊的勇气折服,那可不是随便的女子就能做到这样遇事不惊的,当然他却忘了,庞芊芊与杨倾城可就是为了来猜谜题的,要是觉得这谜题有点难度就退却,那她们就不会来了,而且她们可是童叟无欺的山城美玉,可不是一般的半吊子小家碧玉可比的。

        “妙呀!妙呀!真是妙极了,走马灯,灯马走,灯灭马停步。实在是秒不可言呀!”

        就在众人都沉浸在思索中时,一个不适时宜的声音传到了众人耳中。

        “如此绝妙的对子,要是没有额外的彩头那可是太煞风景了,也体现不出这对子的绝妙之处不是。”

        随着声音的落下,便看到两个衣着华丽的俊朗少年从人群外走了进来。

  https://www.65ws.com/a/73/73251/21306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