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缘定三界 > 第222章 孤独无边

第222章 孤独无边

        自从渲墨被息战钟惊醒,元尾的修炼十分顺利。一年之后,他已即将突破炼骨境大圆满,这让他又兴奋又担心。

        还让元尾烦躁的是他所中的虫毒。十几年前他在石湖城青山门遭到虫族算计中了虫毒,这虫毒十分难缠,即使元尾想尽所有方法依然难以根除。那持续不断的咳嗽让他身心俱疲,要想祛除虫毒,或许真的要去白沙城找水楚人讨要一颗丹药。

        这天,元尾恋恋不舍的将嫦香等人召集到自己身边,道:“不久之后我将突破炼骨境大圆满境界,我担心在突破的关头渲墨醒来,所以……我想,我应该离去……”

        “爹,我陪你!”紫魅毫不犹豫的叫了起来。

        元尾怜爱的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你们都去暮蓝城好好修炼。我要是炼化了魇骨就会回暮蓝城找你们。”

        嫦香也有所不舍,“师弟你就放心去吧,最好找个隐蔽的地方……千万不要让人现你的踪迹把你当做渲墨给杀了……我们等你回来……”

        看着相沧驮着众人消失在漩涡海深处,元尾眼泪差点流了下来。鸣钟岛上一片死寂,孤独无边,元尾似乎又回到了童年。

        “我不如去白沙城碰碰运气,说不定还能遇到水楚人正好讨要一粒解毒的丹药……”元尾自言自语,他踏上白羽飞行器不紧不慢的直奔白沙城而去。

        几个月后白沙城近在眼前,元尾却皱着眉头停了下来,“前面有人朝这里逃了过来,我是否要躲一下?唉,不躲又怎样,反正也是寂寞着……”

        就在元尾照常不紧不慢的优哉游哉,两个修仙者狼狈而来,那是一个羽族女修仙者抓了一个兽族女修仙者在急飞行,羽族修仙者硕大的羽翼有些狼狈,显然是飞行已久。她们看到了元尾,竟然先后惊喜的叫了起来,“窟主大人!”“元尾师弟!”

        元尾定睛一看,那两人竟然是棕盐窟的毛喃和赤羽宗的羽鸢!

        遥想当年,元尾还是一个刚刚突破聚灵境的年轻人,他与羽鸢等人合伙攻打棕盐窟,机缘巧合之下元尾被当做窟奴留在棕盐窟中,而对他产生莫名感情后的羽鸢则被送出窟外。羽鸢曾经承诺,十年后她会再次攻打棕盐窟救出元尾。

        棕盐窟内,元尾却由窟奴变成了窟主,毛喃就是棕盐窟中修炼的一只魅兔。

        几十年过去,元尾或许还能记得羽鸢当初的十年之约,但他现在却怎么也想不通两人为什么会凑到一起。

        “毛喃师姐,羽鸢师姐,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元尾忍不住问。

        羽鸢看了看元尾脚下的白色飞羽,脸上竟然莫名红成一片,她一把抓了元尾道,“快走,我们先逃命再仔细给你解释!”

        一别几十年,羽鸢竟然已经是炼骨境大圆满的修为,而毛喃更胜一筹,似乎即将突破凝魂境!倒是一直自恃不凡的元尾在境界上差了她们一个周天。

        羽鸢张开一对泛着红色的翅膀急飞行,那度即使是元尾使用黑白鳞翼也难以越。

        “毛喃师姐、羽鸢师姐,是谁在追你们啊?”元尾好奇的问。

        “是你们夜啼宗宗主康隗!还有你的老相好谷穗儿!”羽鸢恼怒的瞪了元尾一眼道。

        元尾自然觉得委屈,“康隗和我不熟……”

        “那谷穗儿和你熟不熟?”羽鸢又问。

        “熟……”

        羽鸢性情温顺,而提到康隗则显得十分愤怒,这让元尾十分惊讶。

        在拼命飞行一天后,身后追着的康隗的气息早已不见,羽鸢这才在一个荒芜人烟的小岛上停了下来。

        “窟主大人,我们棕盐窟被人攻破,窟内修炼的兄弟姐妹们逃出去的并没有几个!”毛喃垂泪道。

        元尾暗暗自责,要知道棕盐窟本来地处白沙滩,也就在漩涡海的边上。自己在漩涡海那么久,竟然从没回去一次,自己这个窟主实在失职。

        “被谁攻破了?”元尾恼怒的问。

        “她!”毛喃指着羽鸢道。

        羽鸢面上有些惭愧,嘴里却抱怨着,“那还不怪你!当初我说十年后会回到棕盐窟救你,结果几个十年过去,棕盐窟再也没有打开过一次。我担心你的安危,这才想尽一切办法攻破棕盐窟。可是谁想到你却成了窟主,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早已离开棕盐窟!”

        羽鸢看了元尾一眼,又道:“我在落英城听到传言,说有个叫元尾的瘸子加入了夜啼宗成了夜啼宗弟子,还和谷穗儿住在了一起。当时我就想,那个元尾一定不会是师兄你!因为你要是出了棕盐窟来到落英城,一定会来找我的。”她停顿了一下,问元尾道,“师弟,那个元尾到底是不是你?”

        元尾更是无地自容,“咳咳……师姐,其实那个元尾就是我!当初我进入落英城,无意间遇到谷穗儿,谷穗儿说你并不住在落英城,从棕盐窟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你……”

        “瞎说!”羽鸢气得满脸通红,“谷穗儿加入夜啼宗,我是赤羽宗弟子,我们经常在落英城相遇,她怎么会如此满嘴谎言!”

        元尾无言以对,他与谷穗儿相处已久,纵使谷穗儿千错万错,自己用怎么忍心去责备!

        “对了,既然师弟就是夜啼宗的元尾,那为什么又会同前宗主紫魅一起消失?还有啊,为什么又有传言说石湖城出现了一个元尾,而那元尾还是远古魔头渲墨重生!而后,那个元尾被我父亲翎凰一箭射死。那个元尾又是谁?”羽鸢继续追问。

        “那个元尾也是我……其实我从你爹箭下逃了出来……”元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解释道,他还第一次知道羽鸢竟然就是翎凰的女儿!

        “那也是你!你是渲墨重生!”羽鸢惊讶的睁大了美丽的大眼睛,要知道父亲翎凰的本命箭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躲避的。

        元尾无奈,只好简单的解释了自己这几十年的所经所历。只不过他有意隐瞒了紫魅的下落。

        羽鸢恍然大悟,“我早就怀疑康隗也是昊阳猎人,只是没有想到谷横刀同样是昊阳猎人!他们费劲心思潜伏在第三界实在太可怕了。”

        “那么,康隗和谷穗儿为什么要追杀你们?”元尾问。

        原来,自从元尾和紫魅同时消失,康隗就成了夜啼宗的新宗主。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烛阴之灾,康隗、谷穗儿同样带人到处收集灵石以及各种修仙资源。白沙城逐浪宗拥有大量财富的消息也传到康隗的耳中,他带着谷穗儿等人来到白沙城,可是白沙城护阵开启,他们根本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也算羽鸢运气不好,就在她费劲心思花费数年终于攻破棕盐窟时,康隗无意间现了她。康隗自然不会放过棕盐窟中的各种资源,他们大肆抢夺还要击杀羽鸢。

        原本羽鸢正在逼问毛喃元尾的下落,看着康隗一脸的杀气,两人只好临时结伴逃窜……

        “看来我们还是有缘!”元尾感叹道。

        看着元尾和羽鸢聊的起劲,毛喃听得一头雾水,“窟主大人是渲墨重生?渲墨又是谁?”因为毛喃从小在棕盐窟修炼,对于外界之事几乎是一无所知。要不是棕盐窟被毁,她还会在那里修炼至凝魂境。

        “渲墨嘛!”元尾挠头道,“就是两万年前的一个魔头,后来被三界修仙者联手击杀。但是他的一块残骨遗留下来并重生成人,那就是我啦!第三界的人怕我还会变成渲墨,所以都想击杀我。”

        “那你还会变成渲墨吗?”毛喃问。

        “我并不想变,可是这也不是我说了算。为了不会祸及他人,我这才独自游荡在漩涡海上!”元尾自嘲道。

        “原来是这样!”羽鸢恍然,她对毛喃道,“我之所以带你出来就是想要打听元师弟的下落。既然现在我已经找到元师弟,那你在这里也就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你还是走吧!”

        “窟主大人是我的大人,大人走到哪里我自然就要跟到哪里,你凭什么替我安排?”毛喃满脸不悦。

        元尾独自流浪几个月,那种孤独让他几欲疯狂。羽鸢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以及毛喃的高傲正直让他十分迷恋。要是能和她们在一起那该多好啊!元尾心中暗自感叹。

        可是他却不能这样。

        “咳咳……两位师姐,我即将突破炼骨境大圆满境界,通常在突破时渲墨会出来作怪。所以……我还是不要同你们在一起的好!”

        “听到了吗?你的大人让你走呢!”羽鸢罕见的刁钻起来,她似乎急于驱赶毛喃。

        “你为什么不走?”毛喃冷声道。

        “我所修炼的功法可以为元师弟疗伤,可以帮他抵御渲墨的侵蚀!所以,于情于理我都应陪在师弟身边。”羽鸢说的理直气壮。

        “既然你能疗伤,既然你能帮助窟主大人不会变为渲墨,那我还怕什么!再说我的境界比你高,除了逃的比你慢,其他要比你厉害许多。有我在可以保护窟主大人和你!”毛喃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冷艳。

        “你!”羽鸢想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好求助似地看向元尾。

        元尾知道,羽鸢会疗伤。或许她真的能够帮助自己抵御渲墨?元尾心里有些侥幸。同时,他又是在贪恋两人在身边的那种温情,于是嗫嚅着不敢去看羽鸢的眼睛,道,“那……那……两位师姐就都留下来吧,要是我真的变成渲墨,羽鸢师姐带毛喃师姐再逃也不迟……”

  https://www.65ws.com/a/73/73244/213058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