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极玄界 > 第二十三章 血脉之谜

第二十三章 血脉之谜

        沐玄退出去时,夜已深了,刚刚在须弥戒里看到的那些令他有满腔疑问,但是已经很晚了,现在再去找老人询问不仅会被老人说道,明天修炼的时候说不定还会打不起精神。天籁  小说Ww『W.  ⒉3TXT.COM

        所以沐玄决定,今晚好好好休息,明天努力一天,等晚上什么都结束的时候再去找老人问清楚一切。

        黑夜里,黑暗是唯一,天宇森林中的黑暗更是有名,黑的可以让鬼害怕。黑的连闭上眼睛都没有这里的黑夜黑。但是在黑暗中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害怕了。眼睛开合之间黑夜就已过去。

        两人醒来,又开始这一天紧张忙碌的修炼,昨天晚上遇到的事情他也没有对闫琰说,他最不想的事就是让别人担心自己。

        紧凑的时间安排让这一天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今天晚上沐玄又没有学习《医典》,不是他不想学,而是忘记了,没时间。

        躺在废弃鸟巢里,闫琰很快睡去了,沐玄则是找老人去了,这一去问题有很多,耗费的时间很长,而且老人解释起来也麻烦的要命,更耽误了好长时间。

        沐玄刚一进去就大叫道:“老头,快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你!”

        老人果然出来了,但是没有吭声,直接绕到沐玄的背后,怒吼一声:“臭小子。没大没小,叫师尊!”然后一脚踢过去,然后他又飞起来了。

        沐玄正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听到老人嘴里在说:“几天不揍你,皮又痒了?”

        “没有,没有,我是有急事找你!”

        老人说了两句才停下,转而又问:“什么事情找我?你们整天就是修炼,还能有其他的什么事情?”

        “我是将来逆乱生死的第一人,怎么会整天就知道修炼呢,我每天还会做别的事情!”

        老人很惊讶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惊讶的是沐玄说话的口气里让人听不出任何狂傲的感觉,只能感觉到他那无穷的信心。老人说:“哦,你口气倒是不小?说说看,你每天都做些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你亲自对我说过了,我捡到的那一枚戒指有可能是一枚须弥戒子,现在可以确定了,他真的是。”

        老人看起来有些慌张道:“你怎么知道的?不会是亲自去试验了吧?”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了?”

        老人围着沐玄时不时掀开他的衣服查看,并且很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沐玄很不适应老人这个样子,说到:“你自己不都看了吗,我好好的!”但同时沐玄又感到无比惊讶:难道师尊已经知道自己遇险的事情了吗?

        老人这才长吁一口气道:“那就好,没事就好?”短暂的庆幸之后老人那严厉的一面又被表现出来了:“臭小子,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怎么能贸然尝试呢,还好这次你运气好,这枚须弥戒子没有禁制,如果遇上设有禁制的须弥戒子,你这精神体不死也要掉层皮。”

        沐玄虽然被老人教训了,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是久违了,他鼻子一酸说:“谢谢师尊!沐玄以后一定听您的话!”

        老人一看他的状态十分不解,但是也没问原因,只是说:“听话就好,冒险的事情不要多做。”

        沐玄连忙点头。稍微沉默一会儿,沐玄又说:“师尊,你刚说的禁制是什么东西。”

        老人想了一下给出了答案:“就是,主人在自己的物品上加上的一种防护措施,就像给箱子上锁一样,能防止东西被偷走。只不过这种禁制锁更厉害,更主动,如果有人触动就会立刻动攻击。轻则受伤,重则致死。”

        “师尊,那刚刚就你就猜错了,我尝试这进入到那一枚须弥戒子中,遇到了禁制还触了它。”

        “不可能!凭你的状态根本就撑不过去,就连最简单的禁制都能轻松要了你的命,如果不是没有碰上,或者没有触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沐玄觉得老人对他讲的禁制与他自己遇到的那个光幕根本就是一种东西,但是老人说的,自己连最简单的禁制都扛不住他是相信的,再但是,为什么自己会活下来呢?不管怎样考虑,让自己活下来的肯定就是当时身上凝结出那一件血痂甲衣。

        沐玄先是抱怨他一声:“你就那么看不起我,那么肯定我撑不过最简单的禁制。”

        然后又说:“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我遇到了禁制,还触了禁制,但是我自己身体产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让我撑下去了。”沐玄看老人还是似信非信的样子,就又说道:“骗你没糖吃,对我也没任何好处,所以我没有必要骗你。”

        其实,沐玄在说出奇异变化的时候老人的念头就开始动摇了,知道他说出最后一句话,老人才彻底相信,但是又好奇那种奇异变化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样的奇异变化?居然可以让你撑过须弥戒子的禁制。”

        “是一件血痂衣甲!是我自己的血凝结成的。”

        老人更加好奇,催促他:“你自己的血凝结成的血痂衣甲?说得这么含糊我听不明白,把事情仔仔细细的给我讲一遍。”

        沐玄二话不说,直接开始讲了:“昨天晚上你让我回去之后我就睡,想起来了那一枚戒指,于是……”

        沐玄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说的细致入微,老人也听得明明白白。

        老人沉默着,心里正想着为什么会这样。他听沐玄讲的,他能撑过禁制的攻击全靠了那一件血痂甲衣了。

        但是老人又不禁觉得奇怪,凭他几千年的阅历居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脑海之中对这样的能力没有一点印象就说明老人生前没有见过,因为尽管老人是个残魂,但只要是生前见过的东西即使没有这一部分的记忆也一定会有印象。

        鲜血凝甲,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更可怖的是鲜血凝成的铠甲最后还能重新变成血液流回身体里面。这种铠甲更是拥有逆天的防御力,单单是沐玄这个层次的人就能凝结出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铠甲,如果是比他更厉害的修士那么凝结出的铠防御力还不上天了。

        但这可是有些逆天了,太不科学,老人不敢相信随便任何一个人都能凝结出这样有强大防御力的血痂甲衣,沐玄之所以能做到肯定是因为他有异于别人的地方。这个血痂甲衣是由鲜血凝结成的,那么沐玄异于别人的地方就极有可能是他的血。

        想到这里老人突然想起来了他和白狼谈话那天晚上见到的事情,沐玄的身体能以一种极快的度愈合。这样的事情又是为什么?是血的缘故吗?

        如果真的是,老人又起了另外的疑问。沐玄的双亲到底是何人?不管是修士还是凡人都知道身上流淌的血是来自于父母亲,既然沐玄的血特殊,那么他的双亲一定有一个拥有特殊血脉。

        老人看着沐玄问道:“小子,你的父母是谁?”

        一提到这个沐玄就有些伤心,父亲一直是心中的一个痛:“我告诉过你,父亲我没见过,我不了解,我跟母亲一起生活了十五年,她是个体弱多病的凡人,不会是修士的。”

        “一定是你老爹的原因,他的血脉一定非常特殊,不是人族也有可能。我对你身怀的这种能力没有任何印象,只是记得曾经有其他族群的成员与人族结合,生下的孩子就坏有特殊能力。”老人的猜测非常合理,沐玄几乎相信了他的猜测

        于是心中更加无奈、愤懑,没想到自己还是个杂交后代。对父亲的的仇恨也更加深了一步。

  https://www.65ws.com/a/72/72472/20883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