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抵达东北

第一百五十二章 抵达东北

        南宫诀似乎有点吃惊这位同学家的偏僻地址,按着地图所示这也太偏远了吧,都是在大山中了,甚至是偏远的地图上都差点找不多。要不是他手里的这张地图是精确的军事地图,里面凡是国内的山山水水都标注的话,他还真的找不多这个地方。这么远地方一个人怎么会想着考进军校的,哪里恐怕是交通都不方便吧。他还是第一次才知道学校里还有来自怎么远地方的学生。但是这个山区几乎都已经在边境线上了,可邻国也就隔着一座大山和一条江水。唯一的可以跨过两点的就是一座石拱桥,原来是一座吊桥。石拱桥还是后来建国之后才修建的。

        虽然学校的学生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但是没想到既然还有来边境的。

        “山区吗?小婷是说过她家在大山中,不过具体是什么样的,她就没说过了。”米雪接话说,小婷平时是说的也都是一些山里好玩的事情,从不说自己家的条件。

        她在看南宫教官和上官说话那么的随意,她对他的那点畏惧也小了一点。要不然她还真的不敢和他说话。

        “家住山区里怎么了,我也是来自山区的。”上官雪妍以为南宫诀那话是看不起山区里的人。

        她算是来自山区里的人,毕竟那个小县城是个三面环山的地方,而且小县城不大,她每天站在家门口就能看见不远处的大山。但是那山也算是名山吧,说是天山的分脉。她可是算是名副其实的从上山村里走出来的人。虽然那是她自愿住在哪里的,可是那个小县城的地势就是那样的。

        “能养出你这样的一个人的山区,想必也是人杰地灵的地方,有机会倒是想去看看。”南宫诀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树木突然说,如果可以一家人团聚住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上官雪妍看着今天的南宫诀,怎么觉得这人最近有点的奇怪。竟然总是说一些看似不应该他会说的话。像是抽风了一样,不会是真的有第二性格吧。那哪一个性格才是真的他?上官雪妍奇怪的多看了她一眼。她们几人路上边走边说,并且等候着蒙可那边传来的好消息,可是事情竟然出乎她们的意料,所有的车站监控都没发现毛小婷出现的踪迹,哪怕是个长相类似的都没有。

        “都没有,那她会去哪里了?难不成还在学校里?可是那张纸条是她留下的,应该是在真的走了。真着急死人为了,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米雪在后座上有点着急的说。

        这联系不上人,她们怎么能不着急,谁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她一个人她们是真的担心了。

        “我们直接去她家好了,她没有进车站,那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她做黑车回去了。应该有那种专线的客车,他们不属于车站的,但是会经常在车站外拉人。拉的就是小婷这种着急走,但又没票的人。这种车辆不好找,因为我们也不知道那一辆车是这样的车子。”上官雪妍想到一个可能性和她们说。

        这件事上官雪妍为什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呢,因为她上一世就做过这种车,而且还不是一次的坐过,一家人都坐过。

        “还有这样的车,那样的车辆坐着不是很不安全吗?小婷不会真的做上了吧?”

        “这个很难说,毕竟小婷她是着急走,又买不到车票。这一下着急之下,她可顾不得安不安全了。她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吗?”上官雪妍看着前面的道路,眼中闪现着担忧。小婷虽然都很独立可是这样的路程恐怕她是第一次一个人走,她其实也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虽然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她会那么的一招半式,可是要是真的遇到危险了,那些不顶事的。

        她不想把事情往坏处想,可是这一担心之下就什么年头都冒了出来。

        她现在真的很担心她,早知道在她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应该和她一起去见班导了,哪怕是在外面等她都行。她们要是等一时间得到消息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的无助了。原来她真的不是万能的,不能预料到所有的事情。

        “她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而且现在已经关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电了。他那破手机,早就说让她买一待机好一点的,她舍不得。你看现在少了手机多不方便呀,等她回来我送她一个算了。”

        “那我们现在就是直接往东北了?”南宫诀没有她们的那份担心只是转过头问上官雪妍,但是他既然决定同行,那还有什么的好顾忌的。

        “嗯,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要先去取点钱,还有恐怕要买点御寒的物品了。东北那边可是比帝都要冷,山区恐怕是更冷了。我们不能没到她家就先冻病了吧!”上官雪妍她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后面的两个人。

        “好,前面就进入市区了,我们直接去商城算了,那样也不用多跑地方了。”

        “嗯。”上官雪妍开着车继续走着。

        她们几人把车进商城之后,直接去楼上的服装店里,一个买了一套御寒的棉衣,又在鞋店买了长筒靴。这是上官雪妍最快的一次购物,她们三人进了女装店也没挑,只是按着自己平时的喜好和尺寸随便拿了一件就结账了。因为她们真的赶时间。南宫诀的衣服那就更好买了,他只是随意的拿了一件羽绒衣就去结账了。最后还去买了两床棉被,路上睡着了要盖的。

        她们提着一堆的东西走出了商城,从今到出来,也才半个小时而已。

        “你们去那边买的吃的,我们当夜宵吃。我去那边取点钱。”上官雪妍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她们,先是指着不远出的食品店点开口。哪里都是买吃的,有蛋糕和快餐之类的东西。

        “好,那你们去买,我去把这些放在车里,你把车钥匙给我。”南宫诀把买吃的事情交给了米雪和温暖,他提着东西问上官雪妍要车钥匙。

        “给你。”上官雪妍伸手把车钥匙甩给他。

        她们几人在一次的分头行动,这样可使节省时间。等上官雪妍取完钱回到车上的时候,买东西的两人也刚好回来。

        “我来开吧,你休息一下。”南宫诀看见坐进来的人,坐在驾驶坐上开口。

        “好,下半夜我替换你。”

        “好。”

        “走吧。”

        她们几人在一次的上路了,虽然她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是谁也不知道路上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可是她们还是义无反顾的上路了。为了她们所在意的那人,在意的友情。当时是上官雪妍想路上有她和南宫诀在,至少安全是没什么担心的了,再说她们也没那么的倒霉就在路上遇到了各种的不幸。

        这边她们已经出发直接去东北毛小婷的家了,那边的毛小婷也费劲艰险的坐上了回家的车。原本着急不安的心,但是在车缓缓驶离的时候,她也完全放下心了。但是她并不开心,她知道自己这这一走意外着什么,意味着她的学无法在继续上了,她再也见不到她们几个了,她也许再也回不来了。当她不告而别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没回头路了。可是她不后悔,爷爷才是她最亲的人,没有爷爷就没有她。不知道爷爷现在怎么样了,叔叔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只说是病危了。可是爷爷的身体一向都不错,怎么会突然间就病的怎么厉害了。也不知道叔叔有没有带爷爷去医院看看,她一想叔叔的那个性子,还有那个贫穷的家,爷爷恐怕即使是病了也得不到很好的救治吧。她现在很后悔她的不应该出来在那么的远的地方上学,要不然不会回个家都怎么难了。

        毛小婷想到这里就让坐在位置上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担心爷爷吧,舍不得学校,舍不得室友,还有对自己未来的迷茫。她握紧手里的电话,她不敢打给她们,也不知道打了应该怎么说,难道是告诉她们,自己走了。而且是选择了不告而别,现在她们应该知道了吧,还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担心他呢。

        毛小婷这里发生的时候上官雪妍不会知道的,毛小婷也不知道,她因为害怕不敢给她们打电话,让几个人担心她之余,直接找到她家里去了。

        上官雪妍一路上有导航的指引,又都是走的高速公路,路上两个人不停歇的换着开。终于在出发的第四天早上到了毛小婷家所在的镇子上。可是听说前面大雪封路了车无法前进,她们只能停下来弃车步行。

        “这里真冷,地上这么厚的积雪,怪不得车走不成路了。这雪都到我的膝盖了,竟然还在下雪,这要下多厚呀?”米雪紧着身上的衣服多说着说。

        她们刚才车里那种温和的地方出来真的很不适应。怎么大的雪她还是第一次见。

        不要说是米雪就是温暖和南宫诀也是第一次见到怎么大的雪,上官雪妍相对于她们要镇定很多,因为的她所在的那个地方也和这个地方差不多的温度,冬天都是零下二三十的温度。

        “走吧,找地方吃个饭,随便打听一下这个什么毛家村在哪里?打听好了,我吃点东西都上路了,也不知道小婷到家没有。”

        他们现在是在这个小镇的车站里,因为上官雪妍把车暂时存在这里了,这里说是一直都有值班的,哪怕是过年都有人了值班。

        她们借着地上雪的光亮,行走在陌生的小镇上。她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天还早,商铺都没开口门,她们走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卖早餐的小铺子。店家似乎也是刚开开门,笼屉还在灶火上呢!隔着玻璃门她们可以看见里面还在忙碌的包包子的人。

        既然看见了早餐店,她们几人很一直的走了上去,敲门走进去。

        “几位要是早饭吗?包子还没蒸好。要是不着急,要不然想烤烤火等一下。”招呼她们的店主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看见她们几人进来放下手中的东西热情的迎了上去。

        “不着急,那我们就等一下。老板有没有热茶先给倒上几杯,天太冷了。”这说话的是米雪。

        “有,你们等一下,热稀饭也做好了,你们要不要喝上点?”老板说说着就提着桌子上的水壶和和杯子给她们倒水。而且是边倒水边说。

        “好,刚好我也有点饿了。”

        “那我去给你们盛,然后端上来。”她说着几离开了,走进了拐角处。

        “这里的人挺热情的,就是不知道早餐的味道怎么样了?”米雪盯着还在灶上的笼屉,一直的看着。

        “你不是说饿了吗,既然饿了还那么的挑剔做什么?有的吃就不错,我进来就不想出去了。”温暖抱着水杯舍不得撒手了。

        “这不是习惯了吧,我要是吃不下,那上官不是更吃不下。”米雪被温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竟然拉着上官雪妍下水。

        “我承认我是挑食,但是我还是知道只有吃饱才能更好的做事情,所以我不会给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上官雪妍虽然是躺着也中枪了,可是却没不好意思。

        她是吃不惯外面的东西,这是事实,也是不可更改的。

        “热稀饭来了,你们想喝着,包子也快好了我去给看看,好了,就给你们端上来,你们要多少?”老板一手端着一碗稀饭放在她们眼前的桌子上。

        “老板先来两屉吧,我们要是不够吃在要。”

        “好了,当家的两屉热腾腾的大肉包子。”老板边走边喊。

        原来这店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后面还有一个人,想必是在看火吧。拿个才是老板,这个是老板娘吧。

        等老板在出来的时候,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老实的中年男子,端着两屉冒着热气的包子。放在桌子上之后,他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但是很快就出来了,然后就坐在之前老板娘包包子的地方,包起了包子。

        也许是饿了,也许是冷了。上官雪妍她们几人竟然也不嫌弃刚出炉的包子烫嘴,就那样吸溜着吃了起来。

        这家的包子还是不错的,味道也不错,但是上官雪妍才是一个就不吃了。而是慢慢的喝着稀饭和老板娘打听起消息来了。

        “老板娘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这里附近是不是有个毛家村?”

        老板和老板年在听到上官雪妍的问话之后,互相看了一下然后老板娘小心的开口问:“你们找毛家村,不会也是想进山挖人参吧。山里可没有人参,即使有现在大雪也进不了山。很危险的,你们还是回去吧。”

        “老板我不是挖人参的,我们再来找人的。我们同学是毛家村的。”

        “你们从哪里来?”老板突然间抬头看着她们几个人问。像是在确定她们是不是在说谎一样。

        “我们从帝都来?”米雪叫着口中的包子说。

        上官雪妍看着那老板,怎么感觉这老板知道她们要找的毛家村在哪里一样。要真是那样,原是她们的运气好。

        “帝都,那你们同学是谁,是不是小婷,毛小婷?她现在怎么样了?”那个老板娘一听她们是从帝都回来的,真是激动的站起来问。

        就连老板也都得有点紧张的看着他们。

        上官雪妍不知道她们那么紧张是做什么的,但是可以肯定她们夫妻那是一定认识毛小婷的对了。而且应该是很熟悉的那种的。因为说道小婷的时候他们眼中的激动和关心不是假的。

        “老板娘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小婷的同学?”米雪放下手中的早餐再次问,等一是间接的承认了。

        上官雪妍她们三人也是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那两人。

        “你们真的小婷的同学,那太好了。真的是呀!早餐的够不够吃的,不够我在给你们端去。今天的这顿饭算是婶子请你们的,多吃点。当家的,去吧早上我做的咸菜给她们端来一点,干喝稀饭有什么味道。我为什么知道你们是小婷的同学,那是我们附近十里八村几十年了就出现了小婷怎么一个大学生,她就是在帝都上的学,听说将来出来还是当兵的,不对,不是当兵的,是……是军人,对,是军人,说是吃皇粮的。你们都不知道,她可是我们这十里八村的名人,尤其是我们毛家村的骄傲。你都不知道她上学的走的时候还是她三叔,就是俺当家的送上火车的。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爹妈……。”

        老板娘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就那样站在她们的身边说说着毛小婷的不幸遭遇、她的刻苦努力、她的孝心。什么自小跟着爷爷在在山里长大,小小的她就跟着爷爷在山里巡山,大冬天也跟着去。什么自小学习就好,年年考第一;什么不但学习好,人还听话,懂事,假期有时间的时候还给的村里的孩子上过课……。

        从老板娘的诉说中上官雪妍她们知道了另一个和她们所认识的不同的毛小婷,一个承受了所有磨难,但是却不屈服命运的孩子。那样的生活环境是她们这样的人不能了解的,也不是她们可以想象的,但是那样的生活却没磨灭小婷的对生活的向往,甚至养成了她坚毅的性格。也许是因为她在一直都是在笑对生活吧,所以她们才会看到如此乐观但不自卑的的一个人。

        “老板娘你们就是毛家村的?那太好了,我们还正愁找不到毛家村在哪里?那你们能不能给我们指个路?对了毛爷爷现在怎么样了?”在感慨过毛小婷的遭遇之后上官雪妍还没忘记她们来的目的。

        现在也只能说是她们的运气好,竟然遇到毛家村的人了。这下不愁找不到路了。

        “没说嘛?瞧我这记性。我们是毛家村的,要是说来,我们家和小婷家还是最近的。我当家的和小婷的爸爸那是一个堂兄弟,亲着呢,都是一家人。你们问我大爷呀,他好着呢,这不还是见天的在山里巡逻呢?她那个护林员当的很认真。”

        这原本是和平常的一句话,可是听进上官雪妍她们的耳中却是另一个感觉了。她们说的真是一家人吗?她们可没忘记是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个病危的人还怎么能在山上巡视。她们几人都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上官,这……。”米雪刚想问什么,但是却身边的温暖拦着了,她们现在还不能说。

        “老板娘你很长时间没回村了吧,这大雪封路了,路上一定不好走的吧。”上官雪妍问的很委婉。

        她们来的原因还是不想我让她们知道了,至少是暂时还是不要让她们知道了,那样只会多个人担心而已。她们这一路上都没打通小婷的电话实在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了,也不知道她到家没有。不过看着老板娘的样子,应该是没到家才是。

        “这算什么,我们打小都习惯了。昨天的雪比这个还大呢,我们当家的还回家拿肉去了。这包子里的肉就是昨天半夜带回来的,猪都是自家养的。”

        “老板娘你能告诉我们该怎么去毛家村吗?”

        “等吃完了,我让我家小子给你们带路,这毛家村是偏了一些,一般人还不真不好找。”

        “老板娘不用麻烦,我们自己可以走的。”

        “没事的,反正今天小子不上学,要是留在这里也是天天的到处跑着玩,还不如让他回村去,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叫他起床。”老板娘说着就往后厨走去。

        上官雪妍她们此时只想快点去毛家村看看怎么回事,怎么感觉这中间还有什么事情,透着不寻常。只是希望是她想多了。

        老板娘去后面之后没在出现,大约半个小时候的是她在出现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穿戴整齐的十五六岁的少年。看见她们几人在店里,那少年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还很自来熟的给她们打招呼。等她们出来之后上官雪妍她们就起身结账打算离开了。

        关于结账的时候,也来回推搡了一下,最后还是上官雪妍决定。早餐钱不付了,走之前留点东西给她们就行了。在这样推来在退去的那是浪费时间。上官雪妍她们走出烦闷的时候又白外面的寒冷给激着了,这冷热交替的那感觉真的难以形容。

        她们出来之后的看见的就是一个少年站在寒风中拉着一个爬犁等着她们。这样原本想喊冷的米雪她们也喊不出来了。

        上官雪妍看到这样的场景响起一句话,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样的寒冷外面来的人受不了,可是对于常年生活在这个地方的当地人来说,那是早就已经习惯的环境了。她们祖祖辈辈都是怎么过来的。

        就连他们的运输工具都不一样了,西北那边也是有爬犁的,不过也都是小孩子拿来玩的这里却是交通工具了。一个木板底下固定着两根平滑的钢筋,很简易的工具,适合在雪地上或者冰上滑行。

        现在爬犁上放着一个包裹,里面也不知道是装着什么东西,想必是老板娘让带上的。这老板一家在小县城里开起来小店,想来在村子中也算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吧!

        这样的交通工具那是米雪第一次见,看上去好奇的不得了,像是围着爬犁看了有看。此时她也不觉得寒冷了,还伸出手来拉了一下,觉得很好玩。

        ------题外话------

        后台一直登不上,着急死了

  https://www.65ws.com/a/72/72148/206223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