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一品仙客 > 第769章 龙墓(三)

第769章 龙墓(三)

        森寂,悄然无声。

        那些隐藏在黑暗当中的混沌毒气此刻犹如蓄势待发的凶猛野兽,只是现在日光强烈,这些毒气却是无法现于天日之下,只能隐伏在黑暗当中,等待落日的降临。

        庄?等人自然也清楚时机就是在太阳光仍旧强烈照射的时候,深入到下面,而后再度寻找继续前进的方法。

        大家都是有经历之人,这龙墓既然一开始就设置了混沌毒气这等穷人性命的机关,势必会有解锁之道,哪怕这龙墓主人原本是想要彻底封死龙墓,但也绝对不会是任何东西都考虑得到,独策不如群策,既然有心设置了龙墓,这存在本身就蕴含了破解之道。

        深暗的楼梯,垂直往下,与其说是踏着楼梯下,不如说是都在缓慢飞行着。

        屠化及走在了前头,他速度奇快,乃至于有一些时候庄?与他女儿都没有跟上,他才不得不停留下来。

        庄?从进入到墓里之后,就格外的沉默,只是不断地跟着往下面走去,这地方,他察觉到了一股深埋的危险,从入墓门的那一刻开始。

        这一段看似漫长的深入,很快便结束了。

        屠化及率先来到了最下面,那白骨堆积之处,庄?等人还在上面缓缓下着,不知是不急还是什么。

        不一会儿,庄?便也来到了下面,这是一个极其空旷的密室,此时下面已然也有不少人,随意数过来,有上百人。

        庄?抬头望着上方,只见,那里有着七十二道充斥着阳光的楼梯洞口照耀着这个空旷的密室,而在这密室黑暗之处,那滚动的黑色混沌毒气正虎视眈眈着众人,若非上方七十二道洞口照耀进来无穷的阳光,恐这里的人都必死无疑了。

        “啊!!”

        就在此时,一声惊呼声陡然响起!

        “有东西偷袭!”

        庄?当即转头望去,然则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只是气氛当中却是弥漫着一股浓重的危险,其他人都惊悚无比。

        有人惊惧大喊:“他……他……他脑袋不见了!”

        庄?闻声望去,待看到那无头尸体时,整个人也凝重了起来,这里有东西在偷袭人,而且,连天王境也被瞬间击杀!

        有人接着赶紧道:“刚才我见到一道青光闪过,然后此人就倒了下来。”

        众人已然聚集了过去,同时也警惕注意着周围的情况,这一诡异的氛围令得不少人毛骨悚然。

        庄?也走了过去。

        这时,一个神王境语气低沉道:“这里有东西在刺杀我们,且速度奇快无比,好在这个时候这里都充斥着阳光,可以躲。”

        神王境的言外之意大家也听得明白,若是只打开一座墓门的话,便是有东西偷袭,恐怕也不敢躲,毕竟,只有一道墓门,太阳光能够照射的范围实在有限,而现在七十二道墓门全部打开之后,大家活动的范围就大上了许多,所以他才说可以躲。

        然而,虽说可以躲,只是这背后偷袭的却是极为强大,天王境也被瞬间击杀,此时肯定是人心惶惶了。

        庄?立在一旁注视着周围,这空旷密室的确如同刚才那神王境所言,虽然黑暗之处仍然充斥着混沌毒气,不过正因为打开了七十二道墓门,令得整个密室的范围扩大了许多,虽说有东西偷袭,但实力足够的话,暂时还是安全的。

        正当此时,一股危险骤然逼近,庄?瞬间便察觉到了!

        “在脑后方!”

        没有丝毫犹豫,庄?豁然转身,速度如雷霆电闪,随后一个大手印便轰杀了过去,只听得惊天掌爆声响起!

        那偷袭庄?的东西被其瞬间砸出了原形,只不过已经是支离破碎了,庄?那一掌,用力可谓极大!

        这是一种形同貂状的妖物,然则却又有如同蝙蝠般的翅膀,獠牙浸润着鲜血,浑身乌黑,一股强烈的青色妖气弥漫,不过现下已然死透了!

        不少人惊异于庄?的反应能力,竟一瞬间便将这偷袭天王境的东西瞬间斩杀,有人也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司徒凡:“这应该是妖族,只不过究竟是何物却并不清楚。”

        对于他们这些神王境而言,倒是并未感到有何危险,不过天王境在这里可能就是九死一生了。

        然则越是危险,司徒凡等人却是越是兴奋,这龙墓之下,必然有着至宝!

        然而,庄?却道:“大家小心了,我刚才出手杀的,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的那一只,也就是说,这里不止这一只妖物。”

        果不其然,他话音刚落,又是一道惨叫声响了起来!

        这个过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被袭击的人甚至都来不及闪避,便已然中了道!

        庄?当即大喊:“大家不要分得太远,各自注意对方的脑后!”

        因为他发现,这妖物专门从人脑后袭击,而后咬下整颗头颅!

        众人望向那无头石头,此时非但无头,连同神魂也被吸收了,这才更为令人胆战心惊,这妖物,竟然是能够吸收神魂的!

        天王境,倘若只是没了头颅,那其实也还有生存的几率,只不过神魂太过弱小,极容易被人抓去炼化,所以一般而言也是必死无疑,但现在的情况是,那妖物不仅仅是咬下了一整颗的头颅,乃至于连同神魂也吞噬了,连最后一丝可能性也被抹杀!

        此时已然有一些天王境想要离开了,因为眼下这密室也看不到继续前进的路,而且还有着巨大的危险。

        那些神王境则不在乎,他们实力强大,至今为止也一个都未死。

        紧接着,又是数道惨叫声响起!

        气氛霎时陷入了惶恐当中!

        一个神王境语气淡然道:“天王境的都离开吧,呆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不少天王境结伴往楼梯处行去,混沌毒气是能够规避的,大家心里比较安心,然则那速度奇快的妖物却无法躲避,继续待下去,的确只有死路一条。

        一时间,几乎所有天王境都离开了,约莫三百人左右,场中剩下的,只有六十三人。

        然而,在这离开的途中,却又有将近十人死在了那速度奇快的妖物手中。

        这些天王境原本实力强大,只是在这龙墓当中似乎是必死之局,倒不如早些离开,反正已然身在光明域了,哪怕这里没有寻着宝物,其他地方也可以,只不过,他们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退路当中的死局。

        这光明域当中危机四伏,几乎每一次绵春之时,来此光明域的都得死上八成左右,现在千人也不过死了六成而已,损失尚在忖度当中。

        如今六十三人当中,天王境还有三十人左右,反到是神王境多出了三人。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庄?身前,正是屠化及,他第一时间便下来这里,然而因为人太多,庄?与他的女儿也不好寻找,这时许多天王境都离开了,他才出现。

        庄?:“你去哪了?”

        屠化及哈哈大笑:“我就去周围看了看,而且好像发现了一些东西。”

        庄?:“什么东西?”

        这时屠化及大声道:“剩下的人少也比较好,不过,要想进入到这龙墓的下一关,人却是多了点。”

        显然,屠化及是将这龙墓当成是一个个关卡了,而打开七十二道墓门,则是第一道关卡。

        司徒凡当即便道:“你发现了什么?”

        屠化及虽说只有天王境,但也已经是半只脚踏入神王境的了,加之他的名声极广,在琉璃岛很多人知道,所有哪怕是神王境的强者,对于此人,也是抱着一个同视之心的。

        屠化及:“大家随我来,不过要小心那妖物。”

        此时那妖物仍旧潜藏在黑暗之处,一时间也无法击杀,所有大家能做的,也就只有小心了。

        屠化及将大家带至密室的一个角落当中,那里隐伏着黑暗,已然没有阳光的照射,只不过,屠化及却仍然向前行去,他身子一离开黑暗,那隐藏在黑暗当中的混沌毒气便朝着他汹涌而来。

        然而就在此时,屠化及却是豁然拿出了一面炼制的八卦镜,那镜子将阳光反射到了墙角,混沌毒气霎时便急急退了开来,不过也正因为宽阔,阳光足够,所以才行,若是只有一扇或者几扇墓门被打开,却也没有用,更或者说,打开一扇墓门的根本就是寸步难行,还要面对这里面妖物的袭击以及混沌毒气的侵蚀。

        众人心下有些讶异,这屠化及果然有些门道,难怪闯了几次光明域都没死,因为心中紧张的缘故,众人心中一时间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方法。

        这时,屠化及指着一个地方道:“你们看,这里有一扇门,应该是从这里脱离这个密室。”

        的确,那里有着一扇青铜大门,这屠化及竟然能够发现,虽然此前这里聚集着几百人,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胆敢靠近那些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所有一时间也就没有人发现这里竟然藏着一扇青铜大门了。

        屠化及:“大家再看旁边。”

        众人移开了目光,朝着屠化及指着的地方望去,那里的墙上竟然刻着一些字。

        “四十滴鲜血,四十枚印记,此印记能逃脱孽兽追杀。”

        而在这些字的下方,则是有着一块又一块的小玉块放置着,一共有四十块。

        众人心中疑惑,这到底是什么?

        屠化及这时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扇门只可以进入四十人,如墙上所言,四十滴鲜血,四十枚印记,这下面刚好有四十枚印记玉块,只不过却没有鲜血,我想是要我们自身放置进去鲜血,而拥有此印记的人,则可以逃脱上面所言孽兽的追杀,想来是这印记玉块有些特殊之处,这是龙墓主人设置的也不一定。”

        众人心下明了,这龙墓,看来并非是完全不可入的,若这真是龙墓主人设置的,那背后肯定有原因。

        屠化及:“这龙墓应该是可以闯的,这有些像是一些强者特意设置了一些关卡让我们闯,背后或许是传承,或许是其他,只有这个原因了。”

        说这话时,屠化及语气也有些兴奋。

        众人闻言,皆是点头,的确如此,既然墓主要外人进入的话,而且还是有选择性的进入,正如屠化及所言,这龙墓的背后,极有可能是一套强者的传承,再不济,也得是一些有能力者得之的重宝。

        只是,现在横亘在大家眼前的,便是这样一道选择,如果真如屠化及所言,只能四十人进入的话,那在场六十三人当中,就必须剔除掉二十三人,众人皆是沉默了起来。

        屠化及率先开口:“我与我女儿一定要进入,这门也是我发现的,当然,若是拼实力,我也无所谓。”

        那些神王境并不开口,神王境有三十三人,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可以进入的,如今便只剩下了七个名额,而屠化及与他女儿则占据了两个名额,那便只有五个名额了。

        一天王境立马道:“你屠化及进去可以,但是你女儿凭什么啊?”

        “凭这个。”屠化及森冷一笑,豁然出手,眨眼间便来到了那天王境跟前,轰然一掌,直接将那天王境打得狂吐鲜血,重伤垂危。

        屠化及冷笑一声:“好了,现在与你们争的少了一人了,如果谁还不服,可以继续,我可以把你们全部打趴下。”

        这会儿,其他天王境也都不敢说话了,论在此地的天王境当中,屠化及毋庸置疑在众人心目中是最为强大的,哪怕是在场的一些神王境,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此时他既然出手抢夺名额了,那众多天王境所能做的,就只有让步了。

        屠化及继续道:“我这位小兄弟也要一个名额,当然,你们不服的话,可以去找他,这个我保准不出手。”

        屠化及指向了庄?,然而,庄?此前的一番表现在众人心中早已是非同一般的天王境了,而且既然屠化及都如此说了,那就更不敢招惹了。

        于是,名额便剩下了四个。

        三十个天王境,剔除掉庄?屠化及父女三人,则还有二十七人,去争夺这四个名额。

        司徒凡:“我们先进去吧。”

        三十三个神王境,各自拿取了一枚印记,滴入了自己鲜血,随后便打开了青铜大门,迎面一道强光照射了进来,那些身处黑暗的混沌毒气霎时间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三十三人陆续走了进去。

        紧接着,屠化及有拿取了三枚印记,其中一枚分给了庄?,另一枚则给了自己的女儿,而后滴入自己的鲜血,带着自己的女儿快速进入了青铜大门,庄?随后也跟了上去。

        此时,剩下四枚印记,则是由二十七个天王境争夺了起来。

        至于胜负到底如何,这已经不关庄?等人的事了。

        在跨入那青铜大门之后,就仿佛身体经过了一道神秘力量一般,众人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而后便出现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当中。

        这大殿,已然丝毫不见那混沌毒气了,反而,一股氤氲灵气扑面而来,比之外界,至少十倍以上,只因,这里头,长满了灵花异草,且至少都是二级以上的,每个人都疯狂采摘,庄?也一样,不一会儿,宽敞大殿里面的那些奇花异草便被摘完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色。

        三十六人,每人所得数量也差不到哪儿去,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都极为默契的没有互相争抢,因为众人皆明白,这里都有如此多灵花异草了,后面想来就有更珍贵的东西,所以并不值得一争,保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庄?倒是觉得一般,他一共摘得了四十多株,其中二级的灵草有二十七株,三级的有九株,四级的有三株,整个大殿,并未发现五级的,其实在整个大殿当中,四级的也不过是七株而已,而庄?却得了其中的三株,这主要还是因为庄?对于这些灵草级别比较熟悉了,毕竟他手中尚还有不少的三级灵草,所以哪株灵气更为浓厚的他一下便能够察觉到,这才采到了三株四级的。

        司徒凡:“这些灵草似乎只是因为时机久远而随意生长起来的,并非是刻意栽培的。”

        他的言下之意则是这些东西并非是龙墓主人送给他们的,只不过是因为时间久远,自个生长出来的而已。

        这时,大家才开始端详这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大殿两侧,有着数十尊强大的妖兽雕像,栩栩如生,就仿佛是在注视着他们一样。

        司徒凡:“这应该就是孽兽了,如果我们手中没有那枚血液印记的话,恐怕现在就要死在这里了。”

        司徒凡能够感受到,这数十尊强大的妖兽雕像,每一尊都带给他巨大的压力,看似是死物,其实是活物,若是没有印记的人出现在这里,必然会遭到剧烈的攻击。

        也的确如司徒凡等人所想,后面那争夺四个名额的人,这胜者四人活了下来,有些没有印记的人并不甘心,也一同走了进来,然而却死在了这些雕像手中。

        “看,那里又有两道门。”一神王境喊道。

        众人目光望去,的确,在大殿上方的两侧,又有两道青铜门,只不过门却极小,只能容下一个人进入。

        “那中央上也写有字。”

        众人走近一看,的确,似乎又是一些规则之类的文字。

        “两道门当中,每道门至多只能进入二十人,四十人进完之后,左右两门之人将会展开随机对决,形成二十组,必须要将对方斩杀,不然两人都会死。注意:大殿中的孽兽将在来者进入的一天后自由行动。”

        眼见这种情况之后,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规则。

        “我先进去了。”司徒凡当即跨出脚步,在如今场上,他自认为是最为强大的,这个规则于他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走进了左边的门。

        然而就在司徒凡进入左门后不久,其他人也纷纷往左门行去,其实一些人曾想过回去,然而来时的青铜门却不见,加上也不能呆在这里,所以就只能进去了。

        而且进也是进司徒凡所进的左门,毕竟在场当中,的确是司徒凡最为强大,谁也不想进入到右门之后遇上他。

        不一会儿,左门便进满了二十人,青铜门也随之关闭了起来,无法再进入了。

        这时,屠化及却拉开了自己的女儿,父女俩在一旁商讨了起来。

        似乎商讨完了,屠青仍旧一脸冷漠,随后走向了右门。

        屠化及在后面大喊:“一定要出其不意的用,哪怕是神王境,也必然受到重创,一定要活下来!你对我很重要!”

        屠青停了停脚步,便踏入了右门当中。

        在场的人自然听得出来,屠化及给了自己女儿一些宝物,对神王境也能够起到巨大的杀伤,如此才安心地让自己女儿进入到右门。

        “小兄弟,我也先进去了,自己保重。”说着,屠化及也踏入了右门当中。

        庄?则是目光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屠化及消失不见。

        随后,他也踏入了右门当中。

        仍然是一阵天旋地转,似乎那青铜门就是一套法阵一般,将人传送开来,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类似于刚进来的密室当中,前面仍然有着一扇青铜门,只不过却是紧闭着的。

        “看来是要我们先在这个地方等,等到人都进入齐全之后,便会开始生死对决了。”

        庄?心中却是有些疑惑这个地方了,藏宝阁说是龙墓,但至今也未曾发现这里有任何关于龙的踪迹,而且,这个地方跟外界死去的那些人以及长老又有什么联系呢?

        另外,他心中还察觉到了一件事,只不过只是怀疑,却不敢肯定。

        时间悄悄的流逝,如今,在三十六个这样的密室当中,大家都安静地等待着,前一刻还互相之间有默契没有争抢那些灵花异草,没想到,这下一刻,竟然就要在众人之间分出生死了。

        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而这里面,信心最为充足的,则是司徒凡,虽说神王境有三十三个,但他却是这当中最为强大的。

        其他的神王境,也有琉璃岛势力中人,不过都是一些稀松平常之辈,反而,名声最为响亮的是身为天王境的屠化及。

        此时,屠化及也在其中一个密室当中,望着青铜大门喃喃自语:“我的女儿啊,你可一定要活下来啊,不能让为父失望呢……”

        而在另一间密室当中,当时活下来的藏宝阁长老却是一脸的凝重与恐惧,目光中闪烁着游移不定的光芒,到得最后,不由得有一些竭斯底里:“疯子!全部都是疯子!阁主啊,你到底是不是阁主啊?为什么就冤魂不散呢!”

        庄?感觉事情有一些扑朔迷离,这个所谓的龙墓,也给他一种不太祥的感觉,然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他都必须接受下来。

        他的对手会是神王境,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了,三十六人当中,只有三个天王境都进入到了右门,左门进入的二十人全部都是神王境。

        对于进入左门的那些神王境而言,遇上天王境毋庸置疑是最好的了,所有这二十个密室的人都期盼着遇上庄?或者屠化及父女。

        然而,最毒的蛇,往往没有牙齿。

        庄?静静地等着,因为还有四个人没有过来,等到这四个人悉数进入到右门,这个对杀的游戏就将正式开始了,之所以说是游戏,是因为他总觉得这背后是有人在看着一般,看着他们互相残杀,看着他们通过这些设定好的关卡。

        “来了!”

        就在此时,一阵移门的声音响起,庄?骤然抬头,只见他密室当中的那一扇门这会儿正缓缓打了开来,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但庄?清楚,这进去之后,空间则又会发生变化。

        庄?表情沉静,因为他知道,如果是场上那些人的话,那他没有输的可能,他现在对这个游戏的最后也感兴趣了,如果是有人在操纵,究竟是何人所为?如果没人在操纵,这最后又将会是什么?而且,与来时路上死的那些人又有什么联系?

        就仿佛是谜团一样,一步一步地促使庄?去了解,这时,他踏入了青铜大门。

        原本密室当中昏暗的光线霎时发生了变化,强烈的光芒印入眼球,庄?下意识闭了闭眼,而后,缓缓打开之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对手,司徒凡。

        没错,他遇上了司徒凡。

        司徒凡惊讶地看着来者,他也没有想到,他的对手竟然会是庄?,这么一个天王境,他咧嘴笑了笑:“看来是我稳赢了。”

        然而,庄?虽然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司徒凡,脸上却并未表现出任何惊惧或者害怕的神色,而是开始打量起了四周。

        这是一个竞技场一样的地方,后面则又立着一扇青铜门,雪白宽大的擂台,呈现一个六边形,然而在这六边形的每个角上,却都有一座巨大的妖兽雕像,庄?猜测,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孽兽了,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有生命在里面观看他们的战斗一般。

        司徒凡见状?并不搭理自己,冷声道:“就要死了,还有时间东张西望吗?”

        庄?仍旧抬头观察着那些孽兽,一会儿后,才将目光移向司徒凡,缓缓开口道:“你想活下来吗?”

        司徒凡眉头一皱,庄?问的话一语双关,问他是想在此地活下来,只是想在这场战斗当中活下来。

        他答道:“如果是问我在这龙墓当中想不想活下来,自然是想,而这场战斗也一样,你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庄?淡然:“那我们合作吧。”

        司徒凡一愣:“合作?合作什么?”

        庄?:“将这些孽兽悉数击杀。”

        司徒凡闻言后,呆了一会,随后嗤笑一声:“这些雕像虽说没有帝境,但也绝非是我们能够抵挡的,而且,还有六头之多。”

        庄?笑了一下:“不好说,兴许我们可以呢?”

        司徒凡冷笑连连:“刚才规则你也看到了,只有一个能够活着出去。”

        庄?:“规则归规则,本就是用来打破的,我们合作,从这里打出去,岂不美哉,而且,这整件事情我总感觉哪里不一样,这真的是龙墓吗?”

        司徒凡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这里肯定有宝物就是了。”

        庄?:“是了,这里有宝物,所以我们才要合作,我不想跟你动手。”

        庄?说的倒是实话,他现在的确不想跟任何人动手,因为他总感觉自己在被牵着走,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安全,只有打破这些规则,兴许就能够看到背后的一些东西了。

        司徒凡:“不用多说了,我跟你没有合作的必要,以你的实力,我要杀你绰绰有余,只是想不想出手的问题,不过现在也只有出手了,我可不想面对这些孽兽雕像,被这六尊围攻的话,我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庄?:“的确会有难度,不过总得试试,现在,我们先来分个高下吧。”

        司徒凡再度冷笑一声,他感觉自己是遇上了自大狂,不过有无所谓生不生气了,因为下一刻庄?就要死在他手里了。

        司徒凡奔若星电,朝着庄?汹涌杀来!

        然而,庄?却是一动不动,甚至于都没有要出手的迹象。

        司徒凡的确是一个神王境,然而这个神王境,比之他在天妖王庭时遇见的天王境要强一些,但他现在也今非昔比了,说到底,琉璃岛不过是一个类似于中转的地方而已,真正的强者,可不会呆在那样的地方,所以,庄?没有丝毫不胜的理由。

        司徒凡攻势来到的瞬间,庄?豁然出手,二人惊天一掌对接,司徒凡冷笑一声,一个天王境,凭什么敢与他对掌,肉身的碾压可不是说笑的!

        神王境较之天王境而言,肉身强度也是一个飞跃,而后便是神魂的变化了,神魂成就阳神,这是连雷电虚妄都不惧的阶段,可真真正正只凭借阳神逍遥在天地间。

        轰!

        一声巨大声响!

        一个身影倒飞了出去,然而,这个身影的主人,则是司徒凡!

        此时司徒凡脸上显露出来的无法置信的神色,他刚才与一个天王境,然而却遭到了惨败!

        战斗诡异的停了下来,司徒凡站在远处,定定地望着庄?,许久之后,他才道:“合作对你有什么好处?”

        他此话一出,显然也露出了合作的意向了,庄?的确不过是天王境,但从那一掌当中,司徒凡清楚,自己绝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此人根基之厚重,根本就不是一个天王境能够拥有的,然而,他又确确实实是天王境!

        庄?淡淡开口:“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我们就被蒙在鼓里,我只是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而已,我总感觉,很多事情之间说不通透,那个藏宝阁的长老,只是说出了虚实之话。”

        他的意思也不言而明了,那藏宝阁长老可能说了一些真话,但更多的是假话而已。

        司徒凡:“这也与我们能够打过这些孽兽有关吗?”

        对于司徒凡而言,战胜庄?要比战胜孽兽简单,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庄?他也无法战胜。

        庄?:“不试试怎么知道,而且这些孽兽到底而言不过是一些雕像。”

        说是这么说,但是庄?心中还是颇为重视的,只不过他并不想陷入那种自相残杀的境地而已,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对于一些类似的规则,他也总是想着要打破。

        司徒凡:“那现在怎么做?”

        他接受了庄?合作的意向,只不过,现在又要如何做呢?这些孽兽也不会进攻。

        庄?:“我想,这当中是有时间限制的吧,如果到了某个时间我们的战斗还未结束,那么这六尊孽兽雕像恐怕就会对我们展开进攻了,杀死我们,这一关也就象征着结束了。”

        司徒凡停了下来,开始等了起来,期间也不时望向庄?,他实在不明白,这一个天王境为何如此强大,且为何又要知易行难,对于他而言,杀死他是容易的,到时候就可以离开了,为什么非要与这些孽兽战斗呢?

        其实庄?也有着自己的打算,这些孽兽似乎是这龙墓当中一个通用强大的机关,基本上来说,刑罚都由这孽兽执行,就好比第一关,若是没有印记的人闯入,也应该会被那些孽兽杀死。

        所以他想,若是能够在实力上突破这些孽兽,是否情势就能够更清楚一些了呢?至少不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

        当然,恐怕墓主也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与自己设定的规则刑罚做对抗,那不是不要命还是什么?

        时间缓缓流逝,另一些擂台战场上,有的已经分出了胜负,离开了那里,有的则仍然在战斗当中,双方都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果不其然,就在庄?打量着其中一座孽兽雕像之时,这孽兽陡然颤动了一下,随后,庞大的攻势朝着他压制了过来!

        速度奇快无比!

        庄?瞬间飞脱,同时掌间聚力,修为躁动,一掌轰在了庞大孽兽雕像身上!

        只不过,这一掌却并未让此孽兽雕像受到伤害,竟然连丝毫都没有!

        “看来,这雕像的确异乎寻常的强大!”

        庄?暗暗吃了一惊,好在,这个心理准备他已然做足了,他想着就不可能一掌将其轰开,这些雕像,肉身防御之上,恐怕能够跟帝境的一些强者相比了。

        肉身越发强大,这攻势自然也就越发强大,其实所有的战斗,最后都归根于“力”和“巧”,以力胜人以及以巧胜人,这孽兽也同样如此,拥有着强悍的力量,直接对敌人施行镇压。

        这时,庄?朝着司徒凡大喊一声:“你吸引住其中的两头,我先解决四头!”

        司徒凡心下震惊,但肯定也听明白了,如今那六头孽兽雕像已然完全活跃了起来,开始不断朝着他们攻击。

        司徒凡心下凛然,这些雕像的攻击只要轰在他身上,可说是九死一生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心中不由有些绝望,然而,此时此刻,也断然不可能就此放弃,只能咬紧牙关,去引开两头孽兽,要知道,庄?如今可是承受着四头孽兽的压力。

        “这天王境,真的只是天王境呢?怎么可能这么强大?”司徒凡一副难以置信的面孔,的确,庄?这个实力以及作为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了,这根本不是一个天王境可以做到的。

        就在此时,司徒凡惊呼一声,因为他看见,庄?被一头孽兽击中了,身影轰然砸在了地上,激起一片尘土飞扬!

        然而,下一刻,那个地方一道身影便飞了出来,仿佛毫无事情一般,依旧对抗着那四头孽兽!

        司徒凡已经无法继续震惊了,因为他眼下也正被两头孽兽追杀着,只是,他却断然不敢让自己被这些孽兽打到,自己的肉身根基,可不足以承受这样的攻击!

        就在这时,司徒凡眼中一道剑光闪过,他自然没有出剑,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庄?出剑了,他快速将目光望了过去,便看到了一幅让起更为震撼的画面!

        只见庄?手执一把血色长剑,凛然剑意勃发,血色剑光闪过,一头孽兽的头颅便被其砍了下来!

        而后,那道剑光眨眼又化身万千道,直接将那孽兽彻底分裂!

        解决一头!

        司徒凡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语言描绘了,他现在光是顶住这两头孽兽的攻击,已然耗尽了浑身的修为,然而却看庄?在四头孽兽之下,意气风发的斩杀了其中一头!此中差距,当真是天与地的区别!

        当然,他这里看的确是庄?强大。

        然而庄?此刻也是危险无比的,那所出的一剑也并非随意出的一剑,而是准备了许久的一次蓄势待发,抓准了时间才下手的,好在他手中的剑以及剑意都非同一般,拥有着强大的破坏力,这是他的力与巧之间的组合,也是一次几乎是达到了顶点的组合了。

        “人还是得在险境之下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实力啊。”

        对于庄?而言,刚才的出手也蕴含着运气的成分,恰好位置就在那孽兽较为脆弱的脖颈之处。

        “还有三头!”

        庄?再度以飞快的速度与这些孽兽游斗了起来,如今,他的肉身血液力量源源不断,施展血行之术就如同寻常的术法一般,这可是当年大先生制霸东临域的“千里血行之术”,然而如今,庄?却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施展了,且还可以不间断的施展,这也是他能够快速赶到琉璃岛的缘故,这门术本身是一门强悍的仙法。

        闪避,攻击,闪避,攻击,只不过他现在也无法找到刚才那样的点了,这三头孽兽本身也身具灵智一般,越战越是熟悉,而庄?也越战越是困难。

        反观另一方面,司徒凡却是在痛苦的挣扎逃窜当中,无论是速度还是防御,他都不及庄?,他的这个神王境,在根基上与庄?实在是无法相比,境界破升虽然可以带给他强悍的力量,但到底不如庄?这种不断令自己根基厚重的人强大。

        好在,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并没有太长,庄?心中也有些庆幸,这里只有六尊孽兽雕像,想来是这设计的墓主觉得这六尊雕像已经完全足够了,而丝毫没有考虑到会有庄?这样的妖孽现身,直接破了这六尊孽兽雕像。

        再下一剑!

        又一头孽兽被庄?一分为二!

        为了出这一剑他一直也不容易,一直在组织时机与点,而且他发现,这孽兽似乎有越战越强的表现,这才深入险境探出了那一剑。

        此时此刻,庄?面对两头孽兽不由压力大减,然而他也注意到了,司徒凡在被两头孽兽无尽碾压,身上已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了,若非是强撑着,恐怕早就被那孽兽击杀了。

        “在这里肉身毁灭的话,神魂恐怕也无处藏身,这些孽兽,对神魂有更大的杀伤力。”

        心念至此,司徒凡更是绝境反击,他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去承受死亡。

        好在,他此刻已经注意到庄?拿下第二头孽兽了,自己只要再撑一会儿,便可以安全了。

        然而就在此时,庄?却朝他大喊:“将那孽兽引过来!”

        司徒凡听到之后,犹如闻见天籁之音,他有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撑多久,兴许下一刻不小心就被那孽兽击杀了也不一定,连忙便将这两头孽兽引了过去。

        不过他也清楚,庄?本身压力也极大,所以自己仍然参与其中战斗,主要用以牵制这孽兽的往来,令其无法一开始便朝着庄?杀去,给庄?一个缓冲的时间,如此的话,拿下这四头孽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果不其然,在这慢慢的牵制与反击当中,庄?再度击杀了一头孽兽,而这时场上的孽兽也就剩下了三头。

        只不过此刻庄?也几乎是力道全开,击杀了三头孽兽,他也耗费了巨大的力气,好在身上并未负什么伤,应当而言,他身上的一些伤势对于别人来说是致命的了,但对于他来说,却不过是一个小伤,这就是神莲之身的强大好处,恢复之力浩瀚,再生之力仿佛无穷,这也给了庄?极大的战斗资本。

        剩下三头孽兽,庄?分击而杀,杀死一头之后,迅速转向了另外两头,直到最后,这三头孽兽也彻底死在了他的剑下。

        此时血浮长剑仍旧傲意凛然,大争剑意磅礴肆虐,破坏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终于结束了。”

        司徒凡瘫坐在了地上,这一战毋庸置疑是其最艰难的一场战斗,他望向了庄?,此时后者俨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他就知道,恐怕这一战,还未能令状?倾尽全力。

        司徒凡心下不由嘀咕:“竟然好像还有余力的样子,这人是怪物吗?”

        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却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样的人。

        “此人好像并非琉璃岛中人,不知他来此为何?”

        司徒凡眼见庄?正在安静地收拾,于是开声问道:“庄兄来光明域是为何?”

        这时,他也改口称庄?为兄弟了,原想称前辈,不过似乎太冒失了些,而且他观庄?年龄,恐怕修行的年纪还不足百年,这样的绝代天骄,其实心中反而不喜别人将其唤作前辈。

        当然,他要是知道庄?修行不过三五年的话,恐怕又会是另一番惊恐了。

        庄?也没有瞒,直言道:“我需要潜入魔族,你对魔族有没有什么了解?”

        司徒凡下意识吃了一惊,来光明域寻宝之人,无一不是希望远离魔族,这人倒好,竟然想要潜入魔族,真的是个疯子吗?

        司徒凡不由讪笑道:“庄?这是开玩笑吧,我们都期盼着远离魔族,怎么可能还会去接近魔族。”

        他以为庄?现在是在拿他开玩笑。

        庄?却是摇了摇头:“这有什么玩笑好开的,我见过魔族,只不过,我现在是要找到他们在光明域的所在,你对他们了解吗?”

        司徒凡目瞪口呆,这家伙真是要潜入魔族的?

        疯子!绝对是个疯子!司徒凡下意识暗道。

        不过转念一想,庄?的实力他又的确看在了眼中,如果不是一同从琉璃岛前来,他都会认为此人是个魔族了,只有魔族的肉身才会有这般强大,而且向来如此,魔族在肉身之上的修行,一直都是百域当中的霸者。

        其实这也是为何天邪众要庄?来此寻求凶魔太厉的帮忙了,神川大师兄此刻正是因为佛门禁术的缘故而导致肉身支离破碎,便是需要强悍的肉身之法或者能力来使其恢复复活过来,而整个百域当中,也唯有光明域的魔族有这样的能力。

        司徒凡小心翼翼再问:“庄兄是当真要去寻找魔族吗?”

        庄?眉头一皱,司徒凡当即明白了,打了个哈哈:“其实这是让我太震惊了,要知道,我们来光明域都是躲着魔族来的,还从未听说有人去寻找魔族,不过既然庄兄问上了,我也可以把我知道的一些关于魔族的讯息告诉你,其中一个就是他们所在的位置。”

        庄?眼睛一亮:“你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

        (本章完)

  https://www.65ws.com/a/71/71983/33935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