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神光冲霄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明暗渊源

第四百八十四章 明暗渊源

        力无尽是故意没将话说完,为的就是看看寒宁馨会有什么反应,就是要看一看魔皇血脉应有的性子。

        看了看寒宁馨那满溢毁灭与冷绝的双瞳,力无尽哈哈一笑,取过背上水囊灌了一大口,道:“不愧是景姐的闺女,心窍灵慧。那些杀手虽没有露出任何可供追索的形迹,可最后出现的十二刺皇杀神尊主拉海尔表明他们是有谋划的,绝非临机起意。拉海尔被老妖婆狠抽一顿巴掌,屁滚尿流地逃了。按她的说法,那小家伙有九成还有口气。隐杀宗老宗主因会主之故自殉杀生死律之后,余下弟子中就没几个成才的。若隐杀宗就此绝了传承,当真可惜。”

        寒宁馨低念十二刺皇,黑暗双瞳升现浓烈杀机,忽地银光一闪,双瞳恢复正常。寒宁馨舒了一口气,轻快笑语:“世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师兄,既然有小真两个一同掉下去,那在他救出小姐妹前就绝不会死。力伯伯,走吧。”

        力无尽听得雄躯一震,扭头看向极炎魔,眼中满是毫不隐藏的疑惑:是什么存在竟使得解禁后的魔皇血脉也受到压制?真是那小子?此事可是连你也做不到!

        极炎魔对着力无尽微微点头,侧转身对寒宁馨道:“乖女儿,修行不妨暂且押后,等会让无尽给你展现一下灭神师对抗灵劫的正确方法。”指向西北后接着道:“狄家小子只是打散被抽取一半灵光的灵劫,剩下的一半被魂器镜现到东霸洋上,重新化作通天海柱,就快来到此处海域。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乖女儿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寒宁馨的确有很多问题想问,斟酌了下后便探问生父为什么还能完全控制圣洁之暗,要知它可是光明宗最强支脉,是魔道,尤其是十魔会的最强死敌。

        极炎魔悠然道:“圣洁之暗并不是由父亲一手创建,父亲只是接下师父的遗愿继任暗尊。无条件服从至高暗尊,是圣洁之暗弟子们的第一铁则。圣洁之暗的来历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早。乖女儿,没有土地、没有人口固然超脱不受俗事烦扰,可同样代表没有相对稳定的财富来源与源源不断的新生英才,你觉着光明宗凭什么自古就能号令天下?”

        寒宁馨为之一怔,这个问题以往也曾与狄冲霄讨论过,但没有答案。

        极炎魔走到悬崖边,低沉轻语:“乖女儿,答案是光明宗是世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灭神宗门,是在远古时,由世间大半灭神师齐心建立的最强宗门。在遥远的过去,光明宗与十魔会本是一体,前身是由五位超绝灭神师为首组成的卫世五老会。宗旨是集合所有灭神师之力帮助没有觉醒的世人们度过那段兽袭远比现世强大千百倍的的艰辛黑暗岁月。这一绝密,只在十魔交替时口口相传,而光明宗早已将这一段历史与真相给封杀抹消了。”

        寒宁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可又知道极炎魔没必要骗自己,一时间脸容怪至无法形容。

        “卫世五老会在成立后的第一个百年间成果斐然,只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执。渐渐地,在如何守护世人上,五老后人及弟子之间产生了严重分歧,最后归为两派:守护派与激进派。守护派认为经过百多年的事实证明,软弱的世人需要强者的保护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弱者只需要乖乖按照强者制定的规则去生活就行了;激进派认为百多年的事实恰恰证明世人在保护下反而变得更加脆弱,真正的保护,不是让同胞们成为饲养的家禽,而是要让所有同胞都成为强者,为此,他们认定鲜血与死亡才是最好的‘觉醒灵食’。”

        寒宁馨有些明白了,暗思激进派必是十魔会的起缘,难怪他们会四处生事,不弄得天下大乱不罢休。旋即心中又有些诧异,既然两者同出一源,彼此实力相当很正常,可为什么如今连光明宗也无力抗衡十魔会?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么?

        极炎魔见寒宁馨若有所思,便停下讲述,笑问:“乖女儿,你对两派都有什么看法。”

        寒宁馨直率回道:“师兄要是在这里,定会像我般认为两派都很极端,都很无聊,也都很招人反感。他们有什么资格站在高处对其余世人指手划脚?凭什么要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所有人?就因为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实力?可笑,强者是可以随意断定弱者的生死,但绝无法压服所有世人的意志。”

        极炎魔道:“答案正是实力,要知世间弱者的意志中更多地是趋利避害、惧强畏狠、苟延残喘,宁死不屈地只是极少数,所以古往今来,强者们一向都极少思及弱者的想法。为能压服同等实力的对手,推行自己的理想,两派终展开大战,卫世五老会从此分裂,激进派成立尊强教,其后演变为十魔会;守护派组建神恩阁,后因形势变生为光明宗。久而久之,光明宗中越来越多的人沉醉在如同神一般的灿烂光环中,享受派、特权派、霸权派等相继冒起、壮大,反不及十魔会来得纯粹。因着各派系派主、尊主、首座与精英弟子都源自守护派本身,这一内争就让守护派无可避免地彻底势微了,不过世代传承的守护理念并没有消亡,圣洁之暗就此诞生。新的守护派们为能守护他人的光明与未来,宁可自身永沦黑暗。”

        寒宁馨想到什么,道:“难怪你在真心加入十魔会后还能掌控圣洁之暗,原来两者本是一家。在圣洁之暗弟子眼里,你与亲娘在一起,就是伟大到自身永沦黑暗。”

        极炎魔神色转冷,张了张嘴又闭上。

        不管真相到底如何,世人皆知他左丘灼是有目的地接近魔皇,因着这一无法辩驳的事实使得他不想在此事上与女儿起争执,可也弄得再没心情说下去。

        力无尽插了进来,叫道:“宁馨,左丘的确很混蛋,但你亲娘可不是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爱与诡计,哪能逃过她的双眼。左丘,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一个自以为神圣伟大的超品混蛋在见到目标后就发觉世间没有任何一样事物比爱情更伟大?”

        极炎魔罕有地长叹一声,叹完岔开话道:“乖女儿,下回和你说说风情谷的事。灵劫来了,无尽,准备。”

        力无尽看向由西北而来的通天海柱,不屑撇嘴,举起左手晃晃,对付意志混沌的天地灵光蕴集,一只手已是绰绰有余。

        寒宁馨看着力无尽扑向海柱,心中深深地思念起狄冲霄来,坏师兄自身实力有限,又是怎么带着一群实力有限的人征服这场灵劫的呢?随又想起生父说过的事,暗道若是他再敢违令乱泡他国小妞,下次见面定要打断他全身骨头!

        次日清晨,鸡鸣岛巨嘴海域藏宝巨洞海妖妖主卧室中传出一声惨叫。

        狄冲霄于睡梦中手脚乱动,从床上滚到床下,迷糊间光顾着保护脑袋,致令宝贝蛋蛋先着地且撞到昨晚金飞环弄出的某样小道具上,立时痛到脸容扭曲。

        金飞环被惨叫惊醒,挪到床边,奇道:“怎么睡地上了?稀奇,环姐昨晚都没你叫得响,怎么回事?”

        狄冲霄坐起身,苦着脸道:“先是梦见疯婆娘也睡在身边,正心里美时,疯婆娘居然梦游了,说我不知死活抢她床,抓着我就揍;还没等缓过劲来,又见着宁馨飞过来打断我浑身骨头,说是没她批准就乱泡他国小妞的下场。冤死了,我哪有泡别国小妞嘛,逗一逗、亲一亲顶天了。”

        金飞环格格娇笑,敢情是美梦变成恶梦来着。

        看着春光大泄的邪媚女王,狄冲霄心脏又不争气地乱跳起来,跳上床,展开“生小蛇”的早间修行。

        金飞环哪还有力气抵抗,媚眼流苏,重重咬在狄冲霄肩上,其它的就随他去了。在这一刻,金飞环心中闪现一股极度渴望,渴望着能有一个女儿,要像逝去的父母般疼爱照顾一个小生命,看着她幸福成长、嫁人生子……。

        良久,狄冲霄终借着邪媚佳人将心中残余的最后那点阴暗心绪宣泄一空,看着身下满布汗水的妖娆女王,心生怜惜,这邪怪姐姐比起之前虽是大有改观,但这一生是休想能从年少阴影中完全恢复了。狄冲霄发力搂紧恶盗女皇,暗自发誓要让她永远像此刻般幸福快乐,忽地肩上传来剧痛,立时惨叫出声。

        原来精神回复的金飞环又咬在狄冲霄肩上了,还将牙齿用神魂改造了下。

        痛归痛,狄冲霄半点也不放在心上,怀中的邪怪姐姐就不是正常人,咬得越是重就越是爱到骨髓,若是咬出血,那就是爱到无法自拔了。

        等到狄冲霄带着金飞环出现在洞中大厅时,百花藏等人早都去海底展开捞宝大冒险了,只余宣冷幽陪着旧伤复发的官双妍闲聊。

        官双妍一向与金飞环是“死敌”,见状调侃:“看来那什么万年木头还真是难得的天地奇珍,这点从女皇蛇居然能中气十足地邪叫一整晚上就可以看出。”

        金飞环哪会在意这个,邪邪回击:“疯丫头,你哪会明白邪叫是门高超艺术,有真叫、假叫、颤叫、长叫、拖叫、嗲叫、叠叫、哀叫等等二十一般花样,看在你迟早是一家人的份上,环姐可以破例传你金氏独门绝活,往后来个销魂二重叫。”

        官双妍再疯也还是纯洁室女,这方面哪是邪媚女皇的对手,红晕上双颊,顾不得身上旧伤发作,撸起袖子就打算与可恶邪女打上一场。

  https://www.65ws.com/a/71/71809/37601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