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649章 沉重的负担

第1649章 沉重的负担

        宋晓冬在两个老婆的陪同下,检阅自己带来的人。

        “有了我们给送过去的设备,现在他们的进度应该有所加快,虽然,可能快不了多少,但是,我们没有必要继续观望了,时间再长,我担心他们会派过来更多的人,到时候我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宋晓冬说道。

        龙门的门人都看着宋晓冬,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除魔卫道,惩恶扬善,视死如归,这些龙门的门人,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只有宋晓冬自己怕死。

        宋晓冬怕这些人跟着自己,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在063当顾问,指挥失误人死了,是为国家而死。

        龙门自己的行动,指挥失误人死了,那是为了他宋晓冬而死。

        这样沉重的负担,让宋晓冬难以呼吸。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暗夜宗这种在华夏玄门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修习邪术不择手段,惨无人道毫无人性,却在西方世界混的风生水起,进行了一个又一个邪恶的研究,不知道有多少人,沦为了可怜的试验品。

        对抗邪恶的道路上,从来都洒满了英雄的鲜血。

        “不管暗夜宗究竟是在干什么,都一定不是好事,我们今天晚上就行动,见一个,杀一个,见十个,杀十个!”宋晓冬语气平静,全身上下,却向外散发着逼人的冷气。

        躲在一旁看着的姜晨感觉全身发凉,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出发!”

        “走吧,姜小姐,去看杀人!”

        “啊。”姜晨愣在原地好久,才迈开步子。

        一群人默默地走在路上,一言不发。

        甚至还窃窃私语,有说有笑。

        仿佛是在旅游,而不是去杀人,或者被杀。

        没有骑骆驼,但是准备了逃跑的几辆车。

        “你们和暗夜宗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矛盾?”姜晨忍不住问宋晓冬。

        “就我自己来说,是杀父杀母之仇,就龙门子弟来说,是杀兄弟手足之仇,就整个龙门的传承来说,是玄门正法和邪法之间理念上的冲突。”宋晓冬回答道。

        “理念?”

        “也可以说是行事方式的不同。”

        “怎么不同?”

        “我们龙门认为,修炼,在于自身,不假外求,但是暗夜宗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不择手段,比如说古代时候的双修,吃人、夺舍、借魂、驭鬼,和现在的转基因技术人体实验。”宋晓冬说道。

        “原来西方人进行神秘的不人道的人体实验是真的啊。”姜晨说道。

        “不是西方人干的,这些实验都是暗夜宗干的,但是西方人提供了资金,我猜,如果暗夜宗真的研究出了结果,可能,这些西方的财团也会获得这方面的技术。”宋晓冬说道。

        “他们都进行过什么样的实验啊?”

        “就比如说我们最后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捣毁了一处暗夜宗的实验室,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一些改造人。”

        “改造人?”

        “这些人外面都是好的,但是里面都被改造过了,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是钛合金的,连头骨都被换成了金属。”

        “你说,这种全身从头到脚的更换骨头的手术,有多痛苦?”

        “太过分了,西方怎么会容许这样的组织存在?”姜晨问道。

        “他们都是一伙的,我猜测暗夜宗的研究资金可能都是一些国家的军方提供的,这些国家不允许在国内进行这样的人体实验,所以就支持暗夜宗在境外一些比较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搞这些实验研究,然后研究结果军方和暗夜宗共同分享。”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说暗夜宗是邪恶的了。”

        “可惜,现在全世界大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可能都和暗夜宗有合作关系,反对暗夜宗的人可能也只有我们龙门一家,和国内的一些玄门道派,但是这些玄门宗门都是长期隐居不出,只关心国内局势,对其他国家的事情都视而不见。”

        “怎么这样啊...”

        “对于国家来说,只追求绝对的力量,至于力量的来源,代价,是邪恶还是正义,都没有意义。”

        “就算有不人道的,灭绝人性的事情发生,只要不在他们国内就可以了。”

        “这么说,你们龙门,还真的是正义的一方呢!”姜晨看了一眼宋晓冬。

        “可惜,正义几乎从来就不是邪恶的对手,我们龙门和暗夜宗之间的斗争可能有几千年了,在历史上,也没有几次真正的胜利。”宋晓冬无奈地说道。

        “几千年?”

        “算了,不说了。”宋晓冬不想说太多了。

        “仅仅是我当门主的这几个月来,就已经死了几十个门人了。”宋晓冬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龙门子弟。

        “不知道王雨辰带着他们练了一段时间,有没有进步。”宋晓冬心里想着。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宋晓冬等人赶到了金字塔的外围。

        “隐蔽。”

        宋晓冬命令门人们都躲在沙丘后面。

        “我要打坐。”

        “还打坐?”楚仙灵无奈地问宋晓冬。

        “这一次我要了解里面的情况。”宋晓冬说道。

        上一次来的时候,宋晓冬只探查了周围的情况,害怕暗夜宗的人发现,所以并没有探查暗夜宗的帐篷里面究竟有多少人。

        这一次就不用了。

        宋晓冬先在外面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

        “外面只有这么几个人?”楚仙灵看着金字塔中间空地上暗夜宗的帐篷说道。

        周围只有几个拿着枪的武装分子在,暗夜宗的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看样子是都下去了。”宋晓冬说道。

        “也就是说你送给人家的机器发挥作用了。”楚仙灵挖苦宋晓冬。

        “卖给人家的,赚不少钱呢!”宋晓冬一挑眉毛。

        “抓紧时间吧,再磨蹭一会,人家东西都拿到手了。”孙依依说道。

        “都肃静,打坐呢!”

        宋晓冬盘腿打坐,闭上了眼睛。

        地面上只有几个守卫,剩下的人都在金字塔下面。

        看来暗夜宗的人不是打算在金字塔上面挖洞,而是打算挖到下面松软的砂土层里,然后再找进入金字塔的更容易的路径。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不是坟头

        可惜金字塔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坟头,法老不是埋在沙土里面,而是在石头砌成整体一块的金字塔里面,暗夜宗的人就算是挖到下面,也还是要从下向上面挖,才能挖到法老所在的密室。

        但是在金字塔的下面,有一处地下通道和埋葬室,这一位置是在金字塔下面的地层里面,从这里往上爬,总比从外面用钻头钻石头工程量要小得多了。

        问题是,暗夜宗能够想到的东西,建设金字塔的建筑师也能想到。

        等待他们的,是圣甲虫、火蚂蚁、流沙和浓盐酸。

        宋晓冬感知了一会,睁开了眼睛。

        “李忘,米斯长老,驯兽师,埃及专家,一个祭祀,和另一个白人男人,从没见过,第一次出现。”宋晓冬汇报对面人数。

        “还有二十几个雇佣兵,外面还有一队反对派武装分子,大概30人左右,机枪车三辆,火箭筒四筒,重机枪五挺,标枪一把,掷弹筒两挺,清一色热武器,苏式装备,AK改,下挂榴弹。”宋晓冬又说道。

        “人真的不少啊。”林峰神情严肃起来。

        “我们先把外面的武装分子消灭?”苏烈问道。

        “人太多,风险太高,太浪费时间,容易被金字塔下面的人发现。”宋晓冬说道。

        “我们悄悄溜进去?”楚仙灵问道。

        “被发现了,被他们警觉,前后包抄更是倒霉。”孙依依说道。

        “我们下去,林长老,你带着门人再此待命。”宋晓冬说道。

        “你们人太少了!”林峰不同意。

        “他们人也不多,出了暗夜宗的几个长老,也就一队雇佣兵,我能轻松解决。”宋晓冬拿起自己的木杖。

        “我们下去吧!”苏烈说道。

        “林长老,你负责后援,我们悄悄摸进金字塔里面,尽量避免惊动地面上的武装分子,万一被发现,你们负责保护入口。”宋晓冬说道。

        “好。”

        宋晓冬转念一想,自己会土行孙的功夫,不用出口。

        “这样吧,你们负责接应,我会钻地,不用走出口,你们埋伏,就打出口那个位置。”宋晓冬说道。

        “明白。”

        宋晓冬深呼了几口气,拿起自己的木杖说道:“几个长老,两位老婆,还有姜小姐,都站到我的身边。”

        一群人都听话地围在了宋晓冬周围。

        “我以前都是一个人或者只带着一个人钻洞的,这次不知道,能不能行。”宋晓冬自己心里也没底。

        “干什么?”姜晨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大喊大叫,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回去。”宋晓冬突然转过身子来,眼神冰冷地看着姜晨。

        姜晨被宋晓冬的眼神吓坏了,不敢说话,只是机械地点头。

        “那就走你!”宋晓冬把木杖深深地插进了松软的泥土当中。

        沙子下面仿佛有什么东西活了过来。

        “啊!”姜晨惊讶地尖叫被自己用捂嘴的方式打断。

        一根根手指头粗细的藤蔓,从地面上钻出来,把一群人纷纷裹住,然后钻回了土里,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沙坑。

        只剩下林峰和门人们看着这个大坑发呆。

        “门主的本领越来越大了!”门人们窃窃私语。

        “是啊。”

        “可惜了,我们来都来了,结果就在边上看着。”

        “你们小点声,别让人看见听见!”林峰聚精会神地看着暗夜宗的帐篷,呵斥了身后的人们几句。

        立刻安静下来。

        宋晓冬的木杖上长出了无数藤蔓,在松软的沙地下面一阵蠕动,一路向下钻去,小心地避开了,宋晓冬在感知的时候已经发现的圣甲虫巢穴、火蚂蚁的巢穴,来到了金字塔的地下入口。

        藤蔓围成了一个大球,支撑起周围的沙土,在里面留出了一个空间供大家坐下。

        “这是什么法术?你是道士?”姜晨问宋晓冬。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好好看看。”宋晓冬拧开一个冷焰火,借助光线,指了指前面露出的一段墙壁。

        “我们现在在哪?”姜晨问宋晓冬。

        “我感知到,这金字塔下面有一处通道,我们现在就在入口位置。”宋晓冬告诉姜晨。

        “地下?”

        “我看看。”姜晨走上去,摸了摸,看了看,敲了敲,点了点头。

        “金字塔一般都会有一个地下的入口,但是...”

        “但是什么?”

        “金字塔的地下出口一般都是连接着地下水的,并在入口位置放一艘船,古埃及人认为,地下河就是接引亡魂的冥河,所以会在金字塔的地基上开挖一条向下的坑道,一直挖到地下水,然后在地下水层中放一条船,他们相信,如果法老升入天堂失败,还可以和王后一起走水路,乘船被死神带到地下世界。”姜晨说道。

        “哈哈哈,走水路,有趣。”孙依依忍不住笑道。

        “可是,如果这里是入口,那么,下面应该是地下水,我们要从水里爬上去,上船,才能从坑道走上去。”姜晨说道。

        “所以要小心,别把砂层挖穿了,水层透出来。”

        “好。”

        宋晓冬重新亮出藤蔓,不是扎在地上,而是插在了顶部。

        从木杖上面分裂出很多藤蔓,从众人的头顶扎进去,落下来层层灰沙,落在众人的头顶上,众人灰头土脸,被藤蔓缠着,从土里开始向上爬,绕过地下坑道的石头巷道的顶部,来到了入口位置,发现,暗夜宗先宋晓冬一步,已经把这一地带挖开了。

        周围的沙土开始变得潮湿,宋晓冬等人脚踩在了木头上。

        宋晓冬仔细打量,周围已经被挖开,并且重新采用了灌浆技术,将松软的黄沙使用水泥砂浆固结成为了砂浆混凝土,一直通到了地面,从上面的入口还能够投射进来阳光。

        果然像姜晨说的那样,这里确实有一条船,但是船是嵌在沙土里的,下面并没有地下暗河,但是沙子确实有些潮湿,并且温度非常冰冷,寒气从下面辐射上来。

        抬起头来,能够看到黄色石头材质的一个正方形的坑道,有台阶,台阶上有灰尘,灰尘上有脚印。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已经在里面了

        “暗夜宗的人已经在里面的了。”宋晓冬说道。

        “里面一闪一闪的是什么?”姜晨指了指黑漆漆的甬道里面。

        “警报器。”宋晓冬说道。

        “他们还真谨慎啊。”楚仙灵说道。

        “看起来他们在里面被搞的有点惨啊,不然,他们肯定会搞更多更恶毒的东西等着我。”宋晓冬说道。

        “这里真的有船啊!”孙依依看着地面说道。

        姜晨蹲下来,清理了一下脚下周围的沙子,打量船上的图案。

        “这个,应该是,第三王朝时期的东西!”姜晨说道。

        “你看船底就能够看出来?”楚仙灵问姜晨。

        “这个图案,这个染料,这个颜色,都一定是第三王朝时期的东西,大概是公元前2686年公元前2135年。”姜晨指着船底上斑斑驳驳的图案说道。

        “那这个期间有没有没有发现金字塔的法老?”宋晓冬问道。

        “第三王朝一共有五个法老,有两个法老的金字塔没有发现,分别是卡巴和胡尼,是第三王朝的倒数第二个和最后一个法老,其中,卡巴在位时间是公元前26032599,一共在位只有4年,卡巴暴毙,胡尼上台,在位二十年,第三王朝覆灭。”

        “所以,我们知道了这是谁的金字塔?”宋晓冬问道。

        “就是了,错不了,这一定是卡巴的金字塔,因为卡巴暴毙,要么是暗杀,要么就是中毒,卡巴正值壮年,说死就死了,很蹊跷,只有暴毙或者篡位,才能够解释清楚,为什么这座金字塔这么小。埃及法老的金字塔一般都是在刚刚继位之后就开始修,你想,这卡巴才当了四年的法老,金字塔才刚开工,修成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姜晨说道。

        “嗯,那这个卡巴,你还知道些什么?”宋晓冬问姜晨。

        “卡巴在位只有4年,死的时候年纪也不足三十岁,在位期间没有什么作为,也没有什么祸国殃民的罪行,只是一个及格的守成之君,只是有一点比较特别,那就是卡巴信仰的神,和其他的法老不一样。”姜晨说道。

        “怎么不一样?”

        “古埃及神话有九柱神体系,有太阳神、风神、雨神、大地、天空、沙漠、农业、生命、战争、死神等主神,此外,还有阿努比斯等幽冥神,其中太阳神在主神位,是法老国家认可的最高神,但是卡巴在位期间,最高神,却被改了。”姜晨说道。

        “改了?”

        “改成了死神。”

        “阿努比斯?”宋晓冬问道。

        “难怪这法老这么短命,供奉死神,讨这个晦气,生怕自己命长啊。”楚仙灵说道。

        “卡巴当政期间,天灾频繁,卡巴丧失了群众基础,最终被篡位,有这个可能。”姜晨说道。

        “我们回去慢慢讨论,准备好,冲进去,见人就杀。”宋晓冬说道。

        “明白。”

        “苏长老,你保护姜小姐。”宋晓冬说道。

        “好。”

        “我带头。”宋晓冬一跃而起,跳上了甬道的台阶。

        “警报器怎么办?”孙依依问道。

        “打坏就是。”宋晓冬走上台阶,手一抖,打坏了闪闪发光的警报器。

        黑暗之中,宋晓冬眼睛亮的仿佛两只手电筒,从头到脚连汗毛都紧张起来,感受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有那个驯兽师在,走路要格外小心看地面上有没有昆虫。

        金字塔实在是太厚了,宋晓冬在外面打坐的时候不能够感知到里面的情况,走进来之后,不能打坐,但是不用感知,宋晓冬自己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一种压迫感,从金字塔里面向外传出来。

        宋晓冬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法老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暗夜宗来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角色,所以宋晓冬想不出,这金字塔里面,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能够散发出这种天然的压力,让宋晓冬心神不宁。

        “这地方还真的邪门啊。”宋晓冬忍不住嘀咕了几句。

        里面是平的,有一个很小的平台,几个人勉强能够挤在一起。

        从金字塔里面向外散发着腐朽的空气。

        继续向里面走,是一处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洞洞的甬道,台阶一路向上,高到让人绝望。

        “向上走,主意看头顶,有顶有天窗,直接沿着台阶走,会走到金字塔的入口,法老的墓穴在金字塔的中心,走台阶是走不上去的,要看头顶。”姜晨说道。

        姜晨总算是发挥了一点作用。

        “等等。”宋晓冬拉住了打算打头走的姜晨。

        “嗯?”

        “你看这里。”宋晓冬指了指姜晨身前的一处空气。

        “怎么了?”

        姜晨凑近一看。

        是一根悬在咽喉位置的一根非常细小的玻璃丝。

        如果宋晓冬不拉住姜晨,姜晨就要被割喉。

        “哼,我刚还夸奖他们,没想到,又搞这些阴谋诡计。”宋晓冬一枚银针,“叮”的一声,把玻璃丝给拉断。

        “冷焰火。”宋晓冬对孙依依说道。

        “给。”孙依依递给宋晓冬一根荧光棒。

        “我看看。”宋晓冬火眼金睛,拿着荧光棒在黑暗中晃了晃,没有再看见微弱的玻璃丝反光。

        “还是我打头吧,你负责看路。”宋晓冬回头看了一眼姜晨。

        “奥。”

        宋晓冬打头,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姜晨跟在宋晓冬身后看着天花板。

        “在这!”姜晨指了指头顶。

        宋晓冬抬头看过去,果然,头顶是空的,上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

        宋晓冬小心地拿冷焰火照过去,没有玻璃丝。

        但是有蜈蚣。

        墙壁上爬着很多蜈蚣,血红色的身子,全身都是腿,还张着一对大钳子,趴在头顶天窗的边沿上,一不小心就会手按上去。

        姜晨倒是没有喊出来。

        “怎么办?”宋晓冬问姜晨。

        “我来。”楚仙灵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一瓶杀虫剂。

        “你出门带杀虫剂?”宋晓冬笑着问道。

        “乐意,你管我。”楚仙灵瞪了宋晓冬一眼。

        “给!”

        宋晓冬接过杀虫剂,往边沿上一喷。

        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火蜈蚣

        一阵阵刷拉拉的声音中,火红色的蜈蚣一哄而散。

        姜晨把头探过去。

        “没有设备的话,这根本就爬不上去。”姜晨把头缩回来,对宋晓冬说道。

        “你的脸?”楚仙灵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指头来指了指姜晨的面颊。

        “嗯?”

        “这洞里怎么会滴水呢?”姜晨用手抹了一把脸。

        然后一低头,看见自己手指头上的血迹。

        “啊!”

        姜晨要喊,被孙依依给捂住了嘴。

        姜晨冷静下来,孙依依松开了手。

        “怎么会有血?”姜晨眼睛瞪的比楚仙灵刚刚还大。

        “上面死人了呗。”宋晓冬平静地说道。

        “啊?”

        “这甬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宋晓冬问姜晨。

        “墙上的砖块有松动的,按进去会触发墙壁上的冷箭和铁锥,这么狭窄的地方,根本没有躲开的空间。”姜晨说道。

        “要是多吉本玛在就好了。”宋晓冬心里默念。

        “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过去?”宋晓冬问道。

        “机关是重力和地下水驱动的,力量有限,并且所有机关都是一体的,卡住一个地方,所有的机关都会被卡住。”姜晨说道。

        “暗夜宗的人是怎么过去的?苏烈问道。

        “如果没有触发机关,那就是使用飞索。”姜晨说道。

        “勾在另一侧的边沿上不会触发机关?”宋晓冬问道。

        “边沿是需要支撑塔身重量的,必须是实体的,不可能设置机关。”姜晨回答。

        “那上面怎么会流下血来?”楚仙灵问道。

        “没有尸体掉下来,也没有尸体卡在上面,说明人是死在上面,应该是出去之后才死的。”姜晨被吓坏了,说话有些哆嗦。

        一张嘴就是死啊死啊的,对于一个专家学者来说确实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我们没有飞索。”林峰说道。

        “我有。”宋晓冬亮出了自己的木杖。

        “我问你,机关触发之后,还能通过人吗?”宋晓冬问姜晨。

        “不能,甬道会缩小,铁钎会布满整个甬道,除非是一条蛇,否则不能通过。”

        “而且,机关触发动静很大的,里面的人一定会发现。”姜晨说道。

        “那就只能用它来搭一个升降梯了。”宋晓冬说完,把木杖杵在地上,木杖的尖端破开,钻出一团藤蔓,互相缠绕,不触碰甬道四壁,一点点向往爬,一直爬到了上面的边沿,在上面结成了结结实实的一张网。

        “小心啊!”楚仙灵紧张地双手握拳。

        “没事。”木杖上破出更多的藤蔓,沿着宋晓冬的胳膊逐渐蔓延到腰上,绑成了结结实实的安全绳,把宋晓冬一点点的提升到了甬道当中。

        宋晓冬拿着冷焰火,照亮了甬道里面,到处都是黏土砖,和外面的巨石材质完全不一样,显然是为了防范不法的盗墓者专门准备的。

        “机关没有触发。”宋晓冬心里念到。

        藤蔓把宋晓冬提升到了甬道的顶部,宋晓冬两只手按在边沿上,把自己抬起来跳出甬道。

        果然,像姜晨说得一样,边沿是没有机关的整块石头雕刻成的。

        宋晓冬把冷焰火扔了下去,自己躲在了黑暗中。

        冷焰火会暴露宋晓冬自己的位置,宋晓冬有自己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不用眼睛,在黑夜之中能够完全隐藏起自己,同时让所有潜在的危险都无所遁形。

        宋晓冬一动不动,静静地在黑暗之中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距离垂直甬道不远的位置,靠着墙整齐地摆放着两具尸体,是暗夜宗的人,全身上下都是伤,仿佛被什么鸟啄出来的,肚皮都被撕开,肠子流了一地,血液蔓延到甬道上,一滴一滴地滴下来。

        除了两个死人,周围没有其他人了。

        宋晓冬再控制木杖,把下面的人一个一个送上来。

        “这两个人死了啊。”姜晨指了指靠着墙坐着的两具尸体说道。

        “周围暂时没有危险。”宋晓冬说道。

        “暗夜宗的人呢?”苏烈问道。

        “金字塔里面一共只有两个比较大的墓葬室,分别是法老的和王后的。”姜晨说道。

        “直走就是王后的墓室。”姜晨指着平地上唯一能走的路说道。

        “上面是法老的墓室?”楚仙灵指着头顶斜向上的另一条路问姜晨。

        “嗯。”姜晨点点头。

        “我打头,苏长老殿后。”宋晓冬下达指令。

        “明白。苏烈留在了最后。

        王后的墓穴巨石门关着,门外摆放着两只长明灯,还在燃烧,散发着橘红色的火苗不断跳动。

        这说明这金字塔里面是有空气流通的。

        “这两盏灯,是暗夜宗的人点燃的吧?”楚仙灵轻声地问道。

        “有冷焰火,还点火把干什么?”宋晓冬问道。

        楚仙灵紧紧地闭住了嘴。

        姜晨拿起更多的荧光棒,照亮了石门,石门上面有图案。

        古埃及风格的壁画,图案很古朴直观。

        内容基本上就是介绍了国力强大、王后母仪天下,王后生平,没有什么特别的。

        宋晓冬把姜晨拉到了后面。

        “等有机会再来考察,现在不是时候。”宋晓冬把姜晨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门后有人。”宋晓冬说道。

        “门怎么打开?”孙依依问道。

        姜晨看了看门,又看了看周围的墙,走到了门旁边的墙边,伸手在墙上摸。

        “把手拿开!”宋晓冬小声提醒道。

        “啊?”姜晨赶紧缩回了手。

        宋晓冬拿起冷焰火照过去,墙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机关在墙上,不摸感觉不出来。”姜晨对宋晓冬说道。

        “你先估计一下位置在哪里。”宋晓冬说道。

        姜晨目测了一会,跪在地上,脸贴在地上看地面和墙体之间的缝隙,看了半天,然后爬起来,半边脸蛋上都是土。

        “大概在这个位置。”姜晨指了一个地方。

        宋晓冬从楚仙灵的包里拿出来一瓶喷雾剂,对着这个地方喷了喷。

        果然,从墙缝里面,爬出来很多很发光的萤火虫,四处逃窜。

        谁能想到,一小瓶杀虫剂不知道救了多少条人命。

        “现在可以了。”

        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在墙上摸索

        姜晨继续在墙上摸索。

        “在这里。”姜晨轻轻地敲了敲墙上的一小块石头,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里面是空心的。

        “等等。”孙依依叫住了要按机关的姜晨。

        “嗯?”宋晓冬看了孙依依一眼。

        “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里面?”孙依依问宋晓冬。

        清醒状态下的宋晓冬能够隔着墙知道后面有人已经很不错了,对于里面的人的状态和情绪都是没有办法感知到的。

        在这阴森森,一不小心就会死人的金字塔内部,实在不是打坐的好地方和好时机。

        “我们不打开,他们把我们前后围住怎么办?”楚仙灵问道。

        宋晓冬想了想,对着王后墓穴的门伸出了自己的木杖。

        木杖上长出了更多的藤蔓,爬满了整个石门,结成了一张结实的网,藤蔓上面长满了尖刺。

        “我们走。”

        宋晓冬等人回到了刚刚爬上来的地方。

        冷焰火的光线下,能够看清,这个地方是一个四通,同时连接着金字塔的入口、地下通道、王后的墓穴,和最高处的国王的墓穴。

        通往国王的墓穴的,是一条宽敞的画廊,阶梯状,斜线上升。

        两侧、头顶,都画满了一幅一幅的画。

        台阶上也画着各种各样的花纹。

        画的是国王的生平。

        首先,国王诞生了。

        华国古代帝王出世,都一定是长虹贯日、天降异象,祥瑞是也,可是这位卡巴法老,却实在是一个苦逼。

        第一幅画,画的是卡巴小的时候,生下来,全身都是黑毛。

        然后就是卡巴格外的凶猛,喜欢喝生血,英勇善战,手下有一只剽军所向披靡,极大的扩大了版图,几年的时间,王国的版图变得非常的大。

        直到,在沙漠深处,遇见了一座神庙。

        卡巴从神庙回去之后,整日忧心忡忡,从此不理朝政,郁郁而亡。

        “看壁画,这法老,是病死的?”楚仙灵问道。

        “我看,这壁画八成是下一任法老让这么画的,为了掩盖自己弑君的事实。”姜晨说道。

        “也许这法老真的就是病死的呢。”孙依依说道。

        “据我所知,新法老接任之后,开始了长时间的种族清洗,卡巴的党羽、亲信、血脉都被完全铲除。”姜晨说道。

        “这确实不像是顺位继承人应该干的事情。”宋晓冬说道。

        “我们走了多久了?”苏烈问道。

        一群人停了下来。

        走了几分钟了,楼梯遥远的尽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靠近。

        宋晓冬神情严肃起来。

        “都别动。”宋晓冬命令道。

        几个人都站在原地不动。

        宋晓冬自己则蹲了下来。

        几千年没打开过的金字塔地下室,甬道地面上积着薄薄的一层的灰尘,宋晓冬等人一路走来,留下了一串串脚印。

        密室里面的长明灯能够几千年不灭,说明里面是有风的,有流动的空气,所以金字塔里面看起来还算是干净,没有想象中那种积着厚厚的灰,一走路腾起一片灰尘的情况。

        但是宋晓冬等人前面的阶梯上,灰尘是完整的,没有脚印。

        那,暗夜宗的人去哪了?

        或者说,暗夜宗的人,是怎么走过去的?

        宋晓冬感受了一下周围,没有什么风吹草动,也没有活物。

        “继续走。”

        没有危险就继续走。

        “之前的探险者也会遇到这种情况么?”宋晓冬问姜晨。

        “之前的探险者也只探测过有限的几座金字塔,但是很少有人直接进来的,都是用老鼠、鸽子、机器人或者无人机。”姜晨说道。

        “之前就没有人走到过这里么?”宋晓冬问道。

        “有,他们出去之后都死了。”姜晨脸色有些不好看。

        “你放心,你死不了。”宋晓冬说道。

        “我们不管怎么走,都到不了那个亮光的出口。”姜晨指了指走廊上边的尽头,沮丧地说道。

        “亮光?”

        姜晨的话提醒了宋晓冬。

        出口为什么有亮光?

        反正也走不出去,索性打一会坐吧。

        宋晓冬原地坐下,感知周围。

        他们走不到头的原因很简单,这阶梯是滚动的,有点像跑步机,面前能够看见的阶梯和光亮,是摆在不远处的一面镜子。

        如果在旁观人的严重,那就是宋晓冬等人眼睛盯着远处的一幅画,在一条会滚动的阶梯上不断走着,但是实际上却是原地不动。

        古代人的智慧啊。

        宋晓冬睁开眼睛说道:“你们不要动。”

        说完,宋晓冬拔地而起,飞起一脚。

        宋晓冬感觉到了前面的障碍,以为是一副画,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但是实际上,是一面镜子。

        角度调整之后,镜子里面的景物看上去,和镜子后面一模一样。

        一面镜子当然没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墙上的壁画,在经过镜子反射之后,居然变成了另外一幅画。

        墙上的壁画,从两个角度看,就是完全不同的两幅画。

        而且经过精心设计调整角度焦距之后,这面镜子里面,反射不出人影。

        这说明这面镜子是凹透镜或者凸透镜,有某种偏光效果。

        在镜子中发现自己,那这个很容易就会被破解了。

        宋晓冬一脚踢碎了镜子,看见了一段正在从地面升上来的阶梯。

        而其他人所在的位置,和镜子中间是踏空的,下面漆黑不见底。

        这意味着,如果这些人发现自己走不开,盲目的奔跑,将会掉到深坑里面去。

        看清楚之后,几个人都轻松地跳了过来。

        姜晨拿着冷焰火向下面看过去。

        下面是一片黄沙。

        “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我们抓紧吧。”宋晓冬说道。

        “路上已经没有别的危险了。”宋晓冬说道。

        刚刚在定中,已经观察过了,画廊里面已经没有其他危险了,但是宋晓冬的感知却被石门挡住了。

        严格来说,不是被石门挡住,而是被石门里面的某种力量给克制住了。

        宋晓冬在意识当中,能够感受到从门里面向外散发的那种古老尊贵的力量。

        用华国的话来说,就是王气。

        一个几千年前的法老,已经变成了一具死的透彻的干尸,可是,却仍然能够向外散发这样让人忍不住跪拜臣服的力量。

  https://www.65ws.com/a/71/71801/30340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