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526章 我是你长辈

第1526章 我是你长辈

        “还挽着手!”

        “是啊是啊!”

        张嫣然傻了。

        这人痞里痞气,会是楚仙灵的朋友?

        还是可以挽手的那种亲密朋友?

        男女朋友?

        先不说楚仙灵的家室,就说两个人的形象气质,一个冷若冰霜飘然出尘,一个痞里痞气嬉皮笑脸,无论如何也不搭配啊!

        楚怀平也惊讶了,打量了楚仙灵和宋晓冬半天,才说道:“这个人真是你朋友?”

        “嗯。”楚仙灵把宋晓冬挎的更紧了。

        “你朋友骗了张嫣然钱。”楚怀平对楚仙灵说。

        “你有证据么你,你问问她,她是在我这买的雪莲么?我连你什么时候买的我都不知道!”宋晓冬对楚怀平说。

        “怎么回事?”楚怀平问张嫣然。

        “我上了他的当!他说那雪莲是好东西,我才买了的,结果是假货!”张嫣然指着宋晓冬喊。

        “是这样么?你为什么要买,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宋晓冬冷冷地问张嫣然。

        “你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说清楚!”楚怀平也觉得,不能听信张嫣然的一面之词。

        “好,我说,让大家给评评理!”张嫣然看了看围上来的一群人。

        “我和他都到中药材批发市场,看中了一些药材,他和我的掌眼先生比眼力,看药材真假,我和他赌,谁看错了谁就走。”张嫣然说道。

        “走?”

        “谁输了,谁就放弃当天的拍卖。”宋晓冬补充道。

        “然后呢?”楚怀平又问张嫣然。

        “然后他输了,临走之前说这雪莲好,珍贵,我才买的。”张嫣然又要含糊带过。

        “哎?张小姐,这一段分明好几章的剧情呢,你怎么一句话就带过了?”宋晓冬冷笑着问张嫣然。

        “你一点点说,到底怎么回事。”楚怀平问张嫣然。

        “他和房先生比了沉香、灵芝和人参,沉香和灵芝他看对了,人参他看错了。”张嫣然说完又顿了一下。

        “然后呢?”楚怀平有些不耐烦。

        “然后我觉得他眼力比房先生好,想雇他给我看药材真假,他不干,就要走,临走之前说这雪莲花好,我才买的。就是他和卖家合伙设局坑我!”张嫣然指着宋晓冬喊。

        “张小姐,我说着雪莲花好你就买啊,我还说这楚家大院不错了,你怎么不买啊?”宋晓冬嘲讽张嫣然。

        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哄笑。

        “仙灵,你这交的什么朋友?说话这么难听?”楚怀平听了也有些不开心,指责楚仙灵。

        “我交什么朋友,跟你什么关系?你说话才难听呢!”楚仙灵不乐意了,对楚怀平说。

        “你是楚家人,怎么能交这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楚怀平指着宋晓冬,不屑地对楚怀平说。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相互问候的声音。

        众人看过去,是一个职业装的美女,拎着一个拎包和一个礼盒走进来。

        正是杨语诗。

        楚怀平一直对杨语诗很有好感,看见杨语诗从院门进来,赶紧迎上去。

        “杨小姐!好久不见!”

        杨语诗摘下墨镜对楚怀平点点头,“嗯”了一声,就直接奔向楚仙灵和宋晓冬。

        “哎?你到底还是来了!”杨语诗伸出手指头,推了推宋晓冬的一条胳膊。

        宋晓冬低下头看了看一直挎着自己胳膊的楚仙灵,楚仙灵一脸笑意,眨巴着大眼睛没有说话。

        宋晓冬就回答:“我怎么可能不来,就算不请,我也要不请自来,就算某人不带我,我也要自己偷偷跟上来。”

        楚仙灵用指甲轻轻掐了一下自己挎着的宋晓冬的胳膊。

        “哼,你还真是死皮赖脸!”杨语诗开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宋晓冬说道。

        “不许你说我们家晓冬!”楚仙灵也假装生气地推了一下杨语诗。

        “哎你看看你那重色轻友的样!”杨语诗取笑楚仙灵。

        “这人是谁啊?”宋晓冬用眼神指着张嫣然问楚仙灵。

        “是我二哥,就是他的下属。”楚仙灵用手指了指楚怀平说道。

        “哦...”宋晓冬点点头。

        楚怀平看见这情况,也蒙了。

        这不三不四的人,不仅认识楚仙灵,还认识杨语诗,而且看样子,还相当熟悉。

        楚怀平感觉自己脸上有些火辣辣地疼。

        “杨小姐,你和这位先生认识啊?”楚怀平凑上来问杨语诗。

        杨语诗不耐烦地说道:“哎呀,你让我和仙灵说一会话好不好?”

        楚怀平吃了个瘪。

        宋晓冬轻轻抿着嘴角憋着笑,对楚怀平说道:“楚先生说得对,仙灵确实是不应该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不过,我觉得楚先生,也不应该用一些不三不四的下属。”

        “你说谁不三不四?”张嫣然就要发飙。

        “哼,在楚家面前卑躬屈膝,在别人面前飞扬跋扈,说你不三不四有错?”宋晓冬和张嫣然针锋相对。

        看热闹的人都暗暗叫好。

        张嫣然的嚣张是人尽皆知的,只是碍于楚怀平和楚家的面子,没有人敢得罪她,不然,她这种脾气,会活不过三章的。

        “这件事情你们各执一词,我们不如就去找大伯评理。”楚怀平就要找大伯。

        “找就找!”楚仙灵也底气十足。

        楚怀平就回四合院里,不一会,楚景明、陈素素夫妇双双走出来。

        “大伯,张嫣然说这个人骗她买假的雪莲花。”楚怀平对楚景明说道。

        楚景明是楚家长子,在楚家的地位,和陈林在陈家一样,一言九鼎啊。

        楚景明不怒自威,看着宋晓冬,和挎着宋晓冬胳膊的楚仙灵。

        “光天化日,你干什么呀?”楚景明呵斥楚仙灵。

        “要你管?”楚仙灵一张口就噎的楚景明要上不来气。

        “你怎么说话呢?我是你长辈!”楚景明对楚仙灵说。

        楚仙灵一听就够了,受到老爷子的影响,楚家人的思想还停留在清朝尊卑有序的时期。

        “你怎么说话呢?你还知道你是长辈?”楚仙灵就要和楚景明吵起来。

        “我!”楚景明就要动手。

        “唰!”

        宋晓冬明明站在楚仙灵身边,楚仙灵挎着宋晓冬的胳膊,可是下一个瞬间,宋晓冬就来到了楚景明的面前,呼呼的风吹的楚景明睁不开眼睛。

        第二千三十六章过来跪下

        宋晓冬死死地盯着楚景明的眼睛,如同黑夜之中,盯着自己猎物的一条毒蛇。

        楚景明只是一个商人,哪里见过宋晓冬这种尸山血海中挣扎出来,一身杀气的人啊。

        楚景明被宋晓冬吓了一跳,说话都有些变声了,但是还是强装镇定的对宋晓冬说道:“你想干什么?”

        “我只警告你一次,别用这种口气和楚仙灵说话。”宋晓冬眼睛通红,盯着楚景明说道。

        楚景明被宋晓冬吓的不清,不敢看宋晓冬的眼睛,转过头来,对楚仙灵说道:“你在哪交的这朋友,这么没有礼貌?”

        虽然仍然是在指责批评楚仙灵,但是语气还是缓和了很多。

        “要你管?”楚仙灵歪着头,还是这三个字。

        “你...”楚景明看了看宋晓冬,想要冲上来,但是还是没有动。

        陈素素连忙拉住楚景明,问楚怀平道:“你说说究竟是这么回事啊。”

        楚怀平就和张嫣然重新把事情说了一遍。

        楚景明听了,事情确实不怪宋晓冬,你自己愿意被人家坑,不能怪人家挖坑啊,怪你自己愿意往里面跳啊。

        但是楚景明对宋晓冬还是非常不满意,不禁对楚仙灵说道:“仙灵啊,你交朋友我们没意见,可是这种坏心肠的人,还是少交往啊。”

        宋晓冬上去就是一脚。

        楚景明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仙灵交朋友,轮到你有意见?”宋晓冬问倒在地上的楚景明。

        “给我打!”楚景明捂着肚子指着宋晓冬喊。

        刘哥就站在旁边,伸手就要打宋晓冬。

        龙三身体如同快进一般,挡在宋晓冬身前,刘哥伸手拳头就要打宋晓冬脸,龙三截住刘哥的拳头,用力一拽,刘哥就横着飞了出去,头撞在四合院墙边的花盆上,被扣了一脑袋土。

        有更多家将围上来,龙三也不留手,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把一群家将,都干翻在地。

        楚景升、李芳艾、楚景阳、方舒看见打架,都跟出来。

        楚景阳和方舒看见自己女儿正搂着一个男人,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儿,但是相貌确实一般,没有特别帅。

        和楚仙灵比起来很一般。

        楚仙灵虽然看起来是一个乖乖女,其实自己很有想法,不喜欢旧社会封建大家族一般的楚家大院,忍受不了亲戚之间的相互攀比和算计,所以很早就搬出了楚家大院,和楚家的人关系很冷,包括自己这做父母的。

        外面来了更多的家将,要把楚仙灵宋晓冬和龙三包围起来。

        楚景明爬起来,西服肚子的位置一个四十号的大鞋印。

        “打他!”

        家将就要上来打宋晓冬,也不管旁边的楚仙灵。

        “你干什么?那是我姑娘!你也打?”楚景阳看见自己女儿也被围在中间,忍不住对楚景明喊道。

        “就是你女儿交往的好朋友,你看看给我踹的!”楚景明给楚景阳方舒夫妇看自己肚皮上的皮鞋印。

        “仙灵,怎么回事?”楚景阳问楚仙灵。

        “爸,我交什么朋友,关他什么事?我要和我朋友怎么样,关他什么事?”楚仙灵指着楚景明问。

        “你怎么和你大爷说话呢?”楚景阳呵斥楚仙灵。

        “他怎么和我说话了你们怎么不问问?”楚仙灵面对自己亲爹也丝毫不怂。

        “他是你大爷!是你长辈!”楚景阳又呵斥楚仙灵。

        “长辈怎么了?长辈就可以欺负小辈?我爱交什么朋友交什么朋友,关他什么事?”楚仙灵不服。

        “你是不是欠打了?过来跪下!”楚景阳指着楚仙灵喊。

        “你凭什么打我?”楚仙灵也对楚景阳喊。

        “凭你目无尊长!”楚景阳弯下腰来脱下自己的皮鞋,冲上来就要打楚仙灵。

        宋晓冬没有动手,把身子挡在楚仙灵跟前,把楚景阳撞了一个趔趄。

        “你干什么?我教训我女儿,管你什么事?”楚景阳指着宋晓冬鼻子问。

        “你可以打我,不可以打楚仙灵,没有人可以打楚仙灵。”宋晓冬冷冷地盯着楚景阳。

        “和他费什么话?动手!”楚景明手一挥,家将们就冲了上来,龙三一跺脚,唬的楚家的家将们一愣神,把龙三宋晓冬和楚仙灵围在中间不敢上前来。

        “你过来!”楚景阳指着楚仙灵喊。

        楚仙灵当然没有动。

        “动手!”楚景阳看见这情况,也生气了,喊家将动手。

        龙三宋晓冬楚仙灵齐齐出手。

        楚家家将很多,很厉害,但是宋晓冬和楚仙灵更厉害。

        还有很多家将都是看着楚仙灵长大的,根本舍不得动手,都是假装卖一个破绽,就被楚仙灵给扔在一边。

        转眼间,就躺了满地的家将。

        宋晓冬来到楚景阳跟前,对楚景阳说道:“之前你大哥说动手,是对我个人有意见。”

        “但是你作为楚仙灵的父亲喊对我动手,那在我看来,就是在瞧不起我苏家。”

        “谁?”

        “苏家?”

        “京城没有苏家啊?”

        “确实没有啊!”

        看热闹的人已经悄悄跑到了院子外面。

        看热闹的这些人接触不到大家族的事情,所以不知道苏家,但是楚景明作为楚家的实际掌权者,肯定听过也知道苏家。

        明河的苏家。

        之前外界猜测明河苏家和京城的杨家、楚家、陈家关系都不错,但是事实上,只是楚仙灵和宋晓冬关系不错,而楚仙灵虽然是楚家人,但是并不代表楚家对宋晓冬的态度,因为楚家的其他人并不知道楚仙灵和宋晓冬关系好。

        其实楚家人也知道楚仙灵八成是有对象了,但是楚仙灵并不说,他们反复打听,楚仙灵也是死活不说。

        本来楚家也看不上地方的小家族,可是陈家、杨家、何家对苏家的态度很暧昧,这对于楚家来说比苏家的真正实力更重要。

        至于宋晓冬龙门的身份,还是不说为妙。

        龙门虽然仍然只是在缓慢地恢复实力,但是整体上,比起京城的几个顶级家族,还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陈林也走了出来,既然宋晓冬已经提出了苏家的名字,自己也不能看热闹了,就走出来,对楚景明说道:“宋先生是我的朋友。”

        第二千三十七章这小子究竟是谁啊?

        “你这样对待我的朋友,就是这样对待我。”陈林仍然笑眯眯地,但是说话分量很重,掷地有声。

        “陈先生,是他先对我动的手!”楚景明虽然是楚家的掌权者,但是年纪比陈林小很多,所以对陈林还是有几分敬重和忌惮。

        “是你先对楚仙灵动的口!”宋晓冬对楚景明暴喝到,俨然以为暴怒的帝王一般。

        杨语诗看到这情况,走到宋晓冬身边站定,说道:“宋先生也是我的朋友,你们这样对我的朋友,就是这样对待我。”

        楚景明听的冷汗都下来了。

        楚家刚才这一架打的,相当于同时对明河苏家、京城陈家、京城杨家宣战!

        “哎呦,这是干什么呀?”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女声及时打破了尴尬。

        众人走过去,看见一个穿运动服,身材曲线暴露无遗的女人,也拎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赵若男。

        “宋先生也是我的朋友,你们这样对我的朋友,就是这样对待我。”赵若男也学杨语诗说道。

        楚景明太阳穴上的血管开始突突突直跳。

        “赵若男?”

        “京城的三大才女齐全了!”

        “她也帮着这个小子?”

        “这小子究竟是谁啊?”

        众人还在窃窃私语,赵若男来到宋晓冬跟前。

        “赵将军之前不说在安抚烈士家属么,怎么也有时间来啊?”宋晓冬问赵若男。

        “仙灵爷爷的生日,我怎么好不来啊?”赵若男笑着回答宋晓冬。

        仿佛周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楚景明大脑开始运转。

        自己现在已经得罪了苏家、陈家、杨家,和赵家。

        赵若男的背景有多恐怖就不说了,单说赵若男自己,那可是将军啊。

        一个国家能有几个将军啊,楚家再大,够几个将军打啊?

        楚景明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到宋晓冬跟前,弯下腰,对宋晓冬说道:“原来是宋先生,宋先生大老远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还闹出了这么多误会。”

        宋晓冬端着膀子,斜着眼睛看着楚景明,没有说话。

        楚景明看见宋晓冬没有说话,转过身喊:“楚怀平?”

        楚怀平看见这阵势也吓傻了,战战兢兢地走上来。

        “叫你手底下那人过来。”楚景明对楚怀平喊。

        张嫣然老老实实来到宋晓冬跟前。

        “给宋先生道歉。”

        “宋先生,对不起!”

        张嫣然老老实实给宋晓冬道歉。

        宋晓冬不耐烦地摆摆手。

        张嫣然就退回去。

        宋晓冬一把搂过楚仙灵,来到楚景明跟前,对楚景明说道:“你给我听好了,我知道你们楚家讲究尊卑有序,我今天就给你好好排一排序,你记住了,你们楚家,除了老爷子,楚仙灵地位最高,你听明白没有?”

        “明白!明白!”

        “哼,告辞!”宋晓冬转身就走。

        “宋先生,宋先生!”

        “宋先生留下吃饭?”

        “你们根本没有邀请我。”

        宋晓冬已经扬长而去。

        吃饭。

        饭桌上,楚景明陈素素、楚景阳方舒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方舒给楚仙灵夹菜。

        “来,仙灵,吃点这个。”

        楚仙灵点点头。

        “仙灵,你这次回来,要不就在大院里玩几天?”楚景阳也客客气气地问楚仙灵。

        “不了,”楚仙灵冷冷地拒绝。

        知道楚仙灵找了一个赵家、陈家、何家、杨家都当做朋友,为了他不惜和楚家翻脸的男朋友之后,连亲生父母,都来巴结楚仙灵。

        楚景明也小心翼翼地问楚仙灵:“仙灵啊,你和宋先生认识了,咋不和我们说呢?”

        “我不想说。”楚仙灵冷冷地回答。

        “是,是现在年轻人都注重隐私,仙灵还低调,挺好。”楚景明笑呵呵地对楚仙灵说。

        楚仙灵没有表示,楚景明只好尴尬地和自己老婆陈素素应和。

        “仙灵,你刚才为什么不留宋先生来吃饭啊。”楚景阳问楚仙灵。

        “你们请人家了么?你们没请,人家为什么要留下来?”楚仙灵没好气地说道。

        一桌子人都沉默不语。

        晚上楚仙灵回家,宋晓冬正在打电话。

        “喂?王老师?”宋晓冬贱兮兮地对电话另一头问。

        “宋先生?”

        “对对对,是我是我。”宋晓冬点点头。

        “宋先生找我有什么事么?”

        “王老师,没有事情就不能给您打电话了?”

        “嗯...不能...”王心仪回答。

        “为什么呀?”宋晓冬问。

        “因为你坏!”王心仪回答。

        “王老师,我怎么坏了我,我一直是一个乖学生啊,我回去都有听你的叮嘱,有空闲时间就观想,现在我精神特别好。”宋晓冬说道。

        “我不信,你回去肯定就把我教你的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王心仪说道。

        “没有的事!”宋晓冬一口否认。

        “那你给我背一遍三田开合功法的口诀。”王心仪要考考宋晓冬。

        “好。”

        宋晓冬就给王老师背了一遍口诀。

        “嗯,还可以。”王心仪再电话那头点点头。

        “对吧,王老师,我怎么能坏呢,我一直很听老师的话啊。”宋晓冬说道。

        “你到底找我想干什么啊?”王心仪问宋晓冬。

        “我...王老师,是这样,你教会我观水之法之后,回去我一有时间就冥想,上一次,我外出,遇到了危险,都是靠观水之法才能够侥幸逃脱,王老师你不光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我两位老婆的命,所以,我想要请王老师吃饭啊,以表达我对王老师的感激之情。”宋晓冬说道。

        “真的吗?”王老师对宋晓冬的话表示将信将疑。

        “当然啦,我对着我老婆发誓!”宋晓冬看着回来的楚仙灵发誓。

        楚仙灵瞪了宋晓冬一眼。

        “你就是打我的主意,想约我出去!”王心仪对宋晓冬说道。

        宋晓冬心里想:“哇,王老师,你怎么这么耿直?”

        “王老师,想约你出来,也是有这方面原因。”宋晓冬老实承认。

        “我考虑考虑吧。”王心仪说道。

        “王老师,您别考虑考虑啊,这有什么好考虑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宋晓冬说道。

        第二千三十八章何首乌

        “我挂了!”王心仪听见宋晓冬开始说胡话了,嘟嘟嘟嘟地就挂了电话。

        “活该活该!让你胡说八道!”楚仙灵笑着对宋晓冬说道。

        “怎么胡说八道了,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宋晓冬捏捏鼻子说道。

        “女生不爱听大实话!”楚仙灵回答。

        “那爱听什么呀?哄骗小女生的鬼话我也会说!”宋晓冬笑着就要搂楚仙灵的腰。

        “哎?你干什么?我现在可是楚家除了老爷子,地位最高的人,是你想搂就搂的?”楚仙灵歪着头问宋晓冬。

        “哇,你这忘恩负义的女人,是我让你成为了楚家最有权势的女人,你这么快就忘了?”宋晓冬问楚仙灵。

        “还说,打我们的人,把我的好几个师傅都打伤了!”楚仙灵对宋晓冬说。

        “师傅?”

        “家将啊,他们好多人都教过我功夫的!”楚仙灵说。

        “哈,和赵敏一样!”宋晓冬说。

        “我才不是赵敏,我是黄衫女子!”楚仙灵说道。

        “你是没衫女子!”宋晓冬就上来要脱楚仙灵衣服。

        “你这么猴急呢?是不是勾搭你王老师失败,心里有火啊?”楚仙灵笑着问宋晓冬。

        “知道你就少嚣张,不然让你喊到明天早上话都说不出来,到时候你家人还要问你,哎,仙灵,你嗓子怎么哑了?”宋晓冬一把抱起楚仙灵。

        “啊哈哈哈你放手啊!”

        “哎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坑张嫣然啊?”楚仙灵问宋晓冬。

        “因为她抢我车位。”宋晓冬回答。

        第二天宋晓冬还去中药批发拍卖市场。

        张嫣然还在。

        张嫣然做药材拍卖收藏只是偶然,知道楚老爷子体弱多病,自己想着要在老爷子生日的时候送一些珍贵药材,拉近和自己领导楚怀平之间的关系,所以才天天守在这,结果突然发现这行当还挺赚钱的,于是就养成了习惯,虽然让宋晓冬坑了,花了二十万送给了楚老爷子一朵月季花,但是整体上,还是微赚不赔的。

        所以张嫣然还在,李国福、房先生也在。

        “宋先生。”张嫣然看见宋晓冬,毕恭毕敬地给宋晓冬行礼。

        “嗯。”宋晓冬摆摆手。

        “宋先生,昨天实在是对不起。”张嫣然还要给宋晓冬道歉。

        “行了,让我自己看一看。”宋晓冬摆摆手示意张嫣然赶紧离开。

        张嫣然就老实离开。

        宋晓冬就自己边走边看,买了一些好东西。

        走了一圈,张嫣然和宋晓冬又重新碰头。

        张嫣然在看一块何首乌。

        何首乌是一种多年生缠绕藤本植物,有肥厚块根,一般为黑褐色椭圆形,是一味名贵中药材。

        放在玻璃柜里面的这一块何首乌有20多厘米长,通体黑褐色,仿佛一个人体模型,有头有四肢,甚至还有男人的那话儿。

        张嫣然看着这东西,也表示好奇。

        房先生对张嫣然开口说道:“何首乌,根大如拳,赤白两种,一雄一雌,一般为纺锤形或者团块状,弯曲凹凸,有不规则纹理,质地坚硬难以折断,切面一般为粉色或者棕黄色,皮肤上有特殊的云锦花纹,味苦、甘、涩。”

        “年份越大的何首乌,药用价值就越高,因此何首乌的价值估算主要根据年份,而年份的判断主要根据形成层的宽窄,就像树的年轮,生长速度快,就说明年份短,而形成层越致密,表示生长越缓慢,年份越长,药效就越强,药材的价值就越高。”房先生说道。

        “这一块,看大小,看形成层的纹路,我猜测,至少要有三百年了。”房先生说道。

        “李老先生以为呢?”张嫣然又问李国福。

        李国福看了看,对张嫣然说道:“张小姐,这一块何首乌,确实年代很老,你看着纹路,看着颜色和质地,房先生说得对,至少三百年啊。”

        张嫣然又动心了,但是看见了宋先生,还是恭恭敬敬地走上来问宋晓冬:“宋先生,您看看这一块何首乌怎么样啊?”

        宋晓冬轻轻滴扫了一眼,不屑地说道:“垃圾。”

        张嫣然点点头,说道:“既然宋先生这么说,那就不买了。”

        房先生和李国福都被打的脸疼。

        房先生又对宋晓冬不服,冷冷地对宋晓冬说道:“宋先生,这明明是三百年的何首乌,你张口就是垃圾,难道是故意要砸别人的买卖不成?”

        “就是啊,我行医一辈子,也没见过你这么狂妄的年轻人。”

        宋晓冬看着张嫣然一笑,说道:“坑你二十万,今天算我补偿你。”

        “啊?”张嫣然没听懂。

        “我问你,你都能想到我是托,就想不到这里还可能有别的托?”宋晓冬问张嫣然。

        “什么?你说什么?”房先生急了。

        “奇楠沉香是真的,但是房先生你给高看了一个档,灵芝肯定是养殖的,而且是专门做成了野生的样子,长得和野生的一模一样,但是你骗不过我,因为我了解你们灵芝作假的整条产业链。至于最后那根人参,只有须子是真的野山参的,至于人参本体肯定是养殖的,没弄一萝卜干儿已经够敬业了,我说得对吧?房先生?李老先生?”宋晓冬问房先生和李国福。

        房先生和李国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你们?”张嫣然突然明白过味儿来。

        宋晓冬头一次见面就能把张嫣然骗的团团转,更何况是房先生和李国福这样的老油条?

        “你们俩合伙骗我?”张嫣然问房先生和李国福。

        “还有拍卖会的主办方,大家都有份。”宋晓冬补充一下。

        “张小姐,我们怎么会骗你呢,我们跟着你这么长时间,你可不能听了外人一句话就信了啊!”房先生赶紧向张嫣然解释。

        “哼,骗子哪有自己主动承认的?”宋晓冬在一旁嘲讽。

        其实那天的人参也是假的,宋晓冬也看出来了,不过宋晓冬没说,他就等着张嫣然上当呢。

        “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污蔑我,诽谤我,是要坐牢的,你就不怕我去法院起诉你!”李国福指着宋晓冬说。

        第二千三十九章又不是山楂丸

        “请啊!”宋晓冬表示,你尽管表演。

        “哼,我这就去找法院!告你侵犯我名誉权!”李国福起身就走。

        房先生也跟在后面,两个人下了楼。

        “愣着干什么啊?报警啊!等人跑了啊?”宋晓冬问张嫣然。

        张嫣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听了宋晓冬的提醒,才想起打电话报警。

        宋晓冬搞了一些药材,中午又给王心仪打电话。

        “王老师啊,有时间没?请你吃饭啊?”

        “吃什么呀?”王心仪问。

        “王老师您随便挑随便选。”宋晓冬回答。

        “我要吃肉!”王心仪回答。

        “好,那就吃肉!”

        宋晓冬等在饭店门口,王心仪脚踩平底运动鞋,紧身牛仔裤,上身一件青色的长袖上衣,里面一件白色的圆领衬衫,姗姗来迟。

        “王老师好!”宋晓冬对王心仪鞠躬。

        “我不是你老师,我要教的都教完了。”王心仪说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宋晓冬狡辩。

        “随便你!”王心仪也不理宋晓冬,直接走进了饭店门。

        宋晓冬乖乖跟在后面。

        两个人吃饭。

        “王老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啊!”宋晓冬对王心仪说道。

        “我怎么救你了?”王心仪一挑眉毛。

        “就用老师您教的观水之法,我才能够破出别人的催眠,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的两位老婆,我实在是感激不尽啊!”宋晓冬对王心仪说到。

        “嗯,观水之法能够凝神,确实对稳定心神有很大帮助。”王心仪点点头。

        “是啊是啊,王老师您实在是神了!”

        “我这么神,救你和你老婆,你就请我吃饭就完了啊?”王心仪笑着问宋晓冬。

        “当然不是,我给王老师带来了一点好东西!”宋晓冬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这什么呀?鹤顶红啊?”王心仪看着这个塞着红色布条的小瓷瓶问。

        “不不不不,王老师,这是我的独门秘籍炼制的丹药啊!”宋晓冬对王心仪说道。

        “你会炼制丹药?”王心仪不相信地问宋晓冬。

        “当然了,简直是当世葛洪啊!”宋晓冬自卖自夸。

        “哼。”王心仪冷哼一声不发表意见。

        “王老师,你别看我这东西普普通通,其实有神效啊,能够美容养颜,紧致皮肤、调养身体,实乃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品啊!”宋晓冬仿佛在推销保健品一般。

        “是么?”王心仪不相信地接过来,问道。

        “王老师,炼气虽然我不如你,可是炼丹,我还是很有心得嘀!”宋晓冬说道。

        王心仪拧开瓷瓶的塞子,轻轻地闻了闻,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突然对宋晓冬说道:“宋先生,这丹药...不便宜吧...”

        宋晓冬笑了笑,对王心仪说道:“哈哈哈哈,王老师识货呀!”

        “你怎么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王心仪闻出了这丹药里面,名贵中药的味道,换句话说,就是钱的味道。

        “救命恩人嘛,应该的,应该的。”宋晓冬笑嘻嘻地点头。

        “那,我尝一颗?”王心仪看了看宋晓冬的眼睛说道。

        “嗯,入口即化,满口生香!”宋晓冬说道。

        王心仪从瓶子里倒出一颗在手掌心。

        却黑的一颗,散发着混合的药味。

        王心仪皱了皱鼻子。

        “王老师,放心,不会有事的。”宋晓冬对王心仪说。

        王心仪就吞下一颗,喝了一口水,然后回味片刻。

        “没有什么味道啊!”王心仪说道。

        “丹药又不是山楂丸,要什么味道啊。”宋晓冬说道。

        过了一会,王心仪感觉胃里一阵暖流,全身都热了起来。

        王心仪就把自己青色的外套脱了下来,脸上也泛起阵阵红晕。

        “我要炼气!”王心仪对宋晓冬说。

        “好,我给你把风。”宋晓冬说道。

        王心仪就闭目养神,一会就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过了一会,王心仪回过神来,一脸喜悦:“哇,这丹药真的不一般啊!”

        “当然了。”

        吃过饭,宋晓冬送王心仪回家。

        “上楼坐坐?”王心仪客套。

        “不了不了,要回去了。”宋晓冬回绝。

        “宋先生,我想说,虽然我教了观水法,可是,你的炼气境界,并没有很大的提升啊。”王心仪有些失望地对宋晓冬说道。

        “是啊,王老师,我回去之后,一直是琐事缠身,没有时间炼气啊。”宋晓冬说道。

        “嗯,宋先生是大人物,忙也是应该的。”王心仪说道。

        “我的炼气方法,更加重视根基,起步缓慢,实在不是我不努力。”宋晓冬说道。

        “我其实也还有很多其他的炼气方法,宋先生如果有兴趣,我也可以和你交流一下。”王心仪说。

        “好。”宋晓冬点点头。

        宋晓冬就回家。

        第三天,宋晓冬楚仙灵一起去中药批发市场。

        批发市场三层的拍卖展品里,十有八九都是假的,专门用来哄骗张嫣然这样人傻钱多的人,宋晓冬去看了两天,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能够让人心动的东西,所以这一次索性也不去三楼,而是去二楼的高档中药材交易市场,去看看能不能有好运气。

        还真有一些好东西,宋晓冬把上品的人参、鹿茸、虎骨、灵芝以及其他珍贵药材一扫而空。

        宋晓冬出手阔绰,不一会,就成为了二楼的焦点,各个中药铺的小老板都走上来巴结宋晓冬,向宋晓冬介绍自己家珍藏的各种药材,宋晓冬也是照单全收。

        然后就不小心得罪了人。

        就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地中海将军肚男人,对中药铺的小老板喊:“你们怎么回事?说好的上等鹿茸,怎么说没有货就没有货了?”

        中药铺小老板面露难色,对地中海将军肚说道:“李老板别生气啊,是这样的,刚刚来了一个年轻人,看中了这一批鹿茸,他眼睛特别毒,我这小铺子里的好东西,都让他给搜刮走了。”

        “我上个月就和你说过了我打算收一批鹿茸,你就不能给我留着?”李老板怒不可遏,大声呵斥中药铺小老板。

  https://www.65ws.com/a/71/71801/282516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