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519章 阳尸

第1519章 阳尸

        这是景教的净化环节。

        一壶圣水都浇在了青衣女子身上,青衣女子身上的衣服、皮肉都被烧焦,烧焦之后再重新复原,净化之前和净化之后,都没有什么变化。

        “你就是修一座水库,也净化不了她。”小道士说道。

        “宋门主,走。”

        在营地中心安心看热闹的赵先生对宋晓冬说道。

        两个人就一起走过去。

        青衣女子也不说话,始终是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大家。

        “用银针扎在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

        赵先生指点宋晓冬。

        宋晓冬就用银针在青衣女子身上的几处大穴扎针。

        一共扎了八针,算上天灵盖,一共九针。

        最后一针扎完之后,青衣女子身上的银针开始向外冒气,发出一阵阵嘶嘶的声音,青衣女子的身体快速干瘪,变成土黄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干尸。

        “这是什么针?”景教代表看呆了,问宋晓冬。

        “是我龙门的银针。”宋晓冬回答。

        “嗯,龙门道法高妙,名不虚传。”

        几个人正说话间,整个龙舟,连同干尸一同在风中化为飞灰,什么都没留下。

        一群人走回营地。

        赵先生仿佛想起来什么,找到赵若男,说道:“暂时已经被压制住了,赵将军要是想报仇,或者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我有一计。”

        “嗯?”赵若男不明白。

        “去找她的心。”

        赵若男点点头。

        “现在可以去尿尿了。”小道士调侃道。

        话还没说完,罗布泊方向突然发出耀眼的金黄色光芒,伴随着一声男人粗犷有力的咆哮,传遍整个大漠。

        是人的声音没有错,但是人的声音不能传这么远的。

        从罗布泊到赵若男的营地少说有二十公里。

        谁说话能传到二十公里外?

        赵先生、小道士老道士、景教代表、宋晓冬孙依依楚仙灵都重新来到帐篷外。

        耀眼的金黄色光芒从罗布泊方向的地平线上冲天而起,映红了半边天,月亮都黯然失色。

        最近几天月亮一直都黯然失色。

        小道士笑了笑,问赵先生:“你说我从这到罗布泊,要迈几步?”

        “你会老几岁我更关心。”赵先生说道。

        “哈哈哈哈。”

        小道士笑完,对大家说道:“手拉手,闭眼睛,我不让睁开就不能睁开,不然,到时候人头在罗布泊,身子留在营地,可不要怪我。”

        大家乖乖照做,小道士看大家都准备好了,就向前迈步,营地前的一群人,就凭空消失。

        众人也没什么感觉,只能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

        整整走了七步。

        “好了,睁眼睛吧。”

        虽然大家都已经见识过小道士的缩地之法,可是张开眼睛看见罗布泊的漫天黄沙,还是十分震撼的。

        小道士现在看上去,已经有六十岁了。

        “老了二十岁。”赵先生说道。

        “我回去吃几颗大补丸就能重回十六岁,你吃多少根人参,该不生育还是不生育。”小道士对赵先生说。

        赵先生没有说话。

        赵先生这门功夫,要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生的男人才能练,练到一定境界之后就不能生育了。

        谁练谁绝后。

        这样的玄门道法,难怪会一点点衰败。

        众人看清,现在大家已经来到了罗布泊外围,罗布泊中心区域,仿佛有什么在沙子下面发光。

        罗布泊的夜晚温度零下二十多度,可是大家都感受到了来自那发光物体的热量。

        仿佛沙子下面埋着太阳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小道士好奇地问道。

        宋晓冬低头在龙门秘库看到的资料中搜索,同时开始回忆之前赵若男让自己看的卷宗。

        罗布泊1500年一迁移,有东湖和西湖,在小范围内游走,特殊的大耳朵形态就是两个不用时期的湖盆叠加形成的。

        此地用来养尸,东湖有水埋阴尸,西湖干涸埋阳尸。

        “这是阴阳双尸的风水局!养尸人弄的!”宋晓冬突然明白过来。

        其他人也恍然大悟。

        有青衣女子这样的阴尸,就应该有阳尸。

        有阴有阳才有循环,才能有风水。

        阴尸好养,寻一处阴冷潮湿的地点把尸体卖起来就好。

        阴尸的地点已经被小道士一群人白天挖出来,龙舟就在阳光下暴晒,刚才阴尸已经被宋晓冬给泄了气,阴尸压制不住阳尸,风水局被破,所以现在阳尸要暴走。

        问题是按照阴阳学说来看,阳尸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尸体本就属阴,若要用来吸收阳气,尸体魂魄虚弱,被阳气一冲,三魂七魄自然消散,全都白费功夫。

        “真的有阳尸?”老道士疑惑地问道。

        “湘西的李家,有阳尸秘法,用极品寒玉温养心神保护魂魄,然后肉身吸收阳气反复淬炼,寒玉逐渐被阳气滋润转为温玉,炼出的阳尸,刀枪不入力大无穷,而且身上有阴火不能近身,非常麻烦。”小道士解答到。

        “阳尸极少,因为能够承受阳气炙烤而不消散的魂魄必然有着极强的怨念。”赵先生说道。

        “死人不能变活,再阳的尸体,死了就是死了,终究是要化成尘土。”景教代表表示不慌。

        正说着,沙漠中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

        一只金色的手,散发着金光,直冲斗牛,如同一只对着天空的手电筒。

        “看来,咱俩的赌局,分不出胜负了。”赵先生对小道士说道。

        “你肯定会比我先咽气,我懂得胎息,特别能憋气,最后一口气,肯定你比我先咽下。”小道士说道。

        “好,临死之前,我就给你看看我的业火莲灯!”

        赵先生说完,就从自己的青衣长衫里拿出一个四棱八角的东西,用力一拽,原来是一盏折叠的纸糊灯笼。

        寻常人家的灯笼上面都画着一些花花草草男女女女,这一盏灯上面画的却全都是各种青面獠牙的阴差鬼脸。

        赵先生拿出火柴来把灯芯点燃。

        灯笼里面冒出了幽幽绿光,如同鬼火一般,照射的灯笼纸面上的图案更加阴森恐怖。

        “这不就是鬼火么,有什么玄妙?”小道士问。

        “也没什么玄妙,就是一沾就着,因果全消。”

        第二千零一章贼寇

        “好一个因果全消,今天就看看你这业火莲灯,能不能消了这一桩因果。”小道士对赵先生说道。

        一群人就向罗布泊中心的光亮走去。

        是一个全身上下都发着金色光芒的人。

        一身甲胄,紫金翎冠,丈二长矛,身长粗大,方面长髯,好不威风!

        “贼寇,狗命拿来!”

        阳尸还会开口说话,手执长矛就向这边人冲过来。

        在场的人中,不论道法,宋晓冬速度最快力量最大,看见这阳尸也没有特殊本领,就冲了上去。

        阳尸一矛就向宋晓冬肚子刺过来,宋晓冬一个闪身躲过,孙依依楚仙灵紧随其后各施拳脚向阳尸打来。

        阳尸身体健壮强横可是速度不快,躲不开孙依依和楚仙灵,一拳一脚都打在阳尸身上,阳尸一动不动,打的孙依依和楚仙灵却手脚发麻,后退回去。

        也不知道是阳尸身体坚硬,还是身上披着的铠甲硬。

        宋晓冬来到阳尸侧面,甩手就是一根银针想要试探深浅,只听见“叮”的一声,银针被弹飞老远。

        在南苏丹的时候,宋晓冬一根银针,都能把米国丛林特遣队的高强度合成材料防弹衣给扎出一个眼来,可是现在却刺不破这阳尸的皮甲。

        阳尸转过头来,一个回马枪,宋晓冬翻身后滚,对孙依依楚仙灵喊道:“撤!”

        三个人都身影一闪,回到这边来。

        “我来!”景教代表毫不畏惧,拿起十字圣剑就冲了上去,“当当当”就和阳尸硬刚了三招,十字圣剑上被打出了三个缺口。

        景教代表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圣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阳尸得到机会,一矛就要刺向景教代表的心脏。

        小道士看见这情况,一步十米,转眼就来到景教代表跟前,举起金剑,金光四射,接住了长矛一刺,把道士的十方鞋都深深地没进了沙土中。

        阳尸力大无穷,一矛不成,又补一脚,把小道士连同景教代表一脚蹬出十多米,倒在沙地上不省人事。

        “景教说得对,再阳也是尸,是尸,就归阎罗王管!”

        说完,赵先生身子一抖,显出身后半身阎罗相,张口呵斥阳尸:“放肆!”

        开口就是一波音浪,阳尸震的后撤半步。

        但是阳尸并没有退缩,而是重新抖擞精神,向赵先生冲过来。

        “啪!”

        赵先生拿出砚台拍在空气中,却看见阳尸仿佛被什么东西砸中,两条腿都被钉进了沙土中,只露出上半身。

        但是阳尸身体却并没与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和前天对付阴尸不同,赵先生的砚台不能让阳尸皮开肉绽。

        阳尸用长矛在沙滩上一支,当成杠杆,把自己身体弹了起来,继续冲向赵先生。

        赵先生又拿砚台狠狠地砸下来。

        “咔嚓!”

        只听见咔嚓一声,赵先生的砚台碎裂。

        阳尸学聪明了,看见赵先生的砚台砸下来,居然提前托起双手,凭空托住了砸在自己头顶的阎罗王虚影手中的巨大砚台。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还等着你死了好用用这砚台呢!”十米外小道士在沙地上灰头土脸满脸是沙子的爬起来,看见赵先生手里破碎的砚台说道。

        阳尸还是安然无恙。

        “厉害了,本无小和尚都接不住你的砚台,这阳尸,比和尚金身还牛!”小道士感叹道。

        阳尸转眼已经来到了赵先生跟前。

        赵先生抽出戒尺,凭空打了下来。

        阳尸还是不躲,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阳尸被打飞了出去,落在了沙地上。

        “把我送过去!”在小道士身边刚刚爬起来的景教代表对小道士说道。

        小道士抓住景教代表的手,景教代表一闭眼,两个人就来到了被拍倒在地的阳尸身边。

        景教代表拿出连弩就对阳尸后背一顿连射,发出一串串“当当当当”的声音,连弩射出的黑色钉子不能刺进阳尸后背,反而被弹出,景教代表又拿出圣水,整瓶泼在阳尸身上,阳尸仿佛一块发光的金属板,把圣水烧的咕嘟咕嘟冒泡,阳尸后背却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小道士看清楚,现在这阳尸身上没有一丝伤痕,就是赵先生的戒尺,也不能伤到这阳尸。

        这时候,阳尸摇摇脑袋,已经准备开始从沙地上爬起来。

        景教代表急了,拿起自己的羊皮古卷,重重地砸在了阳尸后背上。

        阳尸仿佛承受不住羊皮古卷的重量,被砸了一个趔趄,又重新趴在了地上。

        小道士也抓紧机会,抽出金剑对着阳尸的脖子就一刀看下去。

        “叮!”

        小道士被震的虎口发麻,差一点金剑都要脱手。

        稳定了一下,小道士对着阳尸狠狠地擤了一下鼻涕,擤出两团火来罩住了阳尸的头,烧了一会,阳尸的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阳尸是阳气滋养淬炼出来的,小道士的法术都是用来降妖除魔的阳术,克制阴尸,不能克制阳尸。

        这时候,阳尸后背上的羊皮古卷开始发生变化,开始扭曲,发黑,冒烟,然后冒出了火苗。

        小道士和景教代表都开始后退。

        羊皮古卷不一会就烧完了,阳尸重新站了起来,抖擞精神,继续冲向赵先生。

        赵先生举起戒尺,又是一挥,阳尸抬起长矛架住戒尺,整个身体,从胸以下,都被钉进了沙土之中。

        “拿水月镜照他!”赵先生对小道士喊。

        小道士拿出之前照刘白的那面铜镜,接月光照在阳尸发着金光的双眼中。

        水月镜中出现了一幅影像。

        一对青梅竹马,男孩子投笔从戎,女孩子等男孩子来娶她,却被人拐卖送到戏班,被戏班老板奸污,带着身孕唱戏,悬梁自尽,男孩子衣锦还乡鲜花怒马,已经是一代名将,却找不到自己的新上人,后来戏班来唱戏,将军梦见自己心上人,一怒之下斩了戏班十二口,却因此获刑降罪入狱,被仇家折磨致死。

        两具尸首被送到了边关,埋在了黄沙之中,东湖干涸,埋将军,西湖积水,埋戏子,两人阴阳相隔,日夜相对却不能团圆,怨气滔天。

        第二千零二章阴火

        后面还有影像的,可是水月镜已经承受不住了阳尸的愤怒,“叮”的一声,一面铜镜,从中间碎成了两瓣。

        阳尸也猛然回神,仿佛回忆起痛苦的记忆一般,身体金光大盛,冲的赵先生的戒尺都挥不下去,站立起来,拿起长矛继续向赵先生冲去。

        赵先生再挥戒尺,阳尸不闪不避,直接用胸口抵挡,“嘭”的一声,阳尸后退一步,赵先生口吐一口鲜血,身后金光黯淡下去。

        赵先生赶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正是宋晓冬之前送的火元丸,一口气吞下三颗,脸上登时泛起红晕,如同醉酒一般,看见阳尸身影一顿之后又冲过来,连忙抖擞精神,只见身后金色虚影从虚空中拿出一只巨笔,黑木材质,檩木粗细,对着阳尸就扫过来。

        阳尸看见戒尺奈何不了自己,一声得意的啸叫,眼神之中充满蔑视。

        宋晓冬看到阳尸这幅表情,心里想:“这阳尸还有神志,炼制这具尸体的人法术实在是精妙啊。”

        看见这一根笔扫过来,阳尸也不慌乱,举起长矛就要接住,但是那巨笔却没有实体,直接从阳尸身体中穿过。

        阳尸身上的金光被笔扫过,却黯淡了几分。

        小道士看见赵先生这等神通,忍不住说道:“哼,你着急去阎王殿,也不要忘记叫上我!”

        说完,只看见小道士也拿出一个瓷瓶,吞下了几颗丹药,刚刚吞下丹药,小道士的容貌就开始发生各种变化,原本已经六十岁白须白发的小道士,突然间白发转黑,脸上皱纹消失,身材也重新挺拔起来,转眼间,竟然又恢复到了十六岁的样子。

        “天地熔炉,人为柴薪,三昧真火,造化元津!”

        小道士说完,眼睛突然变成了红色,只看见一对瞳孔之中,都燃烧着一点火焰,如同熔岩巨魔、抓鬼天尊一般,吓的人肝胆俱裂!

        小道士念完口诀,一跃三丈就来到了阳尸跟前,拿起拂尘就来打阳尸,阳尸用长矛抵挡,拂尘轻若无物,但是打在阳尸身上却如同敲钟一般隆隆作响,但是阳尸身体坚固无比,小道士却不能在阳尸身上留下一点点痕迹,更不要说伤及要害。

        景教代表此时看着自己已经化为灰烬的羊皮古卷和远处全身发着金光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的阳尸,自己的信仰发生了动摇。

        景教的景字,乃是光明正义的意思,曾经一度和拜火教被世人混淆。

        眼前这一尊力大无穷光辉灿烂的阳尸,明明只是一具尸体,却发散着和自己崇拜的神一样的光芒?

        不一会,小道士就力气不支,给阳尸得了方便,一矛就要刺下来,赵先生出手,一戒尺接住了阳尸一刺。

        “就是现在!”

        小道士喊完,对着阳尸一瞪眼睛,两颗眼睛中燃烧的瞳孔突然像喷火器一般向外面喷射炽烈的橘红色火焰,一瞬间,阳尸整个就被火焰笼罩在其中,小道士趁机后退一步。

        可是阳尸并没有发出小道士料想中那样的惨叫,小道士退到安全距离之外,稳住了身子,仔细打量,看见阳尸在火中并没有挣扎,也没有惨叫。

        不挣扎也不惨叫,就说明这火烧的他不疼啊。

        阳尸整个身体都被笼罩在火焰之中,浑身的铠甲都被烧的如同烤红的琉璃瓦一般,在火焰之中,竟然显的格外精神抖擞。

        阳尸身子一抖,火焰瞬间就熄灭了,身上还是金光一片,被火烧过之后,就像被烧红的铁质人俑,里外透明。

        阳尸斜着眼睛看了小道士一眼,嘴里发出一声尖啸,传遍整个大漠,身子又是一甩,“腾”的一声,身体重新被火焰覆盖。

        金色的火焰。

        小道士又冲上来,拿起拂尘和阳尸又过了几招,阳尸速度不快,被小道士抓住一个机会,拂尘又在胸口拂了一下,阳尸巍然不动,小道士收回拂尘,发现拂尘穗被点着了。

        小道士长大了嘴巴楞了一下。

        阳尸一脚就踢出去,这下小道士躲闪不及,被踢出老远,在沙地中滚了好一会才停下来。

        景教代表看见自己的羊皮古卷被烧毁,气急败坏,愣神结束之后,拿起自己的圣剑、圣水和连弩就冲上来,先是用连弩射尽最后一批子弹,再是用水壶扔出圣水,最后手持圣剑,要来和阳尸白刃战。

        只看见连弩激射出一排景教圣物圣钉,打在阳尸身上,都被烧的融化为铁水落在地上,圣水撒在阳尸身上,就像汽油浇在身上,把阳尸身上的金色火焰浇的更加明亮沸腾。

        显然这已经是景教代表的最后一击。

        阳尸转过身来,速度还是慢了一点,景教代表的十字圣剑刺向了阳尸的胸膛。

        十字圣剑被火烧的通红,露在外面的部分越来越短。

        景教代表离阳尸越来越近。

        景教代表以为自己成功了,低头一看,却发现,十字圣剑也已经被烧的融化,仿佛橡皮泥一般,掉落在沙漠上,烧的地上的沙子也冒出一阵阵青烟。

        “昂!——”

        阳尸一声呼啸,伸手出来一抓,抓住景教代表的头,金色的火焰就快速笼罩住了景教代表。

        “啊!——”

        景教代表全身被火焰笼罩,整个人跑了出去,跑不到三步,人就倒下去,开始融化,最后火焰熄灭,地上啥都没剩下。

        宋晓冬在一侧像小道士赶过去,小道士面如死灰,一丝呼吸也无,宋晓冬把小道士抱起来,一根银针扎在胸口,小道士一声长长的吸气,醒了过来。

        “宋门主,你快带夫人们走吧,这里我和赵先生挡住,你是龙门门主,要为你龙门未来着想,回去好生努力,将来统领道门,成就不可限量!”

        “先生莫非以为,我宋晓冬是贪生怕死之徒?”

        小道士摇了摇头,重新站起来,一步就赶回了战斗中心。

        “出现了,这就是阳尸身上的阴火!”赵先生说道。

        “可惜我身上的道法都是至阳至刚,难以克制这阳尸,也罢了,今天我就成全了你,这五方旗,我就送给你,好生使用!”

        第二千零三章天数如此

        小道士说完,从背包里拿出一面旗帜,三角形状,青绿颜色,上面盘龙卧虎,镶星绣斗,不知道是一件什么宝贝。

        小道士拿出来看了一眼,对赵先生说道:“赵先生,用完,是要还我的!”

        说完,这一面旗帜,就凭空飘飘荡荡,来到赵先生跟前,被赵先生接过。

        景教代表被阳尸活活烧死之后,阳尸又回过头来,看向赵先生,提着长矛就奔过来,赵先生接过五方旗,迎风一展。

        只听见沙漠之中突然炮响,锣鼓喧天,旌旗招展,一片喊杀声和马蹄声响传来,一路飙军从赵先生的身后凭空杀出,迎向阳尸。

        小道士看见这阵仗,也是叹为观止,愣愣地发呆。

        “阴兵?”宋晓冬看着这一路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缥缈却真实的冷兵器军队疑惑地叹道。

        赵先生修阎罗王,有小道士给的五方旗,就可以借阴兵。

        阳尸没有一丝迟疑也没有一丝恐惧,举起长矛,步兵战骑兵,所向披靡无人能挡,一路阴兵被阳尸硬生生分成两路阴兵,一队骑兵,竟然不能挡住一个走路的人。

        阳尸继续向赵先生走过来。

        赵先生把五方旗一抖,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共五路飙军,把阳尸团团围住,一时间陷入僵持。

        “众人何在?速来助我!”

        阳尸渐渐不支,喊了一声,只看见脚下沙地突然泛起金光,很多全身甲胄、手持剑戈的古代将士从沙地中爬出来,很快就整理成了一队中军,护在了阳尸中间。

        罗布泊成为了古战场,到处都是喊杀声,只看见刀光剑影,却看不见鲜血死尸。

        “擒贼擒王,赵先生,就是现在!”小道士提醒道。

        赵先生明白,祭起业火莲灯,发着幽绿色的光芒在风中摇摇晃晃,不徐不疾的飘向阳尸头顶。

        “疾!”

        赵先生手一指,业火莲灯中幽绿色的火苗突然从业火莲灯的灯笼中向阳尸头顶降了下去,眼看就要钻入阳尸的头顶。

        “呜嗷!——”

        一声尖利凄惨的叫声钻入所有人的耳膜,只看见一道黑影从重重交战的阴兵阳尸之间穿过,是一个模糊的人形,用双手托住了阳尸头顶业火莲灯幽绿色的灯芯。

        大家都听出来,是之前唱戏的那个女子。

        “呼!”

        呼的一声,幽绿色黄豆大小的火苗,在接触到黑影的一瞬间,突然间化为一片幽绿色的火焰,在黑色的阴影表面开始蔓延。

        “啊!——”

        黑色的阴影发出了一声凄惨尖锐的女人惨叫之后,气息逐渐断绝,倒在地上,被绿色的火苗烧了个干干净净。

        “哎!”小道士看见烧错了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赵先生也有力地垂下了握着戒尺的手。

        “夫人!”

        阳尸看着被烧的干干净净的黑色阴影,喊了一声之后,突然暴怒,身上的金黄色火焰爆炸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将方圆5米之内的阴兵都焚的一干二净。

        赵先生又举起五方旗挥舞几下,来了更多阴兵,密密麻麻挤满沙漠,阳尸却提着着冒着火焰的长矛,带领自己的阳尸队伍,直奔赵先生。

        阳尸战阴兵如同砍瓜切菜无人能挡,也不躲避阴兵的兵刃,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仿佛眼中只有赵先生一人。

        赵先生拿起判官笔,又扫了阳尸几下,阳尸也不闪躲,判官笔扫不破阳尸身上的金色火焰,不能削弱阳尸身上的金光,也就是阳气。

        “不自量力!”

        赵先生暴怒,抄起戒尺,就向阳尸砸下来,一具法身相如同山一样向阳尸降下,阳尸举起长矛一接,只听见“咔嚓”一声,赵先生的戒尺,竟然也被打出了裂缝!

        “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好东西?”小道士在一旁看的分明,感叹道。

        阳尸转眼就来到了赵先生跟前,赵先生不慌不忙,暗运神通,只看见赵先生身后的阎罗王法身相,双手撑地,支撑起自己,身体从土地中,凭空又拔出了一截,露出了腰来。

        阳尸抬手长矛就向赵先生刺过来,赵先生的金身法相一把抓住了阳尸的长矛,把阳尸整个甩了出去,被阴兵围住,又厮杀起来。

        赵先生的金身法相举起惊堂木凌空一拍,从袖子中抽出一卷书来,正是生死簿,快速翻页,找到阳尸,另一只手拿出判官笔,就要勾去阳尸的名讳。

        眼看判官笔就要在生死簿上落下,突然赵先生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口血吐在了沙地上,整个人都支撑不住,跪了下来,身后的金色法身,也瞬间消散。

        “哎,天数如此。”小道士叹了一口气,颓然地坐在了沙地上。

        五方旗借来的阴兵,很快就被阳尸屠戮殆尽。

        阳尸拖着长矛,一步一步走向赵先生。

        “赵先生!”

        宋晓冬就要上前,却被小道士拦下。

        “宋门主,你也看见了,大势已去,我们不是这东西的对手,我和赵先生拖住他,宋门主带夫人,速速逃命去吧,再不跑,就真没机会了。”

        赵先生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五方旗也掉在地上,看着越来越近的阳尸也没有反应。

        阳尸高高的举起了长矛。

        沙漠中突然传来一阵车辆行驶的声音。

        阳尸眼神一动,居然放过了赵先生,不再向赵先生走去,而是向车辆行驶的方向走过去。

        开过来五辆车,在沙漠上一字排开,下来一队战士,以车辆为掩护,对着全身燃烧着金色火焰的阳尸架起枪来。

        赵若男从其中一辆车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阳尸一步一步的走向赵若男,眼中都是赵若男的盒子。

        赵若男走到距离几辆车有一段距离之后,把盒子放在了地上。

        赵若男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小金人。

        拳头大小,青衣水袖,秀丽纤柔,和之前见识过的青衣女子一模一样。

        打开盒子之后,一道虚影从盒子中飞出,奔向阳尸。

        阳尸身上的金色火焰熄灭,盔甲掉落,露出了古装的青衣短衫,是一个俊俏少年。

        虚影则是一个黄花闺女的样子,在沙漠中一路飞奔,扑到了少年怀中。

        第二千零四章死了500只羊

        沙漠中凭空来了漫山遍野的游魂野鬼,围在两个人中间。

        风又吹起,两个人灰飞烟灭,被风吹散,遍布沙漠的鬼混也自行散去。

        赵若男回过神来,看见自己打开的盒子里面,只剩下了一把灰。

        《包公案》中有载这样一件事,一对恩爱伉俪被强行拆散,双双病死,死后焚化,心不化,因其精诚所至,成三寸金人,后二人合葬,两个金人放归一处,又重新变为两团污血。

        宋晓冬等人都忍不住出了长长的一口气,一起来到赵若男身前。

        “赵先生提醒我之后,我回去找那女子的心,找到了,我决定一把火烧了,结果烧出一个小金人来。”赵若男简短的对大家解释。

        “老李想到了《包公案》中记载的事情,可能两个人只是想要葬在一起吧,所以我把这女子的心,带来给这男人。”赵若男说起来,竟然也有些感叹。

        “两个人生不能长相厮守,死后又隔着一片水相望不能相拥600年,今天终于团圆,也算是皆大欢喜。”小道士说道。

        “赵将军,现在,这里应该不会再死人了。”赵先生说道。

        一夜无话。

        第二天,赵将军一早就来敲大家的房门。

        “怎么了怎么了?”宋晓冬孙依依楚仙灵都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去了。

        “不用收拾了,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赵若男对宋晓冬说道。

        “啊——”孙依依楚仙灵传来一声哀怨的长叹。

        “又怎么了?”宋晓冬看见赵若男严肃的脸问。

        “又出事了。”赵若男回答。

        “又死人了?”宋晓冬问。

        “没有。”赵若男回答。

        “没死人找我们干什么呀?”宋晓冬问。

        “死羊了。”赵若男回答。

        “我又不是兽医,死了羊找我们干什么呀?”宋晓冬埋怨道。

        “死一只羊我当然不找你。”赵若男说道。

        “那死了多少只啊?”宋晓冬问。

        “死了500只。”赵若男回答。

        “什么?”宋晓冬惊讶地问。

        “走,跟我们去看看吧。”

        赵先生、小道士、老道士、宋晓冬、孙依依、楚仙灵、赵若男和十个战士,坐四辆车穿行沙漠,来到一片沙漠草原上。

        在沙漠中行走了两个小时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个维吾尔族的游牧营地。

        等一群人看清营地周围的情况之后,大家都脸色一变。

        上午十一点,正午太阳开始炽烈起来,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血腥的味道,风中传来一阵阵苍蝇舞动翅膀的声音。

        一些抵抗力较弱的小战士还没下车就吐了起来。

        营地在一片湖水旁边,周围没有围栏,一群一群的死羊躺在地上,肚子被剖开,肠子流了满地,经过一上午之后,血腥味开始逐渐被腐烂的味道掩盖。

        死羊的鲜血浸满了沙子,让宋晓冬等人想起了本无法师丧命的那个阴森的夜晚。

        赵先生小道士都没有说话,眼神冰冷地在营地周围打量,孙依依楚仙灵都捂着鼻子不肯下车。

        赵若男跟着赵先生小道士宋晓冬下来。

        营地的主人,一个维吾尔族中年人,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来见赵若男。

        “赵长官,你帮帮我们吧,我们孩子的学费都指望着这些羊呢!”

        羊群的主人会讲中文。

        “你晚上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赵若男问。

        “没有。”主人摇摇头。

        “五百多只羊,就这样被开膛破肚,你一点声音都没有听见?”赵若男不可置信地问羊群的主人。

        羊群的主人还是摇摇头,说道:“我家里有十多只狗,连一声狗叫都没有,狗都听不见,我怎么听得见。”

        “狗呢?”小道士问。

        羊群的主人就把一群人带到狗窝。

        一群狗,默不作声,看见这一群生人也不咬不叫,只管缩在狗窝里瑟瑟发抖,一声不吭。

        宋晓冬则直接去观察那些被掏肠破肚的羊。

        看了一会,一群人重新聚集在一起。

        “狼?”赵若男最先提出自己的设想。

        “有狼,狗会发现的。”老道士说道。

        “獾?狐狸?熊?赵若男又说。

        “獾和狐狸太小,五百多只羊啊,得多少狐狸啊,熊,也不可能一夜杀五百多只羊。”小道士说道。

        “肯定是一大群动物,才能杀这么多羊,可是大群动物,肯定会被狗发现。”赵若男说道。

        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杀又不吃,不像是动物。”宋晓冬说道。

        宋晓冬把小道士和赵先生最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狼和狐狸也有单纯为了杀戮的快感和报复而杀羊的情况。”赵若男说道。

        “我说说我观察羊的情况分析得出来的结论吧。”宋晓冬是特种兵,懂得分析尸体。

        “首先,袭击羊的东西,身体不大,因为伤口不大,体型可能还不如一只狐狸大。”宋晓冬说道。

        “其次,这东西要么是速度快,要么是羊被吓傻了。”宋晓冬又说。

        “嗯?怎么这么说?”赵若男问。

        “所有羊的伤口位置都差不多,都在肚子上。”宋晓冬说道。

        “一群狼,也是有大有小不可能长的完全一模一样,可是,这些羊的伤口大小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宋晓冬又说。

        “你是说,这么多羊,都是一只动物杀的?”赵若男疑惑地问宋晓冬。

        宋晓冬点点头说道:“根据伤口形状分析,应该是非常尖利的爪子,看形状...”

        “应该是人的手。”赵先生突然明白过来。

        “啊?”

        “而且...应该是小孩子的手。”宋晓冬补充道。

        “这...怎么可能?”赵若男不相信。

        “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是有力气撕破羊的肚皮?”赵若男疑惑道。

        小道士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用水月镜照射阳尸的时候,自己在水月镜中看到的景象,突然说道:“糟了,我们还忘了一个人!”

        “谁?”

        “阴尸肚子里的孩子!”小道士说完,倒吸了一口凉气。

        “阴尸有孩子?”赵若男重复了一边小道士说的话。

        “阴尸是吊死鬼,死的时候,已经有了身孕,怀了戏班老板的孩子!”

        明日开通了公众号“明日复明日作者”,大家可以搜索关注一下,以后明日会在公众号里面发布一些信息,关于书中角色的图片,另外大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在公众号里面提问,明日会集中回答。

  https://www.65ws.com/a/71/71801/28074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