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462章 头疼

第1462章 头疼

        “嗯,好喝!”王心仪尝了一口,给宋晓冬摆了一个俏皮的笑脸。

        宋晓冬一脸微笑的坐在王心仪对面光看着。

        “嗯?你只做了一碗啊?”王心仪问。

        “嗯...你家的剩菜就够一碗...”宋晓冬含糊了一下,笑着说。

        “哦...不好意思啊,我一个人住,买菜都不敢买太多的。”王心仪低下头来。

        “那,你吃饭没?”王心仪低着头,小声问宋晓冬。

        “我早上吃了。”宋晓冬回答。

        王心仪抬头看了一眼门框上面的时钟,已经十一点多了。

        “那,我请你吃饭吧。”王心仪说。

        “不忙,你先把汤喝了。”

        “嗯,那我不客气喽!”

        王心仪吸溜吸溜就把汤喝了,一点不优雅。

        喝完了汤,王心仪就把碗泡在水池里,也不收拾,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休息。

        “怎么样,好些了?”宋晓冬问。

        “嗯,清醒很多了,就是头有点疼。”王心仪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

        “我看你脸上通红,可别是感冒了。”宋晓冬说。

        “不会吧,我自小炼气,从不感冒的。”王心仪说。

        “哪里疼?”宋晓冬关切的问。

        “脑门,太阳穴,都疼。”王心仪说。

        “我给你看看?”宋晓冬问。

        “你会看什么?你也不是大夫。”王心仪以为宋晓冬又图谋不轨,警惕的看着宋晓冬。

        “我怎么不是大夫,我不光是大夫,还是教授呢。”宋晓冬说的倒是真话。

        “你真的会看?”王心仪还是不相信。

        “我懂针灸按摩,头疼啊,偏头痛啊,痛经啊,手到病除。”

        “那...”王心仪说不出口。

        “来,我帮你按按穴位吧。”宋晓冬主动说。

        王心仪就坐在沙发上,宋晓冬站在沙发靠背后面,给王心仪按头顶穴位。

        王心仪头发很好,自幼炼气,百病不生,身体很健康。

        宋晓冬的手很大,很硬,很粗糙,但是动作非常轻柔,手指插入王心仪的头发中,缓慢的揉搓,摸清王心仪的头骨结构之后,开始找穴位,一边按摩一边讲解。

        “百会穴,头顶前后和耳尖连线的交点,按摩此穴可缓解头痛昏迷。”宋晓冬轻声轻语的用手指按压揉搓王心仪头顶,一阵温热的触感传来,让王心仪觉得四肢放松,神清气爽。

        “印堂穴,两眉毛连线中点,按摩此处,可以缓解头痛头晕,还能改善鼻子不通气。”宋晓冬双手环抱王心仪的头,两根中指轻轻按压王心仪印堂穴,王心仪整个后脑勺都靠在宋晓冬肚子上,感受着宋晓冬坚实的腹肌。

        正午,顶楼的阳光照射进来,泼洒在硬木地板上,门框上的时钟滴答滴答。

        王心仪从来没让男人按摩过,从来没让任何人按摩过。

        第一次按摩、第一次松骨,给人带来的舒爽是难以言说的。

        王心仪呼吸平静下来,舒服的仿佛要睡着一般。

        好男人的部分结束了,接下来是禽兽的部分。

        “天柱,后颈正下方凹,提神醒脑,去疲劳。”宋晓冬用拇指,轻轻按压王心仪脖子正后方凹陷,使用拇指轻轻摩擦。

        宋晓冬说的按摩天柱穴的功能是正确的,只是并没有说完。夫妻生活中,使用拇指轻轻按摩天柱穴,能够给女性带来和触电一样酥麻的感觉。

        宋晓冬从王心仪内眼角开始,使用拇指轻轻摩擦皮肤到颧部,并逐渐上行,在头顶交汇。

        王心仪涉世未深,对身体的反应并不十分了解,只是感觉到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宋晓冬拇指摩擦过的地方缓缓扩散,逐渐向整个头顶、脖子和后背扩散,进而感觉到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脸上发烧,误以为是提神醒脑,其实,是她自己身体起了反应。

        宋晓冬害怕王心仪警觉,按摩的格外轻柔,循序渐进,一点点增强。

        王心仪头顶的苏麻感觉也逐渐强烈,跟随宋晓冬的双手拇指形成了节律,向触电一般逐渐从头向后背、全身扩散。

        “宋先生没有骗我,这穴位按摩,确实很有效果呢。”王心仪闭着眼睛说道,呼吸有些急促,但是并没有往其他方向联想,完全放松了警觉。

        “膈俞穴,促进血液流通,放松肌肉。”

        头顶的穴位按完了,自然开始按摩身上的穴位,过渡非常自然,一点不做作。

        膈俞穴在肩胛骨和脊椎骨之间的凹陷位置,左右一个,宋晓冬双手拇指按摩王心仪身上的这个位置,让王心仪的整个后背都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感。

        “如果你不是炼气者,我用真气催动一下,你反应更大。”宋晓冬一边按摩一边想。

        在按摩头顶的时候,王心仪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电流一样的异样感觉沿着皮肤从头皮一直传递到后背。

        但是这次后背上的穴位按摩则不一样了,这种温热酥麻的快感不再沿着皮肤传递,而是从皮肤迅速向体内传递,王心仪只感觉心头一热,一股暖流从心头逐渐扩散到周身,从胸口到肚脐,再到大腿根,再传递到脚尖。

        这下王心仪再迟钝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王心仪的身体开始变得敏感起来,身上开始泛起一丝红润,脖子上红了一片,耳朵也发烧,脸上也更热。

        随着宋晓冬拇指的按压,王心仪的腰也拱了起来,忍不住随着轻轻摆动。

        “怎么样?”宋晓冬仍然摆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关心脸。

        “怎么回事,不就是按个摩么,我怎么起身体反应了?”王心仪羞的脸上通红通红的。

        “该死,我怎么这么不矜持?”王心仪暗暗责备自己。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很舒服,头也不疼了。真的很管用...”王心仪语气有些急促。

        王心仪想让宋晓冬赶紧停手,可是又实在舍不得这种皮肤过电的感觉。

        王心仪未经世事,怎么知道,这种酥麻的触感,正是前戏的感觉啊。

        “嗯...”宋晓冬按的有些用力了,王心仪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腰也不禁挺了一下,双腿夹的有些紧了,明显感觉到自己春泉之中有一丝微弱的跳动。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按摩

        “我...被男人按了按后背,就起反应了么?我怎么了这是...”王心仪有些惊讶,明明只是后背的酥麻和心头的一些温热,怎么突然下面就有了反应?

        宋晓冬都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说话,只是鼻孔出气更加粗大,吹的王心仪头发不断飘动。

        王心仪默默地感受着这个男人从背后和头顶以及拇指传递过来的热量。

        从穴位皮肤传递过来的快感一波比一波强烈,快速冲击着王心仪的身体和大脑,王心仪的理智开始一点一点瓦解。

        “哈哈哈,我看你能忍到几时?”宋晓冬心里想着,又在后背和脖子上的穴位开始拇指按摩,一丝丝触电一般的感觉快速积累,一波比一波强烈,一波比一波传递的更远。

        甚至,王心仪茶几下的拖鞋里,连小脚趾头都蜷曲起来。

        王心仪低着头,脸上、脖子上、胳膊上都泛起大片大片的红润,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宋晓冬按的力量稍稍增加,就忍不住发出“嗯...”的轻哼。

        和宋晓冬所有的老婆都不一样,王心仪的声音非常粗,而且有很强的气声,仿佛是胸膛被挤压才发出的声音,不是楚仙灵孙依依她们那样因为快感而发出的声音。

        王心仪的下身也开始灼热,双腿夹的更紧,还仿佛尿急一般的不断扭动。

        不一会,王心仪的顶点尽在眼前,宋晓冬两手并用,一只手按压天柱穴,一只手按压膏肓穴,按压力度不大,但是频频触摸摩擦,强烈的刺激传来,王心仪终于在自己双腿不注意的挤压中攀上顶峰,这下再也隐藏不住了。

        “哈哈,这下看你忍不忍得住!”宋晓冬得意的笑着,心里想。

        只见王心仪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腰向前一挺一挺,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把睡袍都夹出褶来,耳垂红的像被烧红了一样,脖子上也沁出细细的汗珠。

        王心仪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抓住睡袍,用力绷紧全身,不让自己身体抖动,嘴上更是紧紧地用牙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只是呼吸非常急促,能听见鼻子吸气呼吸的声音。

        王心仪咬着下嘴唇,身体仿佛触电一样一颤一颤,可是嘴上愣是一声没出。

        宋晓冬颇为失望,他正好奇王心仪这么低沉的声音,发出声音来应该是什么样呢。

        “好了,这下头应该不疼了。”宋晓冬为了避免王心仪尴尬,直接走开了,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走到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和晾衣绳上挂着的衣服喝橙汁。

        王心仪说不出话来,正咬紧嘴唇对抗着身体的强烈反应,看着宋晓冬的背影,身子还在止不住颤抖。

        “你...你先看一会电视吧,我,我要洗澡...”王心仪站起来,发现自己的睡袍上,沙发上都沾满了水渍。

        果然是一个水灵灵的女人。

        王心仪知道自己已经泛滥成灾,站起身来发现原来自己坐着的地方湿漉漉一片,而且浅色的沙发沾了水之后,颜色突然变的非常深。

        宋晓冬仍然没有回头,刻意给王心仪收拾的机会,嘴上回答道:“好。哎你这顶楼风景不错呀。”

        王心仪没有回答,从旁边堆满杂物的沙发上拿过来一个熊,盖在刚才自己弄湿的地方。

        王心仪一头钻进了浴室。

        宋晓冬听见王心仪收拾完了,才转过身来,看见一只熊趴在王心仪原来坐着的地方。

        宋晓冬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坐在了熊的旁边。

        浴室就在客厅旁边,宋晓冬能够透过看见毛玻璃,看见里面的情况。

        宋晓冬还能够通过自己的感觉能力,来感觉里面的情况。

        王心仪脱下被自己弄的湿淋淋的睡衣,拧开水龙头。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宋晓冬更浮想联翩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的还去洗澡,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了。

        可是宋晓冬只是想调戏她一下,如果她不愿意,自己也不能强迫,这是宋晓冬对女人的看法。

        王心仪拧开水龙头,水流直接对着头冲。

        “我这是怎么了,做个穴位按摩居然高...了?”

        “完了,丢人丢大发了。不活了,一头撞死算了。”王心仪龇牙咧嘴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他是不是也看出来了,才假装去阳台?”

        “是不是他搞得鬼啊!按摩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明明很舒服,怎么突然就兴奋起来了?”王心仪想不通。

        “穴位真的有这么厉害么?”

        “是不是他给我下药了?刚才那碗醒酒汤里有催情药?”

        “不能吧,他真想下手,刚才趁我睡觉早就动手了。”王心仪百思不得其解。

        “完了,一会还得出去见他。啊...”王心仪捂着脸,蹲了下来。

        宋晓冬透过浴室的毛玻璃,虽然不可能看见细节,可是能看见轮廓,清晰又挺拔。

        他知道,王心仪肯定在里面纠结,不知道要纠结到什么时候,所以还是自己主动点为好。

        “王老师啊,快一点啊,我都饿了!”宋晓冬仿佛什么都没发现一样,仍然痞里痞气的和王心仪说话。

        “马上马上。”浴室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等等...你...阳台上有浴巾,你能拿一条过来么?”

        浴室里的浴巾用没了,都在阳台上晾着呢。

        “哦,好。”宋晓冬走到阳台上,找到一条浴巾,走到浴室门口。

        “王老师?”宋晓冬敲敲浴室门。

        王心仪看着毛玻璃外的巨大阴影,突然有些害怕。

        “你...闭着眼睛!”王心仪说道。

        “好——”宋晓冬非常乖。

        王心仪又迟疑了一下,才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伸出一条布满水珠的胳膊。

        白皙的皮肤上,附着的水既不聚成水滴也不成股流下。

        宋晓冬每次洗澡都会想起初中化学试管清洗干净的标准来。

        宋晓冬眯着眼睛低着头,把浴巾递过去,只看见了一只手,和一只又短又胖的脚。

        “嘭!”浴室门又关上了。

        不一会,王心仪终于洗完了,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表情也恢复了正常,浴巾裹在胸前,露出肩膀来,头发在脑后拧成一个丸子头,很是可爱。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吃饭

        “等我收拾好,我请你吃饭吧。”王心仪又走进卧室,把门关上。

        “好啊。”

        “不知道宋先生喜欢吃什么啊?”王心仪一边穿衣服一边喊。

        “随便吃一点就行,我主要是想向王老师请教问题。”

        “哼,告诉你好好记好好记,你不听,现在又来找我。”王心仪嘟囔。

        “关键是,这三道功法确实很难掌握啊,我怎么可能三天就完全学会啊。”

        “谁让你完全学会了,你死记硬背记住就行了,以后慢慢练。”

        “关键是记我也没记住啊。”宋晓冬苦笑。

        “谁让你净...”王心仪没说出口。

        “谁让你净盯着我的..。”王心仪越想越来气。

        “不是,我不好好看的话,能记住嘛?”宋晓冬的理由也非常充分。

        “坏死了,杨小姐说的一点没错,哼!”王心仪说道。

        “男人嘛,我真的忍不住啊!”

        正说着,王心仪穿完衣服了,走出来。

        宋晓冬正在摆弄王心仪盖在自己刚才坐的地方的那只熊,故意把那一大滩水渍露出来。

        “你!”王心仪涨红了脸,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宋晓冬一看王心仪的穿着,忍不住哇塞。

        上身是一件黑灰方格裙子,直接盖到绝对领域以下,下身透肉黑丝,让人忍不住猜测,到底有没有穿安全裤呢?只是脚上还没有踩高跟鞋,显得腿有些短。

        宋晓冬又看呆了,看到宋晓冬的反应,王心仪也很满意,但是还是假装没有看到宋晓冬的目光,直接走到鞋柜前,翻出一双黑色的细跟高跟鞋。

        最后还在衣柜里翻出一顶黑色的圆檐帽和一副墨镜,才算打扮齐全,大方的站在了宋晓冬面前。

        这一身打扮就能够看出王心仪眼光的独特,上身的长裙不露腰线,显得非常清纯俏皮。但是裙子直接盖住了短小的安全裤,让人放眼望去,以为裙子下面只有丝袜,又非常诱惑成熟,配合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和帽子,整体看上去,性.感又不风尘,清纯又不幼稚,成熟又不媚俗。

        “王老师很会穿衣啊!”宋晓冬忍不住赞叹。

        王心仪得意的在宋晓冬面前扭了扭身子,甩了甩短短的裙摆,说道:“走吧!”

        王心仪开车,宋晓冬在副驾驶,看着王心仪裙子下,隐隐透出肉色的黑丝袜,忍不住流口水。

        “王老师啊,我有个问题啊,不知道该不该问。”宋晓冬一脸坏笑的看着王心仪。

        “穿了,只是比较短,被裙子盖住了。”王心仪没好气的看了宋晓冬一眼,知道宋晓冬肯定想问,穿没穿安全裤。

        “奥,这样啊...王老师真不愧为我的解惑恩师啊!”宋晓冬一笑,恍然大悟。

        “你!”王心仪腾出一只手来,砸了一下宋晓冬胳膊。

        “满脑子都在想什么?”王心仪又责备道。

        “难怪这么简单的功法都学不会。”王心仪白了宋晓冬一眼。

        “王老师,你这个功法一点都不简单,虽然效果其实挺明显的,但是很难练啊!”宋晓冬委屈道。

        “是你太笨了。”王心仪嘲笑道。

        “是啊,是我太笨了。”

        “最难的是观水的部分,人总是会胡思乱想的,根本不可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每一个念头上。”王心仪讲解道。

        “是啊。”宋晓冬心里一笑,自己一观水,就想起王心仪的曲线。

        “这个部分最好的练习方法是睡觉之前练。”王心仪说。

        “哦?”

        “晚上睡觉之前,放下手机,闭着眼睛,观水一直到睡着。持续这样,不仅能够凝神,还能够改善睡眠质量。”

        “奥,好,我回去练习一下。”

        前两次吃饭都是宋晓冬请客,这次是王心仪请客。

        王心仪选择了一家披萨店,两个人边吃边聊。

        “王老师,陈先生对你不错啊,给你买这么大的房子。”宋晓冬说。

        “当然了,车也是他给买的。”

        宋晓冬看了一眼外面王心仪停的黄色玛莎拉蒂,少说也一千多万。

        “陈先生,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啊?”宋晓冬有些不理解,毕竟,王心仪根本不会打斗,做家将,打架的时候根本帮不上忙。

        “因为,我可以教别人炼气啊。”王心仪边吃边说。

        “这么说,我也不是你第一个学生啊。”宋先生说。

        “他们都叫我王秘书的...”王心仪回答。

        “我说陈家的家将很多都有炼气功底。”

        “我从家里跑出来,身无分文,是陈先生收留了我,安排我住处,安排我工作,照顾我生活,对我有知遇之恩。”王心仪回想起自己的往事,有些动容。

        “那,你和陈先生?”宋晓冬一脸淫笑。

        “你想什么呢!”王心仪生气的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扔。

        “这很正常啊,你年轻貌美,他找你当秘书,肯定别有用心啊。”宋晓冬说的有理有据。

        “呸,陈先生都六十多岁了,而且人家夫妻俩感情和谐,把我当成女儿看待,哪像你想的那么肮脏。”

        说起陈林这个人,宋晓冬还是有些佩服,能屈能伸,就上次他在牢里百般刁难,陈林一丝怒气都没有,光是这种隐忍,宋晓冬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宋晓冬对陈林这个人,也格外防备起来。咬人的狗不叫啊,万事还是小心为妙。

        “也许,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好人呢,谁知道了。”宋晓冬转念又想。

        “哎,王老师,我们去哪练功啊?”宋晓冬问。

        “练功嘛,其实氛围很重要,应该找一些比较肃穆庄严、气势宏大的地方,才能够感受到天气灵气的运转,借此来引导自己体内真气走行。”王心仪说道。

        “嗯。”宋晓冬表示同意。那日在龙门秘库中,宋晓冬看了一眼仙尸,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那就是天人合一。

        死去的仙的尸体上没有一丝生机,可是尸体不腐不朽,内部仙气浩荡,仍然如同日升日落一般,完全凭借本能顺应天地阴阳流变,生生不息。

        “天坛吧!”王心仪提议道。

        “天坛地方大,我们晚一点去,人还少。”

        “好。”

        吃过饭,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就去天坛。

        等两个人终于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等你超过我吧

        人果然很少。深秋时节,凉风习习,太阳西斜,金黄色的阳光从西边撒过来,天空的眼色从黄色过渡到白色再变成蓝色,天顶的极高处,一片片流云也被染成橘红。

        王心仪穿着高跟鞋,有肉的双腿显得格外修长,用鞋跟来达成了完美的身材比例,鞋跟在石阶上敲出好听的声音来,大腿上的肉在丝袜中若隐若现。

        风吹过来,裙摆飘忽,发丝飞舞。

        两个人一步一步上台阶,宋晓冬有意跟在王心仪身后,欣赏这美丽的身姿。

        穿着高跟鞋上台阶,腰和下身扭的都很厉害。

        “哎!”王心仪一个不小心,高跟鞋踩倒了,身子趔趄了一下。

        宋晓冬赶紧跟上来扶了一下。

        王心仪心里一暖。

        陈家也有大小姐,每天出入来去,穿着高跟鞋都有人很绅士的去扶,王心仪也是女人,却只是个家将,却从没有人在乎自己穿高跟鞋会不会扭伤脚。

        但是宋晓冬会担心。

        王心仪干脆直接抓住宋晓冬的胳膊。

        宋晓冬挎起胳膊来,示意王心仪挎上。

        王心仪仰起头微笑着看了宋晓冬一眼,阳光洒在脸上,棕色的眼睛里闪着光芒。

        然后大方的挎起宋晓冬的胳膊。

        望着爱人的眼睛里有星星。

        “我在干什么呢?如果让他两个老婆看见,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你一个家主,为什么这么在意我一个下人呢?”

        天坛的台阶很长,两个人一阶一阶的走上去。

        王心仪的身体柔软的靠在宋晓冬胳膊上,随着两个人行走的节奏贴的忽松忽紧。

        宋晓冬心里一阵舒爽。

        转眼就走到了台阶尽头。

        圜丘祭坛是三层须弥座式圆形石台,逐层升高,站在顶层,会出现非常奇妙的回音,觉得自己声音浑厚有力,胸腔震动,极目远眺天地接壤,有一种天人合一、唯我独尊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好,就在此地。”王心仪表示满意。

        宋晓冬立即开始练功,三功齐发,感应迅速,王心仪全力相授,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两个人就开始往回走。

        来的时候是挎着胳膊,走的时候,距离却有些远了。

        “宋先生,现在你已经基本掌握要领了,仔细体悟,大圆满指日可待了。”王心仪说着,脸上却并没有欣喜的神色。

        “是啊,多谢王老师悉心指导。”宋晓冬也心不在焉。

        “算不得什么了,这些东西,平时也不会有其他人感兴趣的,我也是第一次和别人讨论。”王心仪回答。

        两个人语气都有些冷淡,没有了走上台阶时的温存。

        “我明天就走了。”宋晓冬说。

        王心仪脚步停了一下,就又继续走。

        “嗯,休息的时候多观想。”王心仪说道。

        “好。”

        “你心神散乱,和你老婆太多有关系的。”王心仪走在前面,回头看了宋晓冬一眼。

        “哦?”

        “平时抽时间独处,老婆太多家里太吵,不能集中注意力,就会心神耗散。”

        “嗯。”

        “云雾吐息不用学我狮子吼,只要气息缓慢平稳就行了。”

        “嗯。”

        “呼吸吐纳要和三田开合节奏一致。”

        “嗯。”

        “观想不一定是要观水,观自己呼吸也行,重要的是要觉察到自己正在生出念头来。”

        “嗯。”

        “王老师?”宋晓冬喉头一动,停下脚步来。

        “嗯?”走在前头的王心仪也停下来,却并没有转过身。

        “跟我回明河吧!”宋晓冬不是没有勇气表白的人。

        王心仪身体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风吹着,王心仪的头发在烦躁的舞着,裙子的上衣和裙摆也波浪一样生出一波又一波褶皱。

        陈林本来就有意,才给了王心仪这么多和宋晓冬接触的机会。

        真冷啊,王心仪双手环抱胸前瑟瑟发抖。

        “跟着我,不仅能给你个好前程,还能给你的好归宿。”宋晓冬盯着王心仪的后背说。

        “宋先生,陈先生对我有知遇之恩,陈先生还在,我怎么能另投别人呢?”

        王心仪身体没动,低下头来,声音却有一些颤抖。

        风更凉了,星星逐渐显露出来,天边的晚霞烧成灰烬,从地平线以下,投射出黑红色的光芒。

        王心仪打了一个冷颤。

        “走吧,我送你回家。”宋晓冬说。

        “不麻烦先生了,陈先生说找我有事商量。”王心仪终于转过头来,眼神黯淡无光。

        “那好吧。”宋晓冬也低下头来。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王心仪开始沿着台阶向下走,宋晓冬默默地跟在王心仪身后。

        王心仪的鞋跟下台阶有些不太方便,走起路来一路摇摇晃晃。

        “宋先生,来扶我一下啊!”王心仪突然转过头来,向宋晓冬伸出一只手,脸上轻松地笑着,眼睛却有些湿润。

        “好。”宋晓冬伸手握住王心仪的手。

        两个人并排向下走。

        “王老师。”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宋晓冬突然说了一句话,身体也定住,抓着王心仪的手,把正在走的王心仪拽回自己身边。

        “做我女...”宋晓冬说了一半的话被王心仪打断。

        “等你超过我吧!”王心仪扬起头来,给宋晓冬做了一个带泪的笑脸。

        两个人默契而礼貌的告别,开车走人的王心仪,在驾驶座位上泪流满面。

        第二天,宋晓冬一行乘飞机回明河。

        飞机上,宋晓冬闭目养神,一心观水。

        “哎,你看看,那个帅哥是不是秦怀?”孙依依一边敲楚仙灵胳膊,一边指着前排座位一个带着墨镜的帅哥。

        “哪个秦怀?”楚仙灵不认识。

        “还有哪个秦怀,演《屋顶上的星星》的秦怀啊!”孙依依一脸兴奋,双眼放光。

        “是啊,是有些像啊!”楚仙灵也来了兴致。

        “哎,老公,你看那个人像不像秦怀?”孙依依摇了摇旁边的宋晓冬。

        “我不认识啊。”宋晓冬摊手。

        “要是女明星,你肯定早就上去搭讪了。”楚仙灵说。

        “谁说的,我老婆各个漂亮,哪个不比女明星强啊?”宋晓冬表示不屑。

        “真的好帅啊!”孙依依花痴样。

  https://www.65ws.com/a/71/71801/26814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