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诡三国 > 第1191章 送到面前要不要

第1191章 送到面前要不要

        随着夜幕退去,风与火,血与铁的一夜也告一段落。

        营寨已经完全烧毁了,但是一起陪葬的,却是大量的羌人。

        当然,还有在水门之处,那些刀盾手和长枪兵……

        胜固然是大胜,但是损失依旧不小。

        什么样的战损比可以让人满意?

        或许对于统帅来说,只是一个数值,但是对于扑倒在青泥河畔的这些刀盾手和长枪手,却是他们这一生的全部价值。

        其实斐潜带来的人马,远远没有夜间的时候看上去的那么多。

        双持火把,并列而行,加上营寨火焰滔滔,鼓声阵阵,这就让马超统领的羌人张皇失措之下,再加上马超刚巧陷于营寨当中,为了营救马超,马铁和庞德都疯了一般去抢出一条路来,哪里还有空闲去规整约束部队,因此这些羌人下意识的逃离危险的本能就占据了上风,根本连去查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乱纷纷的只懂得四下逃窜。

        斐潜和徐晃之前商议的有三套的方案,虽然方案不同,但是有一条是相同的,就是一旦营寨火起,斐潜必然派遣疑兵威吓马超。

        如果马超中计,便是压倒马超统属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反过来若是徐晃吃紧,导致营寨陷落,也可以分散马超部队的力量,给徐晃多争取一些渡河时间。

        因此举火的时机完全由徐晃一个人掌握,而徐晃为了让更多的羌人陷入营寨,选择了直到最后一刻才下令。

        好处么自然是有,当斐潜带着漫山遍野的疑兵压上来的时候,几乎有一半的羌人兵卒陷落于营寨当中,剩余的自然是毫无抵抗交战的欲望,这一次马超统领的进攻,便算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坏处么……

        看着在水门之处层层叠叠的尸首,看着一脸烟熏妆的徐晃,也就知道了。

        青烟袅袅。

        一股肉焦味弥漫在战场上。

        平常看见了肉汤就挪不动脚步的大头兵,现在却紧紧的皱着眉头。

        斐潜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看见被大火焚烧的人体了。

        人身上,水分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而在火场当中被烧成了焦炭的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或许根本不会相信竟然会缩得如此之小,就像是被烧死的只是一只猴子,而不像是一个人。

        面对这样的情形,兵卒就算是再恶心,也都在认真的翻检着。

        “将军!校尉!”忽然有兵卒冲着斐潜这里,挥舞着双手,高声喊道,“这里,这里有一柄长枪,似乎有些不同……”

        确实不同。

        普通的长枪,其实就是一个铁质的尖头而已,然后钉在一个木柄之上,便算是一件制式装备了,最便宜,也最为广泛,同样也是斐潜商队当中销量最大的一种兵刃。

        而眼前的这一杆长枪,那如同短刃一般的枪头,明显和普通长枪完全不同。

        “是伏波马氏的长枪!”徐晃和马超交过手,自然对于这一杆长枪很熟悉。

        斐潜也认得这个长枪的模样,因为马延和马越也是用这样形态的长枪,但是……

        在长枪边上的这一具烧焦的尸首,真的就是马超?

        碳化的四肢扭曲着,稍微一碰,上面残存的黑漆漆的肉块便会脱落,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就像是已经在锅里已经大火炖煮了三四个时辰的鸡鸭一般,稍微一碰,便脱骨散架,甚至有时候,还能看得见在碳化的外壳下粉红色的肉蒸腾起来的热气。

        “检查一下,可有金印或是玉璋,”斐潜指了指在长枪一侧的这一具黑漆漆的尸首,说道,“亦或是什么贵重之物……”

        发现了这一柄长枪的兵卒兴致勃勃的立刻动手翻检着,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恶心的模样,或许对他来说,这个黑漆漆的焦炭一般的尸首,其实就跟平日里面的烧焦的鸡鸭差不多。

        更何况若是真的是个大人物,虽然并非他杀死的,但是赏钱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兵卒伸手在焦炭一般的尸首上摸来摸去,一不小心戳破了尸首的肚皮,一时间宛如刚刚烤好的叫花鸡跌落到了地面一般,砸破了泥封,被烤熟的内脏一股脑的冒着热气,全数滚落出来……

        兵卒宛如未见,在还有些热度的肠子和肝胃当中搜检着。

        “不用搜了……”斐潜皱皱眉,说道,“……这个……不是。”

        就算是金银饰品会在大火当中融化变形,但是这个全身上下,在临近的周边也没有见到一些贵重物的尸首,肯定不是什么大人物,说不定只是一个替马超拿着长枪的护卫而已。

        只见长枪,未见尸首,这就说明,马超很可能并没有葬身火海当中。

        这个命大的家伙。

        一旁的徐晃,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若是马超陷于营寨之内,徐羽的死多少更有一些价值,而现在……

        斐潜拍了拍徐晃的肩膀,说道:“无妨,马孟起躲了这一次,也躲不了下一次……更何况,就连自己兵刃都丢弃了……足可见其当时是如何狼狈……”

        “君侯……”徐晃盯着这一柄特殊的长枪,默然片刻,然后像是对着斐潜说,又像是对着自己说,或者是对着什么人说道,“……某定要手刃此獠!”

        斐潜看了徐晃一眼,吐出了一个不知道是叹息还是同意的声音:“嗯……公明,当下之策,汝有何建议?”

        或许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徐晃很快的就收拢的心思,拱手说道:“君侯,当下马氏虽败,然西凉诸贼众多,不可冒进,依属下之见,借此役之威,又获若干战马,便可沿河水陆而下,与阳平援军汇合,再做定夺……”

        “善。便如此罢……”斐潜点点头,看着在营地残骸之外的那些缴获的战马,心中忽然一动,思索了片刻,忽然一笑,说道,“且送些战马给氐人王窠……就算是聊表亲善之意……”

        ………………………………

        “亲善?”

        “征西将军说的?”

        “白送的?一点要求都没有?”

        在下辩氐人山寨之中,氐人王窠坐在大堂之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氐人王,窠,身穿一件虎皮袍,露着两个肌肉虬张,还纹了些不知名的图案的胳膊,一脸络腮胡子,硕大的脑袋正中除了一圈护顶毛之外,全数剃得精光,身躯及其健硕,膀大腰圆,彪悍无比。

        宽大的王座,基本上可以让两个普通人坐着都有些宽裕,但是氐人王窠一个人坐着,还觉得有些拥挤。

        氐人王窠似乎是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挠了挠头顶上面的那一撮毛,却想不出个什么名堂来。

        虽然说氐人擅长的是山地战,但是并不代表氐人就看不起战马,不认同战马的价值。要知道现在汉代的战马,就大概算是跟后世的小汽车的价值一样,不光是购买价格高昂,还有后续保养费也是不小的数目,因此不管是对于氐人来说,又或是其他的人员也好,征西将军这一次送来的百匹战马,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手笔……

        氐人和羌人也多有往来,也曾经听闻羌人当中,现在从并北那边流传了一种昂贵的“毛衣”,号称是用几十头,甚至有的是用上百头的羊毛才抽取编织而成的……

        要氐人王窠来说,那简直就是败家!

        一头羊,扒皮可做衣袍,人可以吃肉喝汤,就连骨头都可以取来喂狗,而这些个家伙们竟然用十几只,甚至上百只的羊去换什么“毛衣”?

        这不是败家是什么?

        然后羌人败家的源头,便是这个征西。

        然后这个征西将军,竟然送来了百匹战马,然后没有任何的要求?

        这个征西将军,是真的为了表示亲善之意?

        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氐人王窠挠着头顶的一撮毛,仿佛要将这一撮毛给秃噜没了一般……

        “大王,这战马……”

        “嗨!走,我去看看……”氐人王窠站了起来,便要往外走。既然想了半天依旧想不明白,便干脆不想了,送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更何况就算是自己的族人不用,转手卖出去也能获利不少!

        “啊呀,大王,不行啊……您不能去……”一旁处理事务的氐人内五氏君长连忙拦住,说道,“大王,您忘了么……您还生着病呐……”

        “我好好的,哪有……”氐人王窠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啊,对,我病着呢,不见外客……这个……嗯……”

        “嗨!收了!收了!”氐人王在大堂内转悠了两圈,一拍手掌说道,“嗯,跟征西将军的来使说本王感谢征西美意,但身体未愈,就不见他了!对了,拿上两筐上好的肉干给他,多少也算是个礼数……”

        “对了,前时间属下提及说寨子里面的一些工具器械损坏,已经不能继续使用了么,正好来了这一批战马,拿几匹去换些新的工具来……”氐人王返回王座之上,坐下,颇有些感慨的说道,“你别说,征西将军这个‘亲善’,还真是……唉,有钱人啊……啧啧……”

        “谁说不是呢?汉人确实比我们有钱得多……”氐人的内五氏君长笑着说道,“……说不得这百匹战马,我们看得贵重,对于征西将军来说,却不算得什么稀罕之物……”

        “嗯……”氐人王窠又挠了挠护顶毛,“……算了,就这样吧,去办吧……”

        “是,大王……”氐人内五氏君长领命退下。

        ………………………………

        “贤侄……你这是……”

        韩遂看着光着膀子,绑着荆条的马超,脸上虽然保持着惊讶的神情,但是眼神当中却变换不定,闪烁不已。

        眼前的马超,一扫平日的俊朗的模样,而是被烟火熏燎得黑一块灰一块的,就连头发都被烧了不少,乱糟糟的宛如雀巢一般。

        “叔父!侄儿中了征西小贼的奸计……”马超伏地而拜,泣不成声的说道,“……那征西小贼,于青泥水畔,挑衅辱骂叔父,侄儿一时没能忍住怒火,便领兵攻伐营寨,不幸遭遇埋伏,被征西小贼纵火焚烧……故而……侄儿有罪,还请叔父重重责罚……”

        一时之间,在帐篷内围坐的羌人头人都被马超带来的消息吓了一跳,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起来,叽叽喳喳的议论纷纷。

        “嗯……”韩遂眯着眼,捋着胡子,默然不言。

        这个事情,太糟心了。

        糟心的不是马超中了埋伏,而是马超在埋伏。

        虽然之前韩遂对于马超有了提防之心,而且还准备了后续的手段,但是马超骤然遭遇到了这样的沉重打击之后,韩遂的那些手段一时间反倒是用不出来了。

        韩遂和马腾,可是正是交换过生辰八字的磕头兄弟,和那些嘴皮子上的口头兄弟不一样……

        换句话说,当时韩遂和马腾在焚香磕头,向上苍祷告的时候,那句千古名言肯定也是重复了好几次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然后马腾死了。

        他韩遂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的活着。

        当然,大多数人都知道,那句在神灵之前的誓言,多半是做不得数的,但是作为所谓的兄弟,有没有一同说出这样的话语,这个所谓的兄弟的档次自然不一样。

        在汉代,这样的兄弟,便是所谓换命之交的,可以托付妻子的,而现在,马腾的儿子拜倒在地,背着荆条送到了面前,一副认打认罚的模样……

        借这个机会翻脸,行军法斩了马超?

        真要动手,很简单,就算是不问斩,只要想动手,就算是杖责,三十杖之内,杖毙了马超也不是什么困难的问题,但是……

        确实有那么一个瞬间,韩遂动过这个念头,但是很快的就打消了。

        倒不是韩遂心善,而是马超已经提前做好了些许预防,当然,如果韩遂真的抹掉面皮翻脸的话,这个所谓的预防也不算什么。

        不过真的要为了斩杀马超,舍弃这些年头在西凉竖立的声名?

        韩遂最终还是舍不得。

        若是真要让马超死,也不能在这里死在自己手中……

        你说这个征西,怎么不将火烧旺一些呢?

        不过这样,也算好事,至少消耗了马氏的不少人手和实力。

        韩遂睁开眼,站起身来,几步走到了马超近前,伸手将马超搀扶起来,一脸的慈祥和善,压根就不提罪责的事情,而是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贤侄这一次输了,下一次胜回来就是!谁这一辈子没打过几次败仗?让叔父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

        “叔父!”马超感动不已。

        “好了,不说了,赶快去洗漱修整,好好将养一番……”韩遂爽朗的笑着,“……至于征西,还是让叔父替你报仇吧!”

  https://www.65ws.com/a/70/70703/313245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