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诡三国 > 第1189章 当长枪对上长斧

第1189章 当长枪对上长斧

        从营寨到水门,约有八十余步,在这样的距离上,而且还要在乱纷纷的战场之上,准确射中面门,这样的弓术就算是徐晃,也是自愧不如,甚至在徐晃所了解的范围内,或许唯有赵云赵子龙可以相提并论!

        这个马超的弓箭竟然如此强横!

        如果不是用厚实无比的斧面遮挡,单单凭借面罩,就算是不被射透,恐怕重击之下也会扭伤脖颈!

        必须要想办法去掉这个巨大的威胁……

        “昔日伏波,北出塞漠,南度江海,天下敬仰,国土不传!”徐晃将战斧一翻,沉声喝道,“如今伏波之后,自甘堕落,暗箭伤人,当使令祖蒙羞,辱绝声名也!可惜!可叹!”

        徐晃身侧的亲卫,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徐晃话音刚落,便跟着重复吼了出来,顿时字字句句,如闷雷一般,滚过夜空。

        兵家统帅挑选护卫,武勇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大嗓门也是同样是非常的重要,在通讯基本靠吼的汉代,若是传递指令的时候声音不清晰,嗓门不响亮,在临战的那种到处都是噪音,西面八方都嘈杂无比的时候,让人一直追问你说的是啥到底是啥,那是多么悲催的一件事情……

        因此徐晃沉声大喝,中气十足,远远扩散出去,再加上徐晃身边的亲卫立刻重复大吼,顿时字字句句响彻营寨上空,将周边的嘈杂的声音一时间都盖了过去。

        羌人虽然不是完全懂字里行间的意思,但是大概也能猜到几分,因此许多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营寨之处的马超。

        马超原本有些西方色目人的血统的白脸颊,顿时涨红无比,只觉得血往头上涌,浑身上下燥热无比,顿时将长弓一丢,然后举枪大喝道:“休要刮躁!有本事使在战场之上!休拨弄口舌,学那妇人之能!”

        方才确实是马超他自己默不作声的射了一箭,但其实他的箭术并没有徐晃所想象的那么强,瞄了许久才射得凑巧奔向徐晃面门的一箭,并且要让马超重复再次射出同样的轨迹,马超也未必能办到……

        因此听到了徐晃讥讽,马超也就干脆将长弓舍弃。

        徐晃见隐患消除了,便哈哈一笑,然后将战斧一摆,喝道:“既要战,便来战!”

        徐晃身后的亲卫也随之敲击着盾牌,举动着长矛,呼喝道:“战!来战!”

        徐晃带领着这些刀盾长枪,要么是跟随多年的亲卫,要么就是精挑细选的兵卒,自然动作整齐划一,气势轩昂。

        反观马超这里,一个是跟在马超身边的这些护卫从来就没有搞过什么此类的训练,另外一个是众多的羌人也是不懂得这一套,因此乱纷纷的手足无措看着马超,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上下一比较,气势上便差了许多。

        徐晃马超两人目光撞上,都是毫不退让,似乎在空中都能激射出火花来。

        “杀了他们!”

        马超一时半会挤不进来,只能是将长枪一举,大声的呼喝道,顿时羌人便再度上涌,和徐晃兵卒战作一处。

        虽然马超努力平息着心中的怒火,但是徐晃的一番话确实刺激得他心中一片焦躁。再看眼前的这些征西的兵卒,紧紧的集结于一处,相互依存,互为依托,而且个个也在为这些依托共同死战,而反观他马超,别看现在周边的人数多,但实际上心里感觉却是飘飘荡荡的,宛如悬在半空当中一样,四下都够不着,那边都靠不住……

        不!

        某有胯下马,有掌中枪!

        还有某着一身的本事,这就是某最大的依靠!

        其余的一切,都是空幻,都是可笑,都是虚无!

        今岁,今日,此时,此刻,马超觉得自己就一定要将面前这个征西将领那些可笑的凭依,全数击溃,全数粉碎!

        “杀!杀了他们!有进无退!”马超举起长枪,高呼着,催促着羌人兵卒不断向前,双方兵卒便撞在了一处!

        厮杀当中,一名马超麾下的羌人,被征西的兵卒刺中了肩膀,鲜血淋漓,湿透了半边的身躯。另外一个羌人趁着方才短暂的战场停顿,将其从战线上拉扯下来,搀扶着伤兵深一脚浅一脚的退了回来,正好经过马超的面前,迎面便撞见了马超宛如喷火一般的目光。

        “少……少统领……呃……啊……”

        两人还来不及将话说全,马超已经挥起长枪,枪头锋刃如光挥过,两人喉间顿时鲜血喷溅,按着喉咙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缓缓的倒下。

        周边的兵卒也是瞪大双眼,略有些惊恐的看着马超。

        马超冷眼看着两人倒下,大声厉呼道:“未鸣金,擅退者斩!儿郎们,你们跟着我转战千里,求的便只有将来富贵!只有杀了这些征西人马,我们才能进军关中,才有一场泼天富贵!儿郎们,拿出我等西凉好汉的血勇,用手中枪,掌中刀,夺一个千秋功业,万世富贵来!摸摸自家卵还在,还有几分血性的汉子,便随某来!”

        虽然心中有些彷徨,但是马超很快便收拢了心思,在此时此刻,在这个刀刃纷飞,鲜血四溅的夜晚,唯一可以凭借的,便只有自己,唯一可以依仗的,也只有自己!

        只有将其他所有人都踩在脚下,只有击败了眼前的征西部队,只有擒杀了征西将军斐潜,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才能获得关中,才能获取那滔天的富贵!

        这天下,应该是自己的!

        自己才应该是天下的英雄!

        而眼前的这个征西将领,这个征西将领身后的那个斐潜,他们不是,他们不是!

        呼喝声中,因为人潮拥堵,无法驰骋,马超已经跳下马来,提着长枪,大步向前。而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几名心腹护卫,相互对望了一眼,也齐齐拔出兵刃跟上,纵然是刀山血海,既然马超向前而行,他们也只有跟随……

        徐晃面前盾阵再一次散开,回复了些气力的徐晃便挥舞着巨斧再次从盾阵当中冲了出来,呼啸着的战斧又再次带走了羌人的血肉,纵然有个别的羌人用兵刃或是盾牌挡住了战斧,但是强大的冲击力依旧将羌人砸得跌飞出去!

        战斧势大力沉,但是人力终归是有限,加上一身的重铠,徐晃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挥舞下去,在砍翻了二十余名羌人之后,便再次带着兵卒往后撤了几步,退回盾阵当中恢复气力。

        羌人在马超的敦促之下,见最大的凶兽徐晃退入盾阵了,也是红了眼睛,发了疯的舍命往上就扑!

        徐晃兵列当中,长枪在盾牌缝隙当中吞吐着,眨眼之间就将几名冲到最前面的羌人钉死在地。

        马超挥舞着长枪,从后面赶上,拨开面前几名羌人,也顺便扫开了几名徐晃兵卒穿刺过来的枪头,然后吐气开声,狠狠的一枪便凿在了徐晃兵卒的盾阵之上,枪势如猛虎下山,凶猛异常,咔嚓一声竟然扎透了盾牌,在木屑纷飞当中洞穿了进去,带起了一汪血光!

        马超长枪如同怪蟒一般,不仅破开盾牌,还去势不止,洞穿了盾牌后面刀盾手的胸膛,顺势一提一送,竟然将整个刀盾手挑了起来,往后抛跌,砸倒了在后面的另外两人。

        徐晃兵卒的盾阵顿时就被破开了一个口!

        几名马超的兵卒,立刻抢进这道缝隙当中,伴随着涌起的道道血光,不时就有残肢和血肉高高飞起!

        伴随着羌人呼啸着再次涌进,原本徐晃盾阵的裂缝被不断的扩大,顿时整个战线摇摇欲坠!

        徐晃越众而出,在他的身后同样跟着十余名的亲卫,眼见马超的兵卒已经开始拼命,阵线也开始崩坏,按照水门此处的兵卒数量对比,实在也经不起这样惨烈的以命换命的消耗,唯一能够坚持下去的办法,便是将这一波由马超带起来的气焰敲打下去!

        徐晃盯上了马超,马超同样也是盯上了徐晃,对于两个人而言,双方最佳的策略此时完全吻合在了一起,便是“杀了他”!

        冷兵器的战斗,跟热兵器时代完全不同。扣上半天的扳机,只要没有被对方击中,或许就是手臂酸痛,被后座力顶得肩膀痛而已,体力什么的多少还算是消耗不大,但是在完全冷兵器的汉代,每时每刻的生存,都是一刀一枪全力拼杀出来的,体力的消耗极其巨大,尤其像是徐晃兵卒这样人数上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徐晃兵卒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不少人现在已经开始喘着粗气,却又无法退下歇息,只能是咬着牙关,奋力而战。

        徐晃一斧挥出,斩开了一片空地,但是身侧却有两名马超兵卒一前一后的舍命如同饿狼一般,口中也不知道在吼着什么话语,挥舞着战刀,舍命扑了上来。

        徐晃来不及调转战斧,便顺势用长柄战斧的斧尾往前猛地一扎,便从前面那一名的羌人呼喝的大嘴当中没入,牙齿崩飞当中,如同鹅卵般粗细的斧柄顿时就将羌人的嘴填得严严实实!

        徐晃再度用力,尖锐的斧尾竟然穿透了这名羌人的口腔,从脖颈后面凸了出来,随后用力一甩,便用羌人尸首砸倒了跟在其后面冲来的另外那一名的羌人。

        获得了少许空间的徐晃,大喝一声,声震四野,抡起战斧又是势大力沉的一记横扫!

        “啊啊啊!我的肠子!”在徐晃面前的几名羌人,除了些被砍断了手腿的之外,其中一人被划开了肚皮,肠子肝胃什么的哗啦啦伴随着血液就往外涌出,连忙用手去捞,企图再次塞被划开的肚皮之内,却哪里来得及,就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脚步,一脚踩在了自己掉落的肠子上,顿时痛的凄厉惨叫出来,扑倒在地。

        还有一个羌人更是靠前了一些,竟然被战斧当场腰斩!上半身高高飞起,跌落一旁,下半身竟然喷涌着骨髓和血液,还能继续往前跨了两步才歪歪倒在一侧……

        如此惨厉无比的景象,让红了眼睛的马超士卒不由得浑身一寒,倒吸一口凉气,气势顿失!

        马超此时已经赶到了徐晃近前,二话不说,便举枪扎来,枪风凌烈,带着尖锐的呼啸朝着徐晃的面门而来!

        徐晃扭腰踏步,横斧一扫,却落了个空!

        马超在徐晃斧锋未到的时候就已经猛然回撤,躲过了战斧之后便以更快的速度再度前扎,目标依旧不改,迎面而来的死亡气息甚至让在面罩之后的徐晃都有一些窒息的感觉!

        徐晃一扭腰,侧身摆首,只听到“嗡”的一声,马超长枪便从徐晃面前尖啸而过,锐利的风压甚至在徐晃面罩之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印迹,露出了面罩的金属底色出来。

        马超一击不中便一扭腕,双手一阴一阳,前后交错,竟然瞬间改刺为扫,压着枪头就是一记横切,如同小剑一般的长枪锋刃,闪耀着寒光,就往徐晃脖颈之处斩割而去!

        徐晃几乎是在之前扭身的瞬间,就已经是松开了持斧的左手,在马超横切而来的时候,立臂向外击出,“??”的一声便砸在了马超枪头血挡之处,将马超的切来的长枪砸开,同时右手往战斧斧柄上一缠,竟然单手就将沉重的战斧抡了起来,从下而上便往马超的腰腿横扫而去!

        战斧横扫的范围极大,又是从下斜斜向上,就算是躲闪了这一记,也躲不开徐晃再次扭身顺势划弧再次劈落的第二斧!

        马超双臂猛地往回一收,来不及调转枪身了,只能是顺势用枪尾直接猛点在了徐晃砍来的斧面子上,在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中,往后跳开半步,脱离了战斧的切割范围。

        “哈!领教了!”徐晃也借势往后退了半步,缩回身后的盾阵当中,却扬声说道,“伏波枪法,不过如此!”

        马超果然厉害,但是口头上的打击还是必须的……

        徐晃自己用的是重兵器,虽然说方才电光火石的交手瞬间,各自都没有多少损伤,但是徐晃却清楚,一旦被马超粘住,长久消耗下去,必然最终是自己吃亏。而且除了兵器上面的因素之外,徐晃已经是战过了一阵,体力上面也略有下降,而马超则是刚刚才加入新力军,这气力上面的差距,终究是有些差别的,所以不宜继续和马超硬拼蛮干。

        马超气得嗷嗷大叫,再往上冲的时候,徐晃已经转移了位置,不和马超继续一对一的单挑,而是让人用盾牌顶着马超,徐晃自己却绕开,避重就轻的专门砍杀跟着马超而来的羌人兵卒……

  https://www.65ws.com/a/70/70703/313245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