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汉祚高门 > 1348 虎狼际会

1348 虎狼际会

        襄国城北这座单于台,本就是太子石邃为了抗衡主上禁令而建,因此格局构造颇为宏伟,远胜于建德宫中那一座旧台。当然因为石邃大权被夺,阁台修筑的很不顺利,且按照目下的状况来看,之后能够复建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

        但就算如此,单单已经修筑好的这一部分,容纳入驻信都来的这五千援军也绰绰有余。石遵亲自将石闵等一众人引至此处,而这里早有襄国各家部曲们提前一步备好了餐食入宿事宜。这些贵胄耆老们俱都不乏心虚,这会儿为了免于被刁难,也都不敢吝啬。

        石闵等人一路奔波,也确是辛苦,这会儿自然不会客气,后续将士次第抵临入宿,等到五千将士全都抵达入驻此中,天色已经大亮。

        因为石遵言是襄国危机已经解除,而襄国留守兵力也在对晋军进行追剿,石闵便也不再急于用兵,索性命令将士们暂作休整。毕竟从信都一路日夜兼程奔波至此,也确是人马劳顿,于襄国小作休整本就是应有之义。

        在这个过程中,石遵则一直在此作陪,态度多有殷勤。石闵对此虽然也有感觉,但也懒得费心思去深思,小作交代之后,自己便也卸甲解衣入宿。

        一觉睡到日中,虽然仅仅只是两三个时辰的光景,但是对于经验丰富、久在戎旅的武将而言,已经足够回养体力、一扫疲惫。

        当石闵行入临时的居舍,却看到石遵居然还留在这里,而且丝毫没有因于出身的倨傲,居然在亲自指挥役卒为战马备料。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石闵哪怕再怎么不以为然,这会儿自然也不能完全无视石遵如此示好。他行上前去,拱手示意道:“此等杂务,军中自有庶职担当,殿下实在不必亲自繁劳。”

        “生在世道第一豪壮门户,我却素来少知军务,讲起来也真是惭愧。”

        听到石闵的话,石遵便转过头来叹息说道:“往常父兄俱为英壮,我自可安养禁苑,无顾世事纷杂。但今次却是祸发庭门之内,眼见南贼种种骄横,我才知往年所享诸多寻常是多么难得,也更因往年的无有作为而愧疚。”

        石遵这一番话,倒也确有几分发于肺腑。襄国这一场动乱时间虽然持续不长,但却给他整个人带来巨大的冲击,特别是在看到往年于他面前不可一世的兄长石邃丑态种种,但就算如此,石邃仍敢动辄拔刀恫吓乃至于真正对他显露杀意。

        桩桩种种,让石遵深刻认识到生人在世,绝对不可没有权势,否则无论再怎样的虚荣尊崇,当真正祸难临头时,也只能任人鱼肉。

        正因有了这样的认知,他才在这段时期表现如此积极,开始真正重视经营从属于自己的势力。而此前襄城公石涉归等人也都通过种种暗示,向他表露依附心迹。

        老实说,石遵是不怎么看得上石涉归等人,无论是之前他们被主上冷落闲置,还是之后在襄国动乱中拙劣表现。

        但石遵也明白,作为一个不怎么引人瞩目的皇子,唯一可恃的这个嫡子身份也已经摇摇欲坠,凭他是很难拉拢到真正有实力的重臣帮扶他,寻常甚至连接触到那些实权大人物的机会都无。

        至于这一次,石闵率众奔援归国,于石遵而言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虽然严格说起来,石闵这个自幼收养于家门中的假亲,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实力派,不过是主上麾下一个正值眷隆的少壮战将罢了。这样的人物,其实在主上麾下还有很多。

        但这对石遵这个不怎么得势的皇子而言,倒也算是一个恰当的选择,因为若是石闵势位再显赫一些,石遵也根本就拿不出足够打动对方的东西。

        待到石闵上前,石遵便行过去挽着他手笑道:“其实算起来,我与棘奴也是总角旧识,即便亲谊不论,咱们也称得上是布衣之交了。如今你追从主上,英名早已震荡河朔,我却还只是苑中一个懒散闲人,往常纵有心攀交,也恐行迹惹厌……”

        石闵不太习惯石遵如此亲昵的姿态,虽然谈不上受宠若惊,但还是抱拳垂首道:“末将不过一介伧武,幸得主上垂爱提拔,实在难当殿下如此礼遇。”

        “礼之过恭则就是伪了,更何况旁人还道罢了,棘奴你是我家调教养育出的英壮,咱们之间,又何必拘礼。”

        石遵又笑眯眯说道,往年的他,只是因为兄长石邃在前太醒目,他也难有什么小动作,但并不意味着他就完全不喑世事、不明白待人接物的道理。因为能够笃静自守,他反倒显得比其他兄弟们要更加恭良可亲。

        果然在受到石遵屡番示好之后,石闵姿态也渐渐缓和下来,但也不敢就此忘记此行事务,正色道:“君命殷重,不敢怠慢,还请殿下指引末将入苑敬拜皇后陛下,并听告贼情种种,从速讨贼。”

        石遵出面接待援军,拉拢石闵还在其次,阻止其人太早入宫面见皇后才是主要意图。因此在听到石闵这么说后,他脸色微微一变,继而叹息道:“母后本就体弱妇流,受此惊扰后,已是疾病卧榻,不能即刻召见,却不是礼慢于你啊。”

        “既然如此,那请皇后陛下恕末将不能持敬拜之礼了。”

        顿了一顿之后,石闵又说道:“只是军情如火,不容贻误。请问太子殿下并王领军此际可是有暇接见?”

        “都邑大乱,太子殿下留守监国,目下也是忙于追讨镇抚,我已经遣使传告,至于太子殿下何时得暇,却非我能决啊。”

        石遵又一脸苦涩道:“至于领军王朗,嘿,若非其人昏聩累国,国都今次不至于横祸至斯……”

        石闵听到这里,哪怕再怎么迟钝,也意识到襄国形势的古怪了。皇后不愿见他,太子也不愿见他,至于主上安排在襄国的心腹王朗,既然石遵这么说,想必处境也是不妙。

        “末将率部归国,唯奉主上所命定乱讨贼,既然襄国危患已经解除,久留无益,还是追讨贼军当先。”

        石闵上前一步,手掌隐隐搭在胯间战刀,沉声说道:“还请殿下速遣信使将此君命稍作传达,再请城内为大军稍备给用资械,并详告贼况种种,末将即刻率部出击。”

        石遵神态从容,仿佛没有察觉到石闵那隐有威胁的态度,反而上前一步拍拍石闵肩膀笑道:“果然风雨之际,唯自家柱石更可倚重。若之前主上所任内外臣僚俱如将军如此忠勇,则社稷又有什么忧患!至于将军所请种种,这都是应当,清晨时我已经派人归城启奏。但筹措调度也要时间,这段时间里,我这恶客还要在此叨扰停留啊,还望棘奴不要生厌。”

        石遵言辞态度都让石闵找不到继续发难的机会,他也只能暂将种种狐疑烦躁按捺下来,借口巡视营伍告辞离开,却是安排人入城调查,同时又安排快马,准备随时向信都回报襄国妖异种种。

        待到石闵再次返回时,便见石遵安坐席中,神态从容镇静,并没有作为人质的局促惶恐,这倒让石闵有些疑惑,不知是自己过于敏感,还是这位博陵公有不为人知的雅静禀赋。

        此前于城外匆匆一览,石闵已经亲眼见到襄国特别是宫苑方向之破败,绝不是石遵口中所言那么简单。他这会儿也不耐烦继续兜圈子,索性直接开口道:“幸得殿下以家人亲视,末将斗胆请问,王领军此际是否还健在人世?”

        这话问的有些冲,但也直指要害。须知整个襄国城内,领军王朗才算是主上石虎真正信重的人,石闵作为石虎派来的援军首领,首先需要接触的自然也该是王朗。如果王朗有了什么闪失,不论原因是什么,最起码说明目下的襄国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不再受主上所控制。

        “王朗死了。”

        石遵对此也并不隐瞒,石涉归那老家伙直接在众目睽睽下斩杀王朗,直接引发了禁卫的崩溃,也让之后力量不足,被晋军区区两百骑胁从数千乱民堵着建德宫门羞辱一番,如此大的风波,根本无从隐瞒。

        如果不是石闵归来太迅速,哪怕晚上一天的时间,也能通过道听途说得知此事,所以也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

        石闵听到这话,眸子闪了一闪,已经隐有凶光流转,他不乏森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殿下暂留军中,也请再告太子殿下,请于入夜前筹措交付给养。军令急催,无暇久留,届时若无所得,或有失礼、入城自取,还望见谅。”

        “何必再作等候,棘奴自然已经察知局面不妥,何不此际径直发兵?若再等待入夜,城内自有防备,反不如直取便宜。”

        听到石遵这么说,石闵脸色更阴冷,他索性也将刀抽出来置于案上:“殿下是要探我悍勇与否?大军一动,人命无算,我等亲卫卒众,唯奉主上君命所指,战阵之上,任是何人,只是待刈杂草!”

        纵是石遵不乏成竹在胸,当石闵这样一个沙场悍将的杀气不加掩饰的流露出来后,他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视线在那战刀刀锋上一触便收回,继而强笑道:“我肯行入此中,兼前言种种,棘奴你何苦目我为敌?况且我不过一个羸弱闲人,勇力尚且不及微伧,所能仗恃的,不过得传主上的这一身骨血而已。你若杀我,我不能阻,但你若能静心听我细言,你我则携手大进可期。”

        石闵听到这话,眉头便深皱起来,他将那战刀收回,沉声道:“殿下乃主上嫡传骨血,何言杀伤?末将痴愚,唯知忠勇,恐不足与谋。”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也并没有即刻离去,而是端坐室中,摆出一副亲自监视石遵的态度。

        石遵见状,心绪微定,明白这人可不是言中所说对他的谋算全无兴趣,不过用这种不愿合作的态度施压而已。

        “言则携手大进,其实于我而言,更多自救,但对棘奴你而言,却是一个难得阔进的良机。你自负主上恩命,而我又是主上骨血,悖逆之论,怎么可能出于你我之间?”

        石遵继续缓缓说道:“今次襄国祸乱,诚如棘奴所见,确是多有妖异。当中隐晦种种,老实说连我这个身在此中者都诸多窥望不清。即便目下敌众已经离境,但仍有诸多危困隐患。棘奴你不愿深涉此中,唯以君命当先,这是正确的。都邑之内,一汪浊水,轻率入此,即便没有溺亡此中,周身恶臭,在所难免。”

        石闵听到这里,便又深深看了石遵一眼,目光则比之前更多了几分重视。这话确是说中他的心事,他大军入此,看着一个残破襄国,所以还要给什么最后期限之类,倒不是担心城中人物横阻,而是他也还不清楚当中关键,一旦军众强入,或要免不了背负弑杀储君的恶名。

        石闵常年追从主上,自然清楚主上对这位太子殿下诸多不满已经将要爆发,但这并不是他代劳人主清理家门的理由。最起码在他率军归援之际,主上并没有明确指令告诉他可以直接收监乃至于围杀太子。可是一旦太子那里有什么过激举动,杀不杀对方却不是石闵能够决定的。

        “平原公本来应该在冀南督战,却率部归国,行迹不乏仓皇,之后甚至不敢停留都邑,直赴襄国而去。至于攻犯襄国这一路人马,则是追摄平原公足迹而来。冀南战局,怕是已经有了大逆转吧?”

        石遵眼望着石闵,继续说道。待见石闵虽然不答,但眸光陡然一凝,这自然让他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测。

        “那么我想请问,冀南兵败,襄国城乱,国事诸多危困,且多主上昵爱之子涉于其中,将军你即便雄骑扫荡,壮功振威,是否能得足够封授回报?”

        不待石闵作答,石遵已经微笑着摇头道:“怕是不能!之后国中,功进与否,不在战阵,而在我等殿下诸子用废进退。我不是劝阻棘奴你应该忠勤王事,但即便勇力大有可恃,又何必要挥霍无度?你在边野征杀逐战,而国中尸位者却投机以进,即便将主可自诩无负君恩,但麾下群卒可能人心同君,不作怨望?”

        石闵听到这里,更加沉默,甚至低下了头去。他倒没有想到此节,但是得于石遵的提醒,也明白此言不虚,最近这段时间国事种种,其中像太子石邃、平原公石宣这种最得势的皇子都深涉其中,而且石遵还不清楚但石闵却知的,那就是渤海公石韬已经亡于河南。

        所以可以想见,之后国内必会有一番大的调整,如石遵所言之苦战者无功、尸位者高迁,绝对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这话由石遵口中说来,总让石闵感觉有几分怪异,毕竟这社稷是他家的,家门子弟竟然劝告臣民不要过于忠勤王事。

        但也不得不说,经由石遵这么一说,石闵倒也真的不像此前那样急于追击敌军。他倒不是有了什么怯懦畏战的想法,又或者觉得自己留在国中会有什么大的机会,而是明白一个最浅显的道理,那就是当此风雨飘摇之际,功未必有赏,过则必有罚。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才是身当此际、明哲保身最稳妥的作法。谁若表现的过于跳脱,太受瞩目,也绝对是危机并存。

        但之后石闵则又不免惆怅起来,眼下的他,就算想明哲保身也难,他率先率部归援,若是全无作为,待到之后主上南归,又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关乎自己切身利害,石闵便不能再保持此前那种冷漠,稍作犹豫后还是开口道:“主上命我南下定乱逐敌,肃清郡县,驱令急切,怎么敢怠慢……”

        石遵闻言后则微微一笑:“目下国中诸困,内患远甚外扰。譬如今次襄国之厄,犯境之敌不过区区百千之众,但却能祸我国都至深,难道真的只是南贼骁勇能战,天兵降世?无非内扰深重,各作掣肘,才予敌良机可趁。”

        “如是百千之众,即便逐之尽歼,亦不足夸功,况且南人势大正嚣,未必允我从容来去。内患不靖,复有万千之众转踵即来,届时又是内外相扰,不能从容应敌。主上久执国务,这一点轻重取舍难道还看不清?”

        石闵皱眉道:“殿下何以教我,不妨直言。”

        “目下襄国,虽然外患已退,但仍内奸标立,如是忧患当前,援军更加不敢无顾、轻进追杀微弱之敌,正宜修缮宫禁、镇抚士民,以待主上王驾归镇。”

        石遵这是第二次将襄国整个城池许于旁人,此前第一次的时候因为生疏,还要假借皇后诏令,现在则就熟练得多。

        石闵闻言后则皱眉道:“主上无有此命……更何况,太子殿下?还有王领军,究竟因何而殃?”

        眼见石闵虽然仍是迟疑,但也并未一口否决,石遵便继续说道:“太子监国无力,领军守城无能,确凿事实即在眼前,这又有什么值得争辩的?至于领军死因,无论如何,其人身负主上恩用,襄国祸他手中,自保尚且不能,怎么说都是罪大祸国,死有余辜!”

        石闵听到这里,心中不免一凛,望向石遵的眼神不免更加肃然。襄国如此蹊跷局面,可以说王朗之死必有冤屈,但如石遵这么说则是彻底抹杀其人功劳、冤屈如何,甚至身后声名都一应抹去,也确是凉薄。虎狼之子,即便幼小,也不可小觑其择人而噬的凶残禀性啊!

        “太子那里,自有我来游说安抚,却不会让他阻拦棘奴你整顿城务事宜。其实襄国城防如何,不过一桩小事罢了,棘奴你都至此,可知主上归驾未远,城务并无隐忧。只是城池内外,诸多因乱而起的亡出之众,则不得不早作镇抚收编,否则也将糜烂成祸。”

        听到了这里,石闵才总算明白了石遵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并不是说要将他扶上襄国城守的位置。这也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而且石闵对此也全无兴趣,他正当盛年,正当四方逐功,自也不愿安守一地。

        石遵真正的意图,还是教他在最短时间内收编襄国城池内外的这些晋胡民众,而这也的确说到了石闵的心坎。

        身为羯国少壮战将,他自然也有广纳部曲、整编出一支独属于自己私军的愿望,倒不是说心中已经存了逆反,而是因为只有拥有自己的嫡系班底,才是武人安身立命的正途。

        石闵幼年失孤,继而便被石虎收养府内,即便其父还有一些乞活部众存留,这么多年也泰半凋零。如今的他,虽然也多受主上重用,但这种重用全系一念,他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力量,今次率部归国,五千众看似威风凛凛,其实只需一纸诏令,他便片甲难留。

        特别是随着南面晋国越发势大,主上对于麾下汉人臣子也越提防,尽管石闵还有一个假孙的便宜,但其实也越来越感觉立身艰难。说到底,他不过只是石氏一家奴而已,主上肯用他,也在于他的无害,一旦祸难临头,他也只能引颈受戮,全无反叛能力。

        石闵也眼见羯国宦途之起伏无定,不要说他这样一个后起之秀,号称主上潜邸第一名将的麻秋又如何?稍有失意,动辄训斥打骂,只因为没有自己的班底力量,只是主上手中随时可弃的一枚棋子而已。

        念及自己处境,石闵又忍不住想起年龄、资历都与他类似的李农。李农同样出身乞活,但却不同于石闵早已经断了联络,始终是乞活军中坚战将,其所出身的上白乞活在整个乞活军残余体系中都势力最大。

        这样的人,主上对其确是提防有加,不会引作心腹,但也不敢随意折辱打骂。就在此前不久,为了安抚北调的乞活军能够稳镇幽州兼攻并州,主上还将李农任命为司空,位居三公,已经是石闵远远不及。

        随着越发英壮,石闵不是没有想要重拾与乞活军情谊的打算,也将之当作自己关键时刻可以倚用的一股力量。但乞活军最是闭塞、排外,早年中原大战覆灭的石堪同样出身乞活,但却有别于广宗的乞活残部,乞活军坐视其人被南人穷攻生擒都不作援助。

        至于石闵这种脱离年久的乞活血脉再想获得认可,则更是难上加难。

        眼下石遵的提议,给石闵展示了一个新的可能,但他还是有些举棋不定,只是叹息道:“镇抚方略,怕是主上已有定计……”

        “但总还没有面授机宜吧?棘奴若是觉得不可擅用君命之外,我也开府在即,不妨择其精勇暂寄我的府下,之后咱们则祸福共当,携手阔进。疾风骤雨,唯根深叶茂能活啊,良机短暂,错过不候。”

        石闵听到这话,双肩微微一颤,又过片刻之后,才翻身而起拜于石遵座前,凝声道:“幸得殿下不弃……”

        “你是我家养壮儿,我与你性命都可托付,这些小事,又算什么。日后大道阔行,才是你我都应瞩望的!”

        石遵也离席而起,仍是态度亲昵,两臂环抱石闵将之搀扶起来。()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https://www.65ws.com/a/70/70150/47505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